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论、自由主义和永恒之道

(2011-01-19)

前一阵旺小德被送去配种,跟两只母狗性福滴生活了一段时间,总共不到5斤的体重累瘦了半斤多,结果还是没有任何成果。据说是因为纯种的宠物都是生育困难的,所以纯种才那么珍贵。

话 说可耻的人类搞什么纯种之类的貌似是相当违背进化论精神的。因为要保持纯种就必须只与同品种(对于某些极品品种可能要求品种的纯洁性更高)交配,而这样的 同品种意味着它们的亲缘关系可能非常近,按基本的遗传学常识可以知道,近亲繁殖容易导致下一代出问题,估计这种生殖力下降就是一种遗传问题。

按照进化论的观点,有性繁殖是优于无性繁殖的(以前谈过《有性无性》)。而纯种配种在某种角度上说就是把有性繁殖降到接近无性繁殖的程度——保持遗传基因的最小变化。但结果就是导致了类似无性繁殖存在的问题。

自以为是的人类就喜欢搞这种违背自然规律的事情,迟早把名种搞成绝种。

社 会主义实际上也是这么个东西,觉得人类社会应该被人工设计构建出来,反对自由资本主义的自生自灭方式。但正是因为自由主义的非人工设计化,使得社会有更多 的可能性(创新的机会更多),虽然其中大部分可能不如人工设计的,但是由于有“看不见的手”这样的淘汰机制,最后能够胜出的总是比较好的——往往比人工设 计更好。

其实进化论的本质并不是说一定存在着一条事物发展前进的路径,如马克思主义所说的社会主义必然取代资本主义之类。进化的本质是淘汰 ——所谓自然选择。自然将淘汰掉那些不合适的——即使它可能在某些方面更好),留下那些合适的(并不一定是最好)。但问题在于,没有人知道哪些是被自然所 认为是合适的,而且在不同的时间点上,自然的合适标准也是不同的。所以物种们需要各自有更多的创新,对于有性繁殖就是利用繁殖时的基因合并算法实现下一代 的各种变化,简单说就是杂交。只要选择足够多,就总能有一部分能够通过自然的淘汰选择而幸存下来。于是物种得以“进化”。

人为的设计存在的问题就是,你所想未必如自然所想,可能你所设计的方向恰恰是要被自然淘汰的方向,不论你的设想多么美妙——比如共产主义。

那么我们要怎么做?修改我们的设计,选择另一个更美妙的方向——比如民主和自由。

其 实民主和自由本无谓有,无所谓无的,名称只是一个代号罢了。但是一旦对其进行人为的设计,那么本质上便沦为与共产主义没有什么不同的东西,即使他们管它叫 民主和自由。就我看来,所谓民主和自由之类的东西,其实也是自然淘汰后被选择的产物,只是在此时此地,它被叫做民主和自由而已。它不是也不能被设计,它是 自发生长出来的。

说到这,我必须再再次提起C.Alex的永恒之道理论。大师说:你不能用镊子堆砌细胞的方式设计制造出来一朵花,而只能是从种子里生长出来。而生长的过程就是细胞代谢过程——一些细胞留下来了,另一些则淘汰了。

所以对于推上那些热衷于为中国设计民主和自由的人,我觉得还是敬而远之比较好。

我们要做的应该是让未来有更多的可能性,然后经过自然的淘汰,剩下的才是我们要走的路。

meme是一种文化模式语言

说明:本文所说的meme是指学术上的概念,与yahoo meme无关。

最近决定重读C.Alexander的经典名著《建筑的永 恒之道》,因为我发现其中关于永恒之道的思想是一种伟大的哲学或者是宗教思想,是一种高阶理论,可以解释很多方面的问题,而不仅仅是建筑或是软件开发(关 于它与软件开发的关系,参考GoF的名著《设计模式》)。多年之后重读此书,仍然觉得无比经典,以致于我都想到皈依于大师门下,将此书奉为圣经。

应该说,Alexander大师的想法与老庄——特别是庄子的——思想有一脉相承的联系,但是比老庄更少玄学味道而更具用实用性。

道金斯基于基因遗传的理论创造了文化传承的因子概念,这就是meme。但是我觉得所谓的meme更接近于Alexander大师所谓的“模式语言”概念。

大师在圣经第一页第一句说道:

建筑或城市只有踏上了永恒之道,才会生机勃勃。
……(永恒之道)不可能被求取,但只要我们顺应它,它便会自然而然地出现。

文化的发生发展过程不正是这样一种过程吗?它总是自然而然地出现,却无法被人为所求取。文化的发展过程就是一个人与文化相互顺应的过程。而建筑或城市不过是文化的外在表现之一种。

而与永恒之道密不可分的,是无名特质。是它使事物充满活力、生机勃勃。失去它,一切都将是僵死。然而我们却法对它命名。所以这是一种无名特质。只有具备了无名特质的事物才能够踏上永恒之道。

而模式语言就是通往无名物质的大门。正如一朵花不被制造,而只能从种子中产生一样。模式语言就是这种子。

meme之于文化,就是这样一些种子。它们是文化中充满生机的元素,是文化传承最小因子。它们不可分割,又易于变化。只有当某种文化具备了这样一些meme时,这种文化才是生机勃勃的,才有可能具备无名特质,并最终走上通往永恒之道的道路。

与之相反的是,如果某种文化为专制或强权所禁锢,那么这种文化的meme将走向僵死,使这种文化失去其特质,并最终为自然所消灭。

如果试图用人为制造或求取的方式去挽救这样的文化,那只会加速远离永恒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