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孩子不如狗

每年的914我都会提起一件往事:《[每天一日]为了忘却的记忆》(文中有一处数据需要更新——38人是当天中毒身亡的人数,后来另有4人在医院中宣告不治。详见新浪的专题报道)。

今年914是周日又逢中秋,所以提前两天说说吧。

这两天爆出三鹿奶粉导致甘肃多名婴儿罹患肾功能疾病,原因是奶粉中含有超量的三聚氰胺。阜阳的大头娃娃们还没上幼儿园吧,又有一批孩子遭殃了。而三聚氰胺也不是生面孔,去年才因为加在狗粮中被查出,今年变本加厉加到奶粉里去了。

CCAV在《中国通报两企业输美植物蛋白涉违规添加三聚氰胺》中说道:

  到目前为止,各地检验检疫机构对一百七十三家出口企业的三百九十九个样品进行了检测,没有发现类似产品中含有三聚氰胺的情况。
  中国国家质检总局紧急部署对奶粉、液态奶、婴幼儿米粉、香肠、面包、馒头、面条及方便面等十二类的八百批次食品进行专项抽查,均未检出三聚氰胺。

看来果然是只查了出口产品。难道中国的孩子就真的不如美国的狗生活得安全么?

显然质监部门去年就已经针对三聚氰胺作过检查,说明他们知道凯氏定氮法检测蛋白质含量的技术是有漏洞的,正是这种方法的不足之处被利用才导致了往食品里非法添加三聚氰胺的行为发生。但是丫们却在那以后还在继续用这个不靠谱的方法来检测蛋白质含量,显然是有失职的嫌疑。

现在的问题是:究竟还有多少对蛋白质含量有要求的食品添加了三聚氰胺?民众有权怀疑三鹿只是冰山一角——如果三鹿事件像阜阳奶粉事件一样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话,那就不用怀疑了,答案是肯定的。

肾是先天之本,任何损伤都是不可逆转的,也就是说肾功能并不会随着孩子的成长而得到恢复,这意味着这些孩子即使幸存下来,未来的人生里也随时会有需要换肾的巨大风险,对三鹿而言,这是不可承受之重。

如何处理此事对政府而言也是一个巨大的考验——三鹿(潜在地包括其它品牌的国产奶粉)的顾客里有多少孩子,就有多少个家庭,对应的是多少人民,二十年后这些人一旦了解今天的伤害会作何反应?那会产生多少杨佳?

至于三鹿把责任推给奶农完全是难以让人接受的,就算真是奶农干的,你们没测出来也逃不了责任。

汇源与中国式资本主义

前几天汇源被并购了,然后就有一些人在大谈民族品牌的问题。其实这没什么好谈的,汇源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前车之鉴的小护士和大宝并不是很远的事情。

朱新礼为什么会选择放弃一手创建的汇源?其中原因肯定是很多的。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忽然想到马克思·韦伯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里谈到的所谓“资本主义精神”。好吧,我坦白,这书我没有看完,就看到“资本主义精神”这一章。

我认为,当下的中国就是处于一种具备了资本主义的“形”却空无资本主义的“神”的一种状态下。

关于韦伯所说的“资本主义精神”,我的理解就是把“通过自身努力不断赚取更多的财富”看作是一种正当的道德伦理观点,是值得被鼓励的。正是这种精神造就并推动了资本主义的发展。


伯的观点是认为这种精神来自于新教,这个宗教的问题我就没有研究了,不提。不过谈到信仰的问题,很早以前我就意识到,中国的情况近于一种信仰真空的状态
——文革把中华传统信仰粉碎得一干二净,改革开放又把老毛建立起来的毛氏共产主义信仰(其实就是对毛本人的信仰)粉碎得差不多了,中国人处于一种几乎没有
信仰的状态(个人认为这是某邪教之所以能够崛起的基本原因,丫就是占了这么个便宜罢了)。

有一种说法是这么说的:人一旦没有了信仰就无所畏惧,而人一旦无所畏惧就什么事都能干出来。

于是,这种有形无神的中国式资本主义现状浮现出来。

回到汇源的话题上。

我不认为朱新礼当初创办汇源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以一个好价钱卖给可口可乐。现在之所以要卖显然是因为已经做不下去了,这跟民族品牌什么的没有太大的关系。

而做不下去的原因也不完全在于汇源内部,我更倾向于批判外部的这个中国式资本主义环境。

单从资本主义精神来说,本身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为什么在中国就不存在呢?我想这并不完全是因为宗教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体制环境对这种精神有毁灭作用。

资本主义精神的核心在于一种持续不断的发展,表现为努力使财富不断增长。但是中国并不提供这样一种可持续发展的环境——特别是对中小型和/或民营企业。

很久以前,政府说过要抓大放小,搞得大家以为中小企业真的自由了——不就是自生自灭嘛,中小企业/民营企业生出来就不怕灭。然而现在大家应该都悟了抓大是肯定的,放小其实只是放了一半:

经济环境好的时候放任你们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去折腾,一旦经济环境不行了,就千方百计保住大型国企,把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作为牺牲品——放养你们就是为了用在这样的时候。

最近的宏观调控又倒下了一大批中小企业/民营企业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而且这样的事情在这三十年来也不是第一次上演。

那么在中国创业要怎么做?

要想活下来,就要在最短的时间里,不顾一切地尽可能做大——这就是为什么中国企业总喜欢搞大的原因,因为不搞大就要死。而且搞大的过程中最好想办法与政府的利益捆绑在一起——比如获取尽可能多的银行贷款。贷款十万的是孙子,贷款十亿的就是大爷了。

汇源的现状就是这样:朱新礼当然可以选择继续搞下去,但是现在的经济环境已经这么糟糕,能不能挺过去是个问题。而可口可乐出的又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价格——三倍啊!!!NND,丫真TMD有钱。

与其死在中国式资本主义的不可持续发展漩涡里换一个“民族英雄”的虚名,不如卖给可口可乐换点现钱养老来得实际。而且即使汇源的品牌消失了,但至少汇源的员工及其它有形资产还是可以因为可口可乐这个美国公司而少受中国式资本主义环境的影响。

中国如果不能给中小企业/民营企业一个可持续发展的环境,一个可以让企业家作出至少几十年的长期规划保障的环境,谈什么民族品牌、国际企业全是扯淡。这样的环境的作用最多就是造就一批“中”字头的怪胎。

迎爱碧——南桥粉丝团再聚会

在新天地谈到此聚,大家一致感慨:可惜这回没有灯泡——关于灯泡的典故详见上次聚会

作为爱碧回国之行上海站子项目的负责人,我的任务是安排晚饭及饭后活动。经过与本帮常委女王及长老令狐的几番讨论之后,暂定晚饭在吴江路解决,饭后到新天地消遣。


项目总负责simp下达的任务时间安排——根据他们从杭州过来的河蟹号列车时间推算,我和女王令狐约在人民广场先碰头,然后一起去吴江路。因为我到得早,
就在南京路一带扫街半卷,结果等我到地方时,他们已经在一个绿牌子下碰好头了。自我B4一次。顺大便B4一下女王的HiPhone,打了都不接的。

等我们到了吴江路,simp和爱碧夫妇一行已经到了。再次自我B4一次。我本想从3号口出来,但是simp说他们找不到3号口,在2号口等我们。然后女王就被靁到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明明说3号口,却带他们从2号口出去。囧

和simp爱碧一行汇合后,我又靁了大家一次,带着他们从2号口旁边一条暗措措的小路穿过去吴江路,但是可耻地失败鸟——在几个装修师傅疑惑的眼光中,我们发现路的另一头已经封闭。再三自我B4。

终于到了吴江路东段的小吃街,看到小杨生煎和西北郎烧烤超长的队伍之后,我们决定让simp去排队,我们还是找个饭店吃饭。但被simp严辞拒绝了,特色小吃计划只好作罢。

在兴泰小吃二楼坐定,简然匆匆赶来,她能从繁忙的工作中拨冗来参加本次聚会,那都是因为爱碧和南桥的号召力啊——上次见到简然还是一年半前南桥夫人回国的时候。可惜这次常庆终于还是没能赶来,因为正是开学时节,他在遥远的松江迎新……

点菜是件麻烦事,大家都太扭捏了,只好我作为子项目负责人出马。可惜通货膨胀太厉害,菜的分量有所减少,结果全吃完了,我还觉得有点不够饱,只好在大家B4的目光下再点了一道土豆丝填饱肚子。再四自我B4。

吃完饭时间尚早,大家觉得还是走一走消化一下比较好,于是我便带路向新天地方向走去。走在暗措措的石门一路上时,被女王和令狐一通B4——人家爱碧从袋鼠之国来到上海,居然带人干这么有上海特色的活动:压马路——而且压的还是不大马路。再五自我B4。

只好改变方案,打了两辆车去新天地压大马路去。结果我在两辆车之前来回跑安排的时候,差点两辆车都没坐上,于是又被女王令狐等人一通B4。还好最后还是坐上了一辆。再六自我B4。

到了新天地因为爱碧夫妇要与人交易某些行李,我们便在starbucks坐下来一边扯淡一边等人,其间女王simp等人晾火星笑话若干。WSBT之事不一而足。

喝完饮料完成交易,我们在新天地南北二里逛了逛,然后在中共一大会址门前龇牙咧嘴地拍了大合照——再次感慨:可惜这回没有灯泡啊。

虽然时间尚早,我们还是去了LUNA占座,趁乐队开工前,女王simp再次晾了若干火星笑话。一行人消灭囧你我靠一瓶——物价上涨通货膨胀啊。简然因为今天要赶早班飞机,故提前撤了。我们继续囧你我靠——洋酒劲大,我还是多吃冰块,再次被女王等人B4。同时再七自我B4。

乐队上来以后,我们感慨道——又换了。原来LUNA是用牺牲乐队来抵挡我们的BT啊。由于乐队噪音太大,影响女王和simp的发挥,火星笑话暂告一个段落。

考虑到今天还要上班,我和simp讨论后适时宣布本项目圆满结束。今天的行程是由simp陪同爱碧夫妇游览上海各BT景点。

simp同学辛苦了,下次我们一定会在小辛烧烤再聚的。哈哈。

[一周八卦]2008-09-07

猛禽 收录于 20080904 | Tags:台湾

我在乎人群的德行,社会的日常,普遍是在底线之上还是底线之下。

与陈丹青有同感。

猛禽 收录于 20080904 | Tags:西藏,达赖

其实我是来看美女的……匿了

猛禽 收录于 20080902 | Tags:恶搞

一些有识之士已经开始讨论法国青年的未来,并提出了限制中国动画进口和18点至22点禁播出中国动画的提案,也许这会是挽救下一代的唯一办法。

笑S偶了,这也太搞了吧

猛禽 收录于 20080902 | Tags:司法,腐败

不知道这个帖还能存在多久

猛禽 收录于 20080902 | Tags:行政,不作为

河蟹社会啊真河蟹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40期]

第二届CSDN英雄会上海站

昨天去参加了传说中的第二届CSDN英雄会上海站——半年前没去成北京站这回上海站可算是赶上了。

关于这次活动,同去的令狐记录得完整而全面,参见《2008 CSDN上海英雄会》。基本上我的体会差不多,最有价值的就是Jacobson的演讲,其次是Google的。至于令狐觉得一般般的自助午餐我倒觉得还好了,可能是因为这种会议餐吃得多了,知道大致就是这样的,有一回在希尔顿吃的还不如这次华亭的。

我就发图好了。

这次大会的规模还是相当盛大的,上千人的会场坐得满满的,我们到得晚都找不到座位,后来还是在韩老大的建议下跑到前排找了几个嘉宾位坐下——不过后果也是风险很大的。囧

人山人海图:

韩老大致开幕辞:

蒋总致辞:

重头戏——Ivar Jacobson的演讲,旁边担任翻译工作的是孟岩,顺大便对他表示批评,他对与会人员的英语水平估计过高了。

雷S人的庄表伟(注意slide内容部分的第一句。囧):

现场的叽歪大屏反馈:

叽歪是本次大会最大的赢家——没有之一。相比之下应该是出了赞助大头的阿里巴巴和盛大则亏了,明显不如叽歪风光。

很多人反映说会后要去叽歪看看。也有人问起叽歪和饭否有啥不同,我说:叽歪有人维护,饭否没有;饭否没有关键词过滤,叽歪有。然后令狐就把这个说法发到叽歪上去了,居然没有被人肉过滤。


场大屏显示的并不是叽歪上hero2008用户往来的全部消息,而是经过人肉过过滤的,只有一部分消息可以显示到大屏幕上,结果dbanotes就在吵着
要抓出这个hero2008用户来——其实我估计应该是有好几个人在操作这个帐号。刚好其中一个CSDN工作人员在我旁边操作这个帐号,被后面一排的
liang.chenl发现,在叽歪里举报出来,然后dbanotes就冲过来鉴定了一下,然后回去在叽歪上揭露出此人是第一排左起第四个——我是第三
个,左边依次是令狐和三火。结果韩老大看到大屏幕上dbanotes在叽歪里说的话,搬了个凳子在令狐左边坐下——这样我就成了第四个。囧,真的不是我
啊。

再来几个叽歪的:

这个很有程序员特色,还是C/C++程序员——

这个是那个推销IT英语培训的演讲时——

老规矩,跟韩老大合影一张。

再自曝一张。

最后期待明年的大会有更精彩的内容。

如此科学

方教主又有强文《常用中成药的真相——王老吉凉茶》(须穿墙),声称王老吉有毒。但是看过之后我觉得很失望,非常失望,这哪里像是永远伟大光荣正确的科学教教主的文章,我非常怀疑这是有人伪造的——意在毁坏教主的名声,用心太险恶了,太有阴谋了。

所谓科学,讲究的就是一个严谨。

可是方教主这篇文章通篇都是在FUD——王老吉含有某某材料,该材料提取物有毒,可以对老鼠造成不良反应,所以王老吉有毒。

我有很多疑问想请教方教主:

王老吉含有夏枯草,那么用量为每升多少克?夏枯草中有毒物质的化学成分是什么?含量又是每千克多少毫克?对老鼠造成不良反应的剂量又是每千克体重多少毫克?……

其实光是这一句:

表明夏枯草可能是一种免疫抑制剂,长期或大量服用使机体的免疫功能受到抑制。

就够靁倒一片教徒的,这哪是科学的语言,真是让教徒们痛心疾首、痛心疾首哇……

至于那些案例啥的只要简单的逻辑推理一下就失效了,问题在于你是否愿意动用客观的逻辑。

只是鉴于逻辑上的分析容易陷入死循环,不提也罢——反正方教主用这样的逻辑来批评中医就是有道理的,别人用同样的逻辑去反驳就成了脑残。

台风·转弯——夜市文化 – 台湾游归来的8挂

在《注意素质》里我曾经提到过台湾的夜市。

BTW:夜市的照片见《台湾夜市负片版》和《夜市》。

夜市是台湾一种很有特色的生活文化。所谓夜市,自然是一种晚上营业的市场——说实话,我没有白天去过那些地方,不知道他们白天是不是也营业。囧

大部分的夜市都是以经营特色小吃的排档型小摊店为主——比如台北的辽宁街夜市。也有一些夜市上还有摊店经营其它的业务,比如嘉义的文化街夜市就兼有小商品经营。台北的士林夜市则是分开的,有一条街是专门做小商品生意的,旁边一条街则是专门经营小吃。而花莲的南滨公园夜市的内容更为丰富,除了小吃和小商品以外,还有一些游乐项目(比如照片中那个抓便便,囧),另外还有一个舞台,晚上8点半前有歌舞娱乐活动,在热情的原住民带领下,台上台下打成一片。

夜市里的小吃品种其实并不算多——当然也不算少——因为那些有代表性的小吃在几乎每个摊店里都能看到有卖的,比如蚵仔煎。台湾的蚵仔煎做法与厦门的略有不同,不过只要做得好——关键是用的蚵仔好——就都很好吃。我还喜欢台湾的卤味,很好吃。其它如猪血糕之类就不是人人都吃得惯的。

此外最多的就是水果摊,一般都是在夜市入口的位置,卖各种现切水果。之前说过,台湾的水果都是绿色食品,所以在台湾南部的路上经常可以看到路边有这样一些牌子:收购有机肥,或者是更直白的:收购鸡(或其它动物)粪。比较过才知道这种绿色水果与用化肥种出来的水果味道真是完全不同的。就拿最便宜的凤梨来说,台湾的凤梨特别甜,但也不像是糖水那种太腻的味道。至于昂贵的水蜜桃,首先是个头特别大,肉质爽脆,也比较甜——当然没有凤梨那么甜,关键是没有酸涩味。

顺便友情广告,10号到17号会有200个台湾夜市小吃摊暂驻上海体育馆,想品尝的同学千万别错过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