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1024

1024网站是一个美帝网站,建立快有十年了,为了帮助中国淫民的AV事业,受YD的内心驱动,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先是被封杀,后来被攻击,不幸 以身殉职。一个外国网站,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AV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性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共妻主义的精神,每一个 中国淫民都要学习这种精神。东京热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淫民要拥护专制主义官僚主义国家淫民的性解放斗争,专制主义官僚主义国家淫民要拥护资本主义国 家的淫民的性解放斗争,世界性革命才能胜利。1024网站是实践了这一条东京热主义路线的。我们中国淫民也要实践这一条路线。我们要和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 淫民联合起来,要和日本的、英国的、美国的、德国的、意大利的以及一切资本主义国家的淫民联合起来,才能打倒官僚帝国主义,解放我们的民族和淫民,解放世 界的民族和淫民。这就是我们的国际性主义,这就是我们用以反对狭隘有码主义和狭隘无码主义的国际性主义。

1024网站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精神,表现在他对工作的极端的负责任,对网友对淫民的极端的热忱。每个淫民都要学习他。不少的人对工作不负责任,拈轻怕重,把发片的担子推给人家,自己光下载。一事当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后再替别人打算。发了一点图就觉得了不起,喜欢自吹,生怕人家不知道。对网友对淫民不是满腔热忱,而是冷冷清清,漠不关心,麻木不仁。这种人其实不是淫民,至少不能算一个纯粹的淫民。从社区回来的人说到1024,没有一个不佩服,没有一个不为他的精神所感动。生活在防火墙后面的淫民,凡亲身受过1024福利的和亲眼看过1024福利的,无不为之感动。每一个淫民,一定要学习1024网站的这种真正共产共妻主义者的精神。

1024网站是个社区,他以发片发图发文为职业,对妓术精益求精;在整个互联网AV系统中,他的妓术是很高明的。这对于一班见异思迁的人,对于一班鄙薄妓术工作以为不足道、以为无出路的人,也是一个极好的教训。

我只登录过一次1024。后来看过很多1024的链接。可是因为忙,仅回过一次1024,还不知发出来没有。对于他的死,我是很悲痛的。现在大家纪念他,可见他的精神感人之深。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淫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淫民的人。

让我们挥舞达盖尔的旗帜,继续潜心研究妓术,并以此纪念曾经的1024。

又被墙了

BLOG被墙这种事情我已经不是第一次碰到了。

07年因为厦门PX事件导致当时放在国内的BLOG被关。
09年因为75事件导致hexieblog.com被封——当然现在这个域名已经作废。
09年8月因为把hexieblog转过来,导致verybs.com被封。

其实被封是一件好事,因为你可以不用再考虑自我审查的问题,反正都已经被封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所以我当年作了《超越恐惧》一文。

不 过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大约在2010年间的某个时候,verybs.com莫名其妙就被从GFW里被放出来,并且似乎被移入了白名单——因为自从09 年8月以后我就没再自我审查,特别是在《一周8挂》里,从来不规避各种敏感词,包括最高级别的64相关的词——但是从来没有被墙过。

更神奇的是,2011年初,服务商迁移了我的虚拟主机,换了一个IP,其间有短暂时间会撞墙,我本以为福利到此为止了,没想到之后不久,再次似乎被白名单。

直到现在。

至于这次被墙的原因,我相信不是因为切糕导致,因为类似的话题我谈过多次,主要观点也基本没变。当然也应该不会是因为新领导上台,不是因为对他们报有希望,而是他们新官上任,要烧的火很多,应该没这个闲工夫。至于说GFW的新妓术,比如《防火长城贡献首个国际标准》,这个《自由开放的互联网》的新敌人,终于还是诞生了…

这才是我们最大的杯具。

至于我的BLOG被墙这种事,真没啥大不了。当然还是觉得有怨念——白名单福利得而复失,肯定比从来没有得到过要怨念一些的。

然而,仅此而已。

剪线之后怎样

标题是仿鲁迅的《娜拉走后怎样》讲演,其实内容也差不多。

传闻年内将要剪线,所有对境外的网络接入都需要备案,建立白名单制度,从物理上切断难以控制的对国外网络访问。

那么剪线之后怎样呢?

如娜拉一般,其实我们也只有两条路:一条是回到169时代(注),留在ChinaLAN里;一条则是肉身翻墙,告别这个国家。

注: 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10多年前的169这个电话号码?那个时候上网是通过MODEM拨电话号码接入ISP实现的。电信提供的接入号码主要是两个:一个是 163,费用较高,但是接入后可以访问Internet,另一个是169,费用便宜,但只能访问部分国内网站。当时所谓的双线机房就是指同时提供 163/169两条线路接入,国内用户可以用169访问,比较便宜,国外用户则通过163访问。

也许有人会觉得是墙总有被推倒的一天,就像是柏林墙。但这只是一个梦而已。

人生最苦痛的是梦醒了无路可以走。做梦的人是幸福的;倘没有看出可走的路,最要紧的是不要去惊醒他。

但是,万不可做将来的梦。……“你们将黄金世界预约给他们的子孙了,可是有什么给他们自己呢?”

问一问自己,你是否愿意留在ChinaLAN做梦,梦见未来你的子孙享有墙倒网通的幸福。或者做另一个梦:梦见别人无法忍受这墙而去推倒它。这也是个幸福的梦。只是你梦里的那些个别人其实也在做着和你一样的梦。然后我们就在这样的梦里沉睡下去,不再醒来。

鲁迅在那次讲演的最后说到:

……我们无权去劝诱人做牺牲,也无权去阻止人做牺牲……
只是这牺牲的适意是属于自己的,与志士们之所谓为社会者无涉。群众,——尤其是中国的,——永远是戏剧的看客。牺牲上场,如果显得慷慨,他们就看了悲壮 剧;如果显得觳觫,他们就看了滑稽剧。北京的羊肉铺前常有几个人张着嘴看剥羊,仿佛颇愉快,人的牺牲能给与他们的益处,也不过如此。而况事后走不几步,他 们并这一点愉快也就忘却了。
对于这样的群众没有法,只好使他们无戏可看倒是疗救,正无需乎震骇一时的牺牲,不如深沉的韧性的战斗。
可惜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国自己是不肯动弹的。我想这鞭子总要来,好坏是别一问题,然而总要打到的。但是从那里来,怎么地来,我也是不能确切地知道。

鲁迅最大的幸运就是死得早。即使如他儿子这般长寿,到死,看到的中国也还与他当年所见并无不同。所幸令飞璟馨诸人已经不用再受此苦,也算是得到了属于子孙的幸福。

你有防火墙,我有小黑屋

推土上某人说:

打开MSN,看见曾经一位同学的签名档换成了”怀念王震“,二话不说,直接拖进黑名单。

teacurl对此评论道:

对于政治观点不合者直接拖黑名单的做法我觉得不可取。这样的做法太过敌我分明,即使在某件事情上发现一个政见极为合得来的朋友,也许另一件事情就发现政见不合了。拖黑的结果是,最后只剩下一小群人惺惺相惜,但是却失去了最重要的影响力。

然。

且不说你自己对关于王震的历史知道多少,是不是片面和有偏差的。单就这个做法来说就是很不好的。

这种关小黑屋做法所导致的结果简单地说就是为自由民主的阵营增加了一位敌人。放弃了一次为本阵营争取一位成员扩大自由民主影响的机会。

说得更严重一点,与土共没有什么不同,党同伐异本身也是一种极权主义思想作遂所致的行为。

就如题目所说的,土共把所有它认为不河蟹的网站都挡在墙外,把所有持不同政见者关进秦城监狱。而这种人则是把所有与自己持不同政见者关进了小黑屋。

显然他们还没有悟到自由主义的精神在于全体的自由,而不只是自己的自由——否则金胖子就是最自由的人了。

这还是大的方面。

从小的方面来说,这种简单地将与自己持不同政见者关小黑屋的做法本质上是一种自我GFW,只不过审查标准与实际的GFW相反罢了。

所有的言论审查都是有悖于言论自由的精神。而自我审查无疑是其中最糟糕的一种,这意味着 Big Brother 就在你的心里——问题在于审查这种行为,而不在于所用的审查标准是否与 Big Brother 一致。

Tor可以穿越有形的GFW,穿越不了你心里的GFW。

关于此次被墙的情况说明

经过测试后,估计是域名被列入GFW的黑名单,故所有子域名都不能访问了。

目前8挂部分全部迁移到这里:http://raptor.verybs.com
代烧的RSS已经更改设置,订阅不用变。

照片BLOG迁移到:http://photo.we8log.com
代烧的RSS同样也已经更改,订阅不变。
但由于原来相册也是用的河蟹的域名,目前在国内不可访问(显示图片为空),已经用URLrewrite重定向到新域名下,但仍然需要穿墙才能取得重定向响应。以后的图片将全部用新域名。

河蟹论坛迁移到:http://bbs.verybs.com

另外,同时被封的还有8周刊,现已迁移到:http://8weekly.verybs.com
代烧的RSS也已经更新,订阅不变。

最后友情提醒verybs的其它用户,这里也有可能很快被G。

谁比谁SB

前几天Solidot上有一篇《我们需要翻过无形的墙吗?》讨论墙的问题,不少人对三表大加攻击。说实话,我倒觉得三表的《何必要红杏出墙?》一文不说有什么特别的深意,至少算是一种独立思想,如果有人硬要把这种言论也看作“舔屁沟”,那这种人也未必太过于脑残及受迫害妄想症。

其实下面的sunge的评论很有意思:

请对号入座: 1. 理解力低,不翻墙 => 对自身,国家和世界没有正确认识的愤青; 2. 理解力高,不翻墙 => 容易背叛的知识分子; 3. 偶尔翻墙 => 得过且过的僵尸 ; 4. 习惯性翻墙 => 被吓傻了的虚无主义者。

可见三表的定位应该算是2——果然很2。嘿嘿。

当然更2的应该是魔鬼教官黄章晋。其实对于国内的一帮知名自由主义者,我一向对黄章晋的观点很反感,与他类似的还有莫之许。在我看来,他们是在用极权主义的方式宣扬他们的自由主义。

黄章晋的BLOG副标题是:

一个民族的落后首先是其精英的落后。而其精英落后最显著的标志就是他们经常指责人民的落后。

据老方考证说此话出自马克斯·韦伯,不过我读书没他多,没找到。我不知道黄教官把这句话晾出来是出于什么目的:给别人看的或者是用于自勉。我倒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因为他自己就是那种指责人民落后的人。

不妨看一下他的这篇大作《当弱智王小峰开始装逼》。

首 先他就没搞清楚王三表是什么人。三表不过是研究流行音乐的,纯粹是娱乐圈里的人,把三表当作跟他黄教官一样的政治知识分子本身就是黄教官自己的错误。既然 三表是娱乐圈的人,娱乐大众就是他的本职工作。不管他的《一个人的战争》写得多煽情,那也不是一篇学术文章,无伤大雅。要是能把他的《流行音乐指南》一类 的书大批一通,倒是的确可以让三表灰头土脸。正如我的本业是程序员,批评我文字写得不怎么样,对我来说没啥大不了的,程序写得不差就行了。

再来看当年的所谓“博客门”(我称之为“乳猪门”,因为主演这次事件的是三表的按摩乳和奶猪)。三表和奶猪都是娱乐界人士,三八节搞点娱乐事件本来无可厚非,虽然上当的感觉的确有点不爽,那也只能怪自己活该,所以事后我写了《我为什么幸灾乐祸》。 但是就有些人觉得自己的感情受到了莫大的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果然是容易受到伤害的。外媒在未经证实的情况下就将此事以先验的理解大加报道,活该在事后 遭到批评,因为这本来就违背了他们自己一向的行为准则。然而黄教官显然也是“感情受伤”者之一,当然要借着对《一个人的战争》的批判来纾解心中的怨念。

前一阵王三表的BLOG真的被河蟹了(据说理由只是因为提到了头头的名讳),于是当年“感情受伤”的很多人都跳出来幸灾乐祸——看吧,让你乱叫“狼来了”。我很同情他们,一次内伤憋了三年,没憋坏吧?

顺大便说一句,记得当年参加“乳猪门”活动的还有钱烈宪,不过“受伤”群众似乎不记得了。

其实人民群众就是很落后很低俗的,娱乐至死才是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的。

总之我认为,王三表不过是个娱乐界人物,如果你不能用娱乐的心态去看待他,那受到伤害只能是因为你自己SB。至于那些把黄教官的话奉为圭臬的人,我只觉得他们可悲,把自己的脑子交给别人自由驰骋,还以为自己悟了。在我看来,他们还不如王三表那边的黑猩猩。

结论如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