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乘车之后

(为避免地域之争,隐去具体地名)

某市不久前开始实施所谓的老年人免费乘车制度——这种事情在厦门早已经实施了很多年,甚至在我老家那种乡下地方也已经实施了好几年。但对于某市来说,这仍然是一种进步。

BTW:我对这一制度依然不够满意,因为上面说的三个地方的老年人免费乘车制度都仅限于当地人——又是万恶的户口制度。

不过这个“好制度”刚实施没几天,电视上又开始谈新的问题。因为这一制度的实行,导致了大量的老年人出门乘车,给行车安全带了很多的隐患。

这倒是一个新鲜的说法,我在其它地方都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但回头想想也就理解了:

某市的老年人有一个别处人所没有的爱好,就是愿意为了一点小便宜付出巨大的代价。早在几年前就曾经发生过某超市每天早上限量提供优惠早餐,结果每天
早上都会有一大群的老年人大老远跑去排长队买。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我就不一一举例了。当然这些人绝大部分也不是什么低收入者,一般都是些能拿到相对(国
内其它城市)不菲的退休金的人。

所以呢,有了这个免费乘车制度出来,他们当然也不会放过。那么在没有这个制度的时候,同样有老年人会出门乘
车,为什么那个时候就没有“行车安全隐患”呢?因为没有免费的话,出行的老年人要少得多,偶尔有个把老年人也容易有座位可坐,相对安全一些。而现在出行的
老年人一下多了起来,没有座位坐就很常见了,碰到急刹车之类的情况就难免出危险。而城市的路况大家也知道,这种事情是经常发生的。

那么为什
么在厦门或其它地方没有这种问题?以厦门为例,厦门的老年人乘公交车是基本上不用担心没有座位的,让座对于在厦门生活的人来说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即
使是在我们那个乡下地方,这种事情也早已经是每位乘车者的习惯。但是在某市,让座这种事通常是需要司售人员提醒甚至是要求才会发生,倒是抢座位的事情在这
里司空见惯。甚至于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在公交车上,一个当地妇女座位旁站了两个外地老年人,她不但没有让座,反而是直到她要下车前,还特地用方言把较远处一位陌生的本地人叫过来,把座位让给那个人。

我只能说有些人就是活该啊。

下垂的定义

(07-11-01)

前一段忙,现在补交作业了。

前几天与彩妃和令狐在饭否上RP暴发了一次,原因是这篇《拍人体艺术照的经历》(有图,未成年人禁入)。原文原来还有配图,估计新浪觉得不和谐,让TA撤了,不过还好有拷贝(有图,未成年人禁入)。

BTW:据称此大波妹名叫王紫娇,未经证实,仅供参考。

文中的引爆点是这一句:“脱了内衣胸部也没有下垂”。令狐对此不以为然,我也同意他的观点。彩妃就问怎样才叫不下垂?按照这篇不靠谱的文章所说,女生在21岁以前应该都还好。然彩妃曰:遗憾就在于,在那个年纪偶还木知木觉。没注意挖

这个……那偶只好拿出一点“科学依据”了:

一般认为,站直后最低点低于下边缘就可以看作是下垂。

图就不作了,大家自行YY。

当然这只是一个结论,推导过程较为复杂,大致说一下思路吧:


据牛顿的万有引力定律,在地球引力的作用下,所有直立站立的女性的胸部在没的支撑的情况下,全部是略有下垂的,差别的只是程度上的问题。而这个程度又与至
少两个主要因素有关——大小和弹性。按人类的脂肪密度近似相同来计算,体积越大则质量越大,受到的地球引力越大。弹性则是由外层的皮肤,中间的脂肪组织,
内部的肌肉等各方面综合决定。

即使知道大小和各部分组织的弹性,精确的计算还需要对整个结构作有限元分析才能得出,因太过复杂,故略。总之
是:个头越大越下垂,弹性系数(其定义为:材料受一定的力后的变形程度大小)越大越下垂。所以下垂程度这个指标实际上是与大小和弹性指标相矛盾的,追求单
方面的高指标必然损失其它方面的指标,还是需要有一个中庸的范围为好。特别是弹性指标,0弹性就完全没有下垂,比如维纳斯石膏像(理论上不为0,但实际上
可以认为是0),但是那什么偶就不用说了。

至于为什么以下边缘为限来定义这个标准……那不是废话嘛,这是一个多么直观的定义哇——最低点低于下边缘说明已经有一部分在“下”面了嘛,这当然就是传说中的下垂了。

无知者无畏

(07-10-24)

Javaeye上也在讨论《货币战争》,本来想去掺和一下,结果发现我的用户名大概是改版前注册的,现在无法登录,又不能重复注册,取回密码居然也失败(B4一下Javaeye的取回密码功能,填一个EMAIL就好了,那里却还要用户名,也不知道是不是因我可能是用中文名的原因,始终报错取不回),只好作罢。

对于T1在5楼的回复,我实在觉得很可笑,这是我最常看到的对《货币战争》的反对说法,这样的辩论就完全没有意思了,只要说一句:按我的常识来看,你就是错的。必胜了,无敌了。对于爱这样反对的人,我建议你们还是把你们的常识说出来,是骡子是马牵出来溜溜嘛。

回到T1在1、2楼转的两篇文章。这两篇文章里有一个根本问题就是:拿贸易的概念来偷换金融交易。

就拿“大凡封闭社会里的人,大多持有零和博弈心态,你所得就是我所失”来说。第一,的确有很多交易是零和博弈,当然贸易的确不是,但也不能因此否定零和博弈的存在;第二,完全没有零和博弈心态也不是什么开放社会的心态,而是“港督”心态(反送一顶大帽子)。

关于贸易能带来多赢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这部分是常识,就不展开说了,详见微观经济学的效用理论部分)

在贸易过程中,商人所起的作用意味着他们也是付出了按劳动的——他们在贸易达成之前做了必要的信息收集和处理工作。所以本质上他们的收益来自于买卖双方与商人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如此说来,按劳动价值论还是可以解释商人的收益的。

但是资本经济的情况则与实体经济不同

就拿我在《金钱游戏》中举的例子来说,表面上经济体中的黄金和货币总量似乎都没有变化,但是实际上那个倒卖的人赚了,包含这个人在内的整个经济体中货币量增加了,也就是通货出现了膨胀,全体民众手里的货币发生了实际价值的贬值。所以《货币战争》的本质是一个流动性阴谋


易达成多赢的基础在于,不同的人愿意付出不同的钱去购买同样一件商品——贸易虽然本身不直接创造价值,但是它能够发现那些被低估的价值。但是金融交易呢?
难道说不同的人愿意付出不同的钱去购买同样的钱?当然,如果这句话中的两个“钱”不是同一种“钱”,这种情况仍然可能发生,比如一个是纸币,一个是黄金。

基本的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人们之所以需要货币,只是为了结算方便而定了一件一般等价商品。而金融交易的基础在于:这种一般等价商品常常并不等价。而这种不等价就是金融资本的利益来源——一部分是来自别人的损失,一部分是来自对未来透支。

所以金融交易也可能出现多赢的结果,那就是大家一起透支未来。

举个例子吧。


股市上,甲把手里A公司的股票加价卖给乙,乙再加价卖给甲,于是A公司的股价不断上升,甲乙二人貌似双赢,但是这不过是对A公司未来盈利的透支。直到某到
一个人发现A公司需要500年的盈利才能让它的股东把本钱赚回来(市盈率500倍的公司在今天的中国A股市场上貌似还是有一些的),这时就会发生价值回归
——把这一事件放大到整个经济体中,就是经济衰退,甚至崩溃。

金融战争中的双赢只是一种幻觉罢了——即使不发生价值回归,比如因为某些原因导致流动性不断扩张,使股价不会下跌,但是由于流动性的过度扩张必然导致通货膨胀,货币贬值,结果仍然是帐面资产增加而实际购买力下降。

但是在这样的例子里,还是有赢家的。一个是券商,你们买来买去,手续费是少不了的。另一个是A公司,你们买得欢我就多发行一点股票(比如分拆、转增),拿到钱是实际,最多等到衰退的时候再便宜回购。

所以我认为,对金融战争的阴谋论观点不表示反对,并不能说是“胆怯”,这只是一种必要的谨慎。对于未知情况的谨慎是人类趋利避害的本能。如果对情况还知之甚少,就盲目地笑话别人“胆怯”,这不是勇敢,只是无知者无畏罢了。

当然我也不是说反对一切金融交易,那就是真的是胆怯了。《货币战争》的提醒意义在于,我们有必要对金融领域中别人定下的那些游戏规则作一番深入研究,保持必要的谨慎性,而不是简单地拿来就用。

总之,《货币战争》一书对我而言,其前一大半的金融史部分完全可以当作休闲故事来看,其后一小半提出的“新式”金本位也是不值一提的,但是仍然给我带来了一些启发,让我能够去思考一下在金钱游戏背后的事情。

金融巨头们不是慈善家(至少在金融市场上),他们制定的游戏规则总是对他们有利的,他们发明的金融创新产品同样是他们发财的工具。不知道有没有人统计过,在中国这一波大牛市中,单是“创设认估权证”一项金融产品,就让某些机构就凭空赚了多少钱。

金本位固然是不对的,但是币值稳定仍然是很重要的,在这一点上我支持张五常的观点,应该让币值锚定一篮子物品。

BTW:最新的消息是——黄金再次大涨,油价也再次大涨,美联储降息以扩张流动性,人民币果然如传闻中的加速升值,A股继续低迷。前奥运时期的中国经济依然充满变数。

[一周八卦]2007-11-4

2007-11-2

2007-10-31

  • 美国推销员上门推销不成反而捐出肾脏 #

    在中国,南京法官会判那个推销员付担全部手术医疗费并赔偿精神损失若干,因为如果不是你把他搞成肾衰竭的,按照情理你是不会给他捐肾的,既然捐肾,就说明你把他的肾给搞衰竭的。从法律上禁止人做好事,也就是在这个神奇的国家。
  • 《青 #

    同意,市场是最好的保护。

2007-10-29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贺第三届中文网志年会

第三届中文网志年会将于明天在北京胜利召开。

我因为时间上与别的例行活动有冲突,再次不能参加,真是万分遗憾——特别是原来还计划和小美丽北京一夜的,现在也可耻滴失败鸟。

看来我的日程还真是挺紧的,大家要B4我,我也没办法。-_-|||

BTW:顺大便B4一下令狐,居然放了我们鸽子。

撤稿

传统媒体撤稿的事件以前也有过耳闻。BLOG撤稿则更是平常——我的BLOG就曾经应网监要求撤过两次。保持河蟹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但是这一次的情况不同。

事情的来龙去脉在彩妃的《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论三联生活周刊董璐》一文中有详细说明,我也不重复说了。除了彩妃,zola也发了一篇《关于《三联生活周刊》的董璐盗用《桑林志》的内容的事情的看法》(须穿墙访问)。

与GOOGLE前台事件不同的是,这次的错误的确是由董MM本人犯下的,我之前称之为“桑三门”并不合适,三联只能算是负连带责任,所以应该叫“桑董门”。董MM的错误是显而易见的,原因如令狐在《关于版权的一点思考》一文中所说,我也是持这样的观点。

人非圣贤,熟女也不可能无过。重要的是犯了错以后要如何处理。董MM不愧是传媒中人,采取的手法果然是标准的传媒做法——想办法让人撤稿。但是这在网络时代是完全落伍且行不通的——所谓“比特天生就是为了被COPY的”。所以在网上发的稿,几乎可以说是即时地就会被拷贝得到处都是——通过RSS订阅流入各在线订阅网站和RSS客户端,通过搜索引擎存为网页快照,更不用说热心网友们的友情转发。

不知道董MM有多少眼泪可以用呢?

当然,总的来说这也不能算是什么大不了的错误,没必要纠缠不放,欺负人家一个小姑娘。这样很不厚道。但这是一个关于如何尊重创作的很好的案例。胡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说了,要“提高自主创新能力,建设创新型国家”。而要达成这样的目标,首先就要保护人民自主创新的积极性,对创新成果及创作者的权益加以保护,提高全民的版权意识。

所以借这次事件对CC作一个宣传实在是一件和谐的好事,为了和谐社会,只好让董MM委屈一下了,并且让她以及其它的传媒中人也都吸取一点小小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