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小吐槽两则

兴奋剂

小叶成绩不错,然后各种声音就出来了。比如兴奋剂。

虽然不我认为小叶有使用兴奋剂——因为在奥运之前就已经是一流选手的运动员,应该都在飞行药检的范围内,做手脚太难了。加上现在药检技术这么先进,可能性太小。

所谓飞行药检是因为一般药品在停用一周后基本不太可能被检出,为防止运动员在训练时用药,对某些重点运动员在非比赛时间也随机抽检。这就是飞行药检。

话说这个药检还真是那啥,有人专门盯着看你尿尿,以防作假。再说现在除了尿检还有血检。

性浪网友吐槽说:

转@霹雳豌豆074: 外国SB媒体该停止了吧!我们真有那么逆天的药,肯定会给男足吃的好吗!

当然饭友更加高级黑:

RT @yeahwang: 男足吃了也不好使。因为至今还没听说有什么兴奋剂是能提高智力的

但是这次的事情倒是扯出一些往事……

90 年代中国游泳队曾经大量使用兴奋剂,女运动员都长得像男人似的——据某网友说他有个女性朋友曾经在省长跑队呆过一段时间,一去就各种吃药,吃到大姨妈都不 正常,直到退役停药后才恢复正常。只不过当年的检测技术落后,没有证据。直到94年广岛亚运会,七名游泳运动员被查出服用禁药,12枚金牌被剥夺。详见《说一说嗑了药的中国体育》。这事被加拿大的CBC列入体育史上十大药物丑闻之一。

而中国游泳队第一个被查出禁药的人叫做钟惟月,被查出的禁药叫“伪麻黄碱”——一种普遍存在于感冒药中的成分。钟惟月据说是因为有哮喘,所以才吃这个药的。不过她的父亲是国内著名的呼吸病专家——钟南山。最后钟惟月被处禁赛两年,后黯然退役。

当 然,出于对胜利和高额奖金的渴望,在体育比赛使用兴奋剂是普遍现象,倒也不是中国特色。不过区别在于,国外的运动员基本都是私营性质,用药也是私人行为。 但是中国体育是一种举国体制,用药是团队性质的——背后还有国家级的药物科研支撑……虽然在治病方面,即使是国家级的药物科研,中国也不如国外大的医药公 司。但是如果集中在某些方面的话,效果应该还是会有的,比如航天技术和GFW技术……

据某省队退役射击运动员说,赛前服用镇静剂是很普遍的 做法。即使是很高水平的运动员,也会吃点药加个保险。但是如果真的水平差,那再吃药也是没用的,比如这次奥运失败的举重小将。只有最顶级的运动员才应该不 会用药,因为被查到的风险太大——比如刘翔。如此说来,现在的叶诗文也到了这个位置。

澳媒说小叶用了先进的药,只是现在查不出,这纯属诛心。

据 说现在获奖运动员的尿样会被保存多年,以后检测技术进步还会重检。但就目前的情况来说,好像还没有重检阳性的案例,仍然还是以赛后尿检为准。即使如美国女 飞人琼斯被剥夺2000年奥运奖牌,也是因为她在07年承认了自己在2000年比赛前服用过禁药,而不是事后检出——当然,也可能与她在06年的比赛中被 检出EPO有关。

只是我还是要批评外媒,质疑也要合理质疑,搞得跟方教主似的真是没意思。

西方文化中有两种被普遍反对的恶行就是:Once a thief, always a thief,以及有罪推定。

基于这两点,我觉得他们的说法是相当不妥的,有违他们自己的传统美德。

当然媒体有言论自由的豁免,质疑是他们的权力,但在没有可靠的证据之前,我们完全可以无视之。

消极比赛

羽毛球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吧。

很多人认为合理利用规则没错……MD,去看一下比赛录像再这么说吧。敢不敢打得再难看一点?不客气地说,我上场打都比她们打得好看。对得起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吗?

我算是知道为什么国足会有今天了,反正他们再怎么黑、再怎么打假球,还是会有很多SB球迷去看他们比赛的。至少国足那么多比赛里还从来没有过这么难看的假球吧。

但是这显然不是队员的错。

作为个人,不可能有这么厚的脸皮——全世界人民都知道她们在打假球,她们还能若无其事地打下去。

只有所谓的“组织”,所谓的“领导”,所谓的“党中央”有这种逆天的厚脸皮,如果不是领导有令,谅她们也打不下去这种球。

全国人民都知道他们最黑最腐败,他们也知道人民知道,但他们还能厚顔无耻地每天在新闻联播上表演清正廉明,几十年如一日——这实在是只有炮弹也打不穿的厚脸皮才能做到。

中国羽毛球队领导和中国体育总局领导应该对此承担责任——虽然我们都知道,他们仍然会继续厚着脸皮推卸责任的。

在一个只会维稳的消极执政的政府领导下,这种事情很正常。

只是这届奥运看来会是有史以来让领导最难堪的一届……

这是好事。

扒衣见君节操

历史

后天就是所谓的:扒衣见君节。

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共军发动了南昌起义,从此有了自己的武装力量。这个日子也就被定为一个节日。

一转眼快要85年过去了,回顾这85年来的历史,我们会发现,这一武装力量更多的时候是被用来对付自己国民,而不是外敌…

最近的一次就是上周六,在江苏南通的启东市。

上午,市民们兴高采烈地对市长“扒衣见君”,下午,我们的所谓子弟兵就对人民“扒衣见血”了。(图片视频

原因据说是上午的时候本地军警消极工作,头头们从外地调武装力量进城,结果路上堵车,所以下午才到。然后下午就断网了,外地军警们肯定不只是过来的吃饭喝酒的嘛。

大家都懂的,不然没事断什么网。

当然现在技术这么发达,要封锁还是很难的,所以才有上面的图片和视频。

启东

我就不复述启东这事的前因后果了。也别跟我扯什么这个项目不是传说中的那啥啥,或者什么别有用心之人煽动什么,又或者别的什么含泪劝告之类。

貌似比较科学的说法见这个长微博。还有这篇《启东事件若干疑点,及可能的真相》。

不论个中阴谋到底是怎么回事,简单一句话,如果不是官僚们在私下里暗搓搓地拍板决策,事发后又不给人民一个说法,人民只好给你们一个说法。

微博上有人说得好

转@穷不怕怕: 觉得背后有人?好办,全开放直播啊,谁有鬼全晒出来,为什么屏蔽删贴 。采访参与上街的人,调查他们为什么要去。再采访调查政府。

正是因为不公开透明才会有这么些妖蛾子的事情。

麦田这个大傻屄居然还说:

转 @麦田 : 什邡,启东,都是环保有关的社会群体事件。两个事件都相对比较“专业”(一般老百姓也不知道实情)。我好奇的是,这两次群体事件的组织者是谁呢?(不要和我说纯粹是老百姓自发的,没组织的)。

这话从逻辑上是完全没问题,的确是可以有这样的疑问,也可以有自己的猜测。但是丫说这P话明显夹着言外之意——那就是有人搞阴谋组织群众闹事。诛心这种事情,丫一向很拿手。

当然不排除有组织的可能性——不需要有明确的组织者,只要在暗处恰到好处地抛出一些材料就够了,网络推手们都是这么干的。至于可能这么干的幕后之人,也许是所谓的境外反动势力,也可能如前面那篇《疑点》文的分析。

但是即使没有组织,人们也可能因为共同的目标而走到一起。比如厦门PX,番禺垃圾,大连PX……

帝都

上周末老板请客,一帮同事去巴厘岛玩了一圈。上飞机前刷微博,看到北京下暴雨了。

第二天在酒店里上网再看,已经死人了……

后面的事情我也不复述了,大家都知道的。

上周六启东人民散步的时候,正是帝都水灾遇难者的头七。想当年魔都1115大火的头七,魔都人民自发非法献花,规模空前。

可惜帝都人民刚有这么点想法,就发现献上的花立即被便衣们丢进垃圾桶,然后人被跟踪抓捕喝茶,事后发个微博还被秒删

于是这个头七就这么默默无闻地过去了。

有人拿这个跟启东对比,说这是因为北方人奴性多于南方人。

我觉得这不太厚道…也许只是因为帝都人曾经被坦克过,南方人还没有过罢了…当然现在已经有了警棍,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出坦克。

奥运

热闹的奥运会又开始了。但是我很讨厌它——当然理由可能跟大多数人不同。我是因为现在所有的电视台都在转播奥运,看不到匈牙利站的F1比赛直播了…还好整个8月F1休赛。

对于很多人来说,奥运关我鸟事。举国体制的体育对改善人民的体质有毛帮助。当初北京奥运时还以为花大钱兴建的场馆以后真能成为市民运动场所,结果四年以后一看,大部分都成了废墟。

在官老爷看来,宁为废墟,不与家奴。

海外华人对国内批评奥运的言论有点受不了,

转 @陈家有爱: 真不明白为什么国内的一些人非要纠住08年的假唱和烧钱不放,而我们这些在外的游子却为北京奥运深感骄傲自豪,毕竟是第一次在中国举办,隆重点不可以吗? 想当年北京奥运开幕第二天身边的英国朋友和同事们都对中国刮眼相看交口相赞,可为何我们中国人非要妄自菲薄?!最讨厌外国的月亮就是圆的心态!!!

一楼回复正解:

转@Byford张碧仿:是啊。浪费的不是你的钱,长的却是你的脸。

对于官老爷来说,也是这么回事。

但对于人民来说,奥运金牌就如朋友珞璃所

转@珞璃: 金牌又不能当下水道用……

有人说伦敦奥运请500个工人参加开幕式没啥。中国农民工的名字还被刻在鸟巢的钢梁上。我虽然去过几次帝都,还从来没进过鸟巢,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反正很多人表示感动。只好求助网络,搜了一下,好像那些也不是全部工人的名字,只是焊接钢梁的电焊工的名字……当然,这在中国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

名字

说到名字,这次CCAV在某个晚间新闻节目上,欧阳夏丹把721水灾遇难者中66名已经确认的人的名字念了一遍。人民日报还详细登出了66人的基本情况。

这值得表扬,只是有些人未免太过于乐观。

正如我在微博上说的:

1115,723,三鹿,512…非典,914…10年来,无数的生命终于换来了这微小的进步…

是的,这是一个进步没错,但仍然只是极其微小的进步。

光是看有关部门对723动车事故周年报道的严防死守就知道。还有非典,谁还记得这10年前的事情?

转 @鲁国平先生:凤凰卫视《非典后遗症患者》报道,北大人民医院护士许瑞琴03年于非典一线不幸被感染。逃过鬼门关后患上股骨头坏死。北大人民医院以许与医院仅存在“事实上的临时工”关系为由拒绝为其支付医疗费,她当年抗击非典也不再被认可!? by@不明真真相 http://t.cn/zOWWbT2

更不用说《南方周末》的七位记者,在帝都奔波超过2000公里,采访了24位721遇难者家属,最后做出了8个版面的报道,却在付印前被紧急撤下……

所以说,不要对这微小的进步太过乐观——甚至它都可能不是进步,只是一件装饰用的外衣而已。

扒衣

是时候扒去它们的外衣了。

兲朝的大都市都有如此光鲜的表面,一场大雨让人知道了这表面下面其实何其龌龊。仅仅只是下水道不力么?建设的时候不会没有下水道的预算吧……纳税人的钱去哪里了呢?还有没有其它看不到的地方也是这样的呢?黑天鹅显然不可能只有一只。

启东的事情也一样,冲进市政府大楼的人民掀开了这个政府华丽外衣的一角,恍然大悟。即使下午披上了断网的外衣,也掩盖不了衣服下渗出的鲜血。

还是那个道理,没有公开透明,各种妖蛾子就不会少。

微博上有个讨论:

@李子暘: 说的很好。同样的钱,如果用于其他方面,可能会救更多人的命,但就因为某些人的声音大,于是,政府就把大笔的钱用来减少一点点他们遇险的可能性。
@代谢聚类谨:这种偏差的直接后果就是大量资金投入其实对生命威胁并不大的市区管道系统,而对郊区水利设施投资被延
@桔子树小窝 : 刚刚看了一下北京暴雨遇难者发现地分布图,发现真正因为城市排水问题遇难的仅为一人。绝大部分死难者是死于郊县的河水漫堤与山洪。顿时觉得大家之前的关注点是不是出了偏差……

正是如此。

在兲朝声音的最大的当然是头头们,只是很多声音你我从未听到过,所以他们有特供,咱有地沟油。

其 次大声的是媒体,所以有新闻联播和人民日报环球时报。它们的声音只会给头头们歌功颂德。问题是丫们干得好那是应该的,花着纳税的人钱呢。干得不好要被骂, 要下台,甚至要自绝于人民。那才正常。但是这在兲朝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埋在新闻联播里。

然后,人民有什么?大概就只有网络了。这是我们唯一的武器,用网络扒去它们虚伪的外衣,直到中国得解放。

我很热衷于把那些官媒不会报道的事情传播给周围人。扒衣才能见君节操——其实丫们根本就没节操。

还是历史

据说历史上有三届奥运会的开幕式最为宏大。一是1936年的柏林,一是1980年的莫斯科,一是2008年的北京……后面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如此说来大概还有五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