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微信及所谓的自媒体

微博的没落

虎嗅大惊小怪地忽然发现《新浪微博活跃度已经降至2011年初的水平,距高峰期持续下滑超过30%》,这种秃子头上的跳蚤——不,是蛤蟆——的事情,不用数据大家也早就看出来了吧。

就性浪这种恶心人的运营模式,迟早是要得到这种下场的,只要有更吸引人的东西出现——比如微信。

其实性浪的本来是很有核心竞争力的,那就是真实的活跃用户数量,不说质量如何,单是数量大到一定程度,他们就会因为相互的关系而被自愿或被迫地绑定在这项服务上。

但关系是会迁移的,只要你把这服务搞砸——事实证明,性浪干这个很拿手。

微博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为移动而生的——140字的限制就是来自于短信,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一点——但是性浪却把它当作一项web服务来运营,试图把它打造成一个中心化的媒体……因为它对这一套玩得比较熟。

结果呢?

既然你不能为你的目标用户——那些移动中的用户——更好地服务,那么自然他们会抛弃你,剩下的无非是大V和僵尸粉们自娱自乐罢了。

微信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虽然微信的确在移动服务方面开创了一片蓝海,成为续性浪微博(注意,只是性浪)之后下一波高潮。但我仍然早就说过,我不看好它。

很多媒体什么的都在鼓吹微信是一个新的最重要的互联网平台,但是对我来说,它的作用只不过是一个可以替代彩信工具……仅此而已。

当然,我自己并不能代表所有用户,但至少说明它的不可替代性其实没有很多人想像的那么高,只要你愿意试试,没有微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至于那些说微信朋友圈将成SNS新模式的说法,我也不敢苟同,各位女神男神可能在其中玩得很HIGH,但是实际情况是什么样呢?

因为微信朋友圈的隐私控制做得很好,其中的互动只有双方及共同好友看得到。所以,从女神男神的角度上看,底下一众追随者,自我感觉膨胀得要爆了。但是从下面的屌丝看来,通常只有自己的回复,看不到任何别的互动,感觉就跟傻屄一样——不只是自己,上面的女神男神也一样是傻屄地在那里自HIGH。

没有人会愿意长期做一个傻屄的,尤其是在TA自己知道的情况下。

总之微信可能会红火一阵,但能火多久,我并不是很看好。

所谓公众号

嗯,的确还没有说到微信公众号,我在之前的《犯不着跟个二屄网站过不去》里说过:

(微信公众号也是我很反感的一个东西)

为什么呢?

首先“公众号”这个名字就很二屄,基本上跟”公知”是一个腔调。然后很多自我膨胀到不可一世的阿猫阿狗都去搞这玩意儿。反正我是一个都不会去看。

其次这玩意儿实际上与Blog或者说Lightblog很相似,唯一的区别只是发布渠道仅限于微信罢了。这有什么意义?如果我需要这样的服务,那么我宁可发布在Tumblr上,至少Tumblr的客户端比微信好用多了。

最后,订阅用户其实就是粉丝改个名字罢了,实际上没什么区别。那些热衷于搞微信公众号的,无非是看中了它的用户数量大……但是凭什么用户就要订阅你的公众号呢?你以为你在微信开个公众号,几亿微信用户就是你的潜在读者?

醒醒吧大傻屄!

不论是公众号还是别的什么自媒体,重点还是在于内容。只要有吸引人的内容,不论你是通过什么渠道发布,自然有读者找上门来。而没有吸引人的内容,就算是去纽约时代广场打广告也没人看——嗯,就是高级黑,你懂的。

有些人说他的公众号有很多读者啊,那谁谁也有很多读者啊,公众号事业明明是一片繁荣。

省省吧,你以为你那些读者有几个不是僵尸粉的?你以为那谁谁换个方式发布内容就没有读者了?

内容为王,渠道就是浮云,现在红火只不过是图个新鲜罢了。

所谓自媒体

其实微信公众号根本不是个做媒体的好方法,虽然最近微信说要整顿这一块,但我觉得用处不大,这个热潮很快就会过去。

刘淼老师有一段时间停止写BLOG(虽然现在又开始写了),把他写的文章通过邮件群发给一些喜欢他作品的读者朋友,我觉得这种方式很有意思,这才是一种领悟了自媒体真谛的做法。

当然这不是唯一做法。比如我觉得Blog仍然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所以我还在写,即使Google Reader已经关闭。

自媒体的重点不是媒体,而是”自“。独立自主才是自媒体的核心——不只是作者,也包括读者,或者说根本没有作者与读者的区别,每个人都是作者,也都是读者。正如我写BLOG,也读别人的文章。

比如今天一早,我就在手机的GMAIL客户端里收到刘老师最新一篇关于猫屎咖啡的文章。虽然我去年在印尼听导游说过这东西,也在咖啡工厂里品尝过——个人并不喜欢它的味道。但那个麝香猫居然就是果子狸,这一点我还是从刘老师的文章里才知道的。涨姿势。

我每天会看邮箱好多次,但是微信……人家是平台——听到这种说法就让人反胃,平台个毛线啊——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去开它的。这么说吧,基本上一个星期也开不了两三次。它真是一个发布渠道吗?I don’t care.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最近忽然想到,这个理论很好用,可以解释很多问题——比如SNS。

传统的约炮型SNS只能实现最底层的生理需求,虽然基数大,但太低端,也留不住用户。

然后加上黑名单和隐私保护什么的,也不过只是增加了一点安全需求的满足,没有本质的进步。

上升到传说的中爱情的级别,或者是群P面基什么的,才算是到SNS的级别,满足了社交的需求。

搞一些大V、公众号之类的东西无非是给用户一点尊重需求的满足——即使是僵尸粉这种虚假的满足,对于用户来说已经很开心了。但实际上这些用户不过是巴甫洛夫的狗罢了……

至于自我实现的需求……请断网。

乌龙饭

事件经过

此次饭否关站的乌龙事件发生于22日,一位叫 @八哥哥 的人说饭否欠薪,团队要解散了。 @Netputer(奶瓶)看他虽然是11年注册的,但消息数不多,觉得只是谣言。但是到了晚上,那位 @八哥哥 放出他的饭否工卡和饭否前台图片(目前TA已经把大部分那天发的内容删除了),证明他的确是饭否员工。奶瓶向他道歉,我也评论了一句:

好吧,看来饭否的确困难了。。。或者说是王兴困难了。

大概是因为 @八哥哥 的身份得到证实,之后关于饭否可能关闭的消息开始广泛流传,于是有了阑夕那篇“著名”的《再见,饭否》(链接就不加了,这篇的PR已经非常高了)。

再然后就有所谓的 @北大新媒体 转发到性浪,引来一帮脑残评论。之后王兴不得不出来P谣——关于他的这个P谣,阑夕那个补充评论倒的确是抓到几个重点了。再然后就是现在这种情况,一派惶惶不可终日状。

至于吗?

检讨真相

关于这次的事情,我首先要检讨一下。当那位饭否员工的身份被证实之后,我真以为这次饭否要过不去了,所以才会跟京院士讨论诸如收费之类的可能方案。

但是在看了饭否前员工 @余小贱 的暴尿之后,发现自己傻屄(贱叔语)了。

因为饭否重开以后,用的公司实体是注册在深圳的中经饭否公司,所以我误认为饭否的主营团队在深圳。但实际上饭否网站的运营本来是由饭否北京团队负责的。

只是自从去年4月北京团队的leader和菜头离职后,北京团队已经事实上解散了。之后饭否网站其实已经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官方“,仅剩的少量维护工作是由部分北京团队的前员义务在做。

所以这次深圳团队的变故,对饭否网站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因为他们是做米博和饭否壁纸的。

至于饭否的未来,暂时并不需要担心,除非王老板在互联网业干不下去了。

虽然这个真相让人唏嘘,但是至此饭否关门这事可以确定是个乌龙事件,收费什么的也就不必再讨论了,王老板不差这几块钱。事实上一个网站如果没有全职团队运营,那点硬件和带宽成本对于王老板来说,真是小事。

当然,代价就是不会再有更新和改进,也不会再看到官方的恶意卖萌了……

但这同样说明了,饭否在中国互联网史上绝对是一个奇迹:一个关站505天后重开还能立即重聚几十万老用户,一个没有专职团队维护,放任自流式运营的网站,还可以正常服务近一年,并且还将继续这样运营下去……

关于《再见,饭否》

阑夕此人号称是“知名专栏作者、国信安达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社会化媒体营销总监”,遗憾的是我过去并没有听说过,更遗憾的是,我跟京院士吵架的事情也被TA列为饭否可能关门的理由之一……

我了个去,这个总监什么神逻辑啊,饭否又没有我们一毛钱股份,我们夫妻不和,饭否就该倒闭吗?王兴夫妻不和都不一定会导致饭否倒闭吧?再说夫妻吵架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当然也的确有夫妻从不吵架,我就不举例了,是吧?庄老师。哈哈哈),何况那次吵架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话说这位总监为什么能找出我那条饭呢?难道TA当时就收藏了?或者如京院士所说,把我5万多条饭翻过去,那绝对是真爱啊。有没有?

几位朋友建议我把那条被TA引用的饭给删除了,我觉得还是算了,我没那么玻璃心。只是TA这样未经允许就把别人的私事晒出来真是很不得体,与总监的体面身份相当不符啊。

当然,你可以说在互联网上没有隐私,没有隐私我就不在饭否加锁了。黑客能看到是一回事,拿出来放到公众视野下晒是另一回事。各位总监媒体什么的,还是引以为诫好自为之为好。

我说过了,中国互联网行业就是一个流氓统治的世界,王老板干不了大流氓,所以赚不了大钱,只能跟员工耍点欠薪之类的小流氓。具体我就不8挂了,耍流氓的事情我比你们更不在行,还是让给你们这些内行人士去8挂吧。

至于说“提早通知、体面关闭”的事情,之前王老板是承诺过的。我记得海内那时似乎没有过这样的承诺,所以并没有可比性。至于王老板能不能真的兑现这个承诺……我还真不希望看到他有兑现的机会。

盈利问题

60年的约定这才过了6年,饭否就到了现在这个样子,虽然不死,但也让人觉得失去活力。未来的路怎么走,的确是个问题。

当然,收费的问题就不必再讨论了,就目前讨论的结果来看,收费是一个可行的方案,但后果并不美妙:

首先,少量收费这种运营模式只会导致用户群更集中,未来看不到发展前景,这根本不是互联网行业应该有的正常做法——除非在此之外有提供增值服务——红字,大V,市场推广……那跟性浪有什么不同?

其次,通过周边产业盈利这种模式的故事也不适合互联网行业,虽然也可以靠这个通过老用户养活自己,但问题是长不大。

根本问题在于:一个网站的盈利光养活自己是不够的,互联网要的是发展,至少是一个发展的幻觉。但是如果要保持饭否的纯洁,就必然与发展形成矛盾。

而不发展的话,就如贱叔所说:

大不过别人不会死,但是小很容易死。在中国做网站光有特色是没用的。

这就是饭否的问题所在。

说到这里,我想回顾一下历史:当年豆瓣也很小,只有阿北一个人创建并维护,经营了很长时间,一直也很小众,很有特色。但是它最终还是长大了,如我们现在所见。作为老用户,我也要说它已经变了,但是仔细想想,现在会比过去更不好吗?也未必吧。

当然,饭否的情况是相反的,饭否在关站之后就没能再做大。如果饭否当年没有关站,现在可能很大了,但也很可能不是现在这个样子,更不会是过去那个样子。

成长总是要付出代价,但长得不对反而可能死得更快。比如那位总监说推特搞媒体化才发展起来,性浪可以这么搞,但饭否就不行,因为会伤害到饭否的老用户。

从这点上来说,总监倒是对的。饭否真要学性浪的话,光是养活小秘书们就足够让王老板精尽人亡的,更不用说养活饭否了。何况性浪微博现在的盈利状况也不好吧,只是它们烧得起而已。

有爱的社区

但是饭否并非全无希望。在我看来,饭否最大的特色并不是在它的微博性,而在于它的SNS性,这是目前中国互联网中用户凝聚力最高的一个虚拟社区。

很 多人谈到饭否,只看到饭娘有一群忠诚的老用户,没看到这实际上一个有爱的社区,一个SNS。而国内做SNS的一帮子傻屄,只会全盘照抄,看 Facebook搞实名社区很成功,也COPY这个模式。问题是一个社区是否有爱,有活力,跟丫实不实名基本没关系。尤其是在中国,实名制根本就是最傻屄 的山寨行为。

虽然开心网已经不太开心了,人人也就那么回事,但是SNS未必没有新故事可以讲,就看你怎么讲了……

Blog被谁革命

前几天清越在饭否跟人讨论到一个话题:

自从有了微博以后,很多Blog都不更新了——至少是不怎么更新了。

这里的微博可以认为是狭义的,即性浪微博。当然换成广义的Microblog也不大误——推上那些老Blogger就算现在还在写,产量也远小于从前,包括我自己。

这是很肯定的一件事——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没那么多正经文章需要写,更多的只是需要吐槽而已。

以前Blog红火,只不过因为没有比它更好的方式,现在有了MB,被很大程度上取代是必然的。

但终归MB是MB,无法完全取代Blog的。比如我说过的:140字不够的问题,即使有所谓的长微博——从使用上说,这玩意儿纯属反人类的发明,不过在兲朝倒也算是一种反审查的方式——也无法取代Blog。至少它对搜索友好。

其实还有一个更杯具的货:所谓的轻博客——Lightblog。

这货本应该是一个真正能革Blog命的东西,只可惜最后它却只能革了自己的命——它下不如Blog有积累基础,上又不如MB方便灵活。

如果说Blog被革命,那么革它命的只能是读者。

现在生活节奏那么快,哪有大段时间来看长篇Blog,短小的MB看看拉倒,而且这个也方便用手机看。所以我自己的Google Reader好几年来一直都是未读1000+,从来没有看完过。

除了专栏作家之类,普通人的Blog本来就没多少人看,我写的一些技术文章实际上看的人也不多,倒是8挂很热门。当然技术文章有个好处就是,很长时间里都会有各种来自搜索引擎的访问。

Blog存在的意义也就在于此,也是它暂时不可能被完全革命的基础所在。

几个140字不够说的民族问题

从140字说起

我曾经多次在BLOG上提到过,对任何一个需要深入讨论的问题,140字都是不够的。(具体就不一一自链了)

前几天师北宸在微博里也说到这事:

@师身:微博可以简单讨论几嘴,深入讨论完全不可能。140字概念都解释不清楚,更不用说概念之上的东西。要完整阐述一个观点,还要严谨证明?用错工具了。还是自己贱,在这瞎玩。干正经事去。

魏武挥对此表示赞同

@魏武挥: 这个观点我一向同意,特别是价值观的讨论。汗牛充栋还未必能说明白。我进一步的推断是,并不是所有真理都是越辩越明的

不过我转发了以后,韩老大表示反对意见

@_韩磊_: 说微博140个字解释不清楚概念的,是自己脑子不清楚吧。解释概念,最典型的例子是词典,多数词条义项的释义都很短。何况很多时候并不需要解释概念,只需提论点、列出证据。有论点而无证据,被质疑一下还要发飙,很多情况下无非就是信口开河,不能举证罢了。

韩老大的观点也没错,如果只是“解释概念”,通常140字是足够。

但 同样如韩老大所言,到了需要列出证据的时候,140字就远远不够,光是像我上面这样引用一下还没展开说,就已经好几个140字过去了。更何况就算是解释概 念也不能高估了脑残粉的智商,他们可能还需要对解释作进一步解释,甚至即便是这样解释也未必能补上他们智商的不足。比如我前一阵发到CSDN的文章就碰到这样的人。

事出有因

之所以再提这事,是因为前一阵在推上有人评论云南巧家爆炸案时说:

@ismaelan: “新浪微博上对云南自杀炸弹抗拆迁的支持比例是100%。如果——只是假设——用自杀炸弹的抗暴的不是…(后略了,大意是说如果自爆的个藏族人什么的,微博上肯定不会有人支持什么什么的)

我给回了一句:

这有什么好奇怪。我早说过,在汉人自己都没有能够获得人权的情况下,少数民族还是不要指望了。而到了汉人能得到人权保障的时候,少数民族也就用不着用暴力抗争了。

我的这个观点由来已久——08年西藏事件时就说了《无法置身事外》,09年新疆事件时又重申了《我为什么要支持汉人获得应有的自由》。然而立即有人对我上一句评论说:

RT @tibetsnowland: 同样没有人权的汉族,心底里还是大汉族主义“@JianglinLi: 另类“人权恩赐论”。汉人等阿共恩赐,非汉民族等汉人恩赐

得,立即被扣了两顶大帽子。我也懒得跟他们争论,该说的几年前就说过了,再争下去也不是140字可以解决的。

我 承认因为字数少,我那句话的确存在被误读的可能性。那句“少数民族还是不要指望了”,是结合上面引文的内容来说,指的是“…指望得到普通汉族人的支持”, 但显然被误解为“…指望得到人权”。但即便如此,要把这话理解为“人权恩赐论”或“大汉族主义”也需要一点神逻辑的吧?

在强大的专制体制 下,少数民族与汉族同被奴役,人数更多的汉族都无法摆脱,人数更少的少数民族无力摆脱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所以即使我那话被误解,那也只是陈述了一个既有 的事实。而要汉人得到人权保障的前提显然是专制体制的溃败,那么这一句不过是由前一句推导出来的假设。何来那两顶大帽子?把我话里的汉族和少数民族换成任 意两种人口相差较大的少数民族一样可以成立。

好吧,刚发现那位 @JianglinLi 大概是《拉萨1959》的作者李江琳,那位 @tibetsnowland 就算不是藏人,至少也是一位与李女士类似的同情藏人的汉人。这样也就可以理解他们站在自己的立场作这种解读的理由,但仍然要向他们指出的是,这就是当今中 国的残酷事实。不妨再次重申我09年的那个观点:

只有在包括所有少数民族在内的全体中国人都获得人权和自由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解决这种民族矛盾。单方面追求某个民族或少数群体的优先解决不但是不可能的,而且是一种激化民族矛盾的做法。

所以一开始那个 @ismaelan 的假设就是个错误。将一件反抗专制(这应该是各族人民的共同事业)的事情变成了一件挑起民族矛盾的事情。

民族主义

其实我一直承认我是个民族主义者。不过不是汉民族主义者。

从大的范围来说,是个中华民族主义者或者东亚民族主义者,基本上是以汉唐文化为中心。

从小的范围来说,是中国南方民族主义者或者闽南民族主义者。关于这点,我曾经在《[真像射]沪语报站》一文中表达过。

你 们也可以把这看作是一种“小汉族主义”——因为现在的中国南方人,从人类学角度上说,大部分应该算是古汉族人的后裔。这其中包括但不限于闽南人、客家人、 吴人、粤人等(粤人也可能具有古代南方民族的成分)。当然广义上,中国南方人还包括非汉族的古代南方民族(如苗族等)及与汉族不同人种的南岛人(一部分南 方少数民族)等。

而相对地,作为统治大汉族的代表,北方汉人实际上更多地具有蒙古人和满人的成分。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南 方汉人实际上也是处于被统治地位的民族之一,无非是人口更多一些,与统治阶层更为接近一些而已。如果将南方汉人加以细分的话,任何一个单独的团体其实与藏 族什么的其实差不多。只不过这些小的团体的历史和文化早已经被同化——比如“说普通话”(见上面《沪语报站》一文)。

现在这么说,可能在少 数民族人看来有点矫情,但事实就是如此。南方各地的方言与普通话相去甚远,未必比藏语近多少。风俗什么的也与北方不同,比如过小年,北方是腊月廿四,南方 则大多是年三十前一天(也有些地方又是不同的日子)。饮食习惯就更不用说了。但这些差别在主流媒体上基本见不到,所有官方媒体谈到诸如小年这种事情只会说 是腊月廿四,仿佛全中国都是这样的。

我印象很深的一件小事是:小学的时候教科书里出现的插图中,萝卜和柿子这样的东西跟我见过的长得很不一 样,而这个疑惑一直到二十年后来到上海这个比较靠近北方的地方才终于明白,原来北方的萝卜和柿子真的是长成这样的。我们福建那边的萝卜基本上都是长萝卜, 北方可能圆萝卜更为常见。柿子也是,我们那只有圆柿子,到了上海才见过扁的,上半部多出一圈的柿子。

相比之下藏族已经算是幸运的了,如果没有高原…

民族理解

不要说汉族不能理解藏族或维族。这么说的人又有几个真正愿意去理解包括汉族在内的其它民族呢?

其实这么说的人中,真正的少数民族人士恐怕也是少数,反而大多数是些挥舞人权大旗的汉人。我倒觉得这些人才是更加的大汉民族主义,并且自以为代表了全体汉人。如果上一段所说,其实汉人内部本身也不是那么单一的,凭什么要你们来代表。

反抗暴政就是反抗暴政,强调反抗者的民族身份,本质上就是制造一种民族间的对立情绪。当你们把全体汉人置于少数民族的对立面的时候,再来说什么少数民放的抗暴活动得不到普通汉人的支持,这不是自相矛盾吗?普通汉人也是被你们列为敌人的全体汉人的一部分。

就拿李江琳的《拉萨1959》来说吧,其中所说的土改之类,在汉区进行得比藏区要早,而且更加深入。如果不谈这个实际上是全体中国人民苦难的背景,难免给人一种汉人自己不土改,只对少数民族加以欺压。

但实际上,在汉人族群中,那些淳朴的民风、传统的习俗、朴素的信仰以及那些早已消失的古老文化等,在这几十年里被摧毁得更加彻底,以致于早已被他们自己和整个世界所遗忘。

只是因为这些人也被叫做汉人,所以,即便如此,也得不到任何的同情。

这是一种“几乎无事的悲剧”……

所以我要写如此多个140字,就为了批评那位 @ismaelan 的假设。

作为SNS的微博

出去玩了几天,错过了很多事情。比如ifttt和Google+的献身,CSDN的改版,老罗翻旧帐大骂王佩,还有就是火炬与和菜头讨论饭否。

饭否

关于饭否为什么与众不同并不是什么新话题,光是我自己掺和过的争论就好几次了,然而我个人觉得其中最为深入的一次讨论还是《文化冲突无处不在》这篇。而作为对这种文化论的补充,我在饭否重开后的《为什么是饭否》一文里指出:

饭否不是因为有王兴,而是因为有郭万怀。

我 不知道有多少评论饭否的人能理解这句话,但我仍然认为不能理解这句话就谈不上对饭否有什么了解,更谈不上评论饭否。当然,时间能改变一切,的确有很多饭友 认为现在的饭否已经不是重开前的饭否了,毕竟王兴和郭万怀的重心还是要放在美团上。但对于话痨圈我是不担心的,总会有一代代新的话痨成长起来。

当然,文化论神马的实在是太大而化之了,近乎扯淡。而且现在回看当年的文章,其中关于Fenng与北风之争,发现自己竟然颇有果粉风范,真是惭愧啊。

火炬的《microblogging和微博信息架构产品差距和影响》及和菜头的《遵霍炬之嘱而作》两文关于饭否和/或推特的讨论要具体而实在得多。

我 完全同意他们关于名人与回复架构的评论,以性浪为代表的这种模式对于信息流动来说,不是创新而是倒退,或者说是只是有利于名人的所谓微创新。推特的精华在 于简单和平等。这也是他们所谈到的饭否与推特的共性,及其与国内其它微博的区别。不过在我看来,国内其它微博都不值一提。当然,我之所以当初基本无视以性 浪为代表的其它微博,最重要的原因是——它们当时都还不存在!

然而时至今日,我仍然提不起评论它们的兴致,还是继续看看饭否和推特吧。

基因

从技术上说,饭否的确是抄袭推特的,这点没什么好说,但是如果仅以此认为饭否仅仅只是一个山寨推特,则显然是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至于有人说饭否是推特的儿子则更是扯淡,难道推特被谁操过了么?

从技术以外的层面来看,对于Web2.0来说,UGC三个字母清楚地表明了,只有U用户和用户G创造的C内容才是网站的基因。饭否是饭友的饭否,正如推特是推友的推特。

所以我认为饭否只是与推特具有相似类型的基因,某些自认为比饭友高一等的推友请自重。

有爱

火炬说“推特是有爱的”,当然饭否也是有爱的,甚至或者性浪也可以是有爱的。就看你怎么去用了。如前文中所引令狐说过的:

我那时候跟babyfish说了一句话:说,饭否就是你加怎样的好友,看到的就是怎样的饭否。
所以在饭否,用户增加对原有的文化圈子影响不大,所以这种文化可以不被稀释而继续得以保留。这也是微博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吧。
其实如果你不喜欢话痨团,你只要别加其中任何一个人,完全可以在饭否创造属于你自己的圈子,跟话痨氛围完全不搭界都可以。
而通过好友,这些不同的文化也能够相互融合,不至于各自发展谁也不待见谁。
其实说白了,这一点所有的微博都能做到。

加你的人和你加的人一起组成了一个外形松散内核团聚的小社区,在这个小社区里,你熟悉他们每一个人,即使你们素未谋面,甚至不知道TA的性别,但你就是熟悉TA们,你知道TA晚上吃了啥,或者TA最好的朋友的昵称,可以拿TA的缺点开玩笑,甚至可以调侃TA的性取向。

这才是真正的SNS——只有活生生的人与人的关系组成的才是真正的SNS,如果只是偷个菜、停个车、戳一戳之类为了SNS而SNS的,那还不如网游来的SNS——并肩打怪的情谊可是很深的。

而要形成这样有爱的SNS环境,如令狐所说,所有的微博都能做到。但是“能”做到和“真的”做到还是不同的。

架构

关 于平面平等架构与层级回复架构的区别和优劣,火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和菜头意见相似,不重复提,下同)。作为类似的BBS架构,我在前文里也记录过令狐对 此的评论。性浪式的层级架构的确更加不适合产生这种有爱的SNS环境,甚至相比BBS都不如——至少在BBS同一板里大部分(除置顶高亮之类的以外)主贴 都是基本平等的,而在性浪微博,只有当双方互粉时,这一条件才具备。

所以性浪微创新这个模式是渣,不过倒很适合中国这种封建等级制度的环境。

平 面结构固然比层级结构有诸多优点,但也不是真的就有宇宙超级无敌好。以火炬文中所举的钱明奇的例子来说,即使他混饭否或推特,结果未必会比在性浪好多少 ——如果他不知道如何“使用”名人的话。比如他如果只是注册了一个号,然后发布那些消息,会有什么别人去关注他吗?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不会有兴趣在人海 里淘这么个人出来关注的。除非他通过@等方式去引起来相关维权界名人的关注,然后在这些名人的宣传下才有可能获得足够高的影响力。

从这个角度上说,饭否和推特上也是名人主导的社会——或者叫做意见领袖。

关系

FO什么人决定了你能看到什么,而被什么人FO才决定你的声音能传播到多大的范围。而互FO则形成了一些圈子,圈子的核心就是所谓的意见领袖。归根到底,还是会出现不平等。当然这样的不平等是天然的,自然形成的,与性浪那种人为造成的不同。

但 这种不平等的结果是一样的:意见领袖的声音注定比别人传播得更广一些。但以钱明奇为例,他不可能有那样的能力、精力和时间去培养一个圈子,所以注定不会有 多大的影响力。除非如我前面所说:“使用”名人。在这点上性浪必须再次败下阵来——性浪的名人是被性浪使用的,轮不到草民来用。但在推上就不一定了,总会 有意见领袖是可能愿意为钱明奇所用的,只可惜他不会上推……

不过推上也有一些名人却只想使用别人,不原意被人“使用”的。他们或者因为别的 事情成名(没上推之前就是名人上了推后自然FO数很多),或者通过适当的自我经营(比如通过摆出为了与众不同而与众不同的姿态来吸引人),但是却以爱惜羽 毛为第一位,不与他人互动,或者技巧地选择互动对象(比如只与对提升自己知名度有利的人互动)。对于这样的人,我一向是UNFO之。

这种名人有这样的特征(只是一个参考,别的类似情况不一一列举):

基 本上如果你对TA的某个观点回复一个可能使之得技术上难以应对的问题(当然不是人身攻击,只是技术上的探讨),但对方不作理睬只是去回复支持者意见。这样 的事情发生一次两次可能是偶尔看漏了,但发生过三次以上就可以认为对方的是故意无视你。这种情况建议还是UNFO这样的名人吧,因为在对方看来,你很可能 是个SB,还不UNFO则无疑显示你就是SB中的战斗B了。

总之一点:平等的关系需要每一位参与者的维护,UNFO就是一种用脚投票的好办法,UNFO名人不会让你损失什么,真正有价值的内容自然会通过层层转发被你看到的。

分享

作 为一个真正的草根微博用户,这样一个SNS环境最主要的功能还是跟其中的亲近关系者(所谓朋友)分享一些观点、信息甚至鸡毛蒜皮的小事。而这显然是需要在 平等的关系基础之上。如前面所说,如果名人高高在上,并不与你互动,那么本质上他们还是一个媒体、一个发布者,而不是分享者。

发布是单向的,分享则是双向的。

平 台的技术性对于造就平等关系有帮助,但不是必然,更多的还是需要用户自己的维护(比如我前面所说的,UNFO那些自娱自乐的名人吧)。如果在饭否或 twitter这样的平等的SNS中还是只会被动接受来自意见领袖的灌输,那么还是去性浪吧,为性浪唱赞歌吧,推特或饭否不适合你。

性浪

前几天推上居然还有人认为性浪没有被墙,性浪人多,性浪的传播力强大。要我说,信性浪的传播力不如去信铁道部。

我已经把我的性浪BLOG停掉了,国内镜像转到网易。因为在性浪发文十篇有五六篇要被删,就算是自腌了也还有可能被删,根本传不到哪里去。这还是没算《一周八卦》的部分,当初发在性浪的还是《一周腌八卦》照样十篇有七八篇要被删,后来就索性不发这部分了。

至于性浪伪勃那也是一样的,性浪伪勃有两招:一是隐身法——你发的微博会变成别人不可见,你自己以为发了,为什么没人响应,但其实除了你自己,别人都看不见。二是栽赃法——把你发的内容删除以后留言说“已被作者删除”。

另,有证据表明,性浪会记录用户的密码明文,小心不要在别的地方使用与性浪上一样的密码,否则可能有较大的安全风险。

请问您长叶绿素了吗?

据说前两天weibo上发生了一件大事,一堆wei友在路上拦了一辆经过北京开往东北的车,救下了一车的差点被做成狗肉煲的狗。真是太感人,应该上 感动中国节目,堪与去年的拍照打拐行动相P美。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他们应该拉着狗狗们的手——哦,是前爪——说:我们来晚了!!!然后在那货车的车门上用 粉笔写上四个大字:多难兴窝!!!这样就圆满了。

就不说性浪那啥的了,大家懂的,说了得罪人——当然不是得罪性浪的人,它们是人么?

其 实我最喜欢的宠物是鱼。鱼多好啊:它不叫,不会打扰到邻居;不咬人,很安全;不到处乱跑,不怕丢掉;不随地大小便;不用给它洗澡;有自动水处理和投食设 备,养起来省事……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不能经常抱着它…(另,BTSB补充说:完美宠物啊,就是不能带出门搭讪)

或者我应该号召一帮爱鱼人士去菜场掀鱼摊?这可是正义的事业,你敢不去?你就是人渣败类没有人性!什么?你还吃鱼?吃鱼的人都该死!这是侵犯卖鱼人的财产?某老师说了:SM面前财产算个P。

昨晚还在推上跟 @Arctix404 对扯了下宠物问题。

Arctix404:养鱼虽然省事,可是养不通人性的动物少了很多乐趣啊。
我:通人性神马的不过是训练加人类自己的YY罢了。含羞草还通人性呢。哈哈
Arctix404:可能换种说法好点——养鱼少了很多养较高智商宠物的乐趣。
我:那为什么不去养猴子,那个智商更高。再说也有智商更高的鱼,比如海豚。智商高有智商高的麻烦。小孩子们养更低智商的蚕,一样很有乐趣。

好吧,我的确是在抬杠了。其实我一直坚持一个观点:

为了你的身心健康,养一个宠物吧;为了宠物的身心健康,还是不要养了吧。

我支持爱狗人士表达主张,但从公平公正角度来说,我同样支持所有爱吃狗肉(及所有肉类)的人们自由表达主张。

王佩认为:

民间救狗行动的正面意义在于,在国家和个人之间,形成一个民间自治层,不借助国家之力,毋须法律背书,而表达主张,采取行动,这是市民社会的雏形,在铁板一块的当下更加弥足珍贵。公知们以吃狗乃个人自由为据,而反对并讥讽,实际上站在了市民社会的反面。

佩 妈这也太上纲上线了吧。首先,反对的人中并非只有所谓的“公知”(比如我),“公知”也并非全都反对(比如王佩、全勇先等);其次,救狗固然是市民社会的 表现,但争取吃狗肉的权利同样也是。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事情在于:爱狗人士有他们的自由,但是群发消息骚扰他人,对于不响应者加以谴责无异于是对他人的一 种道德暴力。这恐怕才是召致反对的主要原因。

就我个人来说,我并不是非常讨厌狗,比如像 @旺小德 这样的狗还是很可爱的(当然我也经常威胁要把它做成狗肉煲,哈哈)。但是具体到某一只的话,还是有特别讨厌的,比如我们家楼上邻居,经常带出去溜的时候都 不看好,它会沿着一路下来在楼梯旁的每户人家门口拉泡尿,有户邻居已经忍无可忍在门口贴了警告字条。至于狗肉,在我看来和别的肉类也没有本质区别,可以一 吃,但也不是特别好这一口。

但是……除非有法律规定,否则他人无权剥夺我吃狗肉的权利,更无权以此对我进行道德审判!

对于阿鬼所说的:

呵呵,所谓“救狗”根本就是一件不存在的事情。把狗买下来,那狗就变成你的私产,你自然可以养,没有人可以杀它们;但是不买,那狗就是别人的私产,怎么处置你管不着。想要救狗的人,不能靠侵犯他人的财产权来体现自己的善心。

“公知”全勇先斥之为:

你只理解财产,你还不理解生命!

对此我只能说:对这些要把这事上升到所谓SM高度的道德优越人士,我只问一句:请问您长了叶绿素了吗?

文化冲突无处不在

我感觉只要有人聚焦的地方,就会形成特定的文化现象。国家民族之类的大问题暂且不谈,就是网上社区这样的小环境,同样也会有其独有的文化或亚文化特征。

本来要说这个话题的起因是大约一个月前北风与Fenng在饭否的一次争吵。不过后来因为饭否被关掉了,这个话题也就搁下了。转眼饭友们“被绝食”已经一个多月,前一阵令狐跟我谈起饭否的话题,于是我们就围绕这个发挥了一下。

令狐疑问在于:

今 天在豆瓣的饭否官方小组转了一圈,然后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是饭否?为什么只有饭否获得了这么大的影响力,而嘀咕叽歪之类的没有这个待遇?甚至我 觉得在中文圈子里,连twitter都没有饭否的影响力来得大。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自己是饭否的重度使用者这么简单吗?

我认为这里的原因有几个方面:

首先是这个跟王兴无为而治的风格有关,嘀咕叽歪一开始就管得太紧。当然王兴可能并不是有意不治,因为他做完饭否后,主要精力转向了海内。

另外如令狐所说:

这应该是一个方面。另外一方面,我觉得应该跟用户也有关系。我觉得twitter最有名的是愤青,而饭否最有名的是话痨团。

这 的确与用户群也有关系。与国内其它的微博相比。饭否早年的完全无为而治形成了一个特定的用户群,这些人对于嘀咕叽歪之类的约束虽然不是不能忍受,但显然是 不太满意的。而相对于更加无为而治的twitter,饭否的进入门槛更低——一方面是英文网站对于国内大部分网民来说总是显得比较高端,加上 twitter被封之后,能访问到的用户就更加是被选择过的——善于穿墙的IT技术人员和持不同政见者。

基本上我认为饭否更多的是被当作一 种松散的“群”在使用。但是饭否又与传统的“群”概念不同,传统的群是封闭的,而饭否是开放的,虽然有所谓的话痨圈存在,但圈子的界限并不明显。而话痨圈 对于饭否来说还是一种有形的存在,而决定饭否之所以是饭否的根本原因在于:它形成一种独有的文化氛围。

就像我后来跟京京谈到为什么饭否不可 替代的话题时作了一个假设:就算是搞一个山寨饭否,实现饭否所有的功能和界面,并且把所有的话痨们都加进去,它也还是不能取代饭否——因为至少它不叫饭 否。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在饭否两次被维护期间有大量的话痨涌入嘀咕,却只是把它当作一个替代品而已,饭否一恢复就全回来了。以至于嘀咕把“饭否”列入了 敏感词清单。

令狐对此的评论是:

你看看现在的中文twitter,都变成什么了。我收到的消息,几乎没有一条不是RT的,基本上就像一个机器人在采集消息一样。而在饭否,是真真切切的有社区的感觉的,就是你是可以感觉到每个人的存在的。
我觉得话痨文化的特点就是亲民,虽然在那个环境当中是受不了,但是回过头来想,他们贡献了很多精妙的句子,精辟的观点。而且是以一种非常平民,非常同龄人的姿态展现出来。而不像在twitter上,很多观点都是以高人一等的姿态推送出来的

但是看豆瓣就知道,也有相当一部分人受不了话痨而离开饭否。这正说明了一种文化现象:对内有凝聚力,对外有排斥性。任何一个新进入这个文化圈的人都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接受并融入这种文化,要么离开。

对比饭否与中文推圈,二者的根本差异就在于文化上。正如滔滔与绝大部分其它微博都不太一样,根本原因就在于它是基于QQ文化的,所有排斥QQ文化或被QQ文化所排斥的人都不会喜欢滔滔。

而北风与Fenng的那一次争吵正是饭否与中文推圈两种文化的一次激烈碰撞。

按 照令狐的定义,北风也可以算是twitter上“高人一等”的那类意见领袖之一了——当然,twitter上藏龙卧虎,高人一等的人多了去了,谁也未必就 服谁,但北风至少也是位列其中之一这是没有什么疑问的。而Fenng在twitter中的技术意见领袖中那更加是高人N等了。

照说他们两个 不应该会有什么冲突的,但问题就在于Fenng那天没事也跑到饭否来了。来了就来了嘛,但他显然不能融入饭否文化。他的批评先是源于技术层面,以 twitter作为先入为主的标杆,对饭否进行技术上的评论,之后引申到更多的方面,总之就是说饭否没有twitter好。这话北风就不爱听了,于是跟他 吵了起来。

结果很有趣:饭友们几乎一边倒地支持北风,而推友们则几乎一边倒地支持Fenng。

事实上如令狐所说“实际上北风不能算是一个典型的饭否er,我一直认为只有话痨团才是饭否 style”,但北风接受并适应了饭否的文化,这次的争吵所表现出来的正是他对这种文化的维护。不可否认Fenng对饭否的某些批评是有道理的,如令狐所说:

说实话,我觉得饭否在技术上的确是有缺陷的。但是它的风格和文化已经形成了,技术上的不足已经不重要了。

这是问题的关键,在我看来,某些技术问题根本不是问题,甚至可以说是饭否的特色。

在 这样的情况下,Fenng的批评本来就不受欢迎,而他之所会激怒北风甚至大部分饭友,根本就在于他用的是中文推圈文化的态度,以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对饭 否作了一种教导者式的发言。也许他以为他说的很对,也能像twitter上那样换来一大堆的RT。但是很遗憾不是这样。

之后我们将讨论延伸到Web1.0时代的互联网。

令狐说:

这个跟猫扑是很像的。我刚开始去猫扑的时候,就觉得那个论坛好混乱好简陋啊。不过猫扑风格和猫扑文化已经让这些变得不重要了。
而且我感觉饭否的风格一开始就比猫扑的要更加靠谱。你看那些被人家传来传去的句子,很多都是确实很有想法的,跟纯粹的BT还是不太一样的。
而且从饭否官方小组看起来,饭否用户的忠诚度还是比较高的。
所以我就在想,饭否又不是唯一一家中文微博供应商,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它也不是最好的。为什么到后来他会变得这么有影响力呢。不过现在看来,无为而治确实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你不管,这个圈子不会散掉,反而会变得越来越好。这也是挺奇怪的一个现象了。
像很多论坛,一旦没人打理,很快就荒废了。

我 想这就是文化的作用了。能够接受这种文化的人就留下来,不能接受的就散走了。但是像猫扑呢则是另一种情况,千橡急于扩大,带来了大量的用户,但同时将文化 破坏掉了。CSDN的水源也是这样,早年也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文化,但随着人多起来,文化就散了。或者说这也是论坛的一个特点,有一定的时代性,它的文化是 不稳定的,多变的。而微博则更有凝聚力。

令狐则认为在猫扑的问题上,千橡的扩张作法并不是关键原因,论坛这种形式的先天不足才是主要原因。 因为论坛里所有的话题都是任何人都看到的,当用户数增加后,原有的文化就会被稀释,然后大家都看到了这种稀释,原来的人心就散了,而新来的人也慢慢看不到 这种文化的存在,于是这种文化最后注定是要消失的。

他继续说:

我那时候跟babyfish说了一句话:说,饭否就是你加怎样的好友,看到的就是怎样的饭否。
所以在饭否,用户增加对原有的文化圈子影响不大,所以这种文化可以不被稀释而继续得以保留。这也是微博的一个重要的特点吧。
其实如果你不喜欢话痨团,你只要别加其中任何一个人,完全可以在饭否创造属于你自己的圈子,跟话痨氛围完全不搭界都可以。
而通过好友,这些不同的文化也能够相互融合,不至于各自发展谁也不待见谁。
其实说白了,这一点所有的微博都能做到。

我 补充说道,微博里每个人都是一个圈子,人与人之间保持一种弱连接,你可以选择你想关注的人。而论坛则是一种强连接,所有人的发帖回帖都会干扰到你的阅读。 而与饭否相比,别的微博问题在于管得过死,定位过于明确,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企图人为地制造出一种文化来。但结果只能是可耻滴失败了,因为文化不是制造出来 的,而是自发形成并生长起来的。

如令狐所说:

但是能不能形成这种文化圈,就不是微博能决定的了,而饭否恰恰就形成了这种文化圈。

不过我认为除了饭否,中文推圈其实也是有它特有的文化的。虽然令狐说那里都是些只会RT的机器人,但这也是一种文化,只不过不同于饭否的话痨文化。一种由意见领袖和大批RT的跟随者组成的文化。这种文化一样非常的内聚和排他。

事 实上,据我所知,在国内微博几乎全军覆没后,话痨圈的不少人其实已经进驻twitter,但是他们明显变得不话痨了,显然是水土不服。就算是我和令狐这种 已经进驻twitter很长时间的人,在twitter上也不怎么说话——令狐前一阵还RT过几句,现在基本不说话;我现在也是RT为主,说话量只有在饭 否上的几十分之一。

令狐说:

也算是文化的影响吧。在那个氛围里你也说不出在饭否说的那些话。

正解。

其实推而广之,这种文化冲突不止是发生在微博圈,而是普遍存在于互联网的每一个角落。这也恰恰说明互联网归根到底还是人类现实社会的一部分。在现实社会中常见这类冲突:比如软件业经久不息的开源与商业软件之争,Windows与*nix之争(我上次那篇《从Google做OS说起——扯一点关于微软的淡》纯粹就是为了挑起这个争端,反正CSDN就欢迎这种内容),还有在摄影器材圈里多年不断的CN大战、蔡莱大战、胶数大战等。无非都是文化上的冲突。

所以我要说文化冲突无处不在。

而这种小圈子的小文化冲突就已经这样了,你就会知道关于国家民族的大文化冲突其实在本质上是无解的。

好吧,我又悲观了。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今天是几百年一遇的日全蚀,可惜上海阴天看不到。推土人云:“挡”最大!

于是,继饭否之后,包括做啥、嘀咕等在内的国内大部分微博都被挡了,目前硕果仅存的还有叽歪和滔滔。

就在日蚀将至之际,新浪和网易的科技新闻版同时被挡(当然现在已经挡完了)。

前不久被挡的还WOW,官方的借口是贸易保护主义

再 早一点,上面有文件说要严防日蚀期间有不良活动,于是让人们想起了十年前的被挡事件——那会我正失业在家,而且穷得也没有电脑,更没有网络,每天只能看书 看电视,电视也只有CCAV可看,那会主要是看电影台。结果十年前的今天,所以有电视台都在反复放着一档节目,看得人烦S了。

上午蚀甚的时候虽然我们看不到太阳,但外面的天黑得跟半夜一样——甚至比半夜还黑,因为灯光少得多,只有路灯和路上的车灯,几点星星之火而已。

话说微博就是一种星星之火,140字的内容能说些什么呢?无非是一两句话。但是正因为短小,所以传播迅速且难以审查。饭否被挡与7·5事件不无关系。

但新浪网易的科技版又犯了什么天条呢?无非是报道了一起发生在南非旁边某国(该国名已经成为敏感词)的贿赂案(BBC的报道)。说实话,这个国家摆脱殖民统治没几年,而且几乎从来没有在国际新闻上出现过,新浪网易的编辑怕是未必知道它在地图上什么位置。只所以要报道这个小新闻,无非是因为此案与国内清华同方集团旗下的某公司有点关系。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个看似不起眼的星星之火般的小新闻会把自己搞死——某公司前老总现集团公司大波士——胡Hiphone——乃当今太子!

于是,毫无意外地被挡了。同时被挡的还有所有提到相关敏感词的境外网站。

胡Hiphone于是一挡成名,各种小道消息迅速被推遍世界各地,呈燎原之势。

一如十年之前,我本来从未听说过某功组织,但是那天的CCAV让我知道了。知道之后还居然偶遇了一位某功同学,并得借其经典一阅。说来那位同学也真强大,他本来也未听说过,但是为了追求一位练功的MM,所以也加入了——要知道,他加入的时候可是在722之后。

当然,我还是要再次声明,本人对某功全无好感。盖因鄙人当时是一位坚定的科学教信徒,看了某功经典《转某某》之后非常不满,因为此异教徒经文对我科学教有太多污蔑和歪曲。虽然现在已经不信科学教很多年,但个人还是认为信某功还不如信科学教。

貌似我还忘记了说WOW。那的确是个危险的玩意啊,那么多人玩,万一被组织起来那还得了。8过貌似以前人家有组织也不过只是在游戏里组组玩的。现在这样不让人玩,难道是想让人下线组织?

唉,还是要恶意地猜测一下九城,莫非是他们向有关方面举报说其中存在组织?

可耻的CCAV还找来那个恶心的陶宏开叫兽。早在陶叫兽刚开创网瘾产业那会我就批判过丫还不止一次。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丫居然还变本加厉地闷声发大财了。这回陶叫兽在CCAV上拿WOW比作毒品——你丫才是拿“戒网瘾”当毒品卖给家长的贩子,这种贱人就要拖出去枪毙五分钟。更贱的是CCAV还摆出YD的体位来让陶叫兽做活体广告。

等WOW玩家们在网下燎原了,某挡才会知道这一把算是被九城拐带到沟里去了。

话说这个日蚀实在是个很好的隐喻:信息自由就像是太阳,再怎么挡也只能挡住一时。丫们也许会为这个阴雨天感到庆幸,但这虽然可能是因为丫气数未尽,但也可以理解成回光返照。

BTW:17号晚间上海电信的线路访问国外网站速度几乎为0,用TOR也不行,一段时间后恢复。疑似在砌挡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