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媒体的意见

(5-16)

冉云飞在《第一线消息与地震见闻》里说道:

……
但其中有一段话应该特别摘出,让那些对官方管制此次传媒比较乐观的人,看一看与你们所说的不同的一面:“这是我第一次违反我的新闻职业原则,把还没有使用
于本单位的采访资料公布在博客上,因为我所供职的杂志是周刊,不能及时报道,而且也是最关键的,现在关于地震的报道管理非常严格,本集团所有有关稿件必须
经过宣传部审,稍微让人有点不安的稿子都不能发。”

但我不觉得“稍微让人有点不安的稿子都不能发”有什么不对,当下还是应该以稳定为主,抢救受灾的生命为主,让人不安对救灾工作来说,百害而无一利。

如令狐所说——新闻审查依然是存在的,而且更严。只不过标准可能变了
我同意新闻审查仍然存在的说法,但是乐观并没有错,不论是审查更宽松还是标准的改变,至少现在看来是向好的方向转变。我一向支持这种渐进的改变,而反对任
何企图一步到位的激进做法。从某种意义上说,审查标准比审查本身更重要——这个标准应该是代表大众的意志,是公序良俗的表现,而不能是为少数人或小团体服
务的。

事实上我对当前的报道内容是有一点意见的——现在的报道相当缺乏对 的尊重,特别是死者。很多死者的照片太惨了,有些还有拍到脸,我觉得这种情况应该打适当的马赛克。包括电视上的画面,救出伤者的情况也不很合适,有些人衣衫不整的。这些也应该打马赛克。就如TR所说:这是一种人道

当然,令狐说的也有道理——媒体还没有习惯报道灾难本身,还没有学会怎样做出好的报道。如果以后所有的报道都是现在这样,这种情况很快就会好转。但我还是比较倾向于支持TR的观点——这个当然可以归结到一种习惯的缺乏。但是,我更愿意称为一种“常识”吧。我觉得这些媒体工作者没有设身处地地为这些人想想,如果他们是死伤者的家人,看到自己的家人在这种情况下被曝露在大众的视线中会是什么感觉。只是想到他们想要的新闻效果。在
这种情况下我觉得需要有一定的机制去约束(比如新闻审查)。当然可能事后回想起来,他们会发现问题。现在也只能希望他们以后能够有所改进。

TR对我的观点的意见是——这些当然是对的。当然,现在也不是追究的时候。但是,至少是暴露出问题。这是一种来自国家新闻机构的传统的对人性的冷漠。我想问题在于不是止是新闻机构,整个政府机构都是如此——缺乏对每一个独立个体的的关注。但我还是愿意看到的是:至少现在有进步。——作为一个悲观的古典犬儒主义者,我似乎不应该持这样的看法。囧

令狐还提出一个问题:

我倒觉得,这次最大的问题仍然是新闻源太少。所以我今天阅读feed的时候看到一条我觉得是很有道理的:大家都把目光集中在重灾区,所有的力量也投入到重
灾区,那些次灾区的人反而得不到救助。如果有大量新闻源,有人就会意识到这一点,就会去曝光,问题就会好得多。这次饭否上的直播,主要依据还是官方媒体,但掺杂了很多网友投递都很有价值,给我们很多官媒之外的资料和声音,我觉得就很好。


个当然好,但是在当前的情况下,新闻源太少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一方面能报道的人进不去,另一方面里面的人又断了信息传播条件。更何况如去年BT年会上争论
过的话题——什么是真相?显然没有新闻审查也不能保证得到真相——这样的事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当然,没有审查总比有审查好。

TR在《Malicious News》支持对“好”消息的报道,这一点我也非常赞同,这个时候我们需要的就是希望,而不是绝望。

至于那则假捐款的新闻,背景信息如下:


友指出昨晚(指5月14日)7:00的《新闻联播》播出了一段福建火炬手令人作呕的捐款的镜头,世人真不敢相信天下还有这样的丑闻发生,重复看了好几遍视
频,果然几个男女火炬手都是排着队,用空手在募捐箱上作了个比划放钱的手势虚晃了一下!在全国全世界都在瞩目抗震救灾的关头,CCTV居然仍然一如既往的
造假,还能堂而皇之的播出,不怕天下人耻笑

虽然现在已经道歉了,但是就如连岳所说: 善事一假,破坏力比恶还大


使不是因为事关福建的关系,我也倾向于TR的观点,我反对恶意的猜测并且相信他们都会真的捐款的,因为我不敢相信需要怎样的铁石心肠才会对现在的状况无动
于衷。基于同样的理由,我相信那个传说中的“广东惠州三中事件”(视频已经在所有国内网站被删除)应该也有他们表演的理由——不过遗憾的是,据说拍摄那段视频的学生被开除了据说果然是有原因的

不过话说回来,现在真的是到了指望非官方媒体的时候了。灾情还远未结束,官方媒体已经开始恢复大唱赞歌的嘴脸了……

再说点关于捐款的事情。

我说过关于慈善机构的信任度问题,比如这里说的:《看看什邡的畜牲政府官员在做什么》(仅供参考)。善款使用的不透明的确是中国慈善事业目前最大的问题。当然,据说有一定比例是作为机构运作成本的,这是可以理解的——只不过国外据说是6.5%,国内就是10%(也有说是20%,甚至如这里所说,是70%)。但这还是让人觉得不舒服,特别是对于有青基会前科的中国慈善机构来说,谁知道这个比例会不是会80%甚至更多。可是在眼下的情况下,如《捐款》所说:

假设100块里有20块能用到人家身上,那就算我捐的80块全都蒸发掉,也能让别人捐的 20块发挥下作用。

就是这样。

其实关键还是在于前几天与TR讨论时说到的——中国没有NGO。现在在中国运作的NGO——比如红十字会——实际上还是GO,而那些真正的中国NGO却是在一种灰色地带中运作——与国外的同行相比,他们其实很艰难。

最后说一点关于去灾区的事情:拜托,别去,至少不是现在

尊重生命

当秘鲁政府宣布为四川地震进行全国哀悼的时候,饭否里是一片骂声——我们的全国哀悼和半旗在哪里?

值得欣慰的是,昨天晚上终于听到了我们的全国哀悼和降半旗的消息——这应该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次为平民这么做。虽然来得有点迟,但总算是Better later than never。

早上看电视报道,天安门、新华门、外交部……在升旗仪式后,静默地为地震罹难者降了半旗。我热泪盈框——不止是为那些受灾的同胞,也为我们的国家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对生命的尊重。

好吧,我承认,这么说是有点煸情,但这就是我的感受。更何况跟 西西体味 相比,这点煽情又算什么呢?

昨天的晚会我是实在看不下去了, 西西体味 实在是太没有人性了。捐了5000万又如何,难道5000万就可以买下那些受灾人们的尊严吗?把那些可怜的孩子放到聚光灯下,向大家展示他们内心的伤口,以达到煸情的目的……这实在是令人发指。

其它的批评声音固然很多,但是我觉得至少已经在进步了。

每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如果没有这样的意识,谈何自由民主人权——这些概念的主体都是一个个的

BTW:一小时后就是默哀时间。如果你在开车,请靠边停车并鸣笛;如果你在走路,请暂时停下脚步默哀;如果你正坐着,请起立默哀。

另,有网友号召默哀期间IM隐身或下线,用灰色头像以示哀悼。也可自愿参加。

[一周八卦]2008-05-18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6 | Tags:地震,国家安全

仅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6 | Tags:地震

很有必要向经验丰富的日本人学习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6 | Tags:地震

很有必要向经验丰富的日本人学习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6 | Tags:地震

很有必要向经验丰富的日本人学习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6 | Tags:CCAV

所得的教训我想也不只是“时间紧迫,造假不易”,应该是“造假是万万不对的”。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6 | Tags:捐款

如一个BLOGGER所说,即使中间被贪污了80%,也至少还有20%能为灾民做点事。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6 | Tags:地震

要是推后一天搞活动该有多好啊。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6 | Tags:地震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6 | Tags:地震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6 | Tags:

可怜的彭州啊~~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6 | Tags:

学习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5 | Tags:地震,预报,唐山

仅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5 | Tags:中国,地震


们的国家,我们自己并没有因为5月12日的地震发生改变。那些所有的问题仍是问题,政府依旧是个傲慢的政府,而我们社会依旧被一种功利、自私、冷漠所包
围,我们仍面临的深刻的环境、腐败问题,每个人仍有强烈的不安全感,并抱有一种犬儒主义的心态……这些问题可能因为突然到来的巨大悲情而暂时被遗忘,但是
它们并没有自动消失。但是,这因巨大灾难所带来的同情与能量,如果被妥善处理,或引向正常的道路上,引发我们所期待的社会变革。汶川地震带来了死亡、鲜
血、眼泪与绝望,也唤醒了人们的同情心与良知——很多时刻,人们内心最温暖与光辉不正在逆境时刻爆发出来了吗?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4 | Tags:地震,预测

蛤蟆不可信,专家不可不信啊。愿这位80后MM在今后能够为减灾事业继续作出贡献。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4 | Tags:地震

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4 | Tags:地震

原文已被删除,仅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4 | Tags:地震

当下这个时刻,看到务实的人都在做事、捐助、尽自己的力量,他们,比一代又一代愤怒的青年可爱多了。这些当下很务实的人中,他们曾经也是愤怒的青年。

猛禽 收录于 20080513 | Tags:地震,唐山,历史

32年前的唐山大地震 曾经被部分专家准确预报 但是没有受到有关部门的重视 造成24万人死亡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24期]

一些信息

来自CNBLOG的GOOGLE GROUP消息:

从5月17日起,钧瑶航空将每天提供一个航班的4吨舱位,用于从上海运送物资直抵成都双流机场。
第一班飞机
将于17日13:30
分起飞。
仓储运输及与四川当地机构的联络均已落定。
重点需要物资:
棉被;帐篷(双人或多人);条纹编织布(用于搭建临时建筑);手电筒;手动发电机;皮手套;药品(消炎、麻醉、破伤风、感冒药、拉肚子药);手术包,敷料;饮用水(净水片);大米,最好是饼干等方便食品;婴幼儿食品(奶粉);收音机
物资募集和志愿者招集都在进行中。
所有物品会先送到
涞亭北路451号13号仓库(七宝)分拣,某物流
公司贡献了1
个月的仓库免费使用期。
物品接收联系人:徐楠
电话:13816109242
请大家在准备物品前,电话联系下,确定还剩下多少舱位可放物品。

目前四川方面物资接受方包括独立民间基金会,以及民间NGO由官方背景机构提供支持的,简单相关信息如下:
1.爱德基金会(独立渠道)
2.成都根与芽(由成都市妇联提供渠道支持)
3.行动援助(中国)(由四川省林业厅提供渠道支持)

其它渠道的消息:

有意收养灾区孤儿的好人们,请注意以下信息:
各位关心四川灾区孤儿,打算收养的好人们,我于2008年5月15日中午到四川省民政厅仔细打听了关于收养灾区孤儿的政策,情况如下:
1、目前政府最重要最紧迫的任务是救灾,收养孤儿的工作要等救灾工作告一段路之后才能进行;
2、收养孤儿的条件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收养法》里有详细的规定,大体的要点是 无子女;有抚养教育被收养人的能力;未患有在医学上认为不应当收养子女的疾病;
年满三十周岁。其他的条件如单身男性收养女性,年龄需大40周岁等等。注意,并没有因为是灾区的孤儿其收养条件就可以降低或改变。
3、收养登记手续要到县区级民政部门办理。省市民政部门没有权利办理。
4、如果要认养,手续相对简单些。直接和福利院商量,只要福利院同意就可以认养。
5、收养和认养的区别是:收养成功,被收养人和收养人形成法律关系,有继承权等。而认养则只尽抚养责任,不能为孩子做决定,一切要和福利院商量。比如送什么学校读书等问题。
6、四川的福利院由市级的民政部门管理,成都、宜宾有福利院,都江堰没有。 
成都市儿童福利院         外西营门口         87768277   http://www.cd-welfare.com/home.php
宜宾市儿童福利院        宜宾南岸柑子园         2334205
德阳市儿童福利院        德阳市旌阳区城北街道泰山北路三段     0838-2430781
阿坝自治州儿童福利院      茂县阜康门          0837-7421537 (茂县也是重灾区呀)
绵阳市儿童福利院        绵阳市涪城区高新街道绵兴东路65号          0816-2533390

海外的朋友可能看看南桥组织的这个《爱心接力:给灾区学生捐个安全的小学

根据ZOLA在前方发来的消息称:只有公安和红十字会的通行证能进入灾区,也只招幕医务工作者和退伍军人作为志愿者,请外地青年了解这一点。

欢迎大家补充。

Just do it

坦白说,最近已经不太敢看关于灾区的报道,抽屉里的面纸不够用。

有人为了救灾顾不上自己和家人(据说这是CNN关于那位党委书记的报道视频链接,在1分30秒左右的位置开始,但是我打不开),有人趁着救灾还不忘表演

美国人民是这样看的(对比我们是如何评论美国的龙卷风灾难),韩国人却是这样的(韩国人民也行动起来了,还是应该相信人性的善良),日本人民已经自发地行动起来(还有)。不是要批评韩国人如何,但至少我们可以从中学习一点什么吧。想想九年前的台湾921大地震时,我们是怎么做的(详情请参考维基百科中关于921大地震的内容)。

当然,现在我们已经有很大的进步,只是还不够


实话,我们现在能做的事情实在不多,只是捐款捐物捐血而已,但请一定尽力去做。我昨天已经通过牛博捐了一次款,老罗连岳他们是值得我信任的人。早上出门前
又去了居委会捐了一次,这是上海的慈善机构组织的,我也比较信任他们,相信自己这一点钱能够在上海换成一点有用的物资,装上飞往成都的飞机。中午饭后我又
去了徐家汇采血点,不过被医生“赶”回来了,因为上海的血库已经很充足,让我留下了联系方式,说是需要的时候会联系我的,我看到本子上已经有好几十个人登
记了,前面似乎还有几页,看来都是跟我一样来晚了,没赶上。这里了提醒一下有意献血的朋友,最好先给血站打电话登记,免得像我一样白跑一趟。BTW:据说
最近血站的电话很忙,要有耐心才能打得进。

ZOLA去四川了,我支持他的精神,但不支持他的行动。这个时候非专业人士贸然赶去,很可能帮不上什么忙反而给当地增加麻烦。

惭愧的是,我今天才想起来还有一些四川的朋友,联系了三火和E彩旗(R前帮主失去联系好几年,没办法了),还好他们的家人都没事——人没事就好啊。三火家距离地震中心才六十公里。还有Aether的家在江油,看到了他在Twitter上的报告,幸好家人也都没事。

即使我们能做的事情很少,也请立即行动起来吧。

行动起来

这样的时候,最需要的就是行动起来。

在全世界人民都在关注灾区的情况的时候,居然在一些FQ集中地还能看到有人在对救灾工作冷嘲热讽真是让人出离愤怒。

昨天傍晚收到老家发来的消息,说是火炬传递过程中大家都表示了对灾区的慰问(这个新闻有报道),并且结束以后有一个募捐活动,福建省方面捐了500万,龙工也捐了500万——不过目前还没查到相关新闻报道,希望是真的,这样我会觉得宽慰一些。当然,还很不够。

今天在瑞金的传递开始前,全体默哀一分钟江西线的传递行程也作了缩短。但我们还是希望这次的奥运火炬能够永恒凝固,为生命祈祷

行动起来吧,虽然我们到不了救灾第一线,但我们同样还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河蟹上岸的年轻人们正在传播尽可能多的灾区消息
牛博正在组织募捐。募捐帐号已经开通
和菜头介绍了全国各地的献血点

……

更新:

中国红十字会成都备灾救灾中心
地址:成都市人民南路4段55号-1号
电话:028-85420103
接受捐赠物品:药品(绷带,止血胶布,消毒药,消炎药),帐篷,棉被,厚衣物。货到目的地后成都方面会立即安排卡车运送到灾区!

火炬与地震

对于地震的反应,我一向感觉比较迟钝——比如九年前的台湾921大地震时,我还在厦门摇晃的床上睡得很舒服。昨天地震的时候也是一样,我正在高崎机
场等待那班延误了两个多小时的航班,完全没有感觉到。直到下了飞机出了虹桥机场,才在公交车的移动电视上看到新华社的消息说,四川地震已经导致超过
5000人遇难——现在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地上升

要知道,在出门去机场之前,我还在电视上看喜庆的厦门火炬传递活动。没想到只是几个小时没有外界的消息就发生了这样的悲喜转换。

然而奥运火炬还在传递。

在此之前,火炬在福州时发生的爬树兄,在泉州时发生的错别字已经让作为福建人的我感到羞愧——毕竟福建已经是境内传递的第三个省,类似的事情之前已经有所报道。如果说地震发生的时候厦门的传递已经基本结束,那么震后的第二天,火炬依然喜庆地在龙岩继续传递,作为龙岩人,我无地自容。

我无法想像上千万灾区人民是如何度过昨夜的,也不知道我们将如何面对上万遇难者的在天之灵。

也许在中国,面子永远比里子更重要。

===========

上周8挂略,参见《8周刊[第23期]》。

闹剧结束了

(4-30)

果然不出我所料,才几天时间这个《重返故国》就被曝光纯属闹剧——这个网站现在已经不能访问了,可以看和菜头在《这招够狠》里的转帖。

自由主义的真谛在于允许在法律框架内每个人平等的自由——包括表达不同意见的自由。海外的爱国华人们表达他们的爱国热情正是自由主义精神的体现:他们表达了他们自己的内心的想法,而环境给了他们表达的自由。

那么我不知道这有什么问题,难道非要呆在国内才有爱国的资格?那么这种想法岂不是跟万恶的户口制度是一个思路:每个人都应该呆在自己出生的地方,不应该跑到别的地方成为“外地人”或“外国人”。比如像我这种“上外海地人”——典故出自“四能加百弟”。

这些伪自由主义者们其实是在剥夺他人的自由。

即使是国内的爱国表达,即使是所谓为专制所默许的表达,我也认为不应该反对。否则的话,不河蟹的表达被专制所打压,河蟹的表达为自由主义者所批判,那么是不是中国就应该寂静无声,于是世界就太平了呢?大家就圆满了呢?某两些就满意了呢?

更何况,人们还需要学习如何表达。


果说有什么是我要反对的,那就是:我反对暴力。对于在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支持奥运的活动中出现的暴力行为(比如追打反对者),以及活动中出现的不恰当口号
(比如粗俗的谩骂语言)等,这些都是我所反对的。这正说明了我们对于游行示威这种活动该如何进行是何等的生疏,还需要更多的学习。

补充:只要有了一种表达的声音,就会有另一种表达的声音(参见这里这里),压制一种表达的声音与压制另一种表达的声音在本质上并没有不同。打着自由主义的旗号行专制的行为在某种意义上说,是更加危险的。

繁星与鲁冰花

(4-21)

前几天在电视上看到一个报道,是关于一群小孩子画画的,大概就是什么迎奥运或迎世博之类的活动。记者夸奖了一番小朋友们的想像力之后,也评论说他们
画得不太像。然后记者又采访了一个老头,貌似是某个小孩的爷爷,而且这个老头还是专业搞绘画的。没想到这老头也说:虽然画得像并不是绘画的主要的目的,但
是小孩子还是应该从画得像开始。

我于是想到了电影《鲁冰花》。

片中有一段是那个美术老师评价两个小朋友的画。一个是有钱人家
的小孩,画得很像,老师自然是要表扬;不过他更加表扬的是另一个穷人家小朋友的画,他画的是一只面目狰狞的害虫,那时他家的茶园正在遭受虫害。老师的评论
是:他的画真实地表现了一个孩子眼中的事物,正是因为这些害虫给他家带来了灾祸,所以他把虫子画得不成比例的大,而且很可怕。

我于是知道了,画得只能算是绘画的一种目的,但绝对不是唯一的目的,特别是现在有了摄影,画得再像也不如拍照来得像。绘画作为一种艺术,更重要的是反映人的内心——包括作画者和观画者。

或者换一种说法,这仍然是“”的一种。比如那个画虫的孩子,他画的虫正是他内心所想的那只虫,即使在大人看来是不像的——只是因为大人对虫的理解与孩子不同而已。

说到孩子的问题,我又想起巴金的《繁星》。

在我刚学完这篇课文不久的时候,在一份学习方面的报刊上看到一篇文章讨论这篇课文。其中说到有几个学生对文中的这一句话有异议:

每晚我打开后门,便看见一个静寂的夜。

学生们认为这是不对的:静寂怎么可以用“看见”呢?

文中老师表扬了这些学生的仔细以及不迷信权威的精神,当时我是很汗的,为什么我就没发现这样的错误呢?但奇怪的是老师并没有说他们发现的这个“问题”是不是一个“问题”。

当然几年以后,我知道了那几个学生的确是不对的。为什么静寂就不能“看见”呢?

安静本身就是一种主观的感受,取决于人的体验,所以画家和摄影师都可以通过无声的画面来表达“安静”或“喧闹”的感觉,这种感觉的传递并不需要“听见”或“听不见”。

当然科学主义者是听不得这种说法的,他们会列出一堆的数据来证明,当声音低到某个分贝值以下的时候,绝大多数人都听不见,那才是真正的安静。我只能再次B4这种极端科学主义。

即使是从声音的角度上说,安静也是主观的概念。当人在绝对的安静环境中,将会听到自己巨大的心跳声,甚至会发生幻听,未必能得到真正的安静。反而在有一点声音的环境里,反而觉得更安静。所谓“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说了这么多,其实我只是担心,在这样的教育下,孩子们如果只知道“画画要画得像、安静只能用听的”,结果只会是扼杀了民族未来的创造力,同时也为未来培养一大批有潜力的左右愤青和极端科学主义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