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讳

前几天日本大选后鸠山由纪夫上台,后来一则8挂新闻报道说,日本某地一个也姓鸠山的小人物长得有点像鸠山由纪夫,据说在大选后立即接到很多广告订单,要扮演鸠山由纪夫,并且他的太太即将生产,他说要给孩子取名叫鸠山由纪夫。

这事就是很有意思了,显然类似的事情在国内是不可能发生的。

哪个长得像胡总敢扮演胡总接拍广告?更别说生个儿子取个跟胡总一样的名字,更别说还有大批媒体来报道。

当然,NB的人还是有的,比如那个可以打 钟共钟央 还可以操他妈的男人。

这个厂商就很不河蟹地用了某领导的名讳,一点也不考虑此太子党人未来很有可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还要不要做生意了。

避讳这个概念很有中国特色。它源于中国古代的前专制时代,但得到普及并形成强制力则是在秦以来的专制时代,到民国时代虽然号称废除,但实际上还是有一定的残余。

古代的四种避讳中,后二者的避圣贤讳和避长辈讳现在已经没有了,出于尊敬而不直呼其名的礼貌是不算的。而前二者的避皇帝讳和避上级讳虽然明里没有,但暗里却从未消失,只是形式上的不同——

官大一级压死人,更不用说屁民百姓了。有些事情当官的能做,但屁民就是不能议论。

比如我们不过是谈论了一下新疆发生的事实,于是被关的被关,被墙的被墙。

其实中国不过是换了一件社会主义马夹的封建社会——别以为你换了件马夹我们就认不出来了。

最后围观两个强人的名字:开平海关的操锦涛。另外还有这一位:党员缴纳“特殊党费”金额、名单中的干家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