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尼玛中出屄的客

对于推上的傻屄党真是已经没啥话好讲的了。以前我还有空写点BLOG,谈谈多读书少上网之类的问题,现在人到中年,还真他妈没那么多闲工夫,我又不是他们的爹,管不了这么多,反正中国是没希望了。我早就说过140字根本不够谈正经话题,只能用来吵架。只是现在写BLOG也没啥人有空看了,还是吵架来得热闹,客气啥啊。大概这样是要掉FO的,但FO又不能当饭吃,我跟你很熟吗?爱掉掉去。

理中客

前面说了,最近忙,加上这一阵推上气氛很不好,全是一帮大傻屄在哇哇叫,还被人转来转去,真是不大爱去。所以昨天才知道“理中客”这个据说已经流行了好一阵的新词。

所谓的理中客,是“理性中立客观”的简称,但实际上,当傻屄们拿这个词骂人的时候,意思就是:二屄。

这年头中文里就已经没剩几个好词了,还被这样糟蹋。搜了一下,貌似莫知许那个大傻屄功不可没啊,他说过:

批 评理中客,一般会招来以下几种反驳,档次由低到高如下:1、你有什么资格?2、你嫉妒,想靠这个出名;3、不容异见,跟垬有什么区别?4、不团结同道, 亲痛仇快。5、你又做得如何?还不是一样。6、想当领袖,一统天下。请各位理中客对号入座,请各路亲朋自行想哈如何反驳,其实都很好反驳的

有什么好反驳的,你们就是一帮大傻屄。既然不愿意讨论具体的问题,只能造出这种恶词来给别人扣帽子,再踏上十万脚,有什么好反驳的?回送你们一顶傻屄的帽子足矣。

朱令案

这是最近“理中客”的重灾区,被划入理中客的人都是那些柯南附体,坚信孙维是凶手的,攻击得当年朱令的几个同学失业下岗,甚至跑去白宫网站瞎搞……

这他妈的哪里理性中立客观了?直接骂他们二屄不就完了嘛,拜托不要糟蹋中文好么?

说实话,我还真是相信当年那帮警察是没有能力破案。只是在那个年代,他们居然没有动用刑讯逼供这个大杀器,我还真是感觉有点意外。但无论如何,没有证据就是没有证据,无罪推定是必须的。

那些二屄们对法律无知是一回事,但傻屄们骂他们是理中客是啥情况?除了骂人难道这案子就没有什么可讨论的吗?

清华大学在这事上的责任被追究过吗?还居然有傻屄以搞到铊盐不难为由来为清华开脱,这他妈还不如人家二屄有正义感呢。

奥青天


(图片来自互联网)

白宫有个奥青天,中国人民都信任他。于是白宫网站被中国人民占领了。这也说明了一个对于中国政府来说很可悲的事实:

堂堂中国政府在人民心目中的信用甚至不如美政府的一个网站……

杯!具!啊!(请自行脑补易中天老师的画面)

朱令案只是个开头,后来还有人去那争论豆花应该是甜的还是咸的。这事当然是为了搞笑,但也反映了一些其实是很严肃的问题,那就是我在《一碗甜豆花》里说过的,大意是:

用一些简单的条件,比如民族把人加以群分,再扣上一顶帽子来讨论问题,会有很多的错误,因为这会忽略群体内部实际上也存在着分歧——即使只是小小的一碗豆花,也可能是不可调和的。

理中客的问题也一样。像莫知许这样给别人扣帽子再踩,那就是活该被骂傻屄。

屁叉家

彭州PX问题是上周的热门,在这一事件中,背上理中客帽子的那些人,也是我想骂的——他们就是二屄。从07年厦门PX到后来的大连PX直到现在这个第二次彭州PX(我记得第一次彭州PX应该是在08年地震前),这些二屄是越来越多。看上去像是PX科学家,其实就是屁叉家。

我要不要逐条批驳呢?想到什么算什么吧。

比如说PX的下游塑料制品减少了其它高污染产品的生产,总体来说减少了污染……他妈的以前那些高污染的工业也没有征求过人民的意见,只是当年人民太傻罢了。假如给你吃屎,你反对,我跟你说这屎还是热的,总比以前给你吃冷屎好吧,你就安心吃热屎了?

再 说什么你们用着PX做出来的各种塑料制品,又以反对PX……你他妈自己智商低,不要以为别人也低。谁也没说过要在全世界范围内禁止PX。现在的问题是:化 工企业勾结政府,未征求过人民的意见,在距离居民过近的地方建设这种高污染项目。人民要的只是一个说法,以及建得离人民更远一些。

至于说PX本身无毒,污染小……你以为你是科学教徒了不起啊,兲朝人民啥素质,兲朝人民比你更清楚,再先进的技术也不能保证操作的人不犯错,一旦发生事故怎么办?你知道政府是肯定不会第一时间通知人民的,类似的事情在兲朝发生过的还少吗?

据说PX这货在国际市场上价格并不贵,自己生产据说也便宜不了多少,不知道为什么不直接进口,把污染留给外国人?大概还是地方政府的GDP需要吧。

处女泉

农妇山泉有点田最近比较难过,因为被傻屄《京华时报》给咬了。

我不想说农妇在这事上完全没错,但至少算不上什么大错,只是有点鸡贼。但是《京华时报》这种做法就完全暴露了中国媒体的无下限无节操无耻。

早些时候还有媒体炒作苍井空自称是处女,打算30岁前破处……把她在推上与粉丝互动的玩笑话搞成正经新闻来传播,无非是想哗众取宠罢了。话说不过国内的娱乐明星大体都是这种范,大概媒体们也就习惯了这么操作吧。反正它们也没节操惯了。

农 妇之所以选择浙江标准,这里的鸡贼之处很多人分析过了,无非利用没有天然水的国家标准空子——要与纯净水作差异化竞争,但又不想搞成矿泉水(价格太高竞争 力差),而标准定低一点当然是为了万一水源有点什么差池,也不致于导致太严重的不合格。兲朝的水源保护你懂的——你没法保证上游政府不会搞个PX什么的。

这下小辫子被抓到,公关部门又一时没能作出正确反应,这事就被搞被动了,损失在所难免。

在我看来,这事的根本问题在于相关政府部门的尸位素餐:

既 然自来水有详细标准,那么这个是否应该作为所有饮用水的基本标准,具体到纯净水、矿泉水、天然水,都必须在这个基础之上再提高相关的指标。再说按法律规 定,地方标准必须高于国家标准,企业标准又必须高于所采用的标准(不论是国家标准还是地方标准),有关部门有鉴定过这事吗?

而《京华时报》和华润怡宝拿这事作文章,对于政府来说真是猪一样的队友啊。

至于农妇,当年你们鼓吹什么天然弱碱性水,攻击纯净水的时候,也没想到过会有今天么?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好吧,在这事上,我大概要被划为理中客了——我的回复见标题。

公知范

话说我写BLOG纯属是8挂天性使然,从来没有想过要当什么公知,公敌还差不多。莫公知的傻屄粉们爱给谁扣理中客的帽子,给谁扣去,敢给我扣就自己接本文标题去。

前 几天有人说这年头不玩数码玩胶片是装屄,我还就他妈的装屄了,通过弹布发了几张胶片到推上去。坦白说,推上的气氛以前也不是没有像最近这样过,只是以前我 还是很乐于心平气和地理论,推上说不清就写BLOG细谈。现在真心觉得没必要,那样才是真他妈的装屄。我跟你们又不熟,客气啥,你们爱高贵冷艳是你们的 事,哥不像你们那么有公知范,不奉陪。

费老说过:

和一个师兄聊过,公共知识分子首先要在自己的领域有所建树后才能横向扯动以对公共领域的问题发表看法。然后又觉得自己的学养不够,需要再看点东西。然后发现胆子小。

他这是谦虚,他的学养比我高多了。因此我就更加不可能是什么公知了。至于说胆子,其实我也很胆小的,胆大只不过是表现在:什么话题都可以拿来8挂,反正已经被墙。管他什么有名的公知,看着不爽我就骂。

这就是我的范——算不上什么公知范。

========

发了以后想起来补充一句:

以前有人说“屌丝”这种词污染了中文,要我说,“理中客”这种词对中文污染,比“屌丝”严重一万倍。

小空,你好!

听说小空已经很多年,最近才刚准备开始看她的片,结果就碰上了4月11日的苍井空之夜。

本来我是没打算fo她的,毕竟她也不是我 favorite的AV女优。所以开始只fo了一个红音——虽然也只看过她的一个片子而已。但是我后来是fo了小空,因为当她发现数以千计的中国推友开始 fo她时,她很开心地用英文作出回应。不会英文的红音则想到了用google翻译开始发好玩的中文推,然后小空也学到了,特别是那句用google翻译译 出的中文:

我使用的是翻译。谢谢。在中国我的球迷。 I use a translator in chinese. Thank you for my fans in China.

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一样看到这个笑翻了。球迷——真是一个非常恰当的称呼。哈哈。

当时我就觉得小空真是一个太可爱的姑娘了,简直萌死了。而这篇请人译成中文的《致所有中國的蒼井迷》则更是让某些所谓“德艺双馨”的表演艺术家们灰头土脸,让朱军们内牛满面。简直是让人爱死这个善良的姑娘了。

之后小空热一发不可收拾,几天时间她的fo数已经差不多五万了,她给了多少中国人翻墙上推的动力啊——因为有人统计过这几天加小空的人中,很多都是新注册的,并且只fo了小空一个人。有人分析了个中原因,有人致信给她,香港有线还为此特地去采访了她。@keepwalking 看了采访视频评论说:

苍井老师衣着很严实地接受香港记者采访,当提及有中土男士留言说看着她的作品而一起成长的时候,苍井老师脸上绽放出比月亮还要有光辉的盈盈笑意。在专访中,当记者提及被称为“老师”的事情,苍井老师的笑容里出现了羞涩的一瞬~

当 然也有人对此不以为然,这各人有各人的看法,也没什么好说的。最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不以为然的人们中,极少有人是因为小空的职业——也许有,只是不说。这就 很好。无论如何她是靠自己的劳动赚钱,比起那些表面上人模狗样,背地里贪墨救灾款,或是放火拆迁,或是轮奸司法之流,那可是强得多了。

至于说那些对她因为fo数暴增而满心欢喜也要尖酸刻薄说几句的人,我是当时就骂回了。怎么说咱现在也是小空的粉丝了,不给偶像撑腰还是男人嘛。

二十几年前,人们在长安街打出“小平,您好!”的标语,今天的人们在推特上向世界人民展示了“小空,你好!”。

只因为她让很多中国人成长——而且有些人还因为她成长了两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