小团圆

推特真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每天一早醒来,都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推特的TL,那就是:#出大事了#

从维稳科普到DM约炮

前两天安替吐槽了一下科学松鼠会的文章,结果被重光炮轰——关于这事,lihlii整理了一篇事件记录

重光这人我不熟。对于安替这个名人我也素无好感,只是把他作为一个八卦来源来FO的。

然而就这个事情来说,我完全不同情重光。虽然推上有不少熟人见过他,认为他是个好人。但,还是对事不对人吧……

第 一、就松鼠会那篇文章来说,谈毒性当然是要谈剂量问题,这是科学的态度。但就大白菜这个具体的事情来说,故意加入有害物质的做法显然是性质恶劣的,即使是 在安全剂量以内。就像lihlii举的那个不雅的比喻。也许科学松鼠会的人们已经忘记了当初你们所认可的连岳的期望——《爱科普,用爱科普》。像这种白菜文章已经是相当的方舟子了。

第二、就安替来说,维稳科普的说法实在是太文革了,难道曾经去西红市唱过红歌?

第三、就重光来说,安替的说法如何不妥,都可以指出,拿人家老婆什么的说事干嘛,还有约炮什么的——这事貌似除了安替老婆和被约的妹子的老公,别人貌似管不着的吧?最后还闹到封推。这事做得还不如佩妈呢,好歹佩妈还可以说是为自己的儿子而战,重光这根本就是莫名其妙啊。

第四、对于lihlii这类支持安替维稳科普的没啥好说的,lihlii这个疯狗早就被我拉黑名单了。至于那些支持重光的,我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再说重光真要死而复生,那你们不是把他可耻地打成被你们嘲笑已久的佩妈吗?

第五、重光在封推近三天后还是回来了,只比佩妈复活略晚半天……

转两段

@ 熊培云  : 许多知识分子经不起无来由的骂。被骂得多了,索性就关了微博。最后的结果自然是劣币驱逐良币。然而你几时听到唐僧抱怨,“悟空,怎么有那么多的妖魔鬼怪想 吃我的肉呢?”你既然走了取经那条路,一切都是你应得的。你只管赶你的路,取你的经,有白骨精不是你的错,没有悟空也不是你的错。

@高善文围脖: 学者多被捧大,多自视很高,多脸皮薄,多经不得网络时代的批评以至于辱骂。学者多要求政治人物有胸怀,说穿了是要人家脸皮厚能挨骂,轮到自己却不行了,没了胸怀。其实咬牙坚持半年,脸皮就厚了,有了免疫力,也有了胸怀。

虽然这两段是说学者,但对于大多数在网上混的人,其实也都适用。

像安替这种多少年前就在论坛约炮出名的人,还怕这种攻击吗?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只有那些整天生活在互相吹捧的小圈子里的人才受不了别人的指责。

佩妈复活

昨天晚上半夜,封推近一个月的佩妈忽然原地满血复活,显然是背弃了他的上帝,去信了春哥了。居然还好意思说奥巴马背弃了《圣经》去支持同性恋结婚。

然而推上那么多被黑的名人,我还是最喜欢佩妈,因为没有佩妈的TL真的是无聊很多啊。

佩妈无非是有点傻乎乎的,但人畜无害啊。

那些围攻他的小圈子貌似大白菜,其实全是福尔马林,被指出还要狡辩说在安全剂量以内。

有意思吗?

不过佩妈显然是有点憋坏,复活伊始除了吐槽奥巴马,还提出他对昨天云南巧家县爆炸案的看法:

把炸药绑在未成年人身上引爆的人,应该死一千万次。不管他是不是受到了权力欺辱,这种行为都应当受到永世的谴责。

小团圆

我想佩妈这个想法恐怕是怀有些对中国历史故事的美好幻想吧。那个孩子即使活下来,也不可能成为一个新的赵氏孤儿。

兲朝是一个怎么样的朝代,故事里的赵家又是怎么样一个家庭。大家都懂的,完全没有可比性。

佩妈就是这么很傻很天真,所以也很可爱,很欢乐。

对于那个女人来说,老公神秘横死,已经是到了家破人亡的境地了。她既然自己也决定赴死,那么留下孩子无非是继续承受他们未尽的折磨,那又何必呢。

现在至少可以在地下一家团圆。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还是和父母在一起更能让人觉得安慰……

死者们有他们的幸福,而苟活着的我们根本无权指摘什么。

拿什么拯救生命之类的道德高帽往自己头上扣对于死者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当初帝都那帮救狗的SB们把别人的财产抢夺来,然后厚颜无耻地在自己脸上贴上保护动物的徽章。结果呢?那些狗被丢在小动物保护组织没人管,小动物保护组织没钱养下去,已经无以为继。

那个孩子如果活着,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如此——即使有关部门不找他麻烦,他也会很快的风头过去以后被道德高尚人士们遗忘——他们还有更多道德事件要谴责,很忙的。

旗帜鲜明地支持自爆

总之我支持这种自爆行为。

这与杨佳事件不同,关于这种事情,我在《》已经说过。而理由是基于对群体博弈理论的个人研究:《》《》。

在这里重复一下结论就是:

在群体多次博弈的情况下,每个成员所采取的策略最终将决定整个社会的走向。但不幸的是,大量采用完全善意的策略并不能导致一个善意的社会,反而可能变成一个恶人当道的社会。而在所有策略中,最“不坏”的策略就是“一报还一报”。

第一、对加害者立即报复——注意:仅限对加害者;

第二、仅限一报;

只要符合这样的原则的做法,我就支持。

好吧,我也方舟子了……

更新补充

本文发布后,官方对巧家县爆炸案有了P谣新闻。

当时的消息是说有个女的老公因为拆迁问题被有关部门叫去,几天后让去领骨灰,这女的就抱着一岁多的小孩去了,然后就爆炸了。

最新的官方P谣新闻是说嫌疑是个叫赵登用的男人,性格孤僻,目的疑是报复社会,原谣言是当地村民传出来的,实际上那个女人和孩子还活着,她丈夫是在此次爆炸中死亡的。

(三个月后案件告破,嫌疑人邓德勇、宋朝玉因对被征收土地和房屋补偿不满,合谋从劳务市场以100元人民币雇佣了赵登用,让他将装有爆炸装置的深色双肩包送入花桥社区一楼后,用手机引爆实施了爆炸)

由于存在所谓的“中国谣言定理”,请各位自行选择相信。

话说当年杨佳也是被称为——《一个孤僻的人》

所以,你懂的……

以沉默对抗沉默?

上周末参加了PyCon 2011 China,了解到的新东西太多,这两天在忙着消化,也没怎么关注推上的事情。只知道火炬貌似又跟人吵架了,这事反正经常发生,也就没有去深入了解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今天看到他说要罢推:

为什么我不会再更新twitter了

不就是跟花落去吵了一架嘛,他又不是头一回在推上跟人吵架了,再说这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嘛,他们不是说已经绝交了嘛,怎么还没完。后来找到Zuola的收集整理:

霍炬为什么说要和花落去绝交

原来是这样。

我很同意Zuola的评论。就这个事情来说,花落去是很不对,不过火炬的争论方式也有不妥。至于罢推神马的,我要旗帜鲜明地表示反对。

先 说花落去的做法。总结起来就是以自己的错误理解作为对方的观点加以批判在先(后来的道歉可以证明),在争论中扣上各种帽子(比如“技术公知”什么的,话说 现在“公知”貌似已经沦为骂人的话了嘛)再狂踩一通在后。这种做法由来已久,从早年的中文论坛到后来的BLOG、社区,只要有争论,就到处都可以见到,相 当下三滥。当然,坦白说早年我也用过,不过现在早已以此为耻。

火炬则显然被花落去这种手法所激怒,难免也多少有些人身攻击的言论,按Zuola的说法就是也加了“搭头”。

其实吵架很正常,没什么大不了,有人的地方就有吵架,有些吵架还可以让围观群众长点见识,还是有些积极意义的。但是因为吵架而罢推实在是让人觉得…怎么说呢…卖萌?

火炬罢推的理由是因为对于这次的吵架,大多数围观群众表示了沉默。那么罢推难道不是一种更深层次的沉默吗?以沉默来对抗沉默也未免太过于消极了吧。

首先,人民有选择沉默的自由——或者说权力。人民没有在所有事务上表态或站队的义务——特别是在那些对于自身利益没有关系的事情上。他们可以出于兴趣或其它什么原因选择站队,同样也可以选择无视。毕竟虽然人不能脱离政治,但政治也不是生活的全部。

其次,一个人是不是应该对某事表达看法与FO的人多少并没有关系,FO并不是一种法律上的代表关系,TA没有义务因为FO数多而增加责任。每个独立平等的人都应该有表达或者表达观点的自由和权力。

最后,人民有娱乐的权力和自由。至于为什么人们愿意去消费花落去的卖萌,那当然是因为人民是低俗的,所以这种低俗的娱乐才更加为人民所喜闻乐见。我不认为这有什么不妥,人民同样有低俗的权力和自由——只要不违反法律。

总之,即使是有墙的过滤,推特也并不是一个“精英”的社区,不是所有的人都有义务对所有的 话题都发表自己的意见——当然,没有人会对所有话题都不发表意见,那样的人实际上已经处于社区之外。究其本质,与其它网络社区,甚至线下的其它人类社区相 比,推特与它们有一个共同的根本特征:那就是,这些都是“人”的社会。每个人都有其个性,“存异”才是根本,“求同”只是一个努力方向,而不是必然结果, 甚至可能根本就没有所谓的“同”。如果非要强求所谓的“同”,结果无非是各种专制。

对于火炬罢推的决定,是他的个人意愿,我只能表示尊重,但对于他的这一作法,我还是要表达我个人的反对意见。如上。

顺大便说一句,对于笑来老师所说的“嬴政改变了中国人的基因”,我持反对意见:秦皇短寿,并没能实现这一理想,真正做成这事的是汉武——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作为SNS的微博

出去玩了几天,错过了很多事情。比如ifttt和Google+的献身,CSDN的改版,老罗翻旧帐大骂王佩,还有就是火炬与和菜头讨论饭否。

饭否

关于饭否为什么与众不同并不是什么新话题,光是我自己掺和过的争论就好几次了,然而我个人觉得其中最为深入的一次讨论还是《文化冲突无处不在》这篇。而作为对这种文化论的补充,我在饭否重开后的《为什么是饭否》一文里指出:

饭否不是因为有王兴,而是因为有郭万怀。

我 不知道有多少评论饭否的人能理解这句话,但我仍然认为不能理解这句话就谈不上对饭否有什么了解,更谈不上评论饭否。当然,时间能改变一切,的确有很多饭友 认为现在的饭否已经不是重开前的饭否了,毕竟王兴和郭万怀的重心还是要放在美团上。但对于话痨圈我是不担心的,总会有一代代新的话痨成长起来。

当然,文化论神马的实在是太大而化之了,近乎扯淡。而且现在回看当年的文章,其中关于Fenng与北风之争,发现自己竟然颇有果粉风范,真是惭愧啊。

火炬的《microblogging和微博信息架构产品差距和影响》及和菜头的《遵霍炬之嘱而作》两文关于饭否和/或推特的讨论要具体而实在得多。

我 完全同意他们关于名人与回复架构的评论,以性浪为代表的这种模式对于信息流动来说,不是创新而是倒退,或者说是只是有利于名人的所谓微创新。推特的精华在 于简单和平等。这也是他们所谈到的饭否与推特的共性,及其与国内其它微博的区别。不过在我看来,国内其它微博都不值一提。当然,我之所以当初基本无视以性 浪为代表的其它微博,最重要的原因是——它们当时都还不存在!

然而时至今日,我仍然提不起评论它们的兴致,还是继续看看饭否和推特吧。

基因

从技术上说,饭否的确是抄袭推特的,这点没什么好说,但是如果仅以此认为饭否仅仅只是一个山寨推特,则显然是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至于有人说饭否是推特的儿子则更是扯淡,难道推特被谁操过了么?

从技术以外的层面来看,对于Web2.0来说,UGC三个字母清楚地表明了,只有U用户和用户G创造的C内容才是网站的基因。饭否是饭友的饭否,正如推特是推友的推特。

所以我认为饭否只是与推特具有相似类型的基因,某些自认为比饭友高一等的推友请自重。

有爱

火炬说“推特是有爱的”,当然饭否也是有爱的,甚至或者性浪也可以是有爱的。就看你怎么去用了。如前文中所引令狐说过的:

我那时候跟babyfish说了一句话:说,饭否就是你加怎样的好友,看到的就是怎样的饭否。
所以在饭否,用户增加对原有的文化圈子影响不大,所以这种文化可以不被稀释而继续得以保留。这也是微博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吧。
其实如果你不喜欢话痨团,你只要别加其中任何一个人,完全可以在饭否创造属于你自己的圈子,跟话痨氛围完全不搭界都可以。
而通过好友,这些不同的文化也能够相互融合,不至于各自发展谁也不待见谁。
其实说白了,这一点所有的微博都能做到。

加你的人和你加的人一起组成了一个外形松散内核团聚的小社区,在这个小社区里,你熟悉他们每一个人,即使你们素未谋面,甚至不知道TA的性别,但你就是熟悉TA们,你知道TA晚上吃了啥,或者TA最好的朋友的昵称,可以拿TA的缺点开玩笑,甚至可以调侃TA的性取向。

这才是真正的SNS——只有活生生的人与人的关系组成的才是真正的SNS,如果只是偷个菜、停个车、戳一戳之类为了SNS而SNS的,那还不如网游来的SNS——并肩打怪的情谊可是很深的。

而要形成这样有爱的SNS环境,如令狐所说,所有的微博都能做到。但是“能”做到和“真的”做到还是不同的。

架构

关 于平面平等架构与层级回复架构的区别和优劣,火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和菜头意见相似,不重复提,下同)。作为类似的BBS架构,我在前文里也记录过令狐对 此的评论。性浪式的层级架构的确更加不适合产生这种有爱的SNS环境,甚至相比BBS都不如——至少在BBS同一板里大部分(除置顶高亮之类的以外)主贴 都是基本平等的,而在性浪微博,只有当双方互粉时,这一条件才具备。

所以性浪微创新这个模式是渣,不过倒很适合中国这种封建等级制度的环境。

平 面结构固然比层级结构有诸多优点,但也不是真的就有宇宙超级无敌好。以火炬文中所举的钱明奇的例子来说,即使他混饭否或推特,结果未必会比在性浪好多少 ——如果他不知道如何“使用”名人的话。比如他如果只是注册了一个号,然后发布那些消息,会有什么别人去关注他吗?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不会有兴趣在人海 里淘这么个人出来关注的。除非他通过@等方式去引起来相关维权界名人的关注,然后在这些名人的宣传下才有可能获得足够高的影响力。

从这个角度上说,饭否和推特上也是名人主导的社会——或者叫做意见领袖。

关系

FO什么人决定了你能看到什么,而被什么人FO才决定你的声音能传播到多大的范围。而互FO则形成了一些圈子,圈子的核心就是所谓的意见领袖。归根到底,还是会出现不平等。当然这样的不平等是天然的,自然形成的,与性浪那种人为造成的不同。

但 这种不平等的结果是一样的:意见领袖的声音注定比别人传播得更广一些。但以钱明奇为例,他不可能有那样的能力、精力和时间去培养一个圈子,所以注定不会有 多大的影响力。除非如我前面所说:“使用”名人。在这点上性浪必须再次败下阵来——性浪的名人是被性浪使用的,轮不到草民来用。但在推上就不一定了,总会 有意见领袖是可能愿意为钱明奇所用的,只可惜他不会上推……

不过推上也有一些名人却只想使用别人,不原意被人“使用”的。他们或者因为别的 事情成名(没上推之前就是名人上了推后自然FO数很多),或者通过适当的自我经营(比如通过摆出为了与众不同而与众不同的姿态来吸引人),但是却以爱惜羽 毛为第一位,不与他人互动,或者技巧地选择互动对象(比如只与对提升自己知名度有利的人互动)。对于这样的人,我一向是UNFO之。

这种名人有这样的特征(只是一个参考,别的类似情况不一一列举):

基 本上如果你对TA的某个观点回复一个可能使之得技术上难以应对的问题(当然不是人身攻击,只是技术上的探讨),但对方不作理睬只是去回复支持者意见。这样 的事情发生一次两次可能是偶尔看漏了,但发生过三次以上就可以认为对方的是故意无视你。这种情况建议还是UNFO这样的名人吧,因为在对方看来,你很可能 是个SB,还不UNFO则无疑显示你就是SB中的战斗B了。

总之一点:平等的关系需要每一位参与者的维护,UNFO就是一种用脚投票的好办法,UNFO名人不会让你损失什么,真正有价值的内容自然会通过层层转发被你看到的。

分享

作 为一个真正的草根微博用户,这样一个SNS环境最主要的功能还是跟其中的亲近关系者(所谓朋友)分享一些观点、信息甚至鸡毛蒜皮的小事。而这显然是需要在 平等的关系基础之上。如前面所说,如果名人高高在上,并不与你互动,那么本质上他们还是一个媒体、一个发布者,而不是分享者。

发布是单向的,分享则是双向的。

平 台的技术性对于造就平等关系有帮助,但不是必然,更多的还是需要用户自己的维护(比如我前面所说的,UNFO那些自娱自乐的名人吧)。如果在饭否或 twitter这样的平等的SNS中还是只会被动接受来自意见领袖的灌输,那么还是去性浪吧,为性浪唱赞歌吧,推特或饭否不适合你。

性浪

前几天推上居然还有人认为性浪没有被墙,性浪人多,性浪的传播力强大。要我说,信性浪的传播力不如去信铁道部。

我已经把我的性浪BLOG停掉了,国内镜像转到网易。因为在性浪发文十篇有五六篇要被删,就算是自腌了也还有可能被删,根本传不到哪里去。这还是没算《一周八卦》的部分,当初发在性浪的还是《一周腌八卦》照样十篇有七八篇要被删,后来就索性不发这部分了。

至于性浪伪勃那也是一样的,性浪伪勃有两招:一是隐身法——你发的微博会变成别人不可见,你自己以为发了,为什么没人响应,但其实除了你自己,别人都看不见。二是栽赃法——把你发的内容删除以后留言说“已被作者删除”。

另,有证据表明,性浪会记录用户的密码明文,小心不要在别的地方使用与性浪上一样的密码,否则可能有较大的安全风险。

拆迁……

今年开年,推上最大的话题就是吵架。最热闹的两起自然是分别源于两位名人:郭艳茹和王佩。王佩那起是因为盗版的问题——当然因为涉及水果,问题就比 较复杂。这个不提。郭教授那起则是因为拆迁和经济学的问题。这个也不提,我当时也只是在尾声阶段讨论了一下经济学的话题,但是后来想想还是不妥的,咱跟郭 教授级别差太远,不能把自己搞得像民科。

刚看到推上这位前医生同学 @xdp1999 说:

拆迁是以发展对抗人权,听起来好像中国的乡镇农村都是文化生活高度发达的田园牧歌社会被推土机破坏,这种论调无视明显的事实,那就是拆迁实际上是财产增值的机会,居民普遍希望被拆迁,问题的焦点是补偿额度的争议和解决争议的程序。

想评论一下,但是140字实在不够,就整一篇来说吧。

不论是补偿额度的争议还是解决争议的程序,归根到底就是一个“法”字。而有了这个法,拆迁中的财产增值就少得多了,交易价格也会趋于“合理”。

而 现在的“不合理”暴利则源自于政府对土地资源的垄断,开发商和被拆迁方不过是用各自的方式争夺各自的利益,或者说在这种“不合理”的环境中谋求一个新的 “合理”价格。而最终的高房价结果自然是由买房人承担——从这个角度上说,买房人应该支持强拆,因为这样至少可以从减少被拆迁方收益的方面来减少自己的购 房成本。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

反之,如果在自由竞争的法制环境下,开发商必须考虑到利润是不是足够。一方面因为被拆迁方的财产权受法律的 有效保护提高了开发商的拆迁成本,另一方面自由的土地供应增加了开发商的选择余地,可以促使开发商在高成本强拆和低成本换地之间作出理性的选择。而被拆迁 方也面临着由于过高的要价吓走开发商而失去增值机会的风险,这同样抑制了贪得无厌者的胃口。于是价格趋于“合理”。

另外,拆迁增值什么的只 是大多数情况,用于经济学上的研究没问题,但出于自由和人权的考虑,我们还必须把所谓的各方还原成一个个的人——无视个体的差异是典型的极权主义做法。于 是我们可以看到,除了那么一小撮人是贪得无厌的,也总有那么一小撮的人并不是那么在乎钱的(经济学的理性人假设在这里崩溃)。比如《UP》里那个老头。于 是就有人因拆迁而死——贪得无厌的人总是贪生怕死的,所以不会是他们。

其实 xdp1999 同学这个说法大概算是郭教授那次吵架的余音,也算是支持郭教授观点的一个旁证。然而郭教授关于拆迁的研究可能是能与理论吻合,也可能在某些情况下真的是对的,甚至有可能就是真理。但是我作为一个经济学的菜鸟,仍然有保持不同意的自由。

不妨再次重申被我当作宗教来信仰的C.Alex的观点:

一 个生机勃勃的村庄或城市,只能是由住在其中的人建造的——其实建造这个词并不准确,因为生机勃勃源于无名特质,而无名特质是无法建造出来的,它只能是”生 长”出来。农村没有田园牧歌的文化生活,但拆迁和规划建设同样没有无名特质。在城市化的进程中,人们失去的永远比得到的多。

其实推上多少吵架不过是源于140字不足以完整表达参与方的意见,结果增加了误解,最终引发不必要的吵架,其实回头去看,基本没啥有营养的内容。

感谢面神,终于开饭了

昨天就听说要开饭了,有小道消息称是晚上9点。结果忙完已经9点多了,跟刚从外面回来的京院士说了这事,我们都不太相信。

上线刷推,已经有人说开饭了,但是我们都没刷出来。后来有人说可以用手机版,我们才终于看到了久违的饭娘。再后来网页版也刷出来了。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饭娘都要被刷爆了。

感谢我主飞天拉面大神~~~RAmen~~~

2009年7月7日,饭娘毫无预兆地倒下了,连一句遗言都没有。多年以后的互联网史将这一事件称为“七七事变”。虽然她还没来得及留下一句:I’ll be back,但是我们都期待并相信她还会回来的。

2010年11月,首页上出现了头像墙,并且饭娘归来的预告消息满天飞——其实类似的消息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出现过多次,但这一次看来是真的,因为很具体。

2010年11月25日,美国佬可耻的感恩节——当年印第安人救人了他们,他们却恩将仇报,事后还将获救的功劳归于上帝,搞了这么个只有北美人过的节日,真是太可耻了。

没想到这一次的感恩节还真TMD要感谢面神、感谢郭嘉。饭否首页改成了“等你开饭”。有人就此事问王兴,何时开饭?王兴说:不差这几个小时。

真是个让人鸡冻的消息。

一年四个月零18天……饭娘消失了506天——包括昨天白天和09年7月7日的晚上各半天。

饭娘,你回来啦,你终于回来啦……

回来就好,其它都不重要。

本来昨天就要写这一篇的,结果刷饭刷得太HIGH,结果就没写了。

在饭否离去的这段时间里,互联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饭否的归来,同样在并将继续改变着这互联网。

性 浪伪勃是醋海翻腾,费尽尽力搞来一堆的名人,好不容易拉来那么些人气,结果还不如一个被关了一年多的网站重开。嘀咕网易则是心怀怨念,时至今日才发现昔日 繁华只是一场梦,终归逃不脱为人替身的悲哀。疼迅微波则是直接爆发,把钱总发的回归饭否通告消息给删除了。大概只有搜狐微波之类可以蛋腚滴表示影响不大, 情绪稳定了,因为貌似没多少饭友去那里。

对于那些因为饭否重开而酸不拉叽说风凉话的人,我本来是不想理睬的,因为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饭否。如王兴所说:饭否不是微博,饭否就是饭否。

关于饭否的不同之处,我去年写过一篇《文化冲突无处不在》,从文化角度上说了一些。但这仅仅只是一个方面而已。

然而总有一些自以为是的IT业精英只会肤浅地把饭否看作一个和网易微波或搜狐微波类似的twitter山寨品来评头论足。在饭友们看来,这种行为无比SB。

昨天有人说:

饭 否的服务器快爆了,不过我怀疑那只是昙花一现。毕竟时隔一年,物是人非,早已有太多备胎取代了饭否当初不可或缺的位置。许多人今夜去那里,不过是凭吊一番 曾经被定格的记忆,很快终将回到自己现在的圈子。饭否的回来多少有些不合适宜,它本来有机会成为一个绝唱,现在却为自己写了一个平庸的结局。

不过他想错了,其它的微波对于饭友来说,最大的作用就是——在饭否回来的这一天,有一个渠道能告诉自己的好友:我们可以回家了。它们永远也取代不了饭否,否则嘀咕也不需要一度封杀饭否这个关键词,疼迅也不需要删除钱总的消息了。

至于某些只敢在树洞里说这话的:

对饭否仅有的一点好感被这群脑 残的饭否流民给破坏了,一群感情如精虫泛滥的死文青

林大师回复得好:

你妈逼 还用树洞发 有本事站出来啊

这种缩头乌龟真是纯SB。饭否不需要你的SB好感,你TMD才文青,你们全家都文青。

当然,动摇的人不是没有,比如庄雅婷:

这感觉好比。。终于改嫁了。。然后以为被撕票的前夫又被放回来了。。

这种感觉正说明了她并不适合饭否,她呆在VIP云集的性浪才更合适,那里才是她这种名人应该去的地方。跟你的老公走吧,前夫被放回来也不需要你同情的,你就当前夫已经被撕票好了,这对大家都好。

BLOG图党李小乖说出了饭否和性浪的重要区别在于:

同样是人潮汹涌,新浪跟饭否的感觉却大不相同.新浪上的人都在拚命的往前挤,惟恐晚了拿不到船票.而饭否则貌似都在说:往里面挤一挤吧,外面很冷呀...

其实饭友对饭否的态度与果粉对水果的态度差不多,外来的指责不说是不了解,至少也是了解得不够。只不过区别在于水果之于果粉是源于它优秀的用户体验,而饭否则是不可替代的情感。用户体验对于没用过的人来说是无法理解的,而情感对于没有融入的人就更加无法理解了。

这就是当年Fenng在饭否碰壁的原因,因为他就是这种不了解而批评的人。不说北风为人如何如何,但至少他还是比很多推友更懂饭否的。

话说我还没说到推特,而要说到推特,还是先来说一下民主人士最爱的言论自由。

不可否认,再次归来的饭否很可能不再有当年的自由环境,而且这种审查更多的是一种自发行为,比如今天很多人都在反对推友来饭否做敏感词测试。我估计王兴甚至不需要在审查这块做太多的投入就能让饭否保持“干净”。

我能想到民主人士会如何批评:你们怂了,恐惧了,被按了,不敢反抗了,屈服了,自我审查了,自我阉割了,被奴役了……

还能有点新词么?你们除了会煽动别人去当炮灰以外,还会点什么?

这种批评跟当年那些在豆瓣吵着要言论自由的SB小P孩没区别。豆瓣就是个成人交友社区,去你妈的政治吧。再说那些SB也不是真的要言论自由,因为他们也没有自己的思想,除了会转一些别人的唾余之外,只会把一个个的好网站搞死掉。

粉丝们请去性浪,非主流请去QQ,政治家请去推特。

其 实推特也不是个自由的地方——这里充满了政治正确和……另一个性浪,一个由另外一批名人和粉丝组成的性浪。唯一少的只是官方审查而已。说推特自由的人可以 看看饱醉豚,除了像他有这么强大神经的人以外,没有多少人能扛得住源源不断的人身攻击而坚持发表自己的独立的观点——虽然未必都对,至少有很多我是不赞同 的。

看到有推友不理解,为什么有了推特还要去饭否受审查,甚至有人会因为自己是在知道饭否之前就知道推特而萌生优越感——这需要多么飚汗的 自恋才能达到这种程度,或者郭小四教主的传人可以吧。我们回到饭否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它是不可替代的,即使是推特也不能。当然推特也是不可替代的,所以我虽 然已经回到饭否,但也不会离开推特。

话说我也是先注册了推特再去的饭否,那时推特还没有被墙呢——推特被墙和饭否被关是同一天的事情。但最后我还是成发饭娘的人,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们就是喜欢这样一个没有没有名人,没有意见领袖,甚至没有能够提供稳定的访问的饭否呢?

也许就如章魚.丸子所说:

在饭否上我喜欢你关注你不是因为你是名人,而是你说的话都说进了我的心里。

MB的基础

(05-05)

前几天有人嫌自己FO数太少,号称要在推上发自曝图,结果我去看时已经是404了。就BS了一下。结果那人说:

不用你BS也不用你RT啊,晕死了。你可以不看啊。眼镜长你在身上你有自由。

是啊,我也有发推BS的自由啊。

去年跟令狐讨论过《文化冲突无处不在》的时候我们谈到MicroBlog中的好友关系是一种弱连接。这种弱连接弱到什么程度呢?——fo和unfo就在一个点击之间。而要保持这样脆弱连接的基础就是信任。

这种信任关系的建立过程是缓慢的,而摧毁却是轻易的。

甲 fo了另一个陌生人乙,可能只是因为乙说了一句有趣的话被甲看到了,但这时并不表示甲就信任了乙,而是需要乙在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表现诚实——也许 他并不是真的诚实。但是如果乙偶然一次不诚实被甲发现,那么甲即使不unfo乙,他对乙的信任度也将大幅下降——这种下降的程度可能直接到零,而导致这一 结果的原因可能只是一条推而已。

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种特性,所以MB上消息流传得快,但谣言却并不是那么容易起来——因为造谣者同样可以很快被识破并导致造谣者在MB上的信任关系被破坏,阻止了谣言的进步传播。但真相的传播却可以得到加强。

回头看前面那位同学fo数少也就很好理解了,如果你把发404图不当一回事,那么别人自然会选择unfo。因为你不值得fo——原因不在别人,而在于你自己没有诚实对待fo你的人。

当然,北风是个例外——当然,也不排除那两万多人中有一些是像我这样怀着8挂的心态去fo他的。嘿嘿

小空,你好!

听说小空已经很多年,最近才刚准备开始看她的片,结果就碰上了4月11日的苍井空之夜。

本来我是没打算fo她的,毕竟她也不是我 favorite的AV女优。所以开始只fo了一个红音——虽然也只看过她的一个片子而已。但是我后来是fo了小空,因为当她发现数以千计的中国推友开始 fo她时,她很开心地用英文作出回应。不会英文的红音则想到了用google翻译开始发好玩的中文推,然后小空也学到了,特别是那句用google翻译译 出的中文:

我使用的是翻译。谢谢。在中国我的球迷。 I use a translator in chinese. Thank you for my fans in China.

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样看到这个笑翻了。球迷——真是一个非常恰当的称呼。哈哈。

当时我就觉得小空真是一个太可爱的姑娘了,简直萌死了。而这篇请人译成中文的《致所有中國的蒼井迷》则更是让某些所谓“德艺双馨”的表演艺术家们灰头土脸,让朱军们内牛满面。简直是让人爱死这个善良的姑娘了。

之后小空热一发不可收拾,几天时间她的fo数已经差不多五万了,她给了多少中国人翻墙上推的动力啊——因为有人统计过这几天加小空的人中,很多都是新注册的,并且只fo了小空一个人。有人分析了个中原因,有人致信给她,香港有线还为此特地去采访了她。@keepwalking 看了采访视频评论说:

苍井老师衣着很严实地接受香港记者采访,当提及有中土男士留言说看着她的作品而一起成长的时候,苍井老师脸上绽放出比月亮还要有光辉的盈盈笑意。在专访中,当记者提及被称为“老师”的事情,苍井老师的笑容里出现了羞涩的一瞬~

当 然也有人对此不以为然,这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也没什么好说的。最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不以为然的人们中,极少有人是因为小空的职业——也许有,只是不说。这就 很好。无论如何她是靠自己的劳动赚钱,比起那些表面上人模狗样,背地里贪墨救灾款,或是放火拆迁,或是轮奸司法之流,那可是强得多了。

至于说那些对她因为fo数暴增而满心欢喜也要尖酸刻薄说几句的人,我是当时就骂回了。怎么说咱现在也是小空的粉丝了,不给偶像撑腰还是男人嘛。

二十几年前,人们在长安街打出“小平,您好!”的标语,今天的人们在推特上向世界人民展示了“小空,你好!”。

只因为她让很多中国人成长——而且有些人还因为她成长了两次!

twitter为什么可怕?

几乎每次谈到微博的时候,总有人向我指出,这种东西是造谣的好工具,不审查是不行的。

我对此一向不以为然。

因为在微博上,人人都是平等的,要人让相信你的话,先要让人相信你,而要让人相信你,你显然不能随便造谣——可能偶尔不可避免说假话,但是绝不可以多说,否则你的个人信用就失去了,以后想造谣也不行了。

即使是偶尔发生的谣传,对于微博来说也是可以很快得到澄清——因为微博的优势就是信息快速传播,谣言传得快,真相传得更快。

这才是微博最可怕的地方。

尤其是对些造谣成性的家伙来说。

最新的事例就是所谓的SB司令部(《环球时报》,HQSB,Headquarter of SB——by @jiangzhang1984)造谣说:

清 华大学一名计算机专业的杨姓大学生向《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他是听说这一新闻之后专程骑自行车来到谷歌大楼附近打听消息的。他说:“我很担心谷歌退出中国 市场会对像我这样的用户带来很大影响,我非常担心Gmail因此会用不了。但如果谷歌公司想要逃避审查,我无法接受。”

很快地,那位杨姓同学就发现了这则报道,愤怒地澄清说《环球时报扣了我一个五毛的屎盆子》。

现在你们知道了吧。正是那些掌握了垄断造谣工具(CCAV,HQSB……)的家伙才最爱造谣,但是又怕它们的谣被辟了,所以才千方百计要扑杀微博之类的。

因为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慌言的大幕终将被烧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