搞费神马的不过是浮云

搞费与自由撰稿人

中青报发了一篇《低稿费给中国带来了什么(豆瓣转载)》,但是我觉得在中国,稿费根本就是个伪命题。

问题就在于:在专制制度下,媒体是最重要的宣传工具,而不是一种商业行为。

TG 的上台过程与希特勒有很多的相似性,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利用战后(德国是一战,中国是抗战)经济崩溃民怨高涨之机,充分利用宣传手段欺骗一部分民众的支 持,最终取得胜利。而之后的维持统治,宣传手段也一直是很重要的环节——基本上是仅次于军事等强制力量的第二重要环节。

在这样的环境里谈什么“自由撰稿人”纯属扯淡。媒体就是官僚的喉舌,谁要你们这些麻烦的“自由撰稿人”来多嘴了,还想要钱。洗脑式的愚民宣传不需要“自由撰稿人”。

那么稿费的问题就很好理解了——所有媒体的版面都是留给御用撰稿人的,而他们是拿政府的工资的,至于体制外的作者,也就算是些个群众演员,给管个盒饭就不错了。

说到专制的宣传,自古以来就是最重要的非武力统治手段。即使到是现在也没有改变。

但技术的进步也许会带来不同。

宣传技术的进步史

最早的媒体只有书籍,技术上政府只要控制印刷出版机构即可,中国古代还有八股科举制度加以制度上的强化。

后来有了报纸杂志,情况就难以控制了,政府一时没有找到合适的办法,于是国民党倒台了(至少是原因之一)。TG吸取了教训,所有报纸杂志都是官办——即使后来有所松动,也有很大的限制和很严格的审查。

然后是电台电视台——由于这个投入巨大,在前改革开放年代只有政府有条件搞(个人电台影响有限并且在中国受到严格管制)。

所以到此为止,整个宣传体系还是掌握在统治者手里。

虽然说也有一些不太听话的报纸电视出现,但在宣宣的大棒下,还不是一个个的搞掉。

新的时代与最坏的可能性

但是时代变了,随着传播技术的进步,这类传统的一对多的传播模式影响力在下降,而随着手机和互联网的发展,个人对个人式的一对一或多对多的传播模式即将或已经兴起,虽然不能说这种模式会取代传统模式,但必然导致专制的宣传管控失效。

现在的问题在于:移动运营商和网络运营商并不在宣宣的管控之下——虽然宣宣可以通过上面间接施压,但终归效果还是差了点。

然而还是存在最坏的可能性:

目前政府打算搞的所谓三网融合计划,如果最后主导权落到光腚肿菊手上,那么中国通信业特别是互联网业的末日就来了。不信看看光腚肿菊过去出台的所有龟腚吧,全中国的脑残大概100%受过它的毒害——包括一部分未受过教育部毒害的人。

幸好希望仍然属于人民。

未来的希望

一方面是技术上的,未来的基础通讯设施必然可以超越管制——比如低空轨道卫星通讯技术。而且就算是在目前的条件下加强管制,我们仍然可以有一些技术手段加以突破。

另一方面是人。信息传播的根本目的是把信息传达到具体的人,传播手段只是手段而已。即使所有的现代通读手段都失效,我们还有口耳相传,有时在网上跟五毛吵架,不如跟身边的长辈、朋友、小孩作反洗脑。

当自由的种子已经播撒下去,就再也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