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读书,少上网(五)——关于纳税养狗的讨论

没想到《多读书,少上网》这个话题居然都到五了……(

这次的事情起因是随手从推上转了个段子:

RT @lianhuaxiaofo: 一个远房的妹妹,4年前去法国留学,小姑娘就养了条狗。没有想到法国ZF竟然每个月给我妹妹200欧元,算是对狗狗的生活补助。我当时知道后就五雷轰顶了,我TMD确实活的不如一条资本主义的狗。难过欧美ZF老叫穷呢。

这种事笑笑就算了,谁知道是不是真的,搞不好只是个段子。

再说就是真的也不奇怪,大家都知道,资本主义就是好嘛——其实我并不是很赞同法国政府的这种做法,过度的高福利是不必要的。我去年就曾对希腊政府通过举债来搞高福利的做法作过评论《华尔街都是骗子(上)》。

但这种做法又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有人表示激愤:

@为你含乳 纱布,政府给的钱难道不是纳税人创造的价值么?

我于是回复了一句:

纱布,返还给纳税人总比官僚拿去包小蜜强吧

之后我们进行一番长篇大论的争论。

其实我们的分歧主要在于:他认为政府拿纳税人的钱给部分纳税人养狗是不对的。我承认这可能不太对,但类似这样的事情在现实中不可避免,而且可能永远无法完全避免。从这个意义上说,在特定的时期,对于特定的人群来说,这就是“对”的。

不过在争论中,我发现他大概是缺乏基本的经济学常识,很多观点与网上流传的某些原教旨自由主义经济学流派信仰者的文章类似。那些文章我也看过一些,激情有余而理性不足,很多观点都很片面,包括一些趣味经济学的书也是如此。

正是因为这种事情太多,所以我这个《多读书,少上网》才会一直写到五篇这么多。

经济学归根到底是关于人类社会的学问,而人类社会本身就是不科学的,拿着“看不见的手”这把锤子,看什么都是钉子的行为太naive。这要是行的话,斯密之后也就不再需要经济学家了。

这次争论的内容收集下来还是相当长的,而且比较乱,我还是另外作文讨论吧。

进化论、自由主义和永恒之道

(2011-01-19)

前一阵旺小德被送去配种,跟两只母狗性福滴生活了一段时间,总共不到5斤的体重累瘦了半斤多,结果还是没有任何成果。据说是因为纯种的宠物都是生育困难的,所以纯种才那么珍贵。

话 说可耻的人类搞什么纯种之类的貌似是相当违背进化论精神的。因为要保持纯种就必须只与同品种(对于某些极品品种可能要求品种的纯洁性更高)交配,而这样的 同品种意味着它们的亲缘关系可能非常近,按基本的遗传学常识可以知道,近亲繁殖容易导致下一代出问题,估计这种生殖力下降就是一种遗传问题。

按照进化论的观点,有性繁殖是优于无性繁殖的(以前谈过《有性无性》)。而纯种配种在某种角度上说就是把有性繁殖降到接近无性繁殖的程度——保持遗传基因的最小变化。但结果就是导致了类似无性繁殖存在的问题。

自以为是的人类就喜欢搞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迟早把名种搞成绝种。

社 会主义实际上也是这么个东西,觉得人类社会应该被人工设计构建出来,反对自由资本主义的自生自灭方式。但正是因为自由主义的非人工设计化,使得社会有更多 的可能性(创新的机会更多),虽然其中大部分可能不如人工设计的,但是由于有“看不见的手”这样的淘汰机制,最后能够胜出的总是比较好的——往往比人工设 计更好。

其实进化论的本质并不是说一定存在着一条事物发展前进的路径,如马克思主义所说的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之类。进化的本质是淘汰 ——所谓自然选择。自然将淘汰掉那些不合适的——即使它可能在某些方面更好),留下那些合适的(并不一定是最好)。但问题在于,没有人知道哪些是被自然所 认为是合适的,而且在不同的时间点上,自然的合适标准也是不同的。所以物种们需要各自有更多的创新,对于有性繁殖就是利用繁殖时的基因合并算法实现下一代 的各种变化,简单说就是杂交。只要选择足够多,就总能有一部分能够通过自然的淘汰选择而幸存下来。于是物种得以“进化”。

人为的设计存在的问题就是,你所想未必如自然所想,可能你所设计的方向恰恰是要被自然淘汰的方向,不论你的设想多么美妙——比如共产主义。

那么我们要怎么做?修改我们的设计,选择另一个更美妙的方向——比如民主和自由。

其 实民主和自由本无谓有,无所谓无的,名称只是一个代号罢了。但是一旦对其进行人为的设计,那么本质上便沦为与共产主义没有什么不同的东西,即使他们管它叫 民主和自由。就我看来,所谓民主和自由之类的东西,其实也是自然淘汰后被选择的产物,只是在此时此地,它被叫做民主和自由而已。它不是也不能被设计,它是 自发生长出来的。

说到这,我必须再再次提起C.Alex的永恒之道理论。大师说:你不能用镊子堆砌细胞的方式设计制造出来一朵花,而只能是从种子里生长出来。而生长的过程就是细胞代谢过程——一些细胞留下来了,另一些则淘汰了。

所以对于推上那些热衷于为中国设计民主和自由的人,我觉得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

我们要做的应该是让未来有更多的可能性,然后经过自然的淘汰,剩下的才是我们要走的路。

[真像射]菜价不是问题

前一阵新闻报道说头头们爱民如子,关心大家的菜篮子问题,要求全市各大菜场与郊区种菜合作社联合,搞蔬菜直供以降低菜价。

当时就觉得这明显是领导们坐在豪华办公楼里拍脑袋想出来的点子。结果果然不出所料。没过几天新闻就报道说这种蔬菜直供受冷遇——当然这是台面上的说法,实际上就是被不合作了。

原 因也很简单,合作社和菜场都觉得不赚钱,而直供的菜价也降不下来。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合作社因为这个直供而被迫进行他们并不熟悉的运输仓储和销售活动,由 此导致相关成本不必要的提高——以前这些都是中间几道菜贩子做的,他们熟悉这一行,并且有规模优势,所以成本较低。而菜场一方面只能收很少的摊位费,一方 面自己也不能亏本,所以实际上只能给直供方提供位置比较差的摊位,由此导致直供的生意并不好,加上价格不能高的话,搞不好就是要亏本的。

其 实大家都知道菜价上涨的背后是通胀,而通胀的原因就不可说了。但是用这种行政直接干预市场的手段是肯定行不通的。按原教旨自由市场经济主义的观点来说就 是:市场永远是对的。事实上根本没有什么狗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市场经济就是市场经济、自由经济、资本主义。看不见的手能够解决一切市场问题——前提是政 府不要干预。

当然太过原教旨主义是不好,但是没有更好的办法。即使退而求其次,市场需要政府,那也是需要政府用法律对市场加以规范,最多使用少量的宏观调控措施(这部分有争议),无论如何不应该政府直接插手市场。

基本上结论就是:市场不能解决所有问题,并且可能带来新的问题,但是政府破坏市场的话,结果只会更坏。

这 个菜事就是如此。亚当.斯密早就指出,社会化分工能充分发挥出社会生产的效率,这些头头们反而指望退回不分工的时代能降低菜价,你们不如在自己家的院子里 种菜吃。或者有一个更好的办法:给每个城里人都分一亩耕地吧,那样家家户户就都能吃上免费的菜了。没地?把你们丫的别墅拆了不就有了嘛。NND

或 者我应该重提那个悲伤的往事——当初很多人强烈质疑胶州路失火大楼项目的层层转包问题,其实这根本不关分包商的事情,问题在于市场的不自由。如果项目公开 按价格招标,那么根本不会有转包,而是最后施工的公司接到这个项目,政府可以少花钱——当然,也只能得到相应价格的质量水平。如果这个承包商质量不行,它 也不应该得到转包,政府的监管在哪里?

归根到底还是中国的市场根本就是个狗屁市场。应该交给市场自由处理的事情,政府抓在手里,因为有钱赚 ——而且是头头们有钱赚。应该政府司法监管的地方,官僚们都不知道死到哪里去了,因为不想干活。中国的纳税人交着税养着这帮不干活光会给自己捞钱的所谓公 仆才是中国菜价背后的根本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