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米、强强及其它

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连续扯这种“及其它”的淡了。

强强的抄袭问题

夏俊峰已经死了一段时间了,这个案子终将成为废除死刑支持者们最爱的一个案例。

然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关于强强画作的质疑声起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各种专业人士现身说法,有说儿童不可能有这种成人的表现力,也有人证明天才儿童可以做得更好,强强并不算什么。这种专业技术方面的东西我不懂,不掺和。

但就当时已经披露的信息来看,的确有一些专业的成年人参与到“帮助”强强作画的工作中——这一点我在前文说过,我是不赞成这种“帮助”的。

至于伊能静,她是不是炒作我不care,只要真能给张晶一家以帮助,就算是炒作那也是双赢。

现在新的问题在于,强强的部分画作被指临摹了几米的作品。这个问题性质就不一样了。

因为这里有几个方面的问题:

第一,即使说临摹不是抄袭,也的确包含了再创作的部分,但是本质上还是对原作的版权构成了侵犯。

第二,几米的表态说明这一行为是不被原作者许可的。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强强的画作已经集结出版,构成商业行为,这就直接是违法行为了。

OK,那么是不是就可以因此攻击张晶和强强呢?

反洗脑指南

网易云阅读的这篇《反洗脑指南》说得好,关键还是要看是谁造成现在这种结果的。

就我个人看法而言,虽然几米算是比较有名的,但我不认为张晶和强强会知道这个人,更不认为他们之前会看过几米的作品,事实上我虽然知道几米,但对其作品也不熟,能看出来的应该是忠实粉丝级别的人物。

所以,可以推测应该是有人拿几米的作品给强强“参考”。

其次,以一介小贩遗孀的能力,我也不认为张晶有能力运作一本书的出版,而且出版速度还挺快。因此这其中也一定是有“贵人”相助。

从阴谋论的角度出发,可能是有人故意设了这个局来害他们母子。但这样太过于诛心。

更大的可能性应该是:

让强强临摹的人只是让他学习,并没有想到后来会有人把这些作品用于商业目的。而提供出版帮助的人并不知道这一情况,所以没有发现这一侵权行为。至于张晶母子,他们应该是不懂这方面的法律问题的。

至于几米方面,争取自己应得的法律权利也是非常正当和合理的。

唯一要做的只是双方坐下来协商。

老毛的阴魂不散

然而现在的情况不是这样的。两帮甚至更多派别的群众就这个事情在网上骂来骂去。在我看来:

有人正在发动群众斗群众的时候,最好回避,其实两方面的群众都是SB

这种群众斗群众的活老毛最拿手,他的继承者们也很喜欢用,因为相当部分的群众们真是太SB了,不利用白不利用。

于是问题的重点就被转移了。

这也是为什么这几年来我一直评论方舟子是个疯狗——因为这种事情之所在近两年多次发生,正是因为方舟子当年将此法发扬光大的。

再谈反洗脑指南

其实这篇文章的错误还是很多的。

比如多处从法律角度来证明刘瑜的政治观点不对之类。

另外一些错误如那个子宫的问题,女性的确有权自由使用自己的子宫,但婴儿是另一个独立的人,即使是亲生母亲也没有权力把婴儿拿去卖钱。

所以说,要小心被洗脑,但是反洗脑也是另一种洗脑,更重要的还是自己的独立思考——即使这种思考的结论有可能是错误的。

谨以此友情提醒各位科学教徒。

RAmen!

夏俊峰及其它

附带民事赔偿

早上在报纸上看到说其中一位遇害城管家属要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赔偿的诉讼,这样真的好吗?

当然这是他们本来就有的法律权利,只是结果意义真的不大。

夏不过是一小贩,能有什么钱呢?就算是拿去他们家庭财产的一半又能有多少,别人捐助给强强的钱应该也不能算进去,他人也死,没法以后继续赔付,就算是法院判给你几十万,你又能拿到多少呢?

已经拿了纳税人90万,还应该会拿到烈士称号。难道还不够?

无非是贪婪之心作祟罢了。

法律问题

既然没有法律问题,这当然是个道德问题。那我们为什么要同情夏,却不应该同情城管?

这几天里,薄熙来被判了个无期,夏俊峰被执行了死刑,连李天一都没能逃过,在国庆前被判了个十年。

关于废除死刑的话题我不想再说了,这事已经从党内先操作起来了,共产党果然是先进性组织。

夏俊峰和李天一是不是都因为律师是猪一样的队友而导致被重判了,我也不想谈。中国的量刑有很多法律之外的空间,归根到底还是看领导的意思。

你还真以为坐在法庭上的那些人多么懂法律么?当然不是没有,但是我们都知道,不多。

总之夏杀了两个人,致一人重伤是不争的事实,正当防卫什么的也没有足够的证据。在这个前提下,也只能接受这样的法律结论。

之前我曾经在《专制的夏俊峰困境》里说过支持夏的做法,但是从现在批露的信息来看,他像杨佳一样做得过了。

强强和他妈

在夏发案之后到他被执行,一直都被很多人关注和同情,有人认为其中不乏公知的炒作。这种事在兲朝真是很难免的。

然而我仍然愿意站在鸡蛋这边。比如伊能静收养了强强,比如很多专业人士去“帮助”强强画画——虽然我不赞成这种“帮助”,但我愿意相信他们中的大部分是真的想要帮助他们,只是方式方法比较不妥。

再怎么质疑我也一样会同情小贩而不是城管。

除非有一天,那些被城管打死的小贩们也能拿到90万和烈士称号。

你以为这些质疑的声音就是公正客观了吗?无非是另一帮公知而已。

关于城管

这个案子的结论是可以预见的。

我在《专制的夏俊峰困境》里已经说过,这是最坏的结果——领导已经作出了决定,那就是强硬维持现有的官僚资本主义体制,以保护官僚集团的利益为最高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企图分裂官僚集团的人被判无期了……而那些幻想能出赵紫阳的人也可以歇菜了,不可能的,这种妄图消灭这个官僚集团的人必须被扼杀在萌芽状态。

而城管,作为保护官僚集团的狗腿子集团的一部分,同样在被保护之列。

关于小贩

很多人不同情小贩理由在于小贩造成了环境的脏乱差。但是有没有人想过为什么?

如果有别的合适的生活方式,又会有多少人愿意受这种苦去做小贩呢?

今何在在《悟空传》里有这么一段:

“你害怕了?那你有没有听见过一种咔嚓咔嚓的声音,那是你的天敌在啃着骨头,它嘴里的东西还没有死,你还能听见它在挣扎,而下一个被嚼的,就可能是你!这种声音在夜里会渗进你的梦里,你居然还能做个关于来年的美梦?你随时都会没有明天的!”

是啊,你觉得跟一帮随时会被城管追杀的人谈环境卫生有意义吗?

再说小贩也并不是必定脏乱差的,至少我在台湾和泰国看到的小贩不是的。

为什么在中国就是?

无非就是那帮花着纳税人的钱的官僚们不干人事,只好找了一帮流氓来帮他们收拾烂摊子,美其名曰:城管。

中国的很多事情都是因为这些尸位素餐的官僚造成的。

小贩也是城市的一份子,但他们又何曾对城市的管理有过发言权?

如果只是因为享受了城管带来的无小贩环境就同情城管的话,那无非是因为一点点小资产阶级心理造成的而已。但是如我在《专制制度为什么必然灭亡》里说过的,对底层人民的进一步压迫,无非是推动那个交点早点到来罢了。到那个时候,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而我们这种同情小贩的,其实也改变不了什么本质的东西,无非是把交点的时间往后推一推罢了。

领导们的决定,已经使那个结局成为注定。

====分割线====

话说前一阵推上有人说:你们整天说某党这样会完蛋,那样会完蛋,说了这么多年,某党还是没有完蛋嘛。

我不得不说,这种类似的话我也的确说过很多年了,不过我也说过没这么快,怎么也要20年吧——距离现在已经过去快十年了。

专制的夏俊峰困境

最近那位刺杀城管的小贩夏俊峰被判了死刑。显然头头们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从安抚民意维护社会河蟹稳定的角度来说,不应该给他判这么重的刑。但是从安抚狗腿子们维护专制统治的角度来说(关于这点参见拙作《专制制度为什么必然灭亡》),必须给以城管为代表的狗腿子们一个交待。领导们真是不容易啊。

或者我忘记谈法律了——对于这种案件,显然是领导意见高于法律。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就是看这个案子是依法判决还是从重从快。单就这个个案来说,城管的确罪不致死,但夏俊峰也未必没有正当防卫的可能性,无论如何夏不致于被这样从重从快。

再从曾经研究过的科学理论(《群体博弈策略研究之一》《群体博弈策略研究之二》)上来说,还是应该支持夏俊峰的做法的。

理论上说,这种困境到了专制统治的末期必然会发生,并且会越来越多地发生。而对这种困境作出何种决策则显示了官方对未来的态度:或者松动改革,或者强硬维持。

如果最终维持现在这一判决,那么我们可以对未来持悲观态度了,因为领导选择了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