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忙

8挂帮和竹帘帮合并之后,决定干点正经事,于是有了《8周刊》。

我最近忙,没空8挂,除了年底公司事多,其它时间就是在忙这件事——8周刊采编系统

其实这就是一个网摘,不过不开放注册,有意加入8周刊采编团队的各界友好人士请与本帮联系。

这个忙完还有别的事情要做,继续忙ing。

[一周八卦]2007-12-16

2007-12-14

2007-12-13

  • 淘宝社区-我要哭死了,我老公他不是人! #

    又是这种问题~~
  • 社会的建构(by 许知远) – 思维的乐趣BLOG #

    在这一刻,我对他充满敬意。一个社会的发展并非直线,它经常已进一步,退一步、甚至退两步。要使中国这样一个长期笼罩在政治权力阴影下的国家建立
    一个公民社会必定充满挫折。但是,钟晓勇式的坦诚与坚定,却让人看到希望。这或许也是中国目前最缺乏的声音,当高压权力让人秩序,而消费主义让人逃避时,
    能够仍旧强调基本价值观,并愿意实践的知识分子,是社会前进的真正动力。
  • [企业管理]我父亲遇到的一个黑心老板的经历,谈一下工伤赔偿的问题 – 青润心情 – CSDNBlog #

    发这篇文章,一方面是要为我父亲出气,同时这个事情必然要做大,因为,这个老板心太黑了,根本不考虑员工的任何权益。另一方面,也要让我们这些做
    软件开发的弟兄们了解一下关于工伤的事情,以便于更好的保障自己的利益不受侵害。大家也看看自己的公司是否为我们做了这些事情。企业也应该更多的关心员
    工,为员工处理好所有它们可能担心的事情,让大家更安心的工作,更努力的工作。

2007-12-11

  • 挤兑的经济学 #

    或许我们不应当惊讶于信任一旦失去后就很难重新获得。

2007-12-10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人大代表

今天来自中国日报的新闻报道说:《超半数市民代表反对厦门海沧PX项目》(此链接为人民网的转载,到我写本文时,SINA、163、QQ等各网站已经把此新闻撤下,但人民网、新华网、中华网等还有)。

起初我看到这一段时:

其中50名为地方人大代表 ,50名为普通居民。昨日除一名居民缺席外,所有选出代表均在座谈会上表态,共52人对石化工业产业链向上游发展提出反对,其中7名为人大代表。

的确相当愤怒——为什么另外43名人大代表没有履行他们义务?或者甚至为污染企业说话?难道他们持有污染企业的股份吗?

幸好后来连岳那边传来证实消息说:

43位嘉宾代表未获得发言机会,有未获发言机会的代表发示不满,但主持人认为其中多数为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有大量的机会与政府沟通,在7名嘉宾代表发言之后,即中止。所以其他43位代表不应列入统计。

原来是这样。

不过这位主持人(据称是厦门市委副秘书长)的理由不能成立。如果他们真能有大量的机会与政府沟通的话,也就不用在这种时候才站出来了。我们不会忘记
年初两会的时候,105名人大政协代表联名提案反对屁叉项目,这个号称今年第一号提案的,最后还不是一样被压下。要不是半年前几万厦门市民的行动,哪里能
有现在这个对话的机会。

什么时候人大政协代表才不再是摆设~~

新秩序的诞生

(11-29,最近忙,贴点旧文)

对于那位号称史上最强小三的,我没什么兴趣讨论,不过鱼顺顺在《上网便无处藏身》中提到的问题却有点意思——虽然也不是什么新话题。

先从遥远的古代说起。

人类秩序的形成和维护,取决于相应的人类组织。这个想法应该是基本靠谱的。

所以我觉得像在古代的时候,虽然也有所谓的王法,但是日常生活中的秩序(包括潜规则)的形成,主要还是以类似村子这样的小组织。在这样的小社会中,日常的秩序一般不成文,但约定俗成,周围人的态度通常是维护这一秩序的主要力量。

但是当技术进步导致了人类迁移的范围和速度大大增加以后,这种传统的秩序就崩溃了。

现在,互联网的出现又似乎在建立和维护一种新的秩序。

[一周八卦]2007-12-09

2007-12-7

2007-12-6

2007-12-5

2007-12-4

2007-12-3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粗读环评报告

厦门海沧的环评报告终于出来了。这是半年前厦门人民散步两天后所取得的重大成果。

两个多月前,我乘公交车经过厦门市政府门前时,看到路上来往的人们,跟小侃说起当时散步的事情,我们都觉得像是不曾发生过一般。如果不是因为亲历过那样的两天,真的不敢相信这些平时看上去如此悠闲散漫的厦门人,会在关键的时候勇敢地站出来,愤怒地聚集到这里,为了保卫自己的美丽家园而努力。

虽然今天挺忙的,但还是抽时间把整份环评报告粗粗看了一遍,总体感觉还可以,这些人还是做了些工作,报告的内容也比较可信,对污染现状的评价数据接近居民的实际感受。报告重点参见连岳的环评笔记()()。

关于那个10的-6次方风险概率来自于第七页:

按照现状、在建和审批待建项目的事故风险频率和影响后果测算,在对规划的工业用地范围内的村庄实施搬迁,并在规划工业区与居住区之间按规划建设卫生防护隔离带,位于规划居住区内居民的个人风险将降低至10的-6次方以下。

我不想去怀疑这个数据的测算过程,就算全本报告里有,我大概也看不懂他们是怎么算出来的。我想说的是:事故没有发生前,说概率多小都没有用,一旦发生事故,对于住在附近的人来说,那就是100%

所以重点是接下来的内容:

若发生有毒物质重大泄漏事故,不利气象条件下,可能对厦门本岛或其他区域产生影响。在泄漏事故在20分钟内得到控制的情况下,有毒化学物质的浓度超过居民区最高允许尝试的历时大约为3小时。

那我就要问一下厦门市政府两个问题了:

一、是否有能力在20分钟内一定控制住任何事故?

二、是否有能力在事故发生后迅速疏散所有受影响人口?


别是第二个问题。厦门岛目前只有两条陆路连接大陆——厦门大桥(含高集海堤)和海沧大桥,就算加上在建的翔安隧道也才三条。事实上如果发生重大事故,海沧
大桥一路首先就不可用了。高集海堤加上厦门大桥即使是平时交通都不是很富余,更不用说紧急疏散了。或者市政府准备了一百多万个可用3小时的氧气瓶,事发时
每人发一个?那要是20分钟内没有控制住,污染时间超过3小时怎么办?大家一起拼憋气吗?

总之我反对报告结论中的建议一,即使放弃海沧新市区的定位,也要限制海沧的化工工业,因为仍然对厦门岛有影响。对于建议二也需要更加严格——对已建项目的规模,加强环保监管;对在建项目限制规模;对待建项目(传说中的屁叉)迁址。

在这十天里,我们应该这么做《厦门人民这么办2》。

另,到今天下午的时候,有人反映那个意见反馈信箱已经爆满了。

写给一位有领导心结的朋友

(11-30,本来想发到CSDN去,后来想想,类似在话题我在CSDN已经谈过很多次了,就还是发这里吧)

猎手在群里转贴了这么一篇《写给一位有程序员心结的朋友》。

这位博客园的朋友显然一位身居高位的领导,一个招聘架构师的人,怎么也是CTO一级的人物吧。

不可否认,从他的描述中看来,这位应聘者的确不是一名合适的架构师人选。在我看来,他甚至不是一名合适的一般程序员人选,他的人生错误在于把编程这个爱好变成了一项工作。

但是那位作者朋友的大部分评论我却是不赞同的。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人当上了领导都会变成这样。虽然他在文章前面一大段里拿出了一大堆的“管理实践手段”来进行所谓的性格测试,但是后面还是不可避免地陷入
到语言和工具的优劣层面——这是初级程序员才会常犯的错误。即使后面他还是堆彻出一堆诸如UML、RUP、框架、建模之类的高深名词(我很欣慰的一点是,
其中没有CMM),但在我看来,不过是些高来高去的扯淡。美国管理学家劳伦斯·彼得指出:当一个人在组织中晋升到一个他不能胜任的位置时,就会出现一些征兆,其中之一便是“使听者莫测高深”的不正常说话习惯。(《彼得原理》第十一章)

那位应聘者的确是被耽误了,但不是被自已耽误,而是中国目前的软件业环境就是这样。这一点我也曾经多次谈到过,国内软件业普遍缺乏一个技术晋升通道,迫使大量并不适合做管理的高级技术人员去做管理,结果就是得到了一批糟糕管理者,同时失去一批优秀的技术人员。

至于工具和语言的问题,虽然是作者的一个低级错误,但我还是要说一下。

作者所谓的“一直认为”恰恰就是他自以为是的偏见。RAD的方便性固然有一定的副作用,但是这并不是不能解决的,比如我曾经尝试过的《在VCL应用中运用MVC模式》。


果一个公司或团队因为用RAD而陷入困境,正说明这个公司或团队的架构师在系统规划设计上犯了错误。不是说程序员没问题,而是从责任担当上说,这是设计缺
陷,不应由程序员承担;再则就算团队中个把程序员指出问题也没有足够的权限去改变设计。但无论如何,把责任推给开发工具是一件非常可笑的事情,比这个笑话更加可笑。

如果一个公司或团队能够很好地设计他们的系统,充分利用RAD的优势而同时在设计上避免可能带的混乱,那么用C++ Builder也完全可以写出层次清晰的类和对象——特别是对于那些在前RAD时代成长起来的C++开发人员来说。

当然,一个C++ Builder程序员如果对Delphi一无所知,那的确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但这也是人的问题,与C++ Builder有什么关系?难道能够因为一个做底层开发的C程序员完全不懂汇编而批评C吗?

至于:

C++ Builder程序员是一群在编程技术方面没有前途的程序员。他们的前途应该是应用系统的需求分析能力。

就更加是无稽之谈了。


相信这不是所有.net程序员的通病,但我必须说,类似的观点在.net程序员中最常见。难道.net程序员就在编程技术方面一定有前途吗?把自己的前途
寄托在工具上的人能有什么前途呢?工具只是工具,至于系统的需求分析能力就更加与工具无关了,就算是一个只用Rose生成代码的程序员,也未必就一定具有
良好的系统需求分析能力。而作为一名架构师,至少要对自己所负责的项目所用的开发工具和语言有相当深入的了解,并且能追踪其相关领域的最新动向。反而是
UML、RUP、框架、建模之类的高来高去的扯淡应该少一点,因为很多项目并不需要用到这些。当然像模式、重构、单元测试等,这些还是要知道的——即使是作为程序员。

如果他选择另外一种编程语言,在某应用领域(而不是信息化系统领域,在这个领域,重点不是编程技术而是设计技术)能流畅地使用该编程语言,我会很高兴。

事实上我认为,作为一名程序员,囿于一种开发语言或工具是完全不行的,即使是在非信息化系统领域。至于在信息化领域,设计技术也不是最重要的,重要是需求的获取以及对其进行正确的理解。

或者,他告诉我:编程语言只是一门工具,我追求的是如何高效地快速地开发系统,我知道如何合理地设计系统,如何对进度进行控制,如何进行开发质量的控制,我也会很高兴。
再或者,他告诉我:编程算什么呀,那只是我曾经在某个阶段的工作,我现在已经完全不编程了,我开始转型为产品经理、销售经理等等,我会非常地高兴,因为,我相信,那些工作可能更适合他。

这两种说法固然不错,但是并不是人人都适合。但这又是中国软件业的现状,一个程序员,想要升职加薪,大概就只有这两条路可以走了,最后不过是使组织达到彼得极限——所有人都晋升到了一个他们力所不能及的职位上。

当作者以一种施舍的态度表示他将招聘那个人为一般程序员或一般销售人员时,带着一种作为领导的居高临下和得意洋洋。文章的言语中还对那个应聘者的年龄和老化的知识结构加以嘲弄。

这种领导心结其实比程序员心结更加危险。

还是规则的话题

费老认为《事急从权》。


在前两篇里的意思当然不是说要维护规则而无视人的生命。单就这件事情来说,很难进行法律上的评判,因为各方的做法都是合法的。最多只能从道德上批判各方不
顾患者的生命,没有为了救人冒险并承担后果的勇气。这就是我在文章中所说,三方博弈中患者一方的缺席使之成为剩下两方博弈的牺牲品。

但我还是反对因为这个案例就修改规则。因为规则在制定之初的目标就是要保护大多数的人权益(事实上也不可能做到保护所有人的权益),而且规则在某种程度上就像程序,修改了一个BUG可能带来一堆的BUG。而在这件事情上,带来的一堆BUG可能在未来影响到更多的生命。

我的意思是两个方面:第一如果因为一出特例就改规则,那就会变成法无定法;第二既有规则应该说已经足以在现实的矛盾中取得一个比较合适的平衡,除非有充分的理由证明修改后的规则可以达到一种更好的平衡。

虽然说规则本来就是用来打破的,生命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但就这个案例来说,在不打破规则的情况下也是有解决方案的——那就是北京市医疗卫生主管部门的批示。但是结果我们已经看到了……

在这种情况下,讨论修改规则是没有意义的。从家属到医院再到主管部门,各方都只考虑到了自己的利益,没有人在乎患者的生死,再怎么修改规则也是徒劳。

正如昨天《1/7》的深入采访所报道的那样。肖志军拒绝签字的理由至少有两个:一是对医院方面的不信任;二是没钱(他们去医院的时候,只带了100块钱,两个人的存款余额不超过5块钱)。


要求医院方面违反规定去手术抢救也是没有理由的——即使面对的是生命的选择。正如节目中法律专家所说:如果医院那样做了,但患者仍然死亡(因为胎儿还未足
月,患者并不是死于难产,而是因为重症肺炎,剖腹产只是一种抢救方案,从医学角度上,患者死亡的可能性很大),那他们面对的就不仅是经济问题,主治医生还
要为此承担刑事责任。

总之在这个案例上我不支持“事急从权”的做法。因为这样做对于解决当时的困境只有渺茫的希望,却几乎可以肯定是要把事情带入更大的困境中。

这么说是有一点冷酷的理性,但是没办法。关键在于一开始就不应该让事情进入这种困境,所以我认为应该围绕既有规则之外提供辅助手段,比如对患者的相关保障措施,以及加强调和医患矛盾的工作等,避免走到现在这种地步。

另,我后来想想,haitao所提的让警方介入也应该算是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案,即由警方向主治医生提供刑事豁免。

BTW:老虎的事情终于有鉴定结论了,不知道陕西林业部门还能整出什么花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