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大业

香港的事大家都知道了,统一就是这个样子。

台湾的事大家也都知道了,所谓“选上国民党,台湾变香港”。

所以国民党遭遇自49年以来最大的一次失败。

以无党派身份当选的新晋台北市长柯文哲说:

在 台大校园立牌子“台湾独立”,没有人会理你。上面写“两岸统一”,也没人会停下脚步。但如果写“全校禁止使用网络”肯定会引起暴动。统独对现在的年轻人来 说是假议题。我去过大陆10几次,年轻助理一路上都赞美大陆,但发现上不了GOOGLE、FB之后他们对大陆的看法就变了。

这事我10月份也说过类似的。

当 时有几个台湾审计师来我们公司做审计,因为来过很多次,我跟他们都挺熟,工作之余一块聊天扯谈,然后就说到淘宝一号店什么的,好方便好便宜啊,说得他们羡 慕嫉妒恨,口水都要下来了。又说到江浙沪包邮,快递次日到什么的,他们已经把持不住,简直就要“弃暗投明”支持统一了。

但是很快,当他们拿出手机发现google上不了,twitter上不了,facebook打不开……

就下面木有了……

顺便说一句,审计师最后在淘宝买了个山寨台灯,结果到货时发现有问题,但是因为要急着回台湾又没时间退换货。

态度和参与的问题

话说今年的BLOG就是光谈态度了。其实本来不想用这样的标题,但是因为配置了一个IFTTT到性浪的同步,用河蟹一点的标题不容易引起小秘书注意。好吧,一不小心就自我审查了。

其实就是说几句占中的事情而已。

对占中的态度

就占中这个事情我的态度一直是:支持他们的主张,但对方式持保留态度。

其理由与几个月前在《态度之六十四》中说的差不多,无非是我这个中年人的一点市侩的看法。

支持占中的理由很充分和正义,反对占中的也未必就全是五毛党。

以我自己为例,几个月前国内A股市场不好,听说港股不错,就通过某QDII基金间接入市了一点,结果占中开始港股就持续下跌,按我入市至今的跌幅折算年收益率是-42%左右(当然实际收益率不是这样的算的)。所以我能理解那些受占用影响的小生意人大概是真心反占的。

当然我不可能这么短视,如果真的一国一制,那港股也就沦为A股了,长期利益无疑会受到更大的损失。但你不能指望所有人都能做到无视短期损失去关注长期的、整体的利益。

或者说,这才应该是占中派工作的重点。

从八年前的骆驼说起

我曾经在06年的一篇BLOG里引用过赵牧的这篇《最深刻的黄段子:骆驼的故事》(时隔八年还链接有效的BLOG文章还真是比较难得)。占中的事情发展到现在,我觉得已经开始有出现骆驼哏的趋势了。

自 从昨天清场以后,事情正在向偏离初衷的方向发展。原本占中只是手段,目的是与政府对话,以达成关于普选的共识。但是现在的趋势已经是怎么拉住骆驼的问题 了。我认为这就是被政府带跑偏了。占中只是一个手段,既然不行就换个方式嘛。而且如我上一段所说,重点还是应该在于如何争取那些中间民众的支持。

推上 @bitinn 说:
顺 便分享一个在微软学到的谈判理念(也是无数历史与政治验证过的规则) ——如果你要让多数人支持你,与最反对你的那群人去争是不合理的,他们总会是最反对你的人,你能争取的是那群不确定是否反对你的人。 两岸三地关系也是如此,假如我们不能证明自己能做得比他们更好,抵制不过是帮倒忙罢了。

我觉得这很有道理。与其进一步激烈对抗,伤害那些中间民众,反而对自己的主张不利。不如转为长期持续发展中间民众对自己的支持。

我为什么反对激烈对抗

推上 @kunlunfeng 说:
暴力镇压是极权最顺手最简捷的手段,也是极权本性使然。但并非说因为极权垄断了暴力资源,民间就畏惧不前,甚至编造对方不会动武的谎言哄骗麻醉自己。放眼全球抗争史,没有哪个族群可以通过不流血而一劳永逸地获取自由,支那人亦然。

对于这种言论,我指出:谭嗣同说这话时还有后半句,请不要故意忽略。

谭嗣同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

且不说自嗣同始后又流了多少血,也没见了多少效果,但至少请各位主张流血变革的从自己开始吧,否则你们不过同样是一帮刽子手,区别无非是你们拿的是软刀子。

所以我说学生们都是幼稚的,不知道政治社会的险恶。

政治有多邪恶

其实我并不认为政治是邪恶的。人类有社会就必然有矛盾,要调和矛盾就只有两条路:文治或者武力。政治就是文治,它的存在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武力,即使它很丑恶,但跟武力相比,只能算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也正因为政治是人类社会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谈政治不会让你变得更不邪恶,而只会让你变得幼稚。试问一下各位身边的人,特别是那些不谈政治的人,对香港占中有什么看法?你是否认为他们的观点很幼稚?

事实上,就我了解,周围的人绝大部分根本不明白香港发生了什么事(这里就不展开了,我最近几周发的网摘里已经很多,不再一一链接)。

重在参与

所以政治不但需要我们了解,更需要我们参与,但参与的方式并非只有一种。

说到参与,不禁想起前一阵看到的微信鸡汤文《看看美国如何防止拐卖儿童:三名孩子改变美国历史–美国的失踪儿童干预系统》,其中说到:

记住,你的参与能改变一切。

但不幸的是这里是兲朝。且不说参与三鹿氰胺受害者维权的赵连海被判刑,参与了汶川地震遇难儿童调查的谭作人被判刑,前几天有人从香港回来,行李上系了个黄丝带也被边检刁难晾在机场示众半天。

所以参与是有风险的,更需要注意方式方法。

那么还能做些什么?

看一下去年的报道吧《香港2013:一切坚固的都烟消云散了》,占中这种事情显然不是没有来由的,香港人民用脚投票不失为一个方法。

作为大陆人能做些什么呢?

至少让周围的人知道香港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吧……

首先是六月份全国人大制定的2017年香港特首选举龟腚撕毁了“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约定。不要再提什么香港以前还不如现在什么的,人总要向前看,本来人家可以一步步走向更加民主和自由的,结果人大这个龟腚出来就等于划下了一条高压线,上书:到此为止。

也不要说什么占中违法,上访还违法呢,政府不给人一个合法的沟通渠道,只能把人逼成违法。

总之作为沦陷区人民,真心不希望香港沦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