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被按年会

自从参加过第一届网志年会以后,接下来的四届我都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参加——要么是档期冲突,要么是离得太远。到了今年的第六届,早就听说要回到魔都来开,心想这回总算是可以参加了——只要档期不冲突。

按以往的传统,年会都是在10月底11月初的时候召开的,今年却直到过完11月上旬才看到日程发布,而地点更是只提前了几天公告。种种迹象都暗示着这届年会将非同寻常。当然也的确与以往不同,连名字都改了,不再叫“中文网志年会”,而改叫“网络创新年会”。

无论如何,这会的初衷都是一个技术性、非政治、并带有商业性的一个民间活动。然而到去年连州会议的时候,这个会已经越来越政治化了,但如我去年在《网志年会这五年》所说,这都是被逼的。不知道今年改名是不是就是为了淡化政治色彩。

在会议日程上,明天下午有一场伍晧大人的讲座,然而昨天有消息说伍大人有事要下乡,没空参会了。推有上人对此评论说他是风信子,我当时只当是玩笑。不幸的却是今天得到消息说这会真开不成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看来风信子还真是棵消息树。

但是很多外地的参会者已经定好交通住宿,再改已经开不及了。之后ZOLA作了努力,另外租了一个场地准备救场,但遗憾的是周五下午还是被取消了。

其实可以猜到这样的结果。虽然年会的本意只是BLOGGERS的交流会,但是对于官方来说,所有有独立思想的BLOGGER都是潜在的不安定因素,加之其中的确也有不少人是在官方维稳的黑名单中,对于这些人的啸聚活动,官方不可不防。

另一个原因可能是1115的大火。这个时候对于魔都来说真是个敏感的时期。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为了啸聚而来魔都的人们无处可去,便于周日啸聚到火灾现场去非法献花了。

其实周日也有推友邀请我去献花的,不过我没有去。没必要为自己找理由,只是不想去,一如当年去谷歌非法献花的活动我也没去一样。

对于所有去献花的人们,我都要致以敬意,包括装模作样的鱼素鸡等人。只要我们相信有所谓的在天之灵,这些对于逝者终归也算是一点微薄的安慰。

然而,仅此而已。

只要我们还生活在魔都,乃至兲朝任何一个城市,只要这政权还在统治,我们大概就无法摆脱这种阴影——同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的风险与受灾的他们是一样的。

不同的只是他们已经发生,我们正在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