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地是门技术活

这个标题还有后半句:这事脑残干不好。

我所说的脑残就是这位司马平邦(微博原文貌似已经被不可见,这个是截图):

IS烧死卡萨斯贝视频共20分钟长,但我们只看到了卡萨斯贝被烧死的一段,大部分被删除了,那么被删除的内容是什么?是不是卡萨斯贝和他的战友驾着F16屠杀IS的内容呢?如果你看到这样的内容还会觉得卡萨斯贝死得很冤吗?

此言一出,此人的脑残本质就暴露了,被众人狂喷。它还不服,写了《约旦飞行员死于何人之手》试图继续洗地。

遗憾的是,智商是硬伤。

这里存在的几个问题是:

首先,将人活活烧死就是是一件反人类的做法,就已经表明这帮恐怖分子根本不是人。在非人这点上,所有的恐怖分子都是一样的,比如袭击查理周刊和袭击昆明火车站的那些。

其次,将两位爱好和平的日本人残忍杀害也表明了它们就是一帮非人类的恐怖分子。

所以说卡萨斯贝和战友“屠杀”IS根本就是一种污蔑式的洗地,他们是参加了对恐怖分子的战争,他们是在保卫人类的和平。

而卡萨斯贝不幸在战争中成为俘虏,国际公约也有善待俘虏的条款,ISIS却这样对待他,也是与国际社会为敌,将自己列入地球人类以外的物种。即使是以内斗闻名于人类文明史的中共,对待国民党战俘也是基本遵守国际公约的。

即使退一万步说,就算卡萨斯贝在战争中曾经误伤平民,那也是为了拯救更多的平民,因为ISIS推翻民选的伊拉克和叙利亚政府,有着屠杀两国平民的更大“丰功传绩”。

凡此种种都足以说明它这样的洗地是很失败的,很暴露智商的,但是遗憾的是,相信还是会有不少人上当——这里除了某些SB的ISIS支持者以外,其他的应该都是因为智商比这位还低所致。

顺便说一下另外一种洗地风格:宗教信仰。

查理周刊案就是一个例子。

恐怖主义就是一种单独的,反人类的主义,或者如肾上所说,就是一种最下流的主义。但是还是会有一些智商不够的宗教人士仅仅因为对方与自己有相同或类似的信仰,就把它们当成自己人,义务为其洗地,但结果只会是损害自己所信仰的宗教形象。

查理周刊的确对别人的宗教信仰不够尊重,政治不正确,宗教人士如果上门泼油漆什么的,我觉得很正常,但是把人突突了,那就是恐怖分子,就是全人类的敌人。

我之前也说过,不论是宗教信仰自由还是言论自由,都必须在法律的框架内。但还是有脑子不好的人说:法律也是人定的,法律也是会变的。但是无论如何都是有原则的——法律维护了其范围内的人类社会的公序良俗,即使是变化也是向更文明的方向而不是相反。

简而言之,如果按某宗教的教法,侮辱先知就要被突突这样的事情也可以成法律,那么如果某人认为他妈是神圣不可侵犯,你要是和他妈吵架,他就有权杀你全家,你觉得如何?

用民族问题来为恐怖分子洗地也是一样的道理,自己试试套到昆明火车站案上去理解一下吧。某些人可得涨点智商了,丢不起那人啊。

最后,从阴谋论的角度上来说,ISIS的壮大背后一定有大阴谋——很简单的一个问题:它们的资金和武器是哪里来的?一定有某些国家是不干不净的。这也是人类的悲哀之处。

尊严从来都不是被赐予的

九年

今天是914事件九周年,我要说的话,在上个月已经说过了:《为了即将忘却的记念》。

723事故的尾七也已经过去了,果然不出我所料地,现在它也成了一件忘却的记念。

没有人再去追踪那天的那个瞬间发生之前的原因,反正已经有人背了黑锅。也没有人再去追踪那个瞬间发生之后的种种疑问,反正该埋的都已经埋掉了。甚至歌颂领导处置事故的丰功伟绩的消息也都烟销云散。仿佛那个事情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般。

好吧,其实我今天是要谈911十周年的。

十年

一转眼911都十周年了。前两天各种讨论铺天盖地,而我其实不是很喜欢凑热闹的,不过还是想谈点别人大概不大谈的方面。

十年的时间不能算短了,在这十年里,对于911的评论方向有过的变化在当时都看不太出来,但是十年后回头一看,可能很多人都想不到自己的观点有了如此大的转变。

这 十年来我也有好几次谈到911,从来不避讳我当年的看法的确是对此事表示欢欣鼓舞,这没什么好觉得可耻的,恰恰说明这些年来自己进步了。而那些不敢承认自 己当年想法的人才真是虚伪,一如土共永远都是伟大光荣正确,历史上所有的错误都是因为个别人脑子被枪打过后的是一时跑偏,伟光正从来没有错误。

恐怖主义

关于恐怖主义的问题,我是很反对那些把美式反恐文明奉为伟光正的观点,再怎么舔美国政府的P沟也不能保证你能拿到美国国籍或者绿卡甚至只是签证。

理由很简单:我又不是美国国民。

美国政府作为一个典型的民选政府,唯一需要负责的就是本国的国民,至于其它国家,那也得先看对本国选票有什么帮助。

至于所谓国际正义或绝对正义神马的,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不信的。难道每个地球人的生命不是一样平等的吗?你们不是嚷嚷着要废除死刑吗?就当我犬儒主义好了。那个胡平一边批评中国青年犬儒,一边又引用鲁迅的话来歌颂中国青年,实在是太过于自相矛盾。

按原教旨自由主义观点来说,恐怖分子也有信仰自由。或者谁敢把伊斯兰教也划作邪教试试。那就又要政治不正确了。

据 某些不靠谱统计,十年来的反恐战争导致了多少多少平民伤亡。当然,这也可以说如果没有反恐战争,平民会死的更多。但历史不能假设,谁知道呢,毕竟爱好屠杀 自己国民的统治者也不是那么多,近百年来大概也就只有毛腊肉、波尔布特等屈指可数的几个(斯大林貌似屠杀的东欧人比俄国人更多)。

不过,没有反恐战争也许死的美国人会更多,这大概是反恐的最主要理由——作为美国政府,保护本国国民是他们应尽的义务,如果我是美国国民,我也会非常赞同。

然而谁叫我们不幸生在兲朝。

尊严

今年谈911的媒体很多都提到了死者尊严。连美国的死人都在被世界人民羡慕嫉妒恨,真是越发体现出生在兲朝的不幸。

然而作为美国人的这种尊严,并非来自于美国政府的赐予。美国政府作为一个民选政府,它所有的一切都是来自于美国人民的赐予。

《悟空传》里的阿瑶说:

……那时候我才明白,为什么那些妖精愿意在地上挨饿,因为没有人对他们说‘赐’字,他们也不靠‘赐’活着……

兲朝人被皇上赐了两千多年,养成了这样的坏习惯,才会有这种求赐的思路。

美国的911纪念活动,网上一大帮中国人围着看,对美国政府大唱赞歌——这跟重庆唱红歌没什么区别。一帮外国人,毫不利己,为了美国人民的政府,不远万里前来歌颂,这是怎样的一种精神……病。

或者这样做就能被赐予美国人民所拥有的尊严与自由?要是真的,那我也参加。

三周年

不知道这个时候还有多少人还记得三年前的今天,大多数的兲朝P民第一次知道了这种叫做“三聚氰胺”的化学物质。

数以千计的结石宝宝顶不上几千个跟我们大多数人没啥关系的美国人。他们已经死了,而他们的生命才刚刚开始。

作为一个想要讨回自己本应有的尊严的中国人,被关进了监狱里——虽然据说他现在已经保外就医,据说是屈服了。

那又怎样,他仍然比我们大多数人更有尊严,因为至少他曾经争取过不靠“赐”活着。

靠“赐”活着的人,迟早会被赐死,不是三聚氰胺,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