谣言与P谣的非对称性

谣言与言论自由

我一向是个言论自由的迷信者。基于此,我曾经认为真相会比谣言更有生命力(见《twitter为什么可怕?》),只要有言论自由。

但现在想想,这真是很傻很天真,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即便是上文那个例子来说,《环球时报》的直接或间接读者也远多于那位杨姓同学文章的直接或间接读者。所以真相实际上还是无法战胜谣言。

不过今天要说的例子有所不同。

一个谣言

最近(指上个月)忽然有一个谣言传出来:

今天才知道,原来李刚的儿子李启铭说的“我爸是李刚”只是他所说的一段话中的一部分,原句是“赶紧打120,救人要紧!没关系,我爸是李刚!”

这个说法其实我在一个多月前就见到过,是不太相信的,所以就没有转发过。当时是想着回头去求证一下再说,结果后来就忘记这事了。今天又看到有人转发,于是放狗去大致搜了一下,基本可以肯定是一则谣言。

首先,搜索到的内容最早也是今年一月份的,如果这是真的,为什么在重重法律调查下也没有查出来,要到一年零三个月后才出现?难道媒体比法律还NB?显然中国的媒体不太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其次,如果当时案发情况属实的话,事情应该是李启铭撞人后逃逸,被拦下后再说“我爸是李刚”的,显然如果把话改成现在这样无论如何是狗屁不通的。

最后,搜到的大部分转载都声称来自淫淫网,也就是说这个消息本身的来源就不可靠。另外,也有搜到有人说那位最初在淫淫网发布这个消息的人已经就此事表示道歉,虽然我没有找到淫淫网上的这个原始内容,但如果这个属实,就更说明这个消息应该就是一个编造的谣言。

当然,也不只我对此存疑,类似的比如G+上的评论,还有这篇文章

这个谣言背后有什么阴谋我不想去追究,只想研究一下这个谣言被广泛传播是……

为什么之一

所谓谣言止于智者。但问题也就在于此:为什么谣言止不住?

不 计重复传播的话,一则谣言从诞生开始的传播路径集合是一个树形结构,任何一个分支传到一个不信的人那里,基本上就会止住,而传到一个信的人或至少是将信将 疑的人那里,则会分出更多分支(在他们第一次听说时)。整个传播的结束就在于这个集合中所有分支都最终到达不信者或已听过者那里。

问题在于不信者总是少数,也不是说大多数人不智,只是因为很多人基于对上一级传谣者的信任,或是懒得去求证而随手一转,或者根本就是希望转发求证。所以在目前信息流动速度飞快的时代,谣言的传播速度和广度都会很大。甚至一些很多年前就P谣过的谣言也会重新流传起来。

为什么之二

那么P谣呢?

不信者自然有其不信的理由,比如TA知道正确或真实的情况,又或者TA已经从谣言显示的信息中分析出它存在错误或与实际情况矛盾之处。

不排除有人看了不信但是不说,但也一定会有人说出TA不信的理由的,这就是P谣。那么这种P谣信息将会如何传播呢?

P谣者可能公开说——也就是创建一个新的传播路径集合;也可能只返回给传谣给TA的人——沿传谣的路径返回。

如果传谣和P谣是对称的——即有相同的传播模式——那么所有的谣言理论上都可以被P。

比如沿传谣路径返回,则每个传谣的人按当初分支重发即可,最终将完全覆盖所有的谣言接收者。或者P谣按一个新的传播路径开始,也可以最终实现所有人都至少看过一次P谣。

但现在的现实显然不是这样,P谣的信息不论是通过原路返回还是重新传播,都消灭得比谣言快得多。

为什么之三

为什么同样是信息传播,P谣就是不如谣言呢?

其实最主要的不过是一个面子问题。传了谣以后再传P谣,等于是承认自己之前不智,有自打耳光的嫌疑,所以很多人在传谣之看到P谣也不会去传,至少不会像传谣的时候那么积极。而尤其是那些在这个传播网络中分支特别多的节点——名人的面子更大。

所以P谣到了好面子的人那里,往往就下面木有了,而好面子的人往往又分支特别多,于是P谣消失得比谣言快多了。

所以……

在这样一个国度里的人们,如果你们连承认自己错了的勇气都没有,那又有什么好报怨的呢?

比如韩方大战。闹到后来不过是为了各自的面子在战斗——韩寒失了面子的话,还要连带损失2000万;方教主失了面子的话,他的教主之位就恐怕不保了。

有人说如果方教是苍蝇的话,韩寒至少也是有缝的臭鸡蛋。其实我只是单纯地讨厌苍蝇这种生物,对于它叮的是臭鸡蛋还是一坨屎,并不是我所care的事情。

再来两则谣言

一则是前几天流传的所谓《月亮之上》等神曲出自诗经,然后一堆人转发。这种谣言一看就是编的,因为诗经里根本不可能有《神曲风》这样一个章节。所谓风,是指国风,只有什么《卫风》《秦风》之类,春秋时期显然没有“神曲”这样一个诸侯国。

我没有转,不过也没有P谣,因为我觉得应该还是有很多人能看出这是编的段子,纯属转发供娱乐用。至于相信这种谣传的,只能说是对中国古典文学常识有点缺乏。

另 一则是昨天佩妈(@wangpei)发的,说”unique”一词在美国俚语里是指木有小鸡鸡的男人。我英语不好,虽然看到很多人转,不过还是不太相信 的。放狗搜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这种说法,故存疑。很快在推上就有人指出佩妈把”unique”和”eunuch”(太监)搞混了。佩妈只得认错P谣,于是 我就转了这条纠错内容。

BTW:因为这事,佩妈跟@FrankZhen夫妇翻脸以致封推——当然佩妈的风格大家都懂的,很快就又回来了。真是一个可爱的胖子啊。哈哈哈。

我觉得这事吧,佩妈是错了,不过FrankZhen借此欺负一个可爱的胖子也不对的,更何况还是夫妇联手。早先我也曾经FO过这对夫妇,后来因为觉得他们为人太过于刻薄,所以都UNFO了。搞得跟方教主那个苍蝇一样又是何必呢。

礼仪之邦

最近几个月以来,上海一直在搞什么淫世博讲文明一类的活动,其中就包括“不穿睡衣上街”之类的内容。KDS上有人响应号召拍了些睡衣片试图说明这事的确不文明。结果被TF们群殴,顺大便又把YP们狂骂了一通——不过那个拍片的貌似也不是YP。

TF们的理由很简单,上海是我家,我在家里穿睡衣怎么不行了。然后无非是什么YP从我家里滚出去之类。

电视上也对此有过报道,也有过争论。就这个问题来说,我现在倒不是特别反感这种小事——不过刚来上海时的确不适应——毕竟人民有穿睡衣的自由,官方没有权力干涉人民的这种自由,毕竟这也没碍着别人什么事,又不是不穿衣服。

然而电视上给出的官方理由却很可笑,说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礼仪之邦,穿睡衣出门给来看世博的外国友人看到有损我堂堂上国之威。

去你妈的礼仪之邦吧!

这个所谓的礼仪之邦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具体例子多得很。远的比如大清帝国面对来访的马嘎尔尼时为了一个下跪的问题纠缠不清,理由无非是天朝上国需要一个“礼”。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人家才不跟你谈什么礼,一炮轰过来大清就半殖民地了。

近的自然是所谓的大阅兵了。礼仪搞得再好又如何,换来的不过是一句:比朝鲜强一点。军队是要到战场上去见真章的,不是拿来吓唬本国人民。

至于那个睡衣的问题。who care?

爱穿不穿,只要不犯法,那都是个人的自由。少扯到什么上海乃至中国的面子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