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网瘾

在前文中,风敲竹同学对周先生的观点表示支持。这可以理解,我也当过学生,也曾经沉迷于游戏机,也看过比我沉迷得更厉害的同学,他们中的大部分结果也真的就可以说是废掉了。而像“征途”、“劲舞”之类的网游也的确比我们当年玩的游戏强大得多,废掉的人也多得多。

然而我仍然坚持我的观点:

观点之一是:网游只是问题的原因之一,其它的问题——特别是教育问题——更关键的是家庭教育问题。否则就算是没有网游也会有别的东西可沉迷,有别的瘾可以犯。

观点之二是:网瘾不是一种精神病,顶多只能算是精神亚健康,而用电击这种手段去对付那些孩子显然也是不人道的。家长们花几千块钱把孩子送去戒网院是一种典型的逃避责任,指望用一点钱去解决他们之前没有足够尽责所造成的问题。

当然,我没做过父母,这样说或许流于空谈,所以你们也尽可以认为我是因为自认为也做不到比这些父母更好而至今没有结婚。那么请无视本文。

作为一位小学生的父亲,TR在《Falling Down》里谈了一下中年男人的生活危机问题,映照出我实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然而如巴士阿叔所说:

你有压力,我有压力。

生活在这年头的社会上,特别是生活在贵国,谁的压力又比谁小?难道孩子们的压力又小得到哪里去。没有游戏的排遣,他们未必不会成为真正的精神病。

我只想问一下:

即便我们都支持所谓的网瘾的确是一种精神病,把所谓的网瘾患者全送进电疗室,然后迎接他们目光呆滞地出来成为“正常人”,然后这个社会就正常了?河蟹了?

当然,这样土共就开心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力量最强大!

谈谈网瘾

周黎明的《反驳梁文道和菜头关于网瘾的观点》写得很好,很全面,把梁文道与和菜头打得落花流水。

但是很不幸,我就是他文中所提到的那种具有一定“极端达尔文主义倾向”的人。

网瘾就是比在现实中砍人好,而网瘾在几年后自然会消退,至于这几年时间给他们带来的竞争力损失是他们应付的代价。

而 家长的无助和绝望在某种程度上正是他们应得的——家庭教育是不可替代的,虽然现代社会生活压力大,但是对孩子的教育光靠学校和社会是远远不够的,更何况我 们面对的是一个奴化的学校教育环境和一个低俗的社会教育环境,如果家庭教育不能加倍补偿这些的话,一个竞争失败的孩子是必然的产物。

此外,天才的存在是必须被承认的。有些人就是天生具有某种竞争优势——我认识一些朋友就是典型的游戏成瘾,但是这完全不影响他们在工作中仍然可以做出突出的成绩。相比之下,看国内或韩国的狗屎肥皂剧看成废柴的人我也见过很多。从另一方面说,沉迷网游本来就是一种自制力差的表现,而这无疑是一种竞争劣势,这意味着即便他们被电刑治好,也未必就一定能有更好的成绩。

周先生口口声声说别人是精英如何如何,但是他的观点恰恰是一种精英观点——特别是一种具有中国传统特色的精英观点。这一观点的特点在于:小孩子必须按照某种精英成年人规划的路线成长,否则就是“废掉了”。然而在我看来,这种规划成长的人生不过是那个古老故事:

问放羊娃:放羊干啥?
答:卖了换钱。
问:换钱干啥?
答:换钱娶媳妇。
问:娶媳妇干啥?
答:娶媳妇生娃。
问:生娃干啥?
答:生娃放羊……

我始终认为:孩子们需要过一种与我们不同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