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纳税问题的技术设想

在昨天的《刘淼来信》里,刘淼老师提到了关于《拒绝纳税》的话题。其实在我每次和政府机关打交道之后,我都觉得应该拒绝纳税。

比如我说过很多次的居住证的问题,每次都需要办证人自己去跑很多部门拿一堆材料去才能办,问题是这些资料都是出自贵政府的各个部门,你们内部不能沟通好的么?什么都要我去办,那我交那么多税养你们这帮废材猪头公务员干什么?

更不用说每当想到那个天天给我添堵的GFW,也是用我交的税建起来的。

然而不交税这种事到底还是只能说说而已,根本没有可操作性,因为西方有句老话说得好:

Nothing is certain but death and taxes.

至于我们为什么要交税养着政府,不要政府不行吗?这个说来话就长了。我曾经试图说过一次,但是可耻滴失败了。见《从纳税养狗扯起(半途而废)》。

既然必须有政府,就必须要交税。刘淼老师的想法是:纳税人应该有权指定税款的用途。让好战者将税款用于军备,让环保者将税款用于环境……

就如之前流传过的一个段子所说:

交税应该用支付宝!政绩出来了再确认支付!好评差评看个心情!不给老百姓办事就TMD申请退款!官员跟在屁股后面说:亲,给好评呀亲!亲,选我吧,包为人民服务的亲!亲,政绩做出了!请查收,亲!!!

事实上这是一个很好的思路,而且在技术上也有可能实现,只是政府不愿意而已。

但是我不同意刘淼老师对于民主制度就是“就是超过51%的人打成一致意见的情况下,可以随意践踏其余49%的人的意见”的看法。民主制度的优势之一就在于:

虽然纳税人不能选择税款的用途,但可以选择是哪一个(政党来组成)政府来花这些税款。少数人的意见虽然没有被接受,是因为不可能有让所有人都接受的结果,至少大家都接受这个规则,大不了下次再来,总还有机会。并不能说是“随意践踏”。

回到技术问题上。

其实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作为纳税人,我们都不知道自己被纳了多少税。唯一有数的大概只是工资里被扣的个税,至于其它的消费税之类基本上是搞不清楚的。所以技术上首先需要的就是有一个管理明细数据的税务系统,记录每个人交的每一笔税。

之后的问题是怎么花?政府的所有支出也都有一个系统作明细记录。而相关的支出项目通过民主决策。

最后两个系统作一个汇总统计,每年出一个年报,让每一位纳税人都清楚明白地知道自己交了哪些税,这些税又最终被用到了什么地方去。

不可否认,这样的系统的确是非常庞大,但并不是不可能,相信以技术的进步速度,应该很快就可以实现。最大的问题还是愿不愿意去做……

在兲朝,这也许只能是一个中国梦。

好吧,隐私也是个问题,但并不是一个技术上不可解决的问题。

技术改变生活……如果没有官僚的话

前两天看到新闻说魔都以前搞的一个猪肉追溯系统现在已经实现报废。

这个系统是这样的:卖肉摊上的秤带个打印机,可以打出来一个追溯码,菜场里有个查询机,消费者可以在那里凭码查询猪肉的全程来源。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打印机每月有大约100元的使用成本,还不包括故障的维修费,查询机坏了也没有人维修,而且系统中间还升过一次级,查询码从10位变成20位,未升级的秤打出来的10位码实际上已经查不到,结果现在这个系统就等于是废了。

其实这事现在做起来会很简单:

每个肉摊进货时同时提到一张纸,上面打印一个(或几个,如果有几个供应商的话)20位的条码贴摊头上,消费者只要拿智能手机扫一下即可查询。查询机上也不用输入什么追溯码,直接输入这个菜场的摊位号(和肉的类型,如果来自不同供应商的话)查就是了。

但是这事一定会不这么简单处理的。

一则官僚们都是SB,它们懂个P。

二则搞复杂了项目成本才能上去,它们能捞的钱才多。

所以……如题。

从技术问题变成RPWT

前几天在豆瓣上围观了一次争吵

起 因是Milo同学发了一篇书评,指出书中存在的一些错误。但是引起了作者肖老师的不爽。作者不但不承认这些错误,反而指责Milo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故意 来破坏他书的销量。到了26号晚上这个帖子被转发到twitter上,无数推友组团前去围观,其中不乏圈内高手多人。然而正是因为这种惨无人道的围观, 让作者终于失态,结果弄得不可收拾。到了27号早上,作者终于发现不妥,回头把自己发的帖全删除了。这就是为什么上面的链接中没有肖同学的发言。

但是他居然没有意识到任何内容发到网络上就成为了历史的一部分(virushuo对此亦有贡献),于是赖勇浩将其存照了。

本来这种娱乐的事情围观完就算了,我也没想过要拿出来说,做人不能太不厚道。但是没想到这个作者显然还不甘心,又作文继续狡辩。最终将此技术讨论发展成了一件RPWT的事情。

按 我以前接触过的国内出版业人士来看,肖老师在BLOG里说的“书黑”这种事情在中国的确很可能发生。但是他的错误在于,把所有提意见的读者都当成了 书黑,这未免有点被迫害妄想过头了吧。要知道,请一帮网络黑社会也是要花不少钱的,一个编辑做一本书赚的钱估计是不够的,更何况目标还是这样一技术含量比 较高的书。

其实光是从Milo指出的几个问题来看,他就不可能是什么书黑,哪有C++水平这么高的书黑——要是C++功力这么深还当什么书黑啊,书黑能赚几个钱。而作者连这点都看不出来,显然他的C++功力也不怎么样,以此推断,那本书显然也的确不怎么样。

要说作者狂妄得不知道天高地厚,他在陈硕面前却又谦卑得未免有点过头。但他孤陋寡闻倒是一定的,否则不会叫嚣让别人亮出真名来PK——人家的网名都比你的真名要名气大得多,你不知道只能说明你没见识。

至于拿什么军方项目的借口来搪塞,就跟卡尔·萨根火龙一样,怎么吹都行,反正没办法证实或证伪。不过对付它的办法也很简单:只需要一把奥卡姆剃刀——既然对证实证伪都没有帮助,那就是无用的东西,无视即可。

最可笑的是他居然号称要去BLOG发文叫帮手——他的CSDN BLOG可是有“惊人”的30万访问量。赖勇浩只能惭愧滴说:我还不到70万……

如果一开始作者能够谦虚地在技术上与人讨论的话,不但对于自己有帮助,对于书的以后再版也有改进,最关键的是也不会造成现在这种不良影响。

然而遗憾的是作者只会在陈硕这样的知名专家面前表现谦虚,却不知道网络上藏龙卧虎,水深得很。保持低调和谦虚可以让你收获更多的学习机会,而像这样装逼过头,结果只会是让人围观你的RPWT。

据说这位肖老师还是CSDN学生大本营的头牌,实在有必要友情提醒这些学生们:

学技术固然重要,但是人品更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