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值

和菜头对姜岩事件作了关于《值当》的评论。我也觉得姜岩这么做很不值。

对于这个事件来说,现在我也不敢妄下结论,即使是在一边倒的批斗37(关于37的典故请自行以“张美然”为关键字搜索)声浪中,还是有这样的不同的声音(见22楼)。出于谨慎考虑,我还是更愿意把这个事情看作是罗生门。当然,从我个人分析来看,那位22楼的说法不是很站得住脚——所谓文如其人,从姜岩的BLOG遗作上看来,她并不像是22楼所描述的那样的人。所以也就难免会让人对这位22楼的身份有猜疑了。

回到“不值”的话题上。

姜岩的爱情已经死了,她为了一份已经死去的爱情而牺牲自己的生命,实在是非常不值。就如和菜头所说“我觉得现在的人都不爱自己,对自己非常恶劣”。一个连自己都不爱的人,更加没有希望挽回自己的爱情了。所以她选择为自己的爱情殉葬。

然而她还是心有不甘,不甘心自己苦心经营了五年的感情付诸东流,而让那个小三坐享其成。所以她虽然决心赴死,却还要留下一份BLOG遗作,要达到什么目
的……现在已经基本上达到了吧。这让我想起传说中那些着红衣而自尽的女人……即使现在37都被迫离职,并且在4A广告界里混不下去了,但是他们至少还活
着,并且还能活下去。而姜岩已经死了,所以依然是不值的。

本来她只要离开那个男人,告别那已经死去爱情,也许还可以重新开始,拥有全新的生活,但是现在却什么也没有了。多么不值。

至于那对37,如果如传说中一般那个小三是惯三的话,相信这不是她的第一次三,大概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如果真有那么一天,姜岩也已经不能活着看到了。

真不值啊。

定位

(1-10,本想应TR之建议,8一篇关于RPPK的,后来想想太无聊,作罢,发篇旧文)

想当初在第一届网志年会上,我就曾经因为维基被封的问题在会上提问说,维基是百科全书的定位,但是在简体中文维基中,自然科学方面的内容偏少,而时
政等敏感内容过多,似乎不是很合适。维基方面的答复也很无奈,因为在简体中文领域为维基作贡献的人中,这个方面的居多,他们希望有更多更广泛的人来加入。

今天在译言看到有人译出了《中国加大网络监管力度》这篇英文原文被墙的文章。下面有两条回复:

zhengzpn 童生
个人观点:
这样的消息翻译出来有什么用呢?
既然你有那么好的翻译能力,若是能用这精力翻译点经济、科技等技术类文章多好啊!
期待大家都能做点实事。
谢谢。

死的蚊 童生
这不是实事?悲哀!奴化教育的“伟大成功”。

“zhengzpn”说“这样的消息翻译出来有什么用呢?”的确不太妥,但他的意思我可以理解,无非是不希望译言因此而遭到“不可抗力”。但“死的蚊”的回复令人很不舒服,不客气的说,这就是典型的右愤。为什么不能心平气和地讨论呢?

当然我并不是要支持自我审查,但至少要搞清楚定位。像译言这样的网站更大的作用在于为尽可能多的人提供优秀国外资料的翻译工作,而对于一些可能会对译言有不利影响的文章,译者应该发到自己的BLOG或其它基于这个方面定位的网站。

像我就很自觉,弄了一个河蟹BLOG和一个8河蟹BLOG。嘿嘿。

2008 BT群年会

题记:BT到了如此的程度,以致于令人不堪忍受而竟至落泪。——kuso 安德烈·纪德《人间的食粮》

08年1月12日,农历腊月初五,是BT群07年年会召开的日子。在TR老大的提议下,我们一行BT十余人七八条枪,将年会地点定在了姑苏城外的的藏书镇,Mission Objective上写道——将广州著名的五羊吃成“三羊开泰”。

行程是帮主们和群群从杭州乘和谐号经停上海,我和令狐、MIKE、猎手、妍妍登上他们所在的同一列和谐号,同赴苏州TR家。其间的插曲是:MIKE
早上吃了蛋挞作为早餐;结果没吃早餐的猎手又买了蛋挞,没能吃完,剩下两个由MIKE和令狐瓜分;到了车上,刺猬帮主又送来蛋挞数枚,MIKE又吃了一
枚。这三次蛋挞直接导致了MIKE的消化系统发生问题——毕竟OpenGL还未完全康复……

后来我跟刺猬去了他们车厢,与他们八卦了一番,还未尽兴就到苏州了,便与帮主们约了改天见面继续八卦。

再次造访TR的豪宅,令我们压力很大很不和谐。最不和谐的就是MIKE,将TR家的老猫蹂躏得逃之夭夭。

午饭由Papa John’s解决,没有香菜,令狐可以不用勉强地随便吃了。


午驱车前往木渎,路上MIKE改为蹂躏太子,其间说了很多非常RP的话毒害太子,太子天真无邪,回话非常配合,然而在一帮BT听来,都是极度RP,以至于
暴笑至极。反正我是没通过RPCS,笑得我气都喘不上来,眼泪横流,可惜没有实况记录,现在都有点忘记具体内容了,只记得什么“天糗宫”之类的。

补充一个:MIKE年轻的时候曾经和一只母猫一块睡,结果早上醒来发现猫S了,于是他给猫做了人工呼吸,吸出一口猫血~~~我们终于明白那只老猫为什么要逃了,虽然它是太监猫。

原计划爬山的,因天冷风大临地改为太湖亲水游——结果依然因为天冷风大而半途折返。中间回短信时,在冷风中编辑完毕刚发送即没电,看来以后出门无论如何要带两块电池,即使只是一日游。

以下为太湖边的现场实况照片:

更多照片报道召唤令狐。

之后的目的地就是传说中的藏书羊肉馆。十二个人(含司机师傅)把羊的一家子都吃了,而且是从头吃到脚,除了羊角和羊毛以外~~Or2

饭毕回TR家稍事休息之后,妍妍、MIKE和我三人先行返沪,继续乘坐和谐号。很好,很和谐。

链接:
TR的圣上钦定记录
令狐的BT群08疯会纪实
刺猬帮主的周末(08W02)
MIKE的2008年BT疯会记录

[一周八卦]2008-01-13

猛禽 收录于 20080111 | Tags:语录

以往的声音,大部分出自传统的媒体,大部分出自“大家”之口。而这一次的2007年度中文博客百条经典语录,它来自博客,来自“大家”,也来自“草根平民”。

恭喜费老榜上有名。

猛禽 收录于 20080110 | Tags:假新闻,CCTV

CCTV的记者实在应该改名叫新闻导演。

CCAV实在是很黄很暴力,我一看到就赶紧给关了。

猛禽 收录于 20080110 | Tags:财经,投资银行,资本

今年,国内实业界的人士在谈及这些外国著名投行时,和当年日本人称呼“白马骑士”时一样,充满了纯朴的后生式商业敬意。华尔街的空气从来都是铜味儿的,怎么会是一个诗人式浪漫的真空呢?

那些为华尔街的金融资本唱赞歌的人,不是左脑面粉右脑水,就是国外投行的三个代表吧。《货币战争》虽然错误百出,但至少在提醒我们警惕外国金融资本这一点上,还是有意义的。

猛禽 收录于 20080110 | Tags:面子

这当大官的有坐火车的吗?远了飞机,近了汽车。铁路两边怎么着也没事,高速两边才是脸面呢。

原来是这样一个“社会主义新农村”,真长见识啊

猛禽 收录于 20080110 | Tags:猎熊

至于猎熊的李某人,再多说两句:你丫挺的少在媒体面前装无辜,死在你枪下的黑熊,那是全球易危,CITES附录I收录的物种,数量少繁殖慢,你个傻逼一枪,便将这个物种向着灭绝又推进了一步。它比你无辜得多。

李某人傻B已经不对,还要装B,看吧,结果成了二B。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9 | Tags:经济学家

人无良知,再多的智慧也无法让它区别于禽兽。在这个盛行包二奶的时代,有多少经济学在被形形色色的利益集团所包养,并因此发出一系列匪夷所思的奇谈怪论?他们距离禽兽越来越近,而只能距离诺贝尔奖越来越远。

所以我特别欣赏厦大的袁东星教授在上个月的会上所说的:我要说的是,我们是大学教授,我们的头顶上是大学教授的头衔,但之下是我们的良心。——而这良心正是某些经济学家所欠缺的。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9 | Tags:汽车,安全

对于自称公正的C-NCAP——中国汽车研究技术中心和厂家间的猫腻交易的可能性是多大呢,我判断,可能性是五颗星。我的满分标准是……

在耍小手段这一点上,中国人一向无敌于天下。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9 | Tags:城管

核心提示:7日下午,湖北天门水利建筑工程公司总经理魏文华因拍摄当地城管粗暴执法,被暴打致死。事发当日,有七八十名便衣男子从魏家抢走魏文华的尸体,并将他在地上拖行十余米远。有消息称,警方目前已控制涉案人员24人。

希望最后的结果不会是以下任何一种:临时工所为,意外猝死,冒充记者,按常理推断是煽动村民者,以非正常方式摔倒……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8 | Tags:军事

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8 | Tags:维权人士

仁者的心是宁静的,但一旦动怒将如雷霆滚滚,发于九天之上。那是民意,那也是星空的力量,那是可以载舟覆舟的力量。

转贴不说话……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7 | Tags:土地,房地产

一项制度如果到了如此程度,就说明制度本身出现了问题,解决的办法惟有“变法”。

历史上所有的变法经验都告诉我们:变,必然要触动某些利益团体的既得利益,变法者也必将为此付出代价……问谁敢变?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7 | Tags:三峡

很清楚,政府必须迅速行动起来,高度关注这个问题,尽可能动用最好的技术和专家,确保三峡大坝周边人民的安全。

sigh~~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7 | Tags:证券,腐败

中国证监会(CSRC)表示,不能对此置评。上海证交所(SSE)则拒绝对此置评。

虽然是旧闻,还是有必要重提一下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6 | Tags:生活

在这个国家,一个人只有在有足够足够多的优越感的时候,才可以去除焦燥之气。

可惜优越感是相对的,几乎所有的人总能碰到相对不优越的情况,于是这个国家就是总是焦躁的。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6期]

一个BT的梦

今早做了一个BT的梦。

梦见忽然想要去买一本流行已久但我一直不屑一顾的书,结果匆忙跑到常去的书店,发现已经关门下班了。只好挤了
公交去另一家国营书店,刚下车就看到店门正要关上,读者只出不进。我冲过去跟他们说我就进去买一本就好,让他们放我进去,那帮人死活不肯。我于是怒了,冲他
们竖起中指骂了一句:F××K YOU。

然后就看到那个长得像于丹的书店领导出来,最后还是让我进去买了一本于丹的《论语心得》。不过我买完出来感觉这书有点奇怪,很薄,而且外观也不像我见到过的样子。翻开来一看,里面写的全是三个代表~~Or2

看来我一向不带三个表的事情连周公都知道了。

其实我最近很河蟹的,连那个城管打S人的事我都没有说~~

BTW:预祝明天的BT群年会胜利召开。

什么才是法的精神

(12-28)

孟德斯鸠的《论法的精神》我曾经断断续续看了一小部分,最近打算重新捡起来看时才发现已经完全接不上,只好又重头开始。

当然,老孟的道行实在太高深了,我只能谈一个表面化的问题:

人类需要法律,其所要达成的目标是什么?难道法律不是应该维护社会的公序良俗吗?

最初想到这个问题本来是因为一些与版权法有关的事情。不过后来因为南京彭宇案和最近的ATM案,就感触更多了。

我在《8周刊[第4期]》中评论说:

我倾向于赞成这种观点:即首次取款可以认为赠予,最多是不当得利;但其后多次取款还是涉嫌盗窃的。但法院的量刑还是过重了。

专业人士Reiko对此与我作了一番讨论,结论是:首次取款多得钱款并不构成刑事犯罪,最多只能是不当得利,并且银行要追回的话还负有举证责任,否则只能银行承担。当然,之后的再次取款行为则的确已经构成犯罪,但法院的量刑显然有过重嫌疑。

当然不能说法院判得没道理,《刑法》有云:


二百六十四条
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
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并处没收财产:
    (一)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的;
    (二)盗窃珍贵文物,情节严重的。

显然那个家伙是被法院按盗窃金融机构数额特别巨大来定罪的。这样判虽然合法,但是从判决公布后民众的反应可以看出,这似乎有违我们对“公序良俗”的普遍理解。

由此引申开去,我们对于中国的司法现状表示了一致的悲观。

很黄很暴力

托CCTV的福,张小朋友这回算是彻底出名了。今年估计是看不到赵大叔上春晚,所以年度流行语也就不能指望他了,于是CCTV贡献了这句——

“很黄很暴力”。

前几天我刚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转帖到几个地方时就被人批评过——小朋友并没有错,不应该这样对她。这的确是我的错,虽然不是针对小朋友而是针对CCTV,但有意无意中还是伤害到了那个13岁的loli——包括本文。Or2

“很黄很暴力”网站(现在已经Nice boat了)中转了一篇据说是张小朋友的父亲发表的公开信,我可以理解这位父亲的心情:一向表现优异的孩子只因为接受了一次CCTV的采访就遭遇到这样的伤害,无论如何是要出离愤怒的。

有些人说小朋友说了谎,但这显然是不对的,小朋友从来都是比大人诚实,不信?Look===》nings:很黄很暴力的十个网站

我想知道小朋友及其家长是否有权起诉CCTV?毕竟CCTV没有给未成年人打马赛克,甚至公布了她的真实信息,实在是~~人不能无耻到这种地步。

摄影师与CC

(12-21)

Lieca中文站发了一篇《摄影师,请拒绝Creative Commons》,指出CC在摄影领域存在的问题。

但是在我看来,这些问题更多的是因为误解和误用。

首先,CC并不表示放弃版权,这是CC与GPL之类的根本区别,CC是一份默认授权协议——所谓默认授权协议的意思是:只要作品的使用者接受CC协议的全部条款,即可在不需要取得作品所有者额外单独许可的情况下,在CC协议许可的范围内使用相应的作品。即使是CC授权的作品,作者仍然拥有全部版权

文中所说的最大问题是如何选择CC的版权组合,比如非商业/禁止演绎等选项的使用。如何使用一份授权协议是作品拥有者必须要了解,如果是因为自己的误用导致的问题,并不能说是CC本身的问题。至于说对于协议文本不容易理解,那也是因为法律上的严谨需要所致。

抛开对“非商业使用”的理解差异,至少还有署名和相同方式共享两个没有歧义的选项,而按照CC协议全文中相关条款,如果违反任何条款,CC协议即终止,那么:

3.如果我在收费讲座的PPT中使用到你的图片?
4.如果我出版一本你的画册,但是只卖印刷成本价,或者标价中算入我的时间、劳力成本?

这两项就已经违反了CC协议。显然收费讲座本身不可能是按CC协议发布的,非免费派送的画册也不会是按CC协议发布的。在法律上就是侵权行为。

至于前两条,只要那个BLOG或那个图片网站也是使用CC协议,并且署名,那么按照CC协议,的确很难判断为商业使用。但这种使用并不是CC协议要限制的范围,如果作品所有者不愿意接受,完全可以使用All rights reserved。

至于说flickr的现行CC协议在中国大陆地区无效,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中国大陆目前只引进了CC协议的2.5版。如果作品所有者介意这个问题,那也只有选择All rights reserved了。

如果在某个引用CC协议图片的网站上,旁边的Google Adsense出现XX疾病广告,那似乎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但是如果在Google Adsense的广告内容里出现CC协议图片则是违反协议的。

最后我想说,对于图片的版权保护还是要靠自己——只在网上发小图,并且加水印。技术手段在大多数时候远比法律管用。

对此,令狐评论说:

那篇文章对CC最大的误解就是“放弃版权”,这个你解释过了我就不多说了。
补充几点。

1.如果我在使用你照片的Blog上放置Adsense广告?
—— 如果有证据证明你引用照片的目的在于赚取更多的广告点击,或者他的网站本身是商业性网站,那么就是“商业使用”,否则就是“非商业使用”。这涉及一个举证问题,特别是前一点,实际操作的时候颇有难度。但大多数情况下,利用广告获取收入和网站实际内容是否涉及商业并没有直接的联系。不能说挂了广告的网站都是商业性网站。

2.如果我用非商业用途照片建立一个靠广告维持的网站?
—— 同上

3.Google Adsense某个“XXXX医院XX疾病”上贴出你Flickr里的照片.
—— 这是毫无疑问的侵权行为。Google Adsense本身是商业行为,它引用了“非商业性使用”的作品一定是侵权。

4.Creative Commons在减少职业摄影师的收入
—— 没有的事。对于摄影师本身来说,他完全拥有作品版权,加不加CC协议对摄影师而言毫无区别,他可以像以前一样把照片卖给别人。而对于非法使用作品获利的人,是违法的,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解决非法获利问题。

5.Creative Commons在成为大企业牟利的资源——某些公司的管理人员喜爱CC版权资源甚于第三世界的廉价劳力
—— 只要他通过你照片获利,他就在违法。在法制健全的国家违法成本可不低。

6.你在美国Flickr网站上保存的照片的CC版权,在中国无任何法律效用
—— 这是真的。但是,其实你可以在Flickr自动加上的英文版CC声明之外自己手工加上中文版的“知识共享2.5”(BTW:不是“创作共用”)声明,这是有效的,并且在中国是受法律保护的。而这种跨界所带来的复杂性,即使你保留所有版权,也是会碰到相同的问题的。

我再补充了一句:即使是flickr的CC在中国无效,仍然不表示放弃版权,只是在中国默认为All rights reserved.

[一周八卦]2008-01-06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4 | Tags:总结

在宪法实施25周年、在“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治国方略提出十周年之际,盘点中国法治在2007走过的道路,过滤一件件法制事件,评点一个个案件,回想一位位为公平、正义挺身而出的人物,让我们备加感叹。

虽然还是很CCTV,但还算有点进步。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3 | Tags:拆迁,影像,事件

2007年12月26日,重庆市某县以修筑河堤之名,行商业开发之实,对县城城郊三百 多亩的土地进行强行征用,使当地二百余户农民失去赖以生存的土地。26日,在强行征用 的过程中,警察、政府工作人员与农民发生强烈冲突,致使多人受伤

用Leica就要有这样的社会责任感(无忌风总对此句亦有贡献)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1 | Tags:朗咸平,2008

仅供参考。

猛禽 收录于 20080101 | Tags:2007

周遭坚墙高垒,但我们的心是自由的,不是吗?!

2007是值得纪念的一年。

猛禽 收录于 20071230 | Tags:规定,视频

中国人口太多资源太少,“人均权利”有点不够分,大家理解万岁,社会才能和谐。

又一则河蟹的龟腚~~

猛禽 收录于 20071229 | Tags:黑社会,爱国

有时想,他开赌,走私烟,两地政府视若无睹,有些事,黑社会也会本着良心,赚钱之余,不会忘记祖国,但反而这才是真正忌讳。

sigh~~

更多八卦请看《8周刊[第5期]

只因为没有看到不干净的地方

(12-20)

吴晓波赞叹说ctrip是《墙壁干净的互联网公司》。

我现在就在ctrip曾经驻扎过的一幢大楼里,ctrip所在的几个楼层的楼梯通道是全楼最脏的地方。地上满是烟头和痰迹,墙上蹭满了黑漆漆的烟灰。相信吴晓波采访范敏的时候并没有试着打开厕所旁边的那扇门看看。

当然我知道吴晓波的意思是说:相比其它的互联网公司满墙的涂鸦之作来说,ctrip更像是一个传统旅游服务公司。

只是这个比喻非常滴不合适和不恰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