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微信及所谓的自媒体

微博的没落

虎嗅大惊小怪地忽然发现《新浪微博活跃度已经降至2011年初的水平,距高峰期持续下滑超过30%》,这种秃子头上的跳蚤——不,是蛤蟆——的事情,不用数据大家也早就看出来了吧。

就性浪这种恶心人的运营模式,迟早是要得到这种下场的,只要有更吸引人的东西出现——比如微信。

其实性浪的本来是很有核心竞争力的,那就是真实的活跃用户数量,不说质量如何,单是数量大到一定程度,他们就会因为相互的关系而被自愿或被迫地绑定在这项服务上。

但关系是会迁移的,只要你把这服务搞砸——事实证明,性浪干这个很拿手。

微博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为移动而生的——140字的限制就是来自于短信,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一点——但是性浪却把它当作一项web服务来运营,试图把它打造成一个中心化的媒体……因为它对这一套玩得比较熟。

结果呢?

既然你不能为你的目标用户——那些移动中的用户——更好地服务,那么自然他们会抛弃你,剩下的无非是大V和僵尸粉们自娱自乐罢了。

微信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虽然微信的确在移动服务方面开创了一片蓝海,成为续性浪微博(注意,只是性浪)之后下一波高潮。但我仍然早就说过,我不看好它。

很多媒体什么的都在鼓吹微信是一个新的最重要的互联网平台,但是对我来说,它的作用只不过是一个可以替代彩信工具……仅此而已。

当然,我自己并不能代表所有用户,但至少说明它的不可替代性其实没有很多人想像的那么高,只要你愿意试试,没有微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至于那些说微信朋友圈将成SNS新模式的说法,我也不敢苟同,各位女神男神可能在其中玩得很HIGH,但是实际情况是什么样呢?

因为微信朋友圈的隐私控制做得很好,其中的互动只有双方及共同好友看得到。所以,从女神男神的角度上看,底下一众追随者,自我感觉膨胀得要爆了。但是从下面的屌丝看来,通常只有自己的回复,看不到任何别的互动,感觉就跟傻屄一样——不只是自己,上面的女神男神也一样是傻屄地在那里自HIGH。

没有人会愿意长期做一个傻屄的,尤其是在TA自己知道的情况下。

总之微信可能会红火一阵,但能火多久,我并不是很看好。

所谓公众号

嗯,的确还没有说到微信公众号,我在之前的《犯不着跟个二屄网站过不去》里说过:

(微信公众号也是我很反感的一个东西)

为什么呢?

首先“公众号”这个名字就很二屄,基本上跟”公知”是一个腔调。然后很多自我膨胀到不可一世的阿猫阿狗都去搞这玩意儿。反正我是一个都不会去看。

其次这玩意儿实际上与Blog或者说Lightblog很相似,唯一的区别只是发布渠道仅限于微信罢了。这有什么意义?如果我需要这样的服务,那么我宁可发布在Tumblr上,至少Tumblr的客户端比微信好用多了。

最后,订阅用户其实就是粉丝改个名字罢了,实际上没什么区别。那些热衷于搞微信公众号的,无非是看中了它的用户数量大……但是凭什么用户就要订阅你的公众号呢?你以为你在微信开个公众号,几亿微信用户就是你的潜在读者?

醒醒吧大傻屄!

不论是公众号还是别的什么自媒体,重点还是在于内容。只要有吸引人的内容,不论你是通过什么渠道发布,自然有读者找上门来。而没有吸引人的内容,就算是去纽约时代广场打广告也没人看——嗯,就是高级黑,你懂的。

有些人说他的公众号有很多读者啊,那谁谁也有很多读者啊,公众号事业明明是一片繁荣。

省省吧,你以为你那些读者有几个不是僵尸粉的?你以为那谁谁换个方式发布内容就没有读者了?

内容为王,渠道就是浮云,现在红火只不过是图个新鲜罢了。

所谓自媒体

其实微信公众号根本不是个做媒体的好方法,虽然最近微信说要整顿这一块,但我觉得用处不大,这个热潮很快就会过去。

刘淼老师有一段时间停止写BLOG(虽然现在又开始写了),把他写的文章通过邮件群发给一些喜欢他作品的读者朋友,我觉得这种方式很有意思,这才是一种领悟了自媒体真谛的做法。

当然这不是唯一做法。比如我觉得Blog仍然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所以我还在写,即使Google Reader已经关闭。

自媒体的重点不是媒体,而是”自“。独立自主才是自媒体的核心——不只是作者,也包括读者,或者说根本没有作者与读者的区别,每个人都是作者,也都是读者。正如我写BLOG,也读别人的文章。

比如今天一早,我就在手机的GMAIL客户端里收到刘老师最新一篇关于猫屎咖啡的文章。虽然我去年在印尼听导游说过这东西,也在咖啡工厂里品尝过——个人并不喜欢它的味道。但那个麝香猫居然就是果子狸,这一点我还是从刘老师的文章里才知道的。涨姿势。

我每天会看邮箱好多次,但是微信……人家是平台——听到这种说法就让人反胃,平台个毛线啊——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去开它的。这么说吧,基本上一个星期也开不了两三次。它真是一个发布渠道吗?I don’t care.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最近忽然想到,这个理论很好用,可以解释很多问题——比如SNS。

传统的约炮型SNS只能实现最底层的生理需求,虽然基数大,但太低端,也留不住用户。

然后加上黑名单和隐私保护什么的,也不过只是增加了一点安全需求的满足,没有本质的进步。

上升到传说的中爱情的级别,或者是群P面基什么的,才算是到SNS的级别,满足了社交的需求。

搞一些大V、公众号之类的东西无非是给用户一点尊重需求的满足——即使是僵尸粉这种虚假的满足,对于用户来说已经很开心了。但实际上这些用户不过是巴甫洛夫的狗罢了……

至于自我实现的需求……请断网。

乌龙饭

事件经过

此次饭否关站的乌龙事件发生于22日,一位叫 @八哥哥 的人说饭否欠薪,团队要解散了。 @Netputer(奶瓶)看他虽然是11年注册的,但消息数不多,觉得只是谣言。但是到了晚上,那位 @八哥哥 放出他的饭否工卡和饭否前台图片(目前TA已经把大部分那天发的内容删除了),证明他的确是饭否员工。奶瓶向他道歉,我也评论了一句:

好吧,看来饭否的确困难了。。。或者说是王兴困难了。

大概是因为 @八哥哥 的身份得到证实,之后关于饭否可能关闭的消息开始广泛流传,于是有了阑夕那篇“著名”的《再见,饭否》(链接就不加了,这篇的PR已经非常高了)。

再然后就有所谓的 @北大新媒体 转发到性浪,引来一帮脑残评论。之后王兴不得不出来P谣——关于他的这个P谣,阑夕那个补充评论倒的确是抓到几个重点了。再然后就是现在这种情况,一派惶惶不可终日状。

至于吗?

检讨真相

关于这次的事情,我首先要检讨一下。当那位饭否员工的身份被证实之后,我真以为这次饭否要过不去了,所以才会跟京院士讨论诸如收费之类的可能方案。

但是在看了饭否前员工 @余小贱 的暴尿之后,发现自己傻屄(贱叔语)了。

因为饭否重开以后,用的公司实体是注册在深圳的中经饭否公司,所以我误认为饭否的主营团队在深圳。但实际上饭否网站的运营本来是由饭否北京团队负责的。

只是自从去年4月北京团队的leader和菜头离职后,北京团队已经事实上解散了。之后饭否网站其实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官方“,仅剩的少量维护工作是由部分北京团队的前员义务在做。

所以这次深圳团队的变故,对饭否网站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因为他们是做米博和饭否壁纸的。

至于饭否的未来,暂时并不需要担心,除非王老板在互联网业干不下去了。

虽然这个真相让人唏嘘,但是至此饭否关门这事可以确定是个乌龙事件,收费什么的也就不必再讨论了,王老板不差这几块钱。事实上一个网站如果没有全职团队运营,那点硬件和带宽成本对于王老板来说,真是小事。

当然,代价就是不会再有更新和改进,也不会再看到官方的恶意卖萌了……

但这同样说明了,饭否在中国互联网史上绝对是一个奇迹:一个关站505天后重开还能立即重聚几十万老用户,一个没有专职团队维护,放任自流式运营的网站,还可以正常服务近一年,并且还将继续这样运营下去……

关于《再见,饭否》

阑夕此人号称是“知名专栏作者、国信安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社会化媒体营销总监”,遗憾的是我过去并没有听说过,更遗憾的是,我跟京院士吵架的事情也被TA列为饭否可能关门的理由之一……

我了个去,这个总监什么神逻辑啊,饭否又没有我们一毛钱股份,我们夫妻不和,饭否就该倒闭吗?王兴夫妻不和都不一定会导致饭否倒闭吧?再说夫妻吵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当然也的确有夫妻从不吵架,我就不举例了,是吧?庄老师。哈哈哈),何况那次吵架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话说这位总监为什么能找出我那条饭呢?难道TA当时就收藏了?或者如京院士所说,把我5万多条饭翻过去,那绝对是真爱啊。有没有?

几位朋友建议我把那条被TA引用的饭给删除了,我觉得还是算了,我没那么玻璃心。只是TA这样未经允许就把别人的私事晒出来真是很不得体,与总监的体面身份相当不符啊。

当然,你可以说在互联网上没有隐私,没有隐私我就不在饭否加锁了。黑客能看到是一回事,拿出来放到公众视野下晒是另一回事。各位总监媒体什么的,还是引以为诫好自为之为好。

我说过了,中国互联网行业就是一个流氓统治的世界,王老板干不了大流氓,所以赚不了大钱,只能跟员工耍点欠薪之类的小流氓。具体我就不8挂了,耍流氓的事情我比你们更不在行,还是让给你们这些内行人士去8挂吧。

至于说“提早通知、体面关闭”的事情,之前王老板是承诺过的。我记得海内那时似乎没有过这样的承诺,所以并没有可比性。至于王老板能不能真的兑现这个承诺……我还真不希望看到他有兑现的机会。

盈利问题

60年的约定这才过了6年,饭否就到了现在这个样子,虽然不死,但也让人觉得失去活力。未来的路怎么走,的确是个问题。

当然,收费的问题就不必再讨论了,就目前讨论的结果来看,收费是一个可行的方案,但后果并不美妙:

首先,少量收费这种运营模式只会导致用户群更集中,未来看不到发展前景,这根本不是互联网行业应该有的正常做法——除非在此之外有提供增值服务——红字,大V,市场推广……那跟性浪有什么不同?

其次,通过周边产业盈利这种模式的故事也不适合互联网行业,虽然也可以靠这个通过老用户养活自己,但问题是长不大。

根本问题在于:一个网站的盈利光养活自己是不够的,互联网要的是发展,至少是一个发展的幻觉。但是如果要保持饭否的纯洁,就必然与发展形成矛盾。

而不发展的话,就如贱叔所说:

大不过别人不会死,但是小很容易死。在中国做网站光有特色是没用的。

这就是饭否的问题所在。

说到这里,我想回顾一下历史:当年豆瓣也很小,只有阿北一个人创建并维护,经营了很长时间,一直也很小众,很有特色。但是它最终还是长大了,如我们现在所见。作为老用户,我也要说它已经变了,但是仔细想想,现在会比过去更不好吗?也未必吧。

当然,饭否的情况是相反的,饭否在关站之后就没能再做大。如果饭否当年没有关站,现在可能很大了,但也很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更不会是过去那个样子。

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但长得不对反而可能死得更快。比如那位总监说推特搞媒体化才发展起来,性浪可以这么搞,但饭否就不行,因为会伤害到饭否的老用户。

从这点上来说,总监倒是对的。饭否真要学性浪的话,光是养活小秘书们就足够让王老板精尽人亡的,更不用说养活饭否了。何况性浪微博现在的盈利状况也不好吧,只是它们烧得起而已。

有爱的社区

但是饭否并非全无希望。在我看来,饭否最大的特色并不是在它的微博性,而在于它的SNS性,这是目前中国互联网中用户凝聚力最高的一个虚拟社区。

很 多人谈到饭否,只看到饭娘有一群忠诚的老用户,没看到这实际上一个有爱的社区,一个SNS。而国内做SNS的一帮子傻屄,只会全盘照抄,看 Facebook搞实名社区很成功,也COPY这个模式。问题是一个社区是否有爱,有活力,跟丫实不实名基本没关系。尤其是在中国,实名制根本就是最傻屄 的山寨行为。

虽然开心网已经不太开心了,人人也就那么回事,但是SNS未必没有新故事可以讲,就看你怎么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