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点鹿肉吧

对逻辑混乱的“狡辩”之一

这一次我是来赞同菜头叔的。事情源于菜头叔的这篇《麂子和我的道德观》,这里讨论了两件事情并试图作一道德上的评判:

一是一群广西人杀了一头麂子来吃并发朋友圈。

二是有人看到朋友圈的杀麂子图,转发出来公开批判。

就我个人的三观来说,跟菜头叔一样,认为后者的问题更大。

但这时就出现了逻辑混乱——我不是一向标榜法律大于道德的么?

就这两件事情来说,前者属于杀害保护动物(虽然只是省级保护动物),涉嫌违法;后者并不涉及隐私之类的法律,只是道德上有所不妥。显然应该前者问题更大嘛。

为了对此作一个“狡辩”,我决定扯一下。

据说有这么个故事,某个美国教授的兄弟犯了案逃了,途中向他求助,他毫不犹豫地帮助他逃走,并且在警方找他调查时拒不透露兄弟的去向,最后好像被以包庇罪处罚了(或者美国没有这个罪,只是被学校处以行政上的罚,记不太清了),但是他却得到了大家的尊敬。因为他没有出卖兄弟,在大家看来,这个高于法律。

OK,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说在法律最大的美国,仍然有这样的道德大于法律的事情呢?

我想这应该是道德中特殊的部分之一:人性。

法律固然是一个重要的规范,但是也不能为了法律灭绝人性,因为灭绝人性的后果比违反法律严重得多。那个人人自危互相举报的文化大革命过去并不久远。

当然从科学角度上来说,对此的解释可能就不那么让人舒服了。

按道金斯《自私的基因》中所说的观点,人们保护自己的兄弟其实只是基因在保护自己,所以这种人性观念其实是写在基因中的,因此会得到大家的认同,法律也无法改变。

对逻辑混乱的“狡辩”之二

我最近的另一次逻辑混乱是因为一个段子。

我转发了一个段子说某人因为秀恩爱过份,被人人肉出他老婆以前是KTV小姐的事情。冯二指出我这种态度不妥,既然支持性工作合法化,就不应该不尊重KTV小姐。

我的“狡辩”理由是:合法化是法律上的事,歧视性工作者是我个人的事情,二者并不矛盾。正如我歧视微软那些长期反复打骚扰电话的工作人员一样。

而且就这个段子来说,确实也无法指责幸灾乐祸的大众——必须被指责的其实只有一个:就是那个人肉的她的那个人。当然,她老公也是no zuo no die。

另外,这种幸灾乐祸还包含了对她老公受骗上当的嘲笑——如果她曾经说过她的过去,她老公肯定也不会这样秀恩爱拉仇恨的。

再说程序员还有鄙视链呢,歧视什么的在哪都不可避免。

除非哪天 son of bitch 这种话从人类的语言中消失了,对性工者的歧视问题才算是可以休矣。

对逻辑混乱的“狡辩”之三

还是查理周刊的事情。不过这里要说的逻辑混乱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些持“言论自由需要有所限制”的观点的人。而且我也不是为他们“狡辩”,而是要跟他们“狡辩”一番。

《妞约时抱》在报道这事的时候没有发表查理周刊的那幅讽刺漫画(好像是打码了),有读者表示“失望”,称纽时太“懦弱”,纽时发表《《纽约时报》不登查理漫画是懦弱吗?》澄清原因。

我对此的评论是:说“不”也是言论自由的一部分。查理周刊讽刺宗教先知是他们的言论自由,纽约时报不转发他们的漫画是纽时的言论自由。二者应该得到同等的保护。

我们支持言论自由,并不是说要全盘支持查理周刊的观点,更不代表我们就支持查理周刊的观点。

用那句烂俗的话来说就是:我反对你的观点,但是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现在的情况就是:我们在捍卫的是包括查理周刊在内所有人“自由说话的权利”,而不是查理周刊的观点。逻辑混乱的人们在这里犯了错误。

葫一芦和爆小炸认为查理周刊的观点不妥,这个我没有异议,但是由此导出言论自由需要加以限制,我有异议。

言论自由的唯一底线就是法律。这一点我始终坚持。在此之上的自我约束是各人自由意志的一部分,或者说媒体出于社会责任感而自我约束通常也是值得赞赏的,比如纽时的做法。

葫一芦说

虽 然说在法律的框架内,人们有绝对的权利自由发表他们的观点,但是如果没有了尊重,对其他群体的尊重,对事 实的尊重,言论自由就有可能会对社会造成伤害。这就是为什么严肃的媒体不会刊登查理周刊那种风格的漫画的原因,也因此查理周刊显得独树一帜。它无疑是极端 主义的受害者,但它未必就一定是英雄。

问题在于尊重是一种自觉自愿的行为,不能因为别人不尊重就去杀人,或者说因为不尊重他人而被杀就是活该。那么这个社会上大多数人都可以被性工作者所杀,因为她们基本得不到大多数人的尊重。

自愿尊重这是在法律之上的更高要求,但是各人仍然有选择更低标准的自由,只要不低于法律。正如混球屎报放弃了对自己有更高的要求,那么它就只能享受人们的唾弃,但即便如此,也没有人可以因此去杀胡主编。

查理周刊的情况也一样,据说他们的销量其实很差,运营也常常难以为继,这正说明并没有太多的人支持他们的观点。诛心地说,纽时拒绝转发查理周刊的漫画可能也 有一部分原因是不希望失去穆斯林读者。所以在一个自由法治的环境下,市场会自动对媒体的言论作出调节,这不是强制手段应该出现的地方。

如果要把尊重作为强制手段加入对媒体的限制,那么中国将是世界的典范,所有跟贵党意见相左的观点都不能发表,因为这种观点“不尊重中国人民的感情”。如此说来,混球屎报倒成了业界良心。

爆小炸说法律也是人定的,这是没错,但是为什么要定法律呢?为什么要把法律作为一个最低标准呢?

吃点鹿肉吧

查 理周刊不过是发了几幅漫画,就算有点过火也没啥大不了,宗教人士不爽的话尽管上门泼油漆。但是我强烈反对强制要求媒体或个人对特定的群体保持“尊重”。道理很简单,如果把这个作为强制条件,那么不止是穆斯林,所有其它宗教非宗教的团体都可以提出自己的“尊重”要求,那么结果是什么?结果只能是所有媒体的死 亡。

我所听说的上一次因为“不尊重”而死人的事情发生在文革——有人因为“不尊重”毛主席而被批斗致死。

法律的存在是因为人 类社会必须达成一定的共识才有可能和平存在,这个共识就是法律,它是人定的没错,但这个“人”不是“个人”,而是作为社会的人类群体共同制定的(党定的法 律除外,党不是人)。法律是强制的,对所管辖范围内的所有人平等有效。正因为它的无差别性,所以它必须是一个最低标准,确保所有人都能在此之上。

但是人类社会并不能完全按此最低标准运作,还需要有更高的要求,那就是道德,但是道德是用于自律,而不是律人,不具有强制性——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达到相应的高度,并且也不应该要求所有人都达到更高的高度。

更重要的是在不同的群体中会有不同的道德标准,之间必然不可避免存在冲突,一个强制规范是不应该自相矛盾的。

或者我们应该立法反对出卖朋友,把出卖朋友的人都绞死?那要让卧底警察情何以堪……

所以还是来吃点鹿肉吧……

话说我们福建乡下几十年前也打野味来吃的,最常见的两种猎物之一就是獐子(跟麂子一样也是鹿科动物,另一种是野猪),现在淘宝上也可以买到鹿肉制品,当然都是北方那边养殖的,比如鹿鞭……(口味太重,其实不好吃)

JE SUIS CHARLIE

(标题为法语:我是查理。本文作于9日)

前两天法国查理周刊遭遇恐怖袭击,极端宗教恐怖分子对报社进行血腥屠杀,简直令人发指。

看看世界媒体是怎么报道这事的,相比之下,国内媒体元旦的头条新闻都是习总的新年贺辞,真是蛮拼的……

就世界三大宗教而言,我个人对伊斯兰教还是倾向于宽容的,因为所谓的宗教信仰自由,他们有他们的信仰自由。反而是比较不喜欢基督教,因为他们经常妨碍我的宗教不信仰自由。

但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伊斯兰教如不改革,根本就是人类的癌症。因为居然还有很多穆斯林对此公开评论——杀得好……

纵观人类进步的历史,大部分宗教都会有一些不堪回首的过去,但是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不断地在进行着自我的改革。唯有伊斯兰教拒不放弃其教义中反人类的部分。

如果要说排外,伊斯兰教的教义才是排外的最高级别——直接对异教徒进行肉体消灭。

注意,我已经不想在伊斯兰教或穆斯林前面加上“极端的”,因为没有必要。我承认还是有很多和平善良的穆斯林,但只要伊斯兰教义不进行现代的、文明的改革,就会有越来越多的极端恐怖分子从这些善良的和平的穆斯林中源源不断地产生出来。

这一事件也暴露出西方的所谓文明实在是太过于软弱了——上个世纪输给共产主义,这个世纪败给恐怖主义。

相比之下,共产主义也软弱了,我今天才知道许巍曾经因为在《天鹅之旅》中加入了一段《古兰经》而被广电总局封杀。

穆斯林并非是脱离地球存在的,既然与其它人类共享地球,就不可能要求所有人按伊斯兰教义生存,而是应该有一个全人类的共同准则,或者说法律作为基准,宗教信仰自由的前提是不违反这个基本的准则。

言论自由也一样,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很明确的就是:查理周刊的讽刺漫画并不违法,所以他们的言论自由应该受到保护。

所以就我个人来说,非常讨厌所谓的“政治正确”——每个人都应该有权在私下里政治不正确的权利,只要别把这种政治不正确强加于人就好了。

其实不论是这次事件,还是中东的ISIS,或者新疆的暴恐问题,其根本还是在于上面说的基本准则,也就是法律问题。从这点上说,只要违法就是错误,跟什么宗教民族问题就无关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一直以来我都很反感那些民主婊们为国内暴恐分子洗地的嘴脸。简单地认为贵党就是邪恶的,被压迫的少数民族干什么都是好的,至少是被迫的……被迫你妈屄,昆明火车站那些遇难的人迫你了吗?他们何其无辜。

总之这事我的观点就是:要么和平地在共同的法律框架下相处,要么按照群体博弈的科学做法:一报还一报。

否则,且看明日的环球,必是绿旗的天下。

当然,要是全人类都信仰我大面神就最好了。

RAmen!

扯一扯克莉丝汀事件

事件回放

前两天看电视新闻才知道这事《克莉丝汀因网帖起诉女大学生:侵权索赔百万》。

当时就觉得丫们简直就是一帮大SB,我要是他们老板,当时就把公关部的头给fire了。这事恰恰应验了菜头叔前两天说的《公关灾难都是由“聪明人”酿成的》。

其实这事很简单,就是一个问题——地沟油的事情到底有还是没有?

OK,现在可以说没有。那么对方的确发布了不实信息,导致了一定的影响,但是作为一家向公众提供食品的企业,本来就有义务保证自己食品的安全性,当消费者提出质疑的时候,你们自证本来就是义务。其次,当消息被证实不实以后,对方也已经表示道歉,并且对方也确实不是竞争对手之类的恶意行为。

如 果克某店可以在事后开个发布会,公示一下自证结果,并对消费者的监督表示欢迎,接受其道歉,并不予追究什么的。结果显然可以好很多——首先大家知道你们的 食品是没问题的,其次你们是乐于接受监督的(也就意味着以后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第三对于监督失误的消费者有足够的善意。这样不但达到广告效果,还可以迅速消除不良影响,并且不会像现在这样被骂。

SB之几种

首先,起诉这事扩大了事件的影响——本来之前至少我没看到过那个网帖,并不知道这个地沟油事件,但是因为这个案子我看到了。

其次,这种影响是很不好的——你既然说你没有用地沟油,那你这么紧张干什么,还要起诉一个小姑娘,还要索赔一百万。搞得我反而觉得你是不是心虚了才这样。

第三,如果不是(潜在)顾客的人根本不需要关心丫是不是用地沟油,但是这一起诉(潜在)顾客的行为,让人觉得这种企业简直是把顾客当敌人,还是敬而远之为好。

第四,且不说索赔一百万大概只是个噱头,因为多半是拿不到这笔钱的。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拿到这笔钱,估计也无补偿因起诉造成的损失——注意,不是因为网帖造成的损失,如果按我上面说的那种方式,应该不至于有这么大的损失。

第五,网贴爆料本质上是一种民间质量监督行为,既然是民间行为难免有失误的可能,如果因为失误就要被起诉索赔一百万,那还有谁敢监督。言外之意便是:这个企业拒绝来自外部的监督。那么即使丫这次真没有问题,也不敢保证以后不出问题。

第六,网帖爆料也是言论自由的人权之一。仗着财大气粗以起诉来打压言论自由这是大罪。

香港股市

据说丫是在香港上市的,网帖让丫们的股价下跌了。

因为质量问题(或谣传)导致股价下跌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只要你们没有问题,并且处理得当,股价自然会回来,投资者不是傻瓜。但是显然丫们傻瓜了。

我觉得这个起诉出来,股价应该再多跌一些。因为如上节所说,案子应该会带来更多的负面效应,肯定会对业绩不利。但是对于香港投资者来说,应该想的更多的是第六点。

就在过去的几个月里,香港人民为了言论自由和选举权利进行了多番的斗争。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兲朝今天的政治形态基础是什么?

就是这样一帮极权资本家!

他们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

这是一个契机,用你们的钱投票吧!

兲朝……

今天是河蟹斯巴达。

在克某店把顾客当敌人的时候,我们不应该觉得奇怪,因为兲朝政府就是一个把人民当敌人的政府,开个会都要搞得如临大敌。

同样,言论自由也是官僚资本家们不愿意看到的。

我们能做的事情不多,有空抵制日货不如抵制克某店这种恶资本家。

一切以言论自由为敌的人,都是我的敌人。

914事件十周年祭

钓鱼岛

前几天是911,对于美国人的事情,国内已经没有去年十周年时那么热闹了。不过又有新的热点出来,那就是日本政府从私人手中买下了钓鱼岛。

在性浪吐槽说:

还是别提什么钓鱼岛了,今天是三聚氰胺事件四周年,四年来有什么改变没?你还在喝国产牛奶吗?

然 后就被人骂是汉奸。钓鱼岛主权又不是我的,我自己家的主权也不过只剩50年而已(20年的旧房子),我哪有资格卖国啊。再说要“外争国权”,那也得“内 惩国贼”不是,先找那些有资格当汉奸卖国的人算帐啊,老子交那么多税养着丫们,不是让丫们去卖国的。别这种事情还要我们出头,再说那些日系车主也是爱国纳 税人啊。

三聚氰胺

另一则消息来自FMN:

从2011年开始,人们发现三鹿事件相关官员纷纷复出……形成对比的是,最早揭露是三鹿奶粉导致甘肃14名婴儿患肾病的上海《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上周在微博上透露已经离职,并发出“理想已死”的感言。 http://t.cn/zWsKhxZ

这就是区别所在。

据统计,四年前的受害婴儿中,有30万人结石大于4mm——这是什么概念?南京大屠杀不过30万人,而这30万婴儿却要生活在生不如死的疼痛之中……这30万还是没有计入小4mm的那些。

根据维基百科的资料显示,到目前为止,那位《我坚信我无罪!》的赵连海还在里面……

914事件十周年

正如四年前简光洲突破重重阻力才终于让三鹿事件见报一样,消息封锁一直以来都是头头们手里的大杀器,杀人于无形。

所以几乎每年的今天,我都要旧事重提:

2005《[每天一日]为了忘却的记忆
2008《中国孩子不如狗
2009《为了忘却的纪念
2010《914事件八周年
2011《为了即将忘却的记念》和《尊严从来都不是被赐予的

因为我说过:

只要信息封锁还在中国存在一天,我就要把这一事件纪念下去。

十年前的那个早晨,南京汤山42位无辜的农民工和学生吃过了早点就再也没有醒过来。而从他们中毒到死亡的那段时间里,有关部门所做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封锁消息。

小四体

因为钓鱼岛的事情,著名的郭小四发表了他著名的爱国脑残体宣言。

这里KUSO一下吧:

你 们就当我是互联网上的祥林嫂好了。我就是十年如一日纪念914事件的人,我就是四年如一日纪念中国911的三聚氰胺事件的人,我就是年年纪念723、 512、非典……的人。你们不用怀疑,这种人是存在的。我就是坚信互联网是通往自由中国的解放道路,十年都已经过去了,我坚信自己不再做祥林嫂的那一天, 已经不会太远。

这就是我的爱国方式——为一个不再有信息封锁言论审查的中国而努力。言论自由的互联网,就是我要保卫的钓鱼岛。

谈性浪的自宫三天

已经有好多年没有在周末发东西了(一周8挂除外),今天好歹也算工作日,不算破例。

缘起

关于性浪将于今天关闭评论功能的事情,我昨天就看到有人透出风声了,今天果然实施了。

然后这事就被吐槽了,不止是推特和饭否,性浪上也一样在吐。

刚看到饭否的 @猫汤

饭否/推特用户在这个时候冷嘲热讽新浪挺傻逼的,就跟没买车的人幸灾乐祸油价上涨一样

这个比喻的喻体和本体之间的可比性本来就有问题,并不是一个恰当的比喻。但是解析起来很麻烦,所以我只是对前半句作了个吐槽:

问题是饭否推特用户一直都在对性浪冷嘲热讽,你今天才看到啊?233

之后 @羅立安的眼光 和 @露西亞重建中 分别回复说:

所以人家强调【在这个时候】了

人家说现在嘲讽又不是现在才开始嘲讽……以前嘲也不干涉现在嘲

我只能说,这是什么逻辑啊。

解析

我之前说过(如《》和《》),很多事情140字根本不够说明清楚,非要浓缩成这样的话,结果就只能是吵架。所以还是需要BLOG来解析一下。

先说 @猫汤 那个最初的比喻。

他的意思无非是想说饭否和推特在兲朝一样要受审查的制约,对于性浪的被宫应该持一种同病相怜的态度,而不是在这种情况下作落井下石的冷嘲热讽。正如油价上涨虽然不会直接影响到没车的人,但还是会通过如出租车涨价甚至通货膨胀等最终影响到所有人。

这个理解应该够完整了吧?

那又如何?

这 里的逻辑问题首先表现在:饭否用户和推特用户只能代表他们自己,并不能代表各自的官方,在这件事情上,我还真没有见到饭否官方或是推特官方对性浪表示过什 么嘲讽。作为网站,饭否和推特可能的确有必要与性浪同病相怜,甚至有必要像搜狐那样发表一点关于自由的言论。但作为个体的用户,没有这种义务。

其 次,网站不能代表用户,用户也不能代表网站。正如我既是饭否用户,也是推特用户,但同时也是性浪用户——甚至我作为性浪用户的资格比另二者要资深得多。我 是早年四通利方的用户,而性浪是后来四通利方与华渊国际合并成立的(年轻的网民请自行去查阅中国互联发展史)。那么我吐槽性浪关饭否什么事?何况在性浪上 吐槽这事的人一点也不比饭否推特少。

第三,甚至我觉得即使是官方,饭否和推特也没有义务对性浪表示同病相怜。在推特被封,饭否被关的时候, 性浪在干什么?他们推出了微勃!这才TMD是真正的落井下石!甚至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猜测中国人的话,这事未必没有性浪这个狗腿子的功劳。我也用一个比喻 来说就是:一个流氓团伙把你关小黑屋关了好几年到现在还没放出来,或者把你打伤住院500多天,某天这个团伙的一个喽啰在内讧中被打伤,你觉得你会去慰问 他吗?

最后是那个比喻的问题。其不恰当之处就在于饭否和性浪在兲朝本来地位就是不同的。一定要拿油价来比喻的话就是:某人原来在中石油工作,用的免费油,你一直是自掏腰包,现在他因故被炒了,也开始自己买油用了,你是不是会很有嘲笑之的冲动?

在这种情况下还对丫表示同情的才是大SB吧。

“这个时候”

我之所以要选择“这个时候”作为槽点来吐,其实就是想提醒这些同情心泛滥的同学,不要忘记性浪过往的劣迹。然而 @羅立安的眼光 和 @露西亞重建中 二位还是没有理解。 @羅立安的眼光 对此的解释是:

因为这次不是新浪的策略,不是新浪的营销手段,也不是新浪的用户的生命问题。而是新浪受到了相关部门的打压。所以嘲讽新浪的策略营销和用户是不对的,所以和以前不一样,所以强调【在这个时候】

还是拿前面那个流氓的比喻来说。

一个流氓团伙把你关小黑屋关了好几年到现在还没放出来,或者把你打伤住院500多天,你一直在画圈圈诅咒他。某天这个团伙的一个喽啰在内讧中被打伤,你觉得应该在“这种时候”停止诅咒吗?人家可是受伤了耶,住院了耶,你还诅咒人家。

靠,咒的就是你丫的。这叫报应。

或 者你还是认为在这个时候嘲讽性浪没有什么意义,因为同在兲朝,饭否难免也会有这么一天……谢谢,饭否已经有过了,以后也许还会有——只要现在这个审查体制 还在的话——但那又如何?不嘲讽就能逃过一劫?性浪雇了那么多小秘书不也没能逃过吗?再说推特被封,饭否被关的时候性浪在干什么?

所以问题还是在性浪。换作是搜狐的话,我肯定会表示同情。甚至这次与性浪一起被处理的还有腾迅,为什么没什么人吐槽小企鹅呢?它不也经常很讨人厌的吗?

再来就是对于我个人来说,在这个时候幸灾乐祸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对性浪的个人怨念。

所以不是“这个时候”或是那个时候的问题,而是因为它是性浪的问题。

冤有头

或者应该转移目标。这些破事都是有关部门整出来的,难道不应该把目标对准丫们么?

如 @黄薄码_ 说:

被封禁这事的中国特色在于,无论是被封的是人还是网站,很少有人会去谴责封你的人,而只会嘲弄你的被封。

似乎有理,但在兲朝就是个P话。我回了一句:

谴责有P用,有本事以行动来表示啊,谴责只会导致自己被封。

结果这句可耻滴被删了……

所以,你知道了吧,为什么只有嘲弄,没有谴责。只是因为嘲弄是被许可,而谴责是被禁止的。

所以,其实嘲弄只是另一种形式的谴责,只是你没看懂。

所以,别以为别人不知道这事的罪魁祸首是谁,别以为别人不知道该谴责谁,只是别人比你更知道该怎么做,而不是像你这么naive罢了。

最关键的一点是:

你有谴责的自由,但是请不要拖别人下水——在人群中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而导致这一群人被屠杀,这不是什么英雄行为,而是一种很可耻很不负责任的行为。

真要想言论自由,有两个选择:

一是去推特这样的国外网站。

二是像我这样自己买域名空间使用独立IP建立自己的BLOG,即使被墙也绝不连累别人。

与言论自由不可分割的是:言责自负。

自由并不是不负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