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承认我笑翻了

虽然这很不厚道,但是看了和菜头那边的一篇《【和菜头信箱】很傻很天真》的前半部分——就是ringo同学来信那部分——实在忍不住笑翻了。

最搞笑的就是最后那一句PS,简直就是春哥的一脚回旋踢却踢到他自己脸上一般的精彩演出。相比之下和菜头的回复反而显得黯淡无光乏善可陈。

别的精彩之处还有很多,总之我看那来信的感觉就像是看一只被关在鸟笼里的傻鸟,见过的世界就是被老头拎出去溜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块地方。听说有别的鸟逃出鸟笼跟狗打架被扯掉一撮鸟毛的事情后,睁大了一双无辜的大眼睛说:掉了毛那多难看呀~~

和菜头这个回答说教味太浓,有标准答案的调调:

你觉得我真是在谈黄网?我真对你的力必多水平有兴趣?不,我对受禁制的知识和信息有兴趣,我对人如何获取它们有兴趣,我对一个人如何突破障碍实现自我完善有兴趣。无论是这种禁制来自外部,还是像你一样,来自你的自身。

不过也可能是因为他被笑翻了,以致于文风少了很多轻松调侃的味道。

这就是中国式教育产业的最典型产品啊,所谓的“好”学生大抵如此。居然后面回复里还有很多人在围绕性问题不放。难道和菜头有让她去滥交么?连这么简单的中文都看不懂,这些好学生在语文课上到底学到了什么?大概只是背下了标准答案吧。

中国的教育问题还不只在学校,还有家庭教育和社会教育。

这位ringo同学的家庭教育,特别是性教育显然是有问题的,不过这也是中国的普遍现象——那就是把性问题妖魔化。相关的话题我在《绿坝之逆袭?——谈谈慈溪按摩乳事件》也谈过,那的确是很傻很天真啊。

同样擅长使用妖魔化教育法的还有社会教育,现在最被妖魔化的就是所谓的网瘾。前两天一档电视节目报道了一起青少年打群架的案件,据说是源于网络社团的现实组织。去你妈的吧。当年没有网络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年轻的时候,沉迷上街砍人》。什么年代的青少年都一样,只不过每个年代都有替罪羊。

好吧,嘲笑别人是不对的。下面我们还是请温喜庆来为各位塑料大棚里的花朵唱一首歌作为结束吧:

我们的祖国是花园,
花园里花朵真鲜艳,
和暖的阳光照耀着我们,
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
娃哈哈娃哈哈
每个人脸上都笑开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