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龙饭

事件经过

此次饭否关站的乌龙事件发生于22日,一位叫 @八哥哥 的人说饭否欠薪,团队要解散了。 @Netputer(奶瓶)看他虽然是11年注册的,但消息数不多,觉得只是谣言。但是到了晚上,那位 @八哥哥 放出他的饭否工卡和饭否前台图片(目前TA已经把大部分那天发的内容删除了),证明他的确是饭否员工。奶瓶向他道歉,我也评论了一句:

好吧,看来饭否的确困难了。。。或者说是王兴困难了。

大概是因为 @八哥哥 的身份得到证实,之后关于饭否可能关闭的消息开始广泛流传,于是有了阑夕那篇“著名”的《再见,饭否》(链接就不加了,这篇的PR已经非常高了)。

再然后就有所谓的 @北大新媒体 转发到性浪,引来一帮脑残评论。之后王兴不得不出来P谣——关于他的这个P谣,阑夕那个补充评论倒的确是抓到几个重点了。再然后就是现在这种情况,一派惶惶不可终日状。

至于吗?

检讨真相

关于这次的事情,我首先要检讨一下。当那位饭否员工的身份被证实之后,我真以为这次饭否要过不去了,所以才会跟京院士讨论诸如收费之类的可能方案。

但是在看了饭否前员工 @余小贱 的暴尿之后,发现自己傻屄(贱叔语)了。

因为饭否重开以后,用的公司实体是注册在深圳的中经饭否公司,所以我误认为饭否的主营团队在深圳。但实际上饭否网站的运营本来是由饭否北京团队负责的。

只是自从去年4月北京团队的leader和菜头离职后,北京团队已经事实上解散了。之后饭否网站其实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官方“,仅剩的少量维护工作是由部分北京团队的前员义务在做。

所以这次深圳团队的变故,对饭否网站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因为他们是做米博和饭否壁纸的。

至于饭否的未来,暂时并不需要担心,除非王老板在互联网业干不下去了。

虽然这个真相让人唏嘘,但是至此饭否关门这事可以确定是个乌龙事件,收费什么的也就不必再讨论了,王老板不差这几块钱。事实上一个网站如果没有全职团队运营,那点硬件和带宽成本对于王老板来说,真是小事。

当然,代价就是不会再有更新和改进,也不会再看到官方的恶意卖萌了……

但这同样说明了,饭否在中国互联网史上绝对是一个奇迹:一个关站505天后重开还能立即重聚几十万老用户,一个没有专职团队维护,放任自流式运营的网站,还可以正常服务近一年,并且还将继续这样运营下去……

关于《再见,饭否》

阑夕此人号称是“知名专栏作者、国信安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社会化媒体营销总监”,遗憾的是我过去并没有听说过,更遗憾的是,我跟京院士吵架的事情也被TA列为饭否可能关门的理由之一……

我了个去,这个总监什么神逻辑啊,饭否又没有我们一毛钱股份,我们夫妻不和,饭否就该倒闭吗?王兴夫妻不和都不一定会导致饭否倒闭吧?再说夫妻吵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当然也的确有夫妻从不吵架,我就不举例了,是吧?庄老师。哈哈哈),何况那次吵架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话说这位总监为什么能找出我那条饭呢?难道TA当时就收藏了?或者如京院士所说,把我5万多条饭翻过去,那绝对是真爱啊。有没有?

几位朋友建议我把那条被TA引用的饭给删除了,我觉得还是算了,我没那么玻璃心。只是TA这样未经允许就把别人的私事晒出来真是很不得体,与总监的体面身份相当不符啊。

当然,你可以说在互联网上没有隐私,没有隐私我就不在饭否加锁了。黑客能看到是一回事,拿出来放到公众视野下晒是另一回事。各位总监媒体什么的,还是引以为诫好自为之为好。

我说过了,中国互联网行业就是一个流氓统治的世界,王老板干不了大流氓,所以赚不了大钱,只能跟员工耍点欠薪之类的小流氓。具体我就不8挂了,耍流氓的事情我比你们更不在行,还是让给你们这些内行人士去8挂吧。

至于说“提早通知、体面关闭”的事情,之前王老板是承诺过的。我记得海内那时似乎没有过这样的承诺,所以并没有可比性。至于王老板能不能真的兑现这个承诺……我还真不希望看到他有兑现的机会。

盈利问题

60年的约定这才过了6年,饭否就到了现在这个样子,虽然不死,但也让人觉得失去活力。未来的路怎么走,的确是个问题。

当然,收费的问题就不必再讨论了,就目前讨论的结果来看,收费是一个可行的方案,但后果并不美妙:

首先,少量收费这种运营模式只会导致用户群更集中,未来看不到发展前景,这根本不是互联网行业应该有的正常做法——除非在此之外有提供增值服务——红字,大V,市场推广……那跟性浪有什么不同?

其次,通过周边产业盈利这种模式的故事也不适合互联网行业,虽然也可以靠这个通过老用户养活自己,但问题是长不大。

根本问题在于:一个网站的盈利光养活自己是不够的,互联网要的是发展,至少是一个发展的幻觉。但是如果要保持饭否的纯洁,就必然与发展形成矛盾。

而不发展的话,就如贱叔所说:

大不过别人不会死,但是小很容易死。在中国做网站光有特色是没用的。

这就是饭否的问题所在。

说到这里,我想回顾一下历史:当年豆瓣也很小,只有阿北一个人创建并维护,经营了很长时间,一直也很小众,很有特色。但是它最终还是长大了,如我们现在所见。作为老用户,我也要说它已经变了,但是仔细想想,现在会比过去更不好吗?也未必吧。

当然,饭否的情况是相反的,饭否在关站之后就没能再做大。如果饭否当年没有关站,现在可能很大了,但也很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更不会是过去那个样子。

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但长得不对反而可能死得更快。比如那位总监说推特搞媒体化才发展起来,性浪可以这么搞,但饭否就不行,因为会伤害到饭否的老用户。

从这点上来说,总监倒是对的。饭否真要学性浪的话,光是养活小秘书们就足够让王老板精尽人亡的,更不用说养活饭否了。何况性浪微博现在的盈利状况也不好吧,只是它们烧得起而已。

有爱的社区

但是饭否并非全无希望。在我看来,饭否最大的特色并不是在它的微博性,而在于它的SNS性,这是目前中国互联网中用户凝聚力最高的一个虚拟社区。

很 多人谈到饭否,只看到饭娘有一群忠诚的老用户,没看到这实际上一个有爱的社区,一个SNS。而国内做SNS的一帮子傻屄,只会全盘照抄,看 Facebook搞实名社区很成功,也COPY这个模式。问题是一个社区是否有爱,有活力,跟丫实不实名基本没关系。尤其是在中国,实名制根本就是最傻屄 的山寨行为。

虽然开心网已经不太开心了,人人也就那么回事,但是SNS未必没有新故事可以讲,就看你怎么讲了……

作为SNS的微博

出去玩了几天,错过了很多事情。比如ifttt和Google+的献身,CSDN的改版,老罗翻旧帐大骂王佩,还有就是火炬与和菜头讨论饭否。

饭否

关于饭否为什么与众不同并不是什么新话题,光是我自己掺和过的争论就好几次了,然而我个人觉得其中最为深入的一次讨论还是《文化冲突无处不在》这篇。而作为对这种文化论的补充,我在饭否重开后的《为什么是饭否》一文里指出:

饭否不是因为有王兴,而是因为有郭万怀。

我 不知道有多少评论饭否的人能理解这句话,但我仍然认为不能理解这句话就谈不上对饭否有什么了解,更谈不上评论饭否。当然,时间能改变一切,的确有很多饭友 认为现在的饭否已经不是重开前的饭否了,毕竟王兴和郭万怀的重心还是要放在美团上。但对于话痨圈我是不担心的,总会有一代代新的话痨成长起来。

当然,文化论神马的实在是太大而化之了,近乎扯淡。而且现在回看当年的文章,其中关于Fenng与北风之争,发现自己竟然颇有果粉风范,真是惭愧啊。

火炬的《microblogging和微博信息架构产品差距和影响》及和菜头的《遵霍炬之嘱而作》两文关于饭否和/或推特的讨论要具体而实在得多。

我 完全同意他们关于名人与回复架构的评论,以性浪为代表的这种模式对于信息流动来说,不是创新而是倒退,或者说是只是有利于名人的所谓微创新。推特的精华在 于简单和平等。这也是他们所谈到的饭否与推特的共性,及其与国内其它微博的区别。不过在我看来,国内其它微博都不值一提。当然,我之所以当初基本无视以性 浪为代表的其它微博,最重要的原因是——它们当时都还不存在!

然而时至今日,我仍然提不起评论它们的兴致,还是继续看看饭否和推特吧。

基因

从技术上说,饭否的确是抄袭推特的,这点没什么好说,但是如果仅以此认为饭否仅仅只是一个山寨推特,则显然是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至于有人说饭否是推特的儿子则更是扯淡,难道推特被谁操过了么?

从技术以外的层面来看,对于Web2.0来说,UGC三个字母清楚地表明了,只有U用户和用户G创造的C内容才是网站的基因。饭否是饭友的饭否,正如推特是推友的推特。

所以我认为饭否只是与推特具有相似类型的基因,某些自认为比饭友高一等的推友请自重。

有爱

火炬说“推特是有爱的”,当然饭否也是有爱的,甚至或者性浪也可以是有爱的。就看你怎么去用了。如前文中所引令狐说过的:

我那时候跟babyfish说了一句话:说,饭否就是你加怎样的好友,看到的就是怎样的饭否。
所以在饭否,用户增加对原有的文化圈子影响不大,所以这种文化可以不被稀释而继续得以保留。这也是微博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吧。
其实如果你不喜欢话痨团,你只要别加其中任何一个人,完全可以在饭否创造属于你自己的圈子,跟话痨氛围完全不搭界都可以。
而通过好友,这些不同的文化也能够相互融合,不至于各自发展谁也不待见谁。
其实说白了,这一点所有的微博都能做到。

加你的人和你加的人一起组成了一个外形松散内核团聚的小社区,在这个小社区里,你熟悉他们每一个人,即使你们素未谋面,甚至不知道TA的性别,但你就是熟悉TA们,你知道TA晚上吃了啥,或者TA最好的朋友的昵称,可以拿TA的缺点开玩笑,甚至可以调侃TA的性取向。

这才是真正的SNS——只有活生生的人与人的关系组成的才是真正的SNS,如果只是偷个菜、停个车、戳一戳之类为了SNS而SNS的,那还不如网游来的SNS——并肩打怪的情谊可是很深的。

而要形成这样有爱的SNS环境,如令狐所说,所有的微博都能做到。但是“能”做到和“真的”做到还是不同的。

架构

关 于平面平等架构与层级回复架构的区别和优劣,火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和菜头意见相似,不重复提,下同)。作为类似的BBS架构,我在前文里也记录过令狐对 此的评论。性浪式的层级架构的确更加不适合产生这种有爱的SNS环境,甚至相比BBS都不如——至少在BBS同一板里大部分(除置顶高亮之类的以外)主贴 都是基本平等的,而在性浪微博,只有当双方互粉时,这一条件才具备。

所以性浪微创新这个模式是渣,不过倒很适合中国这种封建等级制度的环境。

平 面结构固然比层级结构有诸多优点,但也不是真的就有宇宙超级无敌好。以火炬文中所举的钱明奇的例子来说,即使他混饭否或推特,结果未必会比在性浪好多少 ——如果他不知道如何“使用”名人的话。比如他如果只是注册了一个号,然后发布那些消息,会有什么别人去关注他吗?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不会有兴趣在人海 里淘这么个人出来关注的。除非他通过@等方式去引起来相关维权界名人的关注,然后在这些名人的宣传下才有可能获得足够高的影响力。

从这个角度上说,饭否和推特上也是名人主导的社会——或者叫做意见领袖。

关系

FO什么人决定了你能看到什么,而被什么人FO才决定你的声音能传播到多大的范围。而互FO则形成了一些圈子,圈子的核心就是所谓的意见领袖。归根到底,还是会出现不平等。当然这样的不平等是天然的,自然形成的,与性浪那种人为造成的不同。

但 这种不平等的结果是一样的:意见领袖的声音注定比别人传播得更广一些。但以钱明奇为例,他不可能有那样的能力、精力和时间去培养一个圈子,所以注定不会有 多大的影响力。除非如我前面所说:“使用”名人。在这点上性浪必须再次败下阵来——性浪的名人是被性浪使用的,轮不到草民来用。但在推上就不一定了,总会 有意见领袖是可能愿意为钱明奇所用的,只可惜他不会上推……

不过推上也有一些名人却只想使用别人,不原意被人“使用”的。他们或者因为别的 事情成名(没上推之前就是名人上了推后自然FO数很多),或者通过适当的自我经营(比如通过摆出为了与众不同而与众不同的姿态来吸引人),但是却以爱惜羽 毛为第一位,不与他人互动,或者技巧地选择互动对象(比如只与对提升自己知名度有利的人互动)。对于这样的人,我一向是UNFO之。

这种名人有这样的特征(只是一个参考,别的类似情况不一一列举):

基 本上如果你对TA的某个观点回复一个可能使之得技术上难以应对的问题(当然不是人身攻击,只是技术上的探讨),但对方不作理睬只是去回复支持者意见。这样 的事情发生一次两次可能是偶尔看漏了,但发生过三次以上就可以认为对方的是故意无视你。这种情况建议还是UNFO这样的名人吧,因为在对方看来,你很可能 是个SB,还不UNFO则无疑显示你就是SB中的战斗B了。

总之一点:平等的关系需要每一位参与者的维护,UNFO就是一种用脚投票的好办法,UNFO名人不会让你损失什么,真正有价值的内容自然会通过层层转发被你看到的。

分享

作 为一个真正的草根微博用户,这样一个SNS环境最主要的功能还是跟其中的亲近关系者(所谓朋友)分享一些观点、信息甚至鸡毛蒜皮的小事。而这显然是需要在 平等的关系基础之上。如前面所说,如果名人高高在上,并不与你互动,那么本质上他们还是一个媒体、一个发布者,而不是分享者。

发布是单向的,分享则是双向的。

平 台的技术性对于造就平等关系有帮助,但不是必然,更多的还是需要用户自己的维护(比如我前面所说的,UNFO那些自娱自乐的名人吧)。如果在饭否或 twitter这样的平等的SNS中还是只会被动接受来自意见领袖的灌输,那么还是去性浪吧,为性浪唱赞歌吧,推特或饭否不适合你。

性浪

前几天推上居然还有人认为性浪没有被墙,性浪人多,性浪的传播力强大。要我说,信性浪的传播力不如去信铁道部。

我已经把我的性浪BLOG停掉了,国内镜像转到网易。因为在性浪发文十篇有五六篇要被删,就算是自腌了也还有可能被删,根本传不到哪里去。这还是没算《一周八卦》的部分,当初发在性浪的还是《一周腌八卦》照样十篇有七八篇要被删,后来就索性不发这部分了。

至于性浪伪勃那也是一样的,性浪伪勃有两招:一是隐身法——你发的微博会变成别人不可见,你自己以为发了,为什么没人响应,但其实除了你自己,别人都看不见。二是栽赃法——把你发的内容删除以后留言说“已被作者删除”。

另,有证据表明,性浪会记录用户的密码明文,小心不要在别的地方使用与性浪上一样的密码,否则可能有较大的安全风险。

为什么是饭否

(12-04)

早在饭否归来之前,大家都能够想到:只要它是在兲朝期内归来,那就必然会是一个比以前更敏感的饭否。

事情果然从饭否归来的第一天就被证实,相关的内容我在《感谢面神,终于开饭了》里已经说过。

昨天王兴发了一句:

我要非常清晰的表明立场: "敏感词万岁"这种用户名在饭否不受欢迎。这名字并不说明你更聪明更有立场,只说明你更不成熟或更适合饭否以外的其他网站。

这话在饭否得到了一边倒的支持,而在推特得到了一边倒的反对。

反对的理由饭友们都懂的,支持的理由却是推友们基本都不懂的——如果你想懂,那么参考四万姐的话吧:

当所有的国内网站都不能让你骂共产党是傻逼的时候,饭否也一样没有承担这种责任的义务。一个在体系内的微博网站所能做的是有限的,也是在苦苦维持的。饭否可以容纳敏感词,然后变成另一个twitter。但我们在墙外不缺少一个twitter,在墙内永远缺少一个饭否

饭否已经因为言论自由死过一回了,对于大多数饭友来说,如果一定要在言论自由和饭否之间选择一个失去的话,那么被牺牲的总是言论自由,理由就如四万姐所说。

我 能够理解民主人士为了兲朝P民争取言论自由的努力,但是请放过饭否吧,你们的目标应该是性浪伪勃和疼迅QQ,它们的用户比饭否多多了,那才应该是你们大显 身手的好阵地。什么?它们太大户,你们干不过?不能得到最大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搞什么精英民主结果不过是一小撮人的小圈子自娱自乐。那么请在你们自己的 圈子里乐吧,不要到饭否来,以免干扰到话痨圈的自娱自乐。

饭友们比那些评论人士更知道新的饭否失去了什么——有小鸡鸡的死人,终归还是一个死人,没有小鸡鸡的活人,好歹还活着。饭友们更知道的是,是谁让饭否死去500多天。

饭 否作为国内最早的山寨twitter,一直以来都是IT界评论精英评论到微博时必须提到的一个网站。然而饭否与其它山寨twitter又是那么的不同,以 致于大佬们的评论放在饭否上往往不成立——但放到和饭否同一时期的嘀咕叽歪做啥等上面,或是后来的性浪网易疼迅微波等上面,却多少能成立部分甚至全部。

单从技术上说,饭否可以说是最缺乏创新的——当年它最常见的更新就是随着twitter的功能更新而更新,几乎从来不见自己的特色。相比之下嘀咕的创新要多得多(比如饭否重开之后,它们推出了一个新的徽章“神马”,其实就是“羊驼”),更不用说财大气粗的性浪了。

那么饭否与众不同的魅力究竟何在?我原来在《文化冲突无处不在》中认为的是饭否特有的话痨文化,而这种文化源于早期的放任管理。但是别的山寨twitter如嘀咕等早期应该也没有管那么紧,为什么别的山寨twitter没有诞生类似的文化呢?

不过最近我终于有点想明白了——

饭否不是因为有王兴,而是因为有郭万怀。

如果不明白为什么是郭万怀,那么还是请不要评论饭否,因为那注定会是个错误。

感谢面神,终于开饭了

昨天就听说要开饭了,有小道消息称是晚上9点。结果忙完已经9点多了,跟刚从外面回来的京院士说了这事,我们都不太相信。

上线刷推,已经有人说开饭了,但是我们都没刷出来。后来有人说可以用手机版,我们才终于看到了久违的饭娘。再后来网页版也刷出来了。再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饭娘都要被刷爆了。

感谢我主飞天拉面大神~~~RAmen~~~

2009年7月7日,饭娘毫无预兆地倒下了,连一句遗言都没有。多年以后的互联网史将这一事件称为“七七事变”。虽然她还没来得及留下一句:I’ll be back,但是我们都期待并相信她还会回来的。

2010年11月,首页上出现了头像墙,并且饭娘归来的预告消息满天飞——其实类似的消息在过去的一年多里出现过多次,但这一次看来是真的,因为很具体。

2010年11月25日,美国佬可耻的感恩节——当年印第安人救人了他们,他们却恩将仇报,事后还将获救的功劳归于上帝,搞了这么个只有北美人过的节日,真是太可耻了。

没想到这一次的感恩节还真TMD要感谢面神、感谢郭嘉。饭否首页改成了“等你开饭”。有人就此事问王兴,何时开饭?王兴说:不差这几个小时。

真是个让人鸡冻的消息。

一年四个月零18天……饭娘消失了506天——包括昨天白天和09年7月7日的晚上各半天。

饭娘,你回来啦,你终于回来啦……

回来就好,其它都不重要。

本来昨天就要写这一篇的,结果刷饭刷得太HIGH,结果就没写了。

在饭否离去的这段时间里,互联网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是,饭否的归来,同样在并将继续改变着这互联网。

性 浪伪勃是醋海翻腾,费尽尽力搞来一堆的名人,好不容易拉来那么些人气,结果还不如一个被关了一年多的网站重开。嘀咕网易则是心怀怨念,时至今日才发现昔日 繁华只是一场梦,终归逃不脱为人替身的悲哀。疼迅微波则是直接爆发,把钱总发的回归饭否通告消息给删除了。大概只有搜狐微波之类可以蛋腚滴表示影响不大, 情绪稳定了,因为貌似没多少饭友去那里。

对于那些因为饭否重开而酸不拉叽说风凉话的人,我本来是不想理睬的,因为他们根本不懂什么叫饭否。如王兴所说:饭否不是微博,饭否就是饭否。

关于饭否的不同之处,我去年写过一篇《文化冲突无处不在》,从文化角度上说了一些。但这仅仅只是一个方面而已。

然而总有一些自以为是的IT业精英只会肤浅地把饭否看作一个和网易微波或搜狐微波类似的twitter山寨品来评头论足。在饭友们看来,这种行为无比SB。

昨天有人说:

饭 否的服务器快爆了,不过我怀疑那只是昙花一现。毕竟时隔一年,物是人非,早已有太多备胎取代了饭否当初不可或缺的位置。许多人今夜去那里,不过是凭吊一番 曾经被定格的记忆,很快终将回到自己现在的圈子。饭否的回来多少有些不合适宜,它本来有机会成为一个绝唱,现在却为自己写了一个平庸的结局。

不过他想错了,其它的微波对于饭友来说,最大的作用就是——在饭否回来的这一天,有一个渠道能告诉自己的好友:我们可以回家了。它们永远也取代不了饭否,否则嘀咕也不需要一度封杀饭否这个关键词,疼迅也不需要删除钱总的消息了。

至于某些只敢在树洞里说这话的:

对饭否仅有的一点好感被这群脑 残的饭否流民给破坏了,一群感情如精虫泛滥的死文青

林大师回复得好:

你妈逼 还用树洞发 有本事站出来啊

这种缩头乌龟真是纯SB。饭否不需要你的SB好感,你TMD才文青,你们全家都文青。

当然,动摇的人不是没有,比如庄雅婷:

这感觉好比。。终于改嫁了。。然后以为被撕票的前夫又被放回来了。。

这种感觉正说明了她并不适合饭否,她呆在VIP云集的性浪才更合适,那里才是她这种名人应该去的地方。跟你的老公走吧,前夫被放回来也不需要你同情的,你就当前夫已经被撕票好了,这对大家都好。

BLOG图党李小乖说出了饭否和性浪的重要区别在于:

同样是人潮汹涌,新浪跟饭否的感觉却大不相同.新浪上的人都在拚命的往前挤,惟恐晚了拿不到船票.而饭否则貌似都在说:往里面挤一挤吧,外面很冷呀...

其实饭友对饭否的态度与果粉对水果的态度差不多,外来的指责不说是不了解,至少也是了解得不够。只不过区别在于水果之于果粉是源于它优秀的用户体验,而饭否则是不可替代的情感。用户体验对于没用过的人来说是无法理解的,而情感对于没有融入的人就更加无法理解了。

这就是当年Fenng在饭否碰壁的原因,因为他就是这种不了解而批评的人。不说北风为人如何如何,但至少他还是比很多推友更懂饭否的。

话说我还没说到推特,而要说到推特,还是先来说一下民主人士最爱的言论自由。

不可否认,再次归来的饭否很可能不再有当年的自由环境,而且这种审查更多的是一种自发行为,比如今天很多人都在反对推友来饭否做敏感词测试。我估计王兴甚至不需要在审查这块做太多的投入就能让饭否保持“干净”。

我能想到民主人士会如何批评:你们怂了,恐惧了,被按了,不敢反抗了,屈服了,自我审查了,自我阉割了,被奴役了……

还能有点新词么?你们除了会煽动别人去当炮灰以外,还会点什么?

这种批评跟当年那些在豆瓣吵着要言论自由的SB小P孩没区别。豆瓣就是个成人交友社区,去你妈的政治吧。再说那些SB也不是真的要言论自由,因为他们也没有自己的思想,除了会转一些别人的唾余之外,只会把一个个的好网站搞死掉。

粉丝们请去性浪,非主流请去QQ,政治家请去推特。

其 实推特也不是个自由的地方——这里充满了政治正确和……另一个性浪,一个由另外一批名人和粉丝组成的性浪。唯一少的只是官方审查而已。说推特自由的人可以 看看饱醉豚,除了像他有这么强大神经的人以外,没有多少人能扛得住源源不断的人身攻击而坚持发表自己的独立的观点——虽然未必都对,至少有很多我是不赞同 的。

看到有推友不理解,为什么有了推特还要去饭否受审查,甚至有人会因为自己是在知道饭否之前就知道推特而萌生优越感——这需要多么飚汗的 自恋才能达到这种程度,或者郭小四教主的传人可以吧。我们回到饭否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它是不可替代的,即使是推特也不能。当然推特也是不可替代的,所以我虽 然已经回到饭否,但也不会离开推特。

话说我也是先注册了推特再去的饭否,那时推特还没有被墙呢——推特被墙和饭否被关是同一天的事情。但最后我还是成发饭娘的人,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们就是喜欢这样一个没有没有名人,没有意见领袖,甚至没有能够提供稳定的访问的饭否呢?

也许就如章魚.丸子所说:

在饭否上我喜欢你关注你不是因为你是名人,而是你说的话都说进了我的心里。

逼成反动派(四)之叫湿节

无论如何,好老师还是有很多,但也无法改变这是个为人湿婊的时代。因为再好的老师教育也顶不住强权统治者给我们的反教育。

前几天的新闻报道了几所非官办农民工子弟学校被关闭了。我不想说什么。表面上的原因没什么好说的,实际的原因无非是两个:

第一、抢了你们官办学校的财路;

第二、洗脑教育有漏网之鱼;

除此之外什么教育质量之类的都是P话——再差的质量也比不能受教育强点吧。这帮狗日的官僚。

以下来自咪咪:

如 果说饭否的“自愿被关闭”有带来好处的话,莫过于这一事变使中国很大一部分犬儒主义者切身感受到了自身权利的被粗暴侵犯,相当数量的网民曾经认为自己无法 抗争什么、所以只要趋利避害便能够独善其身,因为自己拥有一本户口簿,双眼一闭然后那些因为没有暂住证而被驱逐虐待的公民就不复存在了,所以他们以为自己 能够在饭否上自得其乐,但是残酷的事实让他们成为了意想不到的MicroBlog流亡者,体制就是大灰狼,你不去找它,它也会在饥饿的时候找上门来。

几 十年以后,或者几个世纪以后,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大家会觉得网站备案、GFW、绿坝软件、诸如此类的事情,都是好事,因为它们让许多中国青年认清了这个 社会的本质,不再对旧制度抱有幻想,开始期盼新制度的到来,从而大大加快了社会变革的速度。要是没有它们,许多人也许要过许多年才会对现行制度产生怀疑, 从而进行彻底的反思,新制度就会因此少了许多支持者。统治者越是凶恶,其实越表明他的恐慌和虚弱,而历史就像印度诗人泰戈尔所说,“总是在耐心地等待被侮 辱和被压迫者的胜利”。

无论如何,中国的人民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容易被奴役人民,因为他们有超过2000年的被奴役经验。如鲁迅所说:

中国历史无非两种时代,求作奴隶而不得的时代,和暂且作了奴隶的时代。

而饭友们的小小心愿不过是:

如果60岁。我们还在一起废话。想想就觉得很温暖。

可是有关方面连这点小小愿望也要扼杀。他们干掉饭否就像是一个专横的大人踩死小孩玩的蚂蚁一样简单。但是不要忘记了——你们正在老去,而孩子正在长大。未来属于他们而不是你们,现在你们也许意识不到什么,或者还洋洋得意于把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

但实际上你们是在把小风险甚至无风险制造成了大风险——把暂且作了奴隶的人逼成了做奴隶而不得的人。

而这种人叫做——敌人

残酷的现实是最好的老师,它教会我们——

“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
也不靠神仙皇帝
……
我们要夺回我们的饭否
让思想冲破牢笼
……”

叫湿节快乐!

你们的敌人已经被你们唤醒,你们下场就是被做成成都小吃《老妈蹄花(使用电驴下载)》。

逼成反动派(三)

下午在外面接到消息说豆瓣的几个名字里带饭否的小组都解散了。之后又听说百度的饭否吧关闭。

某人(为避免其喝茶故隐其名)说:

中国共产党创建于1921年7月1日,当时全国有党员57名;1949年约450万;1978年接近三千七百万。截至2008年底,中国共产党党员总数为7593.1万。——至少地下饭人的数量已经超过1921年中国共产党的规模了!

难道是我们天生反骨要找不河蟹么?显然并非如此,都TMD是被逼的。

你们怕饭否干扰了你们的大祭,饭否于是很河蟹滴维护了。我们可以等你们大祭完了再饭,不就是绝食三个月嘛。

然而你们连饭否的尸首都不放过,还要挖出来鞭尸。非人啊!

现在看来大祭之后饭否也未必能回来了,饭友们只能将绝食进行到底。

据说这次把饭否列入敏感词的命令是北京新闻办下达的,理由是所谓的《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第十五条:

第十五条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不得制作、复制、发布、传播含有下列内容的信息:
(一)反对宪法所确定的基本原则的;
(二)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的;
(三)损害国家荣誉和利益的;
(四)煽动民族仇恨、民族歧视,破坏民族团结的;
(五)破坏国家宗教政策,宣扬邪教和封建迷信的;
(六)散布谣言,扰乱社会秩序,破坏社会稳定的;
(七)散布淫秽、色情、赌博、暴力、凶杀、恐怖或者教唆犯罪的;
(八)侮辱或者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
(九)含有法律、行政法规禁止的其他内容的。

恕我眼拙,还真没看出来“饭否”二字哪里违反了这一条的哪一款?莫非是最后一条?头头的话就是新的“行政法规”么?

还真不知道“饭否”二字还有颠覆国家政权的强大力量,受教了。也许几年后“饭友”这个称呼将会拥有让人内牛满面的力量——一如若干年前的一声“同志”。

其实不妨以最坏的恶意来猜测一下中国。正好最近性浪痿勃在测试中。我在豆瓣饭否小组里说过,它就是一坨鸟屎——经过几天试用,事实的确如此。莫非是丫们借北新办干的这事,好让饭友们死心?要真是如此,那某党这回就又被人带到沟里去了。

让我们信仰饭否吧,抬头以45度角仰望天空,你会看到蓝色的天空中,白云拼成了一个巨大的饭字,还是黑体的。

信饭否,得自由。

造谣与P谣

(7-11)

互联网的一大作用就是加快了信息的传播速度,当然同时也带来了一个副作用就是谣言变得更加多起来了。

虽然我常常喜欢引用一句话就是:在中国,谣言通常有80%是真的,如果官方出来P谣,那就100%是真的。

但这个“理论”显然并非绝对。所以我个人在传播谣言时还是相对比较谨慎的,一般对于单一来源的消息都会加上“据说”“供参考”之类的不确定性修饰说明。只有在确定消息来源可靠的情况的下才会明确传播。

比如五月的南航事件(南京!南京!都是学生何以不智) 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我在转述时只提及可以确定的地点和事件信息,更多的部分是通过链接提供原始信息。但是也因为其中存在潜在的误读的可能性,导 致了一些争论。但好处是争论的结果使事件信息更加的明朗,可见互联网还是好东西——虽然对于谣言的传播有所帮助,但对于事实的澄清也同样有帮助。

之后还有一些娱乐性质的谣言,显而易见是假消息,不过还是颇有一些人在传。比如东东枪所制造的“佛陀綉谱”事件。我当时看到这个消息时就去Adobe的中文网站去查了,没有这样的事情,便没有参与转发这个事。其实和菜头早在前两年就曾经在一篇BLOG里提到过类似的译名“佛偷秀普”,看过这篇的人应该都不太会上这个当的。

还有一件类似的事情我现在不记得了。

今天发生的谣言是有人在推土上说饭否的“ISP”执照被吊销导致了最近的关闭,并且因此将可能关闭较长时间。经过奶瓶同学的RT,推土上的相当一部分饭友信以为真并纷纷RT,结果郭万怀不得不通过半官方渠道(某QQ群)进行P谣。

最后查明是一个叫“油派”的人最先发布这个消息,而这个油派经查是嘀咕的实习生(难道是传说中的无敌临时工?)。只能说嘀咕这个手法未免低级了一点,而这个油派颇有CCAV的高也风范。

当时我也没有RT这个消息,主要是因为我当时在外面用手机上网,如果在电脑旁的话,只要去工信部网站查一下饭否的ICP备案信息就知道是不是真的被吊销了——事实上有人去查了,未被吊销。当然,还有另一个明显的漏洞就是:饭否用的是ICP执照而不是ISP执照。

所以基本上像这种有疑问的,并且有方法可以验证的谣言,还是在转发前验证一下为好。另一方面也不能因为谣言的存在和传播而因噎废食,毕竟在传谣与P谣的过程中,能够让我们更加逼近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