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代

(12-19)

和菜头在《空白一代》一文中对七十年代人的描述可谓是针针见血,对我们这帮七十年代的醝人来说,那真是打击很大。特别是这句总结:

还没有集结,战争就已经结束。还没有上台,演出就已经落幕。世界安好,只是没有我们的位置。人生绚烂,只是没有我们的颜色。

假如没有文革,或者会好一些?

也许对我们来说,沙发已经没有了,剩下的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去跟80后抢个板凳,要么生个00后去抢。

换牌有用么?

(新年旧文,12-19)

早上《第一时间》报道说海南计划把特权车牌换成普通车牌,以解决特权车仗着特权牌在路上违章无忌的问题。

但是,这样有用吗?

特权车之所以是特权车,在于它的所有者/乘坐者拥有的特权,而不是车牌拥有特权。

换牌的结果不过是给交警同志增加麻烦——

从前,他们只要认得特权车牌就行;现在,他们不得不记下每辆特权车的具体车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