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放过范跑跑

其实GFH在《谁来宽容孩子》里评论的观点跟我在范跑跑事件刚出来时的观点差不多。但是当BT群里开始讨论这个话题时,我发现了这个想法是不对的。这不是个道德的问题,也与什么自由民主人权无关,而是一个严肃的法律问题,就如令狐在GFH之后的回复所说。

饭否的新闻触角认为,再揪着范跑跑不放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在的当务之急应该是揪出去那些造出倒塌校舍的人来。这个说法当然没错,这的确是现在应该做的,并且应该列入灾后工作的重中之重。ZOLA就干得挺好,这里都证据啊

豆腐渣的责任人固然要追究,范跑跑同样不应该被放过。因为这两个问题的根本是一致的——那就是责任感的缺失。

所以我在《中国不是伊拉克》表达了一种悲观的看法——那就是现在这帮蹦得很欢的精英即使侥幸“革命”成功,也不会比现政权好到哪里去。

范跑跑就是这种精英的一个典型代表——他受过高等教育,拥有“普世价值观”,精通媒体式的表达方式。但遗憾的是,他缺乏必要的法治常识,没有基本的责任感。但是他能忽悠,上了一次电视就能博得一帮拥趸——如TR所说:

简直就是一个大笑话。

这就是中国精英文化环境的现状。这还只是政治方面,经济方面的类似人物则多得不计其数。范跑跑只上了一次电视,而那些经常上电视的人呢?嘿嘿。郎咸平早就说过,中国的经济环境存在的最大问题就是“信托责任的缺失”。

总之,没有法治的制约,这些缺乏责任感的精英们空谈民主自由人权,其实不过是忽悠人民罢了。他们的目标不过是想成为《革命的胜利者》。

BTW:一个好消息是blogspot已经解封,所以上述链接都可以不必穿墙就能访问。

谁来宽容孩子

两年多前我写过一篇《谁来宽容人民》,这两天又见类似的情况。

因为范跑跑上了电视,形象居然大为改观,冒出不少人为他开脱,称要对他宽容一点。


于凤凰台的“一虎一席谈”节目,我是从来没有看过,但却一向印象一不好。因为这个节目上一次引起我注意是因为方粥紫教主,这次又是因为范跑跑。我实在是很
怀疑节目制作方是故意找了个笨蛋来跟范跑跑PK,以展现范跑跑这个自由主义者的“风采”。这也难怪那次方粥紫教主在“陈蓉博客”节目里被万峰等人PK得满
地找牙后会如此愤怒。

我算是知道了为什么这类节目最后总要打出“嘉宾言论仅为个人观点,不代表本台意见”——去你妈的不代表本台意见。

所有媒体都有自己的
立场,不止是CCAV,相信媒体的客观公正那完全是naive。

不管范跑跑在节目里表现得如何疯度扁扁,那个笨蛋如何灰头土脸,都不能改变范跑跑行为的本质——他的这种行为如果造成学生的伤亡,即使是在自由民主典范的美国,也不可能因为他自称的自由主义体现而得到法律的宽容。

没有法治做基础,谈论民主自由不过是让精英换一种方式奴役民众罢了。

或者换一种通俗的说法:

如果范跑跑的行为可以被宽容,那么克拉玛依大火中先走的领导同样应该被宽容,他们也是出于人类的本性,是自由主义精神的表现。

那么,谁来宽容那些葬身火海的孩子?

对于那些支持范跑跑的人,我只想说一句话:Fuck you!

[一周八卦]2008-06-08

猛禽 收录于 20080603 | Tags:政府,行政,支出

通俗地说,行政管理费就是政府花在自己身上的钱。这是中国财政支出中最大的项目,超过了经济建设、教育、社会保障等全民性的支出。因此结论是,中国政府行为的首要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获益。

猛禽 收录于 20080602 | Tags:儿童

可是孩子说:我不。我不要生命,我只要爸爸妈妈。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7期]

再谈多读书,少上网

(6-5)

在《关于说服》里我说到了电影的肤浅和极端的问题。

其实这是一种普遍现象,因为文字的表现能力有限,需要更多的思考或者想像去填补文字的不足之处。而电影则用它强大的表现能力,展现出远远超越文字的内容,但是这同时带了一个问题——它也代替了观众的思考,并且局限了观众的想像力。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香水——一个谋杀犯的故事》,小说是非常精彩的,而电影呢?也可以看得出电影人非常努力想要尽可能地将小说中的描写表达出来,但是很遗憾,我觉得这一努力是失败的。

文字的表现力的确弱,但是人的想像和思考是无限的,这一点是再强大的电影技术手段也做不到。

然而文字与文字也是不同的。

在我看来很多网文也跟电影差不多,属于速食文化的一部分,为了最大程度地吸引眼球,作者难免也会像电影那样,走肤浅和极端的路线。

这回的感慨源于地震。

最近以来,无数关于唐山大地震的文字甚嚣尘上。起初我也晕了一阵,在一周八卦里收了不少相关文字,但是晕过之后赶紧检讨了一下,回去找出钱钢的报告文学作品《唐山大地震》来看。看完以后再次发现所谓的网文有多么的扯淡。

这也算是给自己的一个教训吧。

关于说服

(6-3)

首先给标题注个音:说服,读作“shui4fu2”而不是“shuo1fu2”。

刚看到和菜头这篇《你真是个消费者?》我就仿佛看到如《英雄》里那样的漫天板砖向和胖子飞去,结果果然不出所料

其实和菜头不过是表达了一下他对宜家的看法而已,我不同意,但是不予理睬,他说服不了我,我也不会去想说服他。但是显然很多人被说服了,而后心里却又不服,于是试图反过来说服和胖子——其实是为了说服自己。

但是他们显然找错对象。

那天下午,我一边在群里讨论器材,一边在解魔铃提出的一道数学题时,还在饭否上做了一件说服的事情——有人在感慨那些在豆瓣上“生生不息”的纪念8X8的活动(包括使用《V字仇杀队》的头像等)不断地被站方处理掉,而我则认为这种活动本质上是一种 zhuangbility 的行为。

具体的讨论内容就不细说了,就说说这个电影吧。

虽然我对王怡的很多观点一向是持反对态度的,但是他对这本电影的这篇评论《一个腰部以下的叛逆》,我觉得是恰当的(仅限于文中对电影的评价部分,不包括他的引申观点)。

这本电影我很早就看了,个人认为相当不怎么样。基本上我觉得那些看过电影就觉得大彻大悟的人头脑发热搞一些8X8相关的活动完全没有什么意义。这种搞法跟奥运火炬之类并没有什么本质的不同。

所以我之前就说过:多读书,少上网。把《通往奴役之路》《1984》《黄祸》什么的都看看,这比看电影强。虽然“电影这种表现形式有直接的冲击力”,但是电影也不可避免地趋于肤浅(为了便于观众理解)和极端(所谓的冲击力),如果只看电影而没有去更深入地了解,结果未必会比不看好。

其实今年以来,我常常觉得我不应该再干这种试图说服别人的事情,但是又经常忍不住想要争论一番。

不想说服的理由无非是几个:首先,我不能保证自己的观点一定是正确的(事实上很可能根本没有什么观点是正确的);其次,说服这种行为本身也与那些灌输意识形态大F的行为有相似之处;最后就是,我觉得也许年轻人都需要经过这样一个阶段,才能悟得更加深刻。

但还是忍不住啊忍不住,按捺不住内心汹涌而起的 zhuangbility。囧

再简单说两句

(5-29,纪念19周年,放假一天,继续发旧文)

这回是猪头简的两篇文章。

一篇是《莎朗斯通的言论已经超越了人类的底线,无法宽容》。

猪头简说:

(莎朗大妈)认为地震很“有趣”(interesting),是“报应”(karma),俨然触犯了人道底线。

这个我很赞同。

有人拿她后面的话来圆前面这几句,并且认为这一事件是媒体在断章取义炒作。我倒觉得说话的家伙可以省省,又不是只有他看过完整的视频,莎大妈在采访中的态度是很明显的,用不着这种SB来擦PG。

坦白说,这次的地震让中国的伪自由主义者们彻底灰头土脸——这种人的特征就是眼里只有自由,甚至只有自己的自由。

另一篇是《看看四川教育部门如何开脱责任》。

这一点很重要。

当人民向某个政府部门问责的时候,不是要问你们“应该是哪个部门来负责”或者是“你们是不是要负全部的责任”,而是要问“你们在其中需要负哪部分的责任”。

我们知道,是有很多部门都要为此负责,但是“没有哪个部门能负全部的责任”并不表示“哪个部门都没有责任”。

还请官僚们用严谨的法律语言来回答这个问题——请问你们需要为此负哪些责任?

简单说两句

(5-29)

看了cathaya的两篇文章,跟两句顶一下。

一篇是《预测地震的想法》。

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讨论,看来地震的短临预测以目前的技术条件来说的确是不可能的,反而是中长期预测略好一些。所以我还是要惭愧一下,之前在《一周八卦》里顶过不少不太靠谱的说法。

cathaya里提出一个打洞监测的设想,但是我想就算不说可行性,这个方法估计也未必靠谱,而且还有一个风险就是:破了地层结构,反而可能引发不必要的地震。当然我也只是设想而已。

另一篇是《对范某人的看法》。


个刚好前几天群里也讨论过。cathaya的观点是一个方面,之前和菜头也谈过一个方面的看法,而我的观点是从法律角度出发——作为教师,在上课的时候实
际上是承担着“临时监护人”的角色,如果当时范某人的先逃行为导致了学生的伤亡,我想他还可能要负刑事责任。这已经不是什么自由或是一般的职责问题了。

法律上的追究应该比单纯的道德谴责更有意义。

BTW:

说得太简单果然不行,经东东兄提醒,对上述“临时监护人”作一解释:

这个是我杜撰的词,为了表达这么个意思:学生在学校里出事情,学校和老师是需要负一定的法律责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