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之星与小道消息

小道消息之死

六四二十六周年次日,冯大辉的微信公众号《小道消息》被封杀了,原因只是一篇全无敏感词的短文《每年这一天》。

之后各路朋友纷纷发文纪念他,不认识的人还以为他怎么了。不过一则因为忙,再则我也的确跟他没那么熟。

知道Fenng这个人大概是06年在北京参加一个CSDN的会议,那是我第一次见到Virushuo和Tinyfool,期间Virushuo向我推荐了Fenng的BLOG——DBANotes,我才开始知道他的。

之后大概是08年,也是CSDN的会,不过这次在上海,当时Fenng就坐在我旁边。那个会议用了一个现场互动平台(大概是“做啥”或是“叽歪的”,新浪微博还在娘胎里没出来呢),Fenng在上面很活跃,于是有人问他在哪里,大概是我们后面几排有人看到他了,于是爆了他的坐标,然后他机智地换了个位子,于是那个坐标的位置变成我……

第二次再见大概是11年,在北京的MDCC大会上。前面说到的很多朋友的纪念文都在说Fenng给他们帮了什么忙,或者他们给Fenng帮过什么忙。我帮过的忙大概也就只有在这次大会上给他和四万姐(Onlyswan)拍了一张合照而已。

然而小道消息还是死了,死在微信的黑手下。

微信之恶

讽刺的是,就在此前不久,Fenng还写了一篇《微信的用户体验主要是被兄弟部门坑了》,为微信的各种毛病开脱,我当时就呵呵了,微信的问题在于其自身,而不是其它,但这暂时不是我要在本文中讨论的。

《小道消息》被封以后,Fenng重新再开了一个公众号《坏时代》,第一篇《一代人的礼物》用了和上面那篇为微信洗地的文章一样的题图。当然,作为成年人出于利弊考虑问题是对的,毕竟丁香园才是Fenng的本职工作,因为一篇文章使得他失去一个重要的宣传阵地,当然应该检讨自己的行为。

但我觉得,要是从一个更为理性中立客观的角度来看,还是要说微信之恶。《每年这一天》已经算是很谨慎,并且也经过了比较严格的自我审查,唯一敏感的只是日期而已。即使如此也逃不出微信官方的黑手,所以你知道兲朝的内容审查及运营方的自我审查是如何的变态。

当然这也不仅仅是微信。

前些年我的BLOG还没有被封的时候,我也曾经试图通过自我审查进行一定的自我保护,但是最后还是免不了被墙。之后我也尝试过将BLOG上的文章进行人肉过滤后选择一些自己觉得比较“安全”的文章发在墙内的新浪博客和网易博客。结果呢?新浪的文章时不时被删掉,网易则是默默地不公开显示——你自己看文章是在的,但是别人是看不到的。之后我也就不再这样给自己找麻烦了。

所以之前一直有人劝我也开个微信公众号写文章,我想想还是算了,估计开不了几天就会被封号的。

比如我要谈谈东方之星。

东方之星

我是二号一早从推特上知道东方之星的事情。然而不幸的是,从一号开始,新浪微博的蜡烛表情就不见了,这大概会让点蜡党们有一点点困扰。

等到点蜡年经期过了,船上的人也死得差不多了。结果是7个人游上岸,5个人在下游被捞起,几天的救援工作救出了两个人,剩下的400多人大部分遇难,少部分失踪……

我在饭否吐槽说:感谢国家,你们又来晚了。便有人跳出来问:两个人不是人命吗?

是啊,货轮都知道停航一小时避风雨,载着400多人的客船去冒这种险,事发后倒是船长船员逃出来好几个,媒体用一个比一个更恶心的标题来歌颂领导救援有方。

但是……为什么不让点蜡烛呢?

两个人当然是生命,但是难道其他人就是死命了?至于那些恶心的媒体,请你们也都回到长江母亲怀抱去吧,我们也可以给你们点蜡。

还有人说船员也是人,为什么不能跑?

那反问一句:消防员也是人,为什么要去火场那么危险的地方送死?东方之星上400多条人命交到你们这帮人手上,你们就这样跑掉,不说故意杀人,至少也是严重渎职致人死亡。

更不用说像《长江游轮失事真相竟然是——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种洗地文了,看到此文我的感觉真的是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这种洗地姿势也太难看了点吧。打回重洗!重洗之前去学习一下小刀的《境内灾难报道学》。

然而还是要《感谢你无数次洗过,那么肮脏的地板》,这如此肮脏的地板被你们洗得如此干净,以致于人民总是健忘的。

所以我想请大家回顾一些往事……

2002年9月14日汤山投毒案,2003年非典,2008年5月12日的汶川,2008年9月11日的三聚氰胺,2010年11月15日教师公寓大火,2011年7月23日的动车,2012年7月21日的北京大水……

在《扒衣见君节操》里我就说过:这些微小的进步可能都不是进步,只是一件装饰用的外衣而已。现在果然证明了这一点,他们所谓的进步不过是从简单的信息封锁“进步”到了五毛洗地的阶段。上次北京大水,新闻里念了66个人的名字,这一次如果要念这400多人,估计一集新闻联播的时间都不一定够吧……

中国船长

虽然我一向不喜欢方舟子这人,但是这次我赞同他的意见(来自方舟子的推特):

不管是遇到天灾还是人祸,船长都对船上其他人的生存负有责任,要么最后一个离船,要么与船共存亡。弃船逃生的船长如果不受法律的严惩也要受到道德的谴责。这叫The captain goes down with the ship,西方海洋传统,中国也应采纳。
地震的时候,老师第一个跑;翻船的时候,船长第一个逃。据说这是求生本能,不用讲职业道德和荣誉。是啊,把自己当成了只听从本能的动物,还要什么道德和荣誉?
全 船400多人,活了14人,包括船长、轮机长和两名大副。其中一 名副接受采访时说出事时他正在睡觉,是被同事叫醒后逃走的。也就是说出事后还有发出警告和逃走的时间,并不是像有些人设想的那样这些人是被甩出去的,而是 逃离的。否则被甩出去生存的都是船上的最高领导,未免太巧了。
东方之星共有三名大副,其中两名大副和船长、轮机长活了下来,还有一名大副失踪,其亲戚发了一条微博:“同是大副,我姑爷怎么没被救出来。”似乎船上领导比400多名旅客更该活下来乃是天经地义的事,真的是让领导先逃。
东方之星的姐妹船东方之珠在1997年与一艘驳船相撞,船员不顾乘客死活,带上钱物穿上救生衣弃船逃生,幸好乘客被路过的船只救走。这些船员被轮船公司包庇下来。这次获救的船长、轮机长、大副、船员也都是穿着救生衣的。巧合吗?
中国海员条例虽然也规定在弃船时船长必须最后一个离开,但是对违反者处罚太轻了,仅仅是罚款2千元以上2万元以下,难怪一出事船长就第一个跑,然后大副、轮机长、船员也跟着跑。如果没死人,应以渎职罪起诉,赔偿船只损失;如果死人,应以故意杀人罪起诉,看以后谁还敢跑。
过失杀人是不能预见自己行为的后果,故意杀人是能预见自己行为的后果,船长自己跑掉应能预见到后果。韩国世越号船长就是在二审时被认定谋杀罪成立判处无期的。
普通乘客都知道要尽力救人,船长们反而不知道,只知道逃生了。这就是中国的优秀船长。

几十年来“让领导先走”一直是中国的“优良”传统。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哪一天中国这艘船沉了,先走的也必然是那些领导们。

关于佩妈谈BLOG

佩妈在简书访谈《斗士王佩》中说了他现在对于BLOG的一些观点。但坦白说,逻辑有点混乱,我大致理了一下,他的说法基本上是这样:

1、媒体是一种中介
2、BLOG和其它SNS是人直接对人,不是中介,所以不是媒体
3、资本占据统治金字塔的顶端,BLOG只是把媒体权下达到精英层,达不到人民层
4、微博比BLOG更草根
5、中国的微博不是好东西
6、微信是人民的大救星

总体上没大错,但最后一点我是不会同意的。

我不止一次在BLOG上喷过微信,说得最细的一篇是这个《微博、微信及所谓的自媒体》。其实我自己看完这篇都觉得本文没有写的必要了,无非是马斯洛说的五种之一而已。

谈谈我对独立BLOG的几点看法吧。

1、BLOG是真正存在于互联网上的,微博(包括设置了隐私的Twitter等)都是不存在的,至于微信里的内容,更加不存在——搜索引擎找不到的内容等于不存在。

2、独立BLOG的意义在于独立,审查尤其是自我审查是表达的第一大敌。

3、反对push,这与广告无异,即使是如佩妈所说微信这种不很强力的push——不过Google Reader没了以后,对于愿意pull的读者来说,的确非常不方便。其实在现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重点不是看什么,而是需要一种技术能让我们不看什么。

总之,SNS跟BLOG是两回事,跟SNS类似的东西以前也有,叫做Blog Sphere……

微博、微信及所谓的自媒体

微博的没落

虎嗅大惊小怪地忽然发现《新浪微博活跃度已经降至2011年初的水平,距高峰期持续下滑超过30%》,这种秃子头上的跳蚤——不,是蛤蟆——的事情,不用数据大家也早就看出来了吧。

就性浪这种恶心人的运营模式,迟早是要得到这种下场的,只要有更吸引人的东西出现——比如微信。

其实性浪的本来是很有核心竞争力的,那就是真实的活跃用户数量,不说质量如何,单是数量大到一定程度,他们就会因为相互的关系而被自愿或被迫地绑定在这项服务上。

但关系是会迁移的,只要你把这服务搞砸——事实证明,性浪干这个很拿手。

微博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为移动而生的——140字的限制就是来自于短信,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这一点——但是性浪却把它当作一项web服务来运营,试图把它打造成一个中心化的媒体……因为它对这一套玩得比较熟。

结果呢?

既然你不能为你的目标用户——那些移动中的用户——更好地服务,那么自然他们会抛弃你,剩下的无非是大V和僵尸粉们自娱自乐罢了。

微信的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虽然微信的确在移动服务方面开创了一片蓝海,成为续性浪微博(注意,只是性浪)之后下一波高潮。但我仍然早就说过,我不看好它。

很多媒体什么的都在鼓吹微信是一个新的最重要的互联网平台,但是对我来说,它的作用只不过是一个可以替代彩信工具……仅此而已。

当然,我自己并不能代表所有用户,但至少说明它的不可替代性其实没有很多人想像的那么高,只要你愿意试试,没有微信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至于那些说微信朋友圈将成SNS新模式的说法,我也不敢苟同,各位女神男神可能在其中玩得很HIGH,但是实际情况是什么样呢?

因为微信朋友圈的隐私控制做得很好,其中的互动只有双方及共同好友看得到。所以,从女神男神的角度上看,底下一众追随者,自我感觉膨胀得要爆了。但是从下面的屌丝看来,通常只有自己的回复,看不到任何别的互动,感觉就跟傻屄一样——不只是自己,上面的女神男神也一样是傻屄地在那里自HIGH。

没有人会愿意长期做一个傻屄的,尤其是在TA自己知道的情况下。

总之微信可能会红火一阵,但能火多久,我并不是很看好。

所谓公众号

嗯,的确还没有说到微信公众号,我在之前的《犯不着跟个二屄网站过不去》里说过:

(微信公众号也是我很反感的一个东西)

为什么呢?

首先“公众号”这个名字就很二屄,基本上跟”公知”是一个腔调。然后很多自我膨胀到不可一世的阿猫阿狗都去搞这玩意儿。反正我是一个都不会去看。

其次这玩意儿实际上与Blog或者说Lightblog很相似,唯一的区别只是发布渠道仅限于微信罢了。这有什么意义?如果我需要这样的服务,那么我宁可发布在Tumblr上,至少Tumblr的客户端比微信好用多了。

最后,订阅用户其实就是粉丝改个名字罢了,实际上没什么区别。那些热衷于搞微信公众号的,无非是看中了它的用户数量大……但是凭什么用户就要订阅你的公众号呢?你以为你在微信开个公众号,几亿微信用户就是你的潜在读者?

醒醒吧大傻屄!

不论是公众号还是别的什么自媒体,重点还是在于内容。只要有吸引人的内容,不论你是通过什么渠道发布,自然有读者找上门来。而没有吸引人的内容,就算是去纽约时代广场打广告也没人看——嗯,就是高级黑,你懂的。

有些人说他的公众号有很多读者啊,那谁谁也有很多读者啊,公众号事业明明是一片繁荣。

省省吧,你以为你那些读者有几个不是僵尸粉的?你以为那谁谁换个方式发布内容就没有读者了?

内容为王,渠道就是浮云,现在红火只不过是图个新鲜罢了。

所谓自媒体

其实微信公众号根本不是个做媒体的好方法,虽然最近微信说要整顿这一块,但我觉得用处不大,这个热潮很快就会过去。

刘淼老师有一段时间停止写BLOG(虽然现在又开始写了),把他写的文章通过邮件群发给一些喜欢他作品的读者朋友,我觉得这种方式很有意思,这才是一种领悟了自媒体真谛的做法。

当然这不是唯一做法。比如我觉得Blog仍然是一个很好的方法,所以我还在写,即使Google Reader已经关闭。

自媒体的重点不是媒体,而是”自“。独立自主才是自媒体的核心——不只是作者,也包括读者,或者说根本没有作者与读者的区别,每个人都是作者,也都是读者。正如我写BLOG,也读别人的文章。

比如今天一早,我就在手机的GMAIL客户端里收到刘老师最新一篇关于猫屎咖啡的文章。虽然我去年在印尼听导游说过这东西,也在咖啡工厂里品尝过——个人并不喜欢它的味道。但那个麝香猫居然就是果子狸,这一点我还是从刘老师的文章里才知道的。涨姿势。

我每天会看邮箱好多次,但是微信……人家是平台——听到这种说法就让人反胃,平台个毛线啊——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去开它的。这么说吧,基本上一个星期也开不了两三次。它真是一个发布渠道吗?I don’t care.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

最近忽然想到,这个理论很好用,可以解释很多问题——比如SNS。

传统的约炮型SNS只能实现最底层的生理需求,虽然基数大,但太低端,也留不住用户。

然后加上黑名单和隐私保护什么的,也不过只是增加了一点安全需求的满足,没有本质的进步。

上升到传说的中爱情的级别,或者是群P面基什么的,才算是到SNS的级别,满足了社交的需求。

搞一些大V、公众号之类的东西无非是给用户一点尊重需求的满足——即使是僵尸粉这种虚假的满足,对于用户来说已经很开心了。但实际上这些用户不过是巴甫洛夫的狗罢了……

至于自我实现的需求……请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