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公敌

杨女士死了

新闻上说的。

四月一日,她走在帝都的路上,平地忽然出现一热水坑,躲闪不及落入水中不过一分钟,便被全身烫伤,终告不治。

官方称女子坠热水坑身亡事件为安全事故

估计这事的结果就是,领导们来晚了……下面木有了。

她才刚生了个孩子,才七个月大,就没有妈了……

幸好小黎没死

上个月,18岁的安徽涡阳高中女生小黎被贼人打晕丢在路边,第二天被民众发现报警后,警察竟将还活着的她当作尸体交给民政局的灵车,而民政局的灵车更是令人发指地将她丢弃到邻县的路边,直到第三天被邻县的民众发现并报警送医后才获救。

据说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不过据之前的电视报道(《1/7》节目),她因为受伤严重并遭到两天的冻伤,可能需要截肢。

有关部门说,有关人员已经被处理了。

只是小黎身心所受的伤,永远也无法弥补。

她还只是个孩子……

然而王浩死了

哈医大的王浩医生死了。医生对此感觉到悲哀和愤怒,而患者们却多表示幸灾乐祸……这绝对是一种不正常的现象!为什么?

这篇《医患大战之一–中国人为什么看不起病》指出了其中的部分原因。

虽然我并不认为全体医生都是那么高尚的——也许大部分医生都是高尚的,但作为患者,应该都有过碰到医德不好的医生的经历。

那又如何,难道医生就应该靠那几块钱的挂号费生活吗?

显然是某些应该在其中承担责任的人和组织没有作为,将他们的负担推给医生和患者,并从中牟利,甚至操纵舆论制造矛盾……

好吧,这么说太过于阴谋论了。只是事实如何……

那么为什么一种药到了医院后的价格会是出厂价的十倍甚至几十倍?药品流通并不是一个市场经济环节,所以你知道为什么医生和患者都不满意的原因之一在哪里了吧。

你是外地人吗?

最近一件帝都医保的事情轰了。有关部门作出这样的解释《北京职工遭医保待遇无户籍“歧视” 官方:先参保后患病可报销》。

先生病再参保当然是一种骗保行为,但小楠显然不是这种情况,只因为是外地人。当然现在闹大了,你们说可以报了,之前怎么就不能报呢?

外地人辛苦工作,上交各种税各种金,却得不到应有的福利。而且相比之下,公务员们却只管三公消费,还能拿高退休金,还有免费医疗……

所以你知道为什么会有群体性事件了吧。

还有很多……

比如往牛奶里加三聚氰胺和黄曲霉素的企业照样太平。

比如往老酸奶甚至药品胶囊里加烂皮鞋这样的事情居然是在干了很多年以后才被发现。

有关部门这些人都在干嘛?

是的,他们只是没有在做他们该做的事情——所谓的不作为。

然而……

他们真的啥事都不做吗?

显然不是。他们还是要喝酒按摩洗桑拿的,这些都是事情啊。

除此之外也还有,比如一个魔兽引发的大神之战,还有前面说的医药流通……

总之是有钱赚的事情他们都不会放过的,但是服务人民的苦差事,他们是不干的。

结果就是杨女士因他们而死,小黎因他们伤,王浩因他们而死,小楠和结石宝宝们因他们而正在死去……

但是他们……

还不是全民公敌

简单地把责任推到他们或者他们背后的政府乃至整个体制当然没有错,他们和它们固然是恶的,但这样做意义不大。

1989年11月17日,近百万捷克人民在布拉格广场说过:

我们才是人民!

那么,作为人民的一员,你有什么要说的?

当面对他们或它们的时候,你是否可以这样说——即使只在心里说说,当作一种宣言:

你今天有权坐在这里,并不是因为你有能力考上公务员,也不是因为你有关系,而是因为我——作为选民的一员——赋予你这样的权力。你所得到的工资福利每一分都是出自我——作为纳税人的一员——辛苦工作而交纳的税款。即便这些并非出自我的本意。而我让你坐到这里,给你钱花,是要你为包括我在内的人民服务,不是让你来草菅人命的。按照宪法赋予我的权力,我也是可以让你从这个位子上下去,收回赋予你的权力和给予你的薪资福利的。

是的,上面所说的我们现在还做不到。

但请相信,这一天不会太远,五年?十年?二十年?反正在你们的有生之年,有希望的。

我们,作为人民,正在为此而努力。

而所有妨碍人民作出这种努力的障碍,就是全民公敌——比如坦克和73条。

[真像射]公务员的公平

昨天《1/7》报道了前一阵很轰的贵州公务员体检门:有十几个考公务的人,成绩很好,但体检不合格被淘汰,但他们找了别的同级别医院检查相关指标都是正常的,于是怀疑有黑幕,要求争取公务员考试的公平。

这事真是太可笑了。

虽然我很同情这些人,但他们不是很傻很天真,就是sometimes naive吧。

中国公务员考试目前的这种怪现状,不正体现了所谓的中国特色嘛。

为什么那么多人去考公务员?正是因为在中国,公务员相对于其它人来说,具有更大的不公平优势,而你们这些去考公务员的,不正是冲着这种优势去的嘛。如果公务员只是一个正常的职业,哪会有这么多人抢破头去考,更不太可能有人冒险去搞黑幕了。

纳税人交钱养活你们这帮猪头公务员,却让自己处于不公平的地位,这才是中国公务员制度的最大不公平。

当然,在你们还没有取得公务员资格之前,你们也是纳税人。似乎我们应该为你们争取应有的公平。那么当你们成为官僚的时候是否会考虑一下我们要的公平呢?如果你们跟我们一样公平的话,你们还想去当公务员吗?

最简单地做个逻辑实验:

如果你们“公平”地当上了公务员,未来某年,你的上司让你在公务员考试里帮人舞弊,你是否会去做?做,则你与现在这些把你搞掉的官员有什么不同,一样是在制造不公平。不做,则你一样要失去公务员资格,既然结果一样你们现在还争取什么?

不要说这种假设不会出现,如果不会出现,那就不是当今的兲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