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不该有标准答案

跨年的惨剧不忍再提,新的一年还是继续来与菜头叔抬杠。

和菜头在《新年寄语》里谈了一下对于文学审美的看法,我觉得大部分说得是不错的。尤其是这段总结:

我们说阅读是一种享受,这里的享受说的其实是挑战。不要总是去读你觉得舒服的书,比如说喜欢言情小说,结果就是把琼瑶到匪我思存的书都读一遍;喜欢科幻,结果就是把阿西莫夫到刘慈欣的书都读一遍。而是每次都要挑战一下自己,找一些你不是那么喜欢,不容易接受的书来试试。

2008年的时候,我因为看够那帮井底之蛙的Windows平台程序员,写过一篇《放宽技术的视界 》,说的意思跟这个差不多,只不过谈的不是文学而是技术。

对于读书来说,当然也是这个道理。

我在2005年的《标准答案》一文里就指出过中国式的教育就像一个生产流水线,其中用着一种叫做“标准答案”的模具,批量生产出“人才”。在这种机械化生产中的语文课,除了教学生政治内容以外,无非就是教学生归纳文章的中心思想主要内容,从来没有教过学生什么是审美——正常人类的审美。

之所以会有所谓的名著,正是因为有这种正常人类的审美,选择出了人类文学中的精品。而要感受这种美,就需要通过阅读——大量和广泛的阅读——才能培养出来。

美术也是一样。反正之前很多美术作品我真觉得不怎么样,但是自从去乌菲齐美术馆看了一天名画以后感觉层次不一样了,虽然还是有一些名画我并不喜欢,但那种感觉的确是不一样了。

不过这跟打开味蕾论真没啥关系,菜头叔你就不能忘了牛腩么?白松露和蓝龙虾把你脑子吃坏了吧?

美食和文学审美有一个共同之处就在于它们必然是一种相当主观的东西。所谓众口难调,各人有各人的口味。即便如和菜头所说去挑战各种口味,但最后仍然还是会有自己的偏好。

这并不会因为你阅读量的增加而最终与所有人达成共识,如果有,那么很可能只是一种装逼。

所以菜头叔这段话就扯淡了:

拥有了这种体验,那么你可以外推到戏剧、美术、音乐等等领域。当你毫无障碍地承认左小祖咒真是个歌手,赵丽华真是个诗人,安迪沃霍真是个画家的时候,这个世界对于你而言,将会变得前所未有的丰富。

世界对你而言变得丰富并不表示你必须承认左小诅咒、赵丽华、安迪沃霍。这只是和菜头自己的“标准答案”而已——或者孟醒给你洗脑的吧(关于左小诅咒的说法见孟醒在企业家年会上的讲话)。

反正我觉得作为歌手至少唱歌不能跑调,或者就算跑调那你也得长得好看(偶像型歌手),所以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毫无障碍地承认左小诅咒真是个歌手”,最多只能承认在他的粉丝中是个歌手,但对我而言不是。赵丽华同理。安迪沃霍我还不懂,不评论。

正如据说日本有人觉得人屎也是一种美味,孟醒和菜头叔为什么不去挑战一下,让你们的味蕾更加打开呢?

谈论文学我没有和菜头专业,还是以技术举例吧。

我 在《放宽技术的视界》里说,程序员应该跳出windows的框框去看看更大的世界。但是如果你看完更大的世界以后,还是觉得喜欢windows,当然也可 以,但是你的境界和没看其它世界之前就已经不一样了。而不是说你去看完其它的世界就一定要抛弃windows,改用Linux。

就像我更多的时候是喜欢Linux的,但我照样用着FreeBSD和Mac OSX。

结论就是:我们需要更大量和广泛的阅读去改进我们的审美,但目的是提高我们的境界,并不是为了承认那些我们的确不喜欢的东西。

或者更具体一点就是:以前有些东西是因为我们不懂,所以不喜欢,而改进审美的目的是让我们从不懂到懂,而懂了以后,你可以喜欢,也可以还是不喜欢,只是境界不一样了。

多读书,少上网(六,修定版)

(10月24日修定)

喜大普奔地这个系列已经逆天地发展到六了……(

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有人发了《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中的那段名言,并表示理解不能:

人最宝贵的东西是生命
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
一个人的生命是应该这样度过的
当他回首往事的时候
他不会因虚度年华而悔恨
也不会因碌碌无为而羞耻
这样在临死的时候
他才能够说:’我的生命和全部的经历
都献给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

结果引来一大帮自以为觉悟的回复说这就是党的洗脑什么的。看了这么多回复,我真的觉得中国的教育洗脑很成功。

本来不过是一本小说而已,为什么不能从纯文学的角度去看待一本小说?非要先入为主地戴上政治眼镜去看?各位是否真的完整看过那本小说?

文学艺术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作者创作出来以后就任由读者观众去解读,正是因为存在着自由解读的无数可能性,才使它们充满魅力。

至于政治,只不过是故事的环境背景而已。只不过因为中国的教育擅长于把语文教成政治(历史什么的就更是了),所以搞得学生们根本都不会看书,使得太多的人看到什么都“首先”甚至“只会”从政治角度去解读,这才是洗脑的可怕之处。

而且更可怕的是持类似这种政治化观点的还有一些所谓专家……如果真要这么政治化,那《飘》(《乱世佳人》)也不要看了,因为那本小说的政治立场是对黑人持种族歧视态度,为黑奴制度唱赞歌的。

我看过此书已经过去二十多年,已经根本不记得其中的政治背景(刚搜了一下大致补了一点),印象比较深的部分就是一开始保尔小时候在学校里捣蛋,后来他和冬尼娅的初恋,之后是他经历重重打击仍然保持积极向上的生活,最后是残疾后的重新振作。

为什么非要认为他就是受斯大林的指使写出来毒害人民的?据维基百科显示,此书完成于1933年,发表时根本就没被领导注意,还是因为受读者欢迎才在1935年得到领导关注,但是一年后作者就去世了。

你可以说作者的思想太幼稚,或者反对他的政治观点,但是抛开政治来说,这种在逆境下仍然乐观积极的精神并没有什么不好。

是 的,作者的确在文中认为冬妮娅的小资情绪是不对的,跟保尔的共产主义思想相比是落后的。但你可以选择不接受他的观点,没人说过看一本书就要全盘接受。而且 从这里至少可以看出:三观不合的两个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再怎么有爱情也没有用。这个标准比什么八字不合要有效和正确得多。

当然,跟其他的名 著相比(注意,是以名著的高标准来衡量),此书的文学水准并不算很高(毕竟奥斯特洛夫斯基也不能算是专业作家),结构也是最简单的按时间顺序平铺直叙,没 有什么特别之处,语言上也并不华丽。但它从一个普通人的视角,记录了俄国到苏联的那个时期的历史变迁,还是有一定的历史意义的。

政治洗脑最可怕的一点就在于让你只会从政治的角度来看事物,即使你发现了这是洗脑,也只会变成反对这一切,认为一切都是被政治化的,而政治是肮脏的,让你再也看不到这个世界美好的一面,从而变得犬儒。

而 网络本来应该是一个开阔眼界的工具,但它提供的信息实在太多,于是你不得不对此加以过滤,而通过你自己的条件过滤后的内容只会加强你自己的观点,所谓“确 认偏误”,结果反而不好。而且为了在网络中吸引注意力,网上的内容大多哗众取宠,缺乏深度(包括本文,我也没谈到什么有深度的内容)。

所以我常常说,多读书,少上网。

请不要辜负这个时代

话说之前我对周带鱼是闻所未闻,连带鱼哏我都是后来才知道的。至于这本书,也是因为一星笑话才知道。

然而我所说的多读书,少上网,显然是不包含这种书的。

首先,这本书的内容本身就是周带鱼的网文集合,所以实质上属于“少上网”的部分,而不是“多读书”的部分。

其次,多读书也不是说什么书都读,垃圾书还是很多的——包括被国内出版社搞坏的好书。关于国内的出版社有多不靠谱,参见肾上的遭遇《极度郁闷的一件事情 | 生活在远方》。

最后,即使是排除以上两点的书,重点也在于多读,广泛地多读。这样才有机会遇到更多的好书。

关于好书,有人说过一个比较简单的原则:作者已经去世的书一般比较好。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一个比较简单有效的判定方法,作者去世越久仍保有很大的影响力的书,即使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好”书,也至少是值得一读的,即使是批判性地去读。

至于周带鱼这本,完全是在浪费树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