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广告]代两美女求职顺便B4三火

一、某美女(本帮女王的亲戚)求职:

厦门大学会计专业应届本科毕业生,求上海一财务方面的职位,如有相关资讯请与本帮女王联系。

二、某美女求职:

沈阳理工大学计算机软件本科,去年毕业,求上海一软件测试方面的职位,如有相关资讯请与我联系。

三、某帅哥求偶:

风三火,男,帅,任职于世界五百强公司,因公司地处郊区,虽然风光秀丽,然男多女少,求美女一名为终生伴侣,有意者请不要犹豫,立即戳这里了解此人之RP。

强烈B4风三火,我在这里给他发了广告以后,有媒人与之联系,居然不理不睬,此人RP之恶劣,可见一斑。故撤广告,改为B4。

正是无妄

茅于拭老师是一个好人,他创办的富平系列机构为中国的扶贫济困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这大家都知道,我也不多说,先说这些只是为了接下来唱点反调。


上次茅老师于薛涌的争论中,我就并是不很支持茅老师。虽然这么说容易被人打为薛党,然后踩上一万零一只脚,但是没办法,谁叫我诚实呢。我可不能像某些人那
样因为茅老师是好人就是非不分——当然我也可以理解他们,毕竟出一个像茅老师这样做实事的人不容易,我们的确应该对他的不当言论宽容一些,像薛涌这样只说
不做的人,对社会的意义当然不如茅老师大了。但我还是觉得这是两回事,维护和支持茅老师的事业是没错,但是因此无条件地维护他,包括维护他的错误言论就不
合适了,说得难听一点就是逻辑混乱脑子不好(老罗对此句话亦有贡献)。

我一直在努力做到对事不对人。所以我不否认茅老师的事业是伟大的值得的支持的,但他的支持者们的做法是很不对的。

再来看这次茅老师的无妄之灾


次老罗又要组织与上次彭宇案类似的活动,但这一次我不支持,因为不是一回事。彭宇案的核心是那份逻辑混乱的判决书,但这一次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确是因为
那名家政服务人员的失误导致了那名儿童的死亡。茅老师在文章中推卸责任的理由是说不过去的,因为儿童的确是在服务员的监护期间出事的。虽然我很同情茅老师
和那名服务员,但我还是要支持法院的判决(除了赔偿金额还可以商榷)。

《易经》对无妄这一卦的解释是:

无妄:元,亨,利,贞。 其匪正有眚,不利有攸往。
注解:大通顺,占问有利。倘他的行动不正确,有灾祸,有所往不利。

所以说,茅老师这一次遭遇的果然是无妄之灾。

至于老罗提到的那个“一个成年的劳动者死亡也不过赔款二三十万元”的说法,也的确是茅于拭文章中非常刺眼的一句——虽然我能理解他只是想借此表达法院判决的赔偿金额过高,但是这样的说法实在是那什么。但是老罗说“很容易又被薛涌之流抓住大做文章”就未免逻辑混乱,毕竟老罗自己也觉得茅于拭这话说得的确不妥当,与别人有何关系?


可否认,茅老师、富平机构和那名服务员都是很值得同情的。但我要提醒自由主义者们,不要忘记作为自由主义者最为珍视的精神之一的尊重个体权利的精神。当你
们看到茅于拭们的苦处时,是否考虑过那个失去孩子的家庭?他们也是平等的个体,在当今这个421结构的独生子女家庭时代,你们有没有想过,唯一的孩子对于
一个家庭意味着什么?当你们为哈耶克的理论击节赞赏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你们现在的做法正是哈耶克所极力批判的——那就是以集体的利益为理由迫使个体作出牺
牲。站在那个受害家庭的角度想一想,150万又如何?能够让他们的孩子复生吗?所以我并不认为他们的做法有什么不妥。

当某些人说:这是为了你们好,这是建设啥啥啥的伟大事业,你们应该作出牺牲。然后就是一堆臭鸡蛋飞过去。换成另一些人说的时候,先前丢臭鸡蛋的人却又觉得这是正确的。

某些自由主义者的虚伪嘴脸不过如此。

总之,对于这件事情,我认为茅老师和富平机构需要为此承担相应的责任,同时支持他们上诉以减少赔偿数额。另外,这次事件也应该让茅老师吸取教训,在进行家政人员培训的时候必须强调安全意识,还有他们的机构需要加强一下保险意识。


这次事件中,双方其实都是受害者,我们不能因为一方做的是好事就偏向他们,因为这样的事情不可避免,所以我们需要法律从中协调。自由主义维护每个个体的权
利,但是这种权利总是会时常发生冲突的,法制就是在这其中起到平衡作用的基础。道德上的评判不但无益,有时甚至是有害的。

顺便说一下,孙周武事件也是如此。如果周曙光真是骗子,我相信法律会还给孙周武一个公道,不明究里的人们站在道德高点上的批判没有太多的意义。

法制才是王道。没有法制谈什么民主自由完全就是空谈,至于那些将道德凌驾于理性和法制之上的人,两百年前的中国更适合他们。

今天你失望了吗?

(07-10-11)

看了阮一峰的《令人失望的周曙光》,我就想到去年写的一篇《失望的资格》,现在翻出来还是可以用得上。

这次孙周武来信的事件后面再说,先谈一下之前的讨论。

之前是源于魏武挥在1510上发的一系列关于公民记者的文章),和菜头作了一些评论,之后引来更多的争论。其实我觉得这根本没什么好争的,ZOLA的存在是一个事实,至于是不是要叫“公民记者”并不重要。或者可以恶意地把对公民记者的争议理解为记者们对别人“入侵”他们的传统领域所作出的正常抵抗反应。正如我多年前拿中关村卖盗版碟的人也自称搞IT的来调侃一般。

至于说什么公正性之类的问题ZOLA自己也在BarCamp上说过,他就是要反“新闻”。事实上那些自我标榜的“新闻”不是更加令人不齿,明明不公正,却还不肯脱掉这虚伪的外衣,被人拆穿后还要作小媳妇状称是被迫的。倒不如ZOLA这样明说自己就是不公正的。

我始终认为,ZOLA存在的意义就在于,他能让我们听到不同的声音。或者说,ZOLA之于传统媒体而言,只是一个必要的和有益的补充,并不是替代者。偏听少数“公正”的声音,不如兼听大量“不公正”的声音,然后去得出自己的结论。为什么要把自己独立思考的权力交给别人呢?

如令狐所说,ZOLA已经公开说了他是收费报道的,读者对于他的报道要怎么看,完全是由读者自己的态度决定。在群里讨论的时候,他们拿我做例子。高论说:就比如说如果某天报出来,猛禽是个XXX的话,我肯定也会发一段牢骚的。令狐说:但是你凭什么去要求猛禽必须不是一个XXX?(以上XXX请代入你觉得最邪恶的词即可)——NND,偶倒还想自己是个XXX来着。道理就是这么回事,所以说ZOLA就是这样的ZOLA,你要失望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谁也不能要求别人必须是自己想的那样。


然不可否认,这次孙周武来信事件一定是会让很多人“失望”的,但这不是ZOLA的问题,而是这些人以前把ZOLA看得太高了——他不过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去
做他认为应该做的事,不论是卖菜还是有偿报道。现在的事实让他们的心理有很大的落差,“失望”就是难免的了。根本的原因是ZOLA是以一种理想主义的做法
进行商业化运作,结果让理想主义者们“失望”,商业上也不能算是很成功。

虽然卖菜也是商业,但毕竟还是差别很大的。对于金额较大的商业行
为,每一笔经济往来都应该是有“名”的,并且需要有财务上可以接受的原始凭证。还有在出现问题的时候需要有相应的协商机制,甚至需要有危机公关的意识。在
这些方面,ZOLA都还做得不够。或者至少可以认为他在一些事情上做得不够成熟——比如在事情还没有操作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就先接受了过于大额的资金,
并且这个过程很不“商业”。如果ZOLA能够坚持最初的以募捐方式运作的话,也许会更好一些,但他既然觉得商业化运作更适合他,我们也不好说什么。

在孙周武这次的事情上,还远未到下结论的时候,但是总之不管怎么样,如果孙周武认为在这次的事情上,他的钱物是被ZOLA骗去的,我觉得最好的办法是诉诸法律。这不是我们所能评论的事情。

补充:

ZOLA自己的说明已经出来了《与西宁人打交道始末》,我依然只能说,ZOLA在这件事情上做得不够成熟——包括这篇说明的出炉。

喜迎17大

按东视新闻娱乐频道的话来说,这简直就是和谐社会新浪潮。

昨天下午,小超在与帮主杭州数夜之后,相携抵沪。本帮全体常委及竹联帮长老令狐于人命广场迎接两位领导的到来,在短暂而热烈的迎接会后,一行六人在避风塘召开了见面茶话会,会议在亲切友好的气氛中进行。会议期间,另有友情嘉宾Lucky到场祝贺,特此鸣谢。

会议内容为……(不和谐部分略去)

本来按小超的意思是,迟到的买单,但是著名的闲杂人等Mike同学居然令人发指地迟到达会议结束之后,规避了买单了义务——最后还是和谐的帮主给买的。于是与会人员一致决定让Mike买地铁票——真是便宜他了,应该让他买三张火车票才对——还要是和谐号的。


走了Lucky之后,一行七人转了一次地铁赶赴常庆同学设宴的地点。小超亲自体会了一下上海地铁的拥挤,这都是上海人民的热情啊。在地铁三号线上,帮主用
论语与一老女人进行了一场言辞激烈的争论,以老女人灰头土脸地败下阵来结束——因为女王说了一句至关重要的话:“还好今天没有xidu”(参见《地铁金刚与毒品男》)——看来上海的地铁真是太和谐了,那个老女人听罢面如土色。

常庆同学的宴会地点仍然是设在凯旋北路的小洋房饭店,席上的主要菜色是牛肉和豆腐——大叔老了,牙不好,只能吃豆腐。-_-||| 饭局的气氛是详和热情滴,讨论的话题是从罗氏制药的观察室开始滴,非常滴和谐。

唯一不和谐滴是饭店居然上菜没有上齐,直到我们买单的时候才把最后一道菜上来,强烈B4一下。

饭后大家去华政进行了一次健康和谐的散步活动,并且在苏州河桥上说讨论了一下跳楼及上吊的问题。在返回途中小超质疑我们的认路能力,她说:刚才我们来的时候这里有一个鬼佬在跑步,但是现在没有了,是不是你们走错路了?大家听了,集体对小超的认路方式表示了orz。

最后,偶和闲杂人等MIKE顺路送小超和帮主到南站,他们将乘坐不和谐号返回杭州——因为时间太晚,和谐号已经休息了。

BTW:无照片,因为上次被小超B4了,所以这次没带数码相机。

[一周八卦]2007-10-14

2007-10-13

2007-10-12

  • 无忌论坛 – 生死之在一线之间 #

    我不是学医科的,但是我知道碰撞导致颅内损伤一般会有一段清醒期的,这是进化演变的本能,能够使受伤的人清醒,有能力立即脱离危险。但是这段清醒
    在现代却是有害的,因为会造成伤者没有问题、没事的假象,耽误治疗时机。提醒各位注意,特别是家里的小孩、老人摔到头部时候,不要轻信他们的主观感受说没
    事,一定要重视,最好到医院检查,观察期好像是24小时。出现昏迷时候往往就晚了。

2007-10-11

2007-10-10

2007-10-8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虚拟货币经济体

(07-10-09)

这两天gigix和云风讨论起虚拟货币的话题来了《云风:游戏中的货币》《gigix:从游戏看货币》《云风:网络游戏的技术基础》《gigix:天地不仁,通货在膨胀》。

大约一年前,我也曾经在《别国的通胀与我何干》一文中谈过Q币的问题,现在看来当时的看法还是比较有问题的。

Q币的使用虽然仅限于QQ的虚拟世界中,但是它仍然会对人民币市场产生影响,就像一些商家出售的预付费卡或是代金券等。


体解释是这样的:当用户向腾讯购买Q币的时候,相当于腾讯向用户贷款,以未来用户购买的虚拟物品为偿还物。因为从包括虚拟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整个经济环境里
考虑,用户购买Q币后,用户的资产总额没有改变,只是一部分资金从实体世界进入虚拟世界,但是作为实体世界一员的腾讯资金得以增加,也就是说整个经济体中
的“钱”出现增量。

预付费卡或是代金券也是一样,也是以未来的服务作为偿还物向用户贷款。

我在《流动性阴谋》里说过:

所有的贷款都是需要偿还的,因此信贷扩张所提供的经济高速发展,其代价是对未来收益的一种透支。而这种透支是不可能无限制地进行下去的,于是周期性的繁荣和衰退变得不可避免。

虚拟货币就是这样间接地成为实体经济的影响因素之一。

BTW:写完本文以后发现还需要对《流动性阴谋
作一点补充,那就是依赖黄金开采的增长速度是肯定不对的,但是放任信贷扩张也是不对的——这不是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的问题,而是信贷扩张的规模和速度是可
能被少数人控制的。所以我认为由政府掌握宏观调控的权力是必须的,以保证信贷扩张的规模和速度适应于实体经济的发展速度。当然前提必须是这个政府应该是真
正民主的。

===以上算是对以前看法的修正,以下为正文===

如果只看纯粹的虚拟货币市场,比如云风他们讨论的游戏的情况,那的确要比实际的经济体要简单得多。即使只是在一个最简单的虚拟经济模型中,也有一些必须考虑的最基本的问题。

而在这些问题中,我不认为货币会是最重要的。如果没有货币,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通货膨胀的问题了。所以在云风那边的评论里,有人提了一个“无货币”经济系统的方案。不过我同样不认为无货币就一定比有货币更好,只是无货币的系统设计起来会简单很多而已。

回到基本问题上。

对于经济系统来说,一般商品才是主体所在,所以,对于一个虚拟经济系统中,商品的供给与消耗才是系统设计的核心。不考虑玩家是否存在“劳动创造价值”的问题——打怪捡物品是不能算的,因为这种情况可以理解为系统通过提供怪物来间接地供应商品。


定了商品的供应以后,另外一个要考虑的因素就是商品的价格,这决定了系统的总货币供应量。以纯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角度考虑,因为价格由供需关系决定,所以
似乎货币总量无法确定。然而实际上虽然系统不能决定玩家对物品的需求,但是却可以控制商品的供给,所以间接地拥有物品价格的最终决定权,那么货币供应总量
也是可以确定的。

剩下的问题就是:当物品被消耗掉以后,如何回收相应的货币?当然有一种简单的办法就是物品被消耗掉以后供应等量的物品即可——更多也可以,只要保持系统有一个适度的稳定增长幅度即可。如果要做得复杂一点,就要考虑仿照现实中的税收制度了,但这个恐怕会引起玩家的不快。


样的设计虽然简单,但是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当玩家需要虚拟货币的时候,可能无法从“央行”取得兑换,因为发行量已经达到设定值,如果超额发行,则虚拟货币
必然发生通胀。解决的方法是建立一个虚拟货币的二级市场,提供虚拟货币与人民币的自由兑换,这时就会发生汇率问题。通过对汇率的监控来指导商品的供应,也
许可以最终建立一个比较健康的虚拟经济体。

最后就gigix文中的几点说一些我的看法。

比如说一个滥发金元券的社会是什么样子?我大一的时候就知道了,而且有趣的部分是这样的社会能养出一批崇尚清谈的有闲特权阶层。

滥发金元券的时代持续时间只有几年(经济崩溃后,统治也崩溃了),而那些有闲特权阶层的成长时期却主要是在那之前的银元时代。

另外一个问题是支付宝。支付宝与虚拟货币还是不一样的,因为支付宝中进行的还是实际的商品的交易,这里面没有贷款的问题,支付宝的利润来源于时间差——赚的是资金的时间价值。

流动性阴谋

(07-10-09)

长假期间把《货币战争》看完了,看法有了一些改变。

在《关于阴谋论的阴谋
(以下称前文)中,我提到豆瓣上有人指出此书大部分内容源于抄袭,结果现在豆瓣上关于抄袭的问题成了讨论的重点。我当然不是说版权不重要,但相比之下,书
中的观点应该更值得讨论——不论这是来自于宋鸿兵还是来自于The Money Master。如果有意借此转移讨论重点,这反而更像是一种阴谋。


所说的看法转变主要来自书的最后一小部分,其中提到了次级抵押贷款问题,这肯定不是TMM在95年可能预见到的事情——类似的事情还有诸如97年的亚洲金
融危机。从这些补充材料上看,至少可以认为宋在TMM的基础上再作了发挥,同时反过来又说明TMM的“阴谋论”观点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被新的事实所证明。

刘未鹏在饭否里说:人们下意识里把“我看不出问题”等同于“它是对的”。阴谋论因而得逞

但在这里,情况有所不同。首先,不断有新的事实出现来证明这个“阴谋论”是对的;其次,除了“我”以外,别人也没有能够看出什么致命性的问题;最后,作为观点的反方,目前也未能提出什么有力的证据来证伪这个“阴谋论”——除了给它扣上一顶“阴谋论”的大帽子以外。

所以那天在苏州等火车的时候,我就跟令狐说:在没有其它更有说服力的说法出现并推翻现在这个“阴谋论”,暂时接受这个“阴谋论”的观点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关于这个“阴谋论”的问题,有人在宋的BLOG上提出过一个:书中提议的中国元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这在书的最后有解释。因为格雷欣法则是有前提的:只有当两种货币被人为地规定为等值的情况下,内在价值较高
的货币才会被内在价值较低的货币所驱逐。只要中国元与黄金绑定,而人民币相对于中国元汇率浮动,保持二者的价格始终体现其各自内在的价值就不会出现这种驱
逐现象。


在前文中曾经指出另一个,书中对金本位的鼓吹有一定的问题,但书的最后有一些对此疑问的解释:宋认为以黄金为担保的增长虽然慢,但是健康的,而通过信贷扩
张带来的高速增长则是一种用激素的催长,是不健康的。对此我仍然持保留意见,且不说当今中国根本不可能接受经济发展的迅速降温,何况信贷扩张也不总是激
素。

还有一个对于这个“阴谋论”很不利的说法就是:这个“阴谋论”本身就是金融资本家提出的,目的就是为了推高黄金价格,以便于他们出货。
事实也为这个说法提供了证据——最近几个月来,金价持续走高,就在几天前刚刚突破了28年来的最高点,达到$747.6/oz。但是我还是有疑问:


果事实果然如此的话,那么他们把手里的黄金卖掉,换成持续贬值的货币意欲何为?投入资本市场?现在资本市场的泡沫还不够吗?次贷的泡沫刚刚破裂,新兴市场
的泡沫正在起来。或者他们有内幕消息,知道很快就要发生流动性紧缩?但是这个可能性不太大啊,据称,次贷危机的影响需要24个月才能消退,似乎现在才过了
不到10个月,也就意味着,为了解决次贷危机,未来十几个月内不太可能紧缩流动性。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卖掉黄金似乎是一件愚蠢的事情。除非他们有更大的阴谋。那么这一说法就变成:

在这个时候发布《货币战争》这个阴谋论,这事是一个阴谋,而这个阴谋本身又是那个阴谋论的一部分。

很好,很强大。


实最关键的是《货币战争》这个书名有一点不妥,可能是因为受TMM的影响。早年金融资本家的手段主要是通过货币发行来控制市场,但是现在基本上不再这么直
接了。我曾经也一度以为只有基础货币的发行量过大会导致通胀,但是在现代经济体中,这只是导致通胀的因素之一,并且已经是越来越次要的因素了——因为经验
已经告诉我们,这种手段很容易导致经济失控的恶性通胀。所以,对于现代金融资本家来说,他们更喜欢使用金融衍生品等“创新”手段。这一类的手段并不直接地
创造货币,但同样会导致市场上的流动性泛滥,以达到他们剪羊毛的目的。

问题的本质在于:所有的贷款都是需要偿还的,因此信贷扩张所提供的经济高速发展,其代价是对未来收益的一种透支。而这种透支是不可能无限制地进行下去的,于是周期性的繁荣和衰退变得不可避免。这就是金融资本家们发财的机会所在。

现在,要证明《货币战争》或TMM是一个阴谋论,还是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

金融资本家们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没有搞阴谋就是了。就像美国的证监会调查内幕交易那样。

进化论

(07-09-30)

彩妃在饭否里收了一句:

忠臣志士要以死明志,贞洁烈妇要终身守寡,他们越惨,身后的掌声就越热烈

这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最为糟粕的东西。

因为仁人志士贞女英雄站在道德的至高点,为庸人所不容,所以他们必须死。

那么当今中国还剩下些什么人就很好理解了。

不被发现?

这两天彩妃和小美丽都推介了一个号称“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查出谁把你从MSN中删除”的网站。我刚看到时就基本能猜测出它是怎么实现的,访问一看,果然如此。

不论是MSN还是QQ,当你把一个联系人拖进黑名单或是BLOCK掉,对方是不知道的,只是以后再也看不到你上线而已。

而这个网站的实现原理其实很简单:


你想要通过这个网站查看谁BLOCK你的时候,它要求你输入MSN的账号密码,这样这个网站实际上就取得了你的黑名单,然后你把这个网站推荐给朋友的时
候,网站又取得了你朋友的黑名单,这样当它的数据足够多的时候,再有人来查询时,它只要在自己的数据库里查一下这个人在哪个人的黑名单里即可。

你的确没有被朋友发现,但是被这个网站发现了。

最后给大家一个忠告:所有这类需要你的IM或EMAIL密码的网站最好不要去,因为你不知道它除了拿走黑名单以外,还拿了什么——当年那个臭名昭著的中国缘就是通过这种方式拿到很多人的好友列表,然后发送垃圾广告。

可疑的增长

(07-09-28)

在FT中文网看到一篇《中国上市公司业绩受益于股市大涨》,这也是我最近一段时间比较怀疑的问题。

这一年来,上市公司的业绩比起前些年,突然大涨,而从实体经济方面来看,这一两年并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表现,如果上市公司的公报业绩是真实的,那么这些收益来自何方?

但如果抛开实体经济不看,很容易就可以发现资本市场的繁荣是一个亮点,上市公司的业绩是否来自这里呢?如FT的文章所说,中国上市公司的非主营业务收入占到总收入的20%到30%,这样业绩上涨之迷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秘密在于所谓的交叉持股。


如A公司持有B公司的若干股份,B公司又持有A公司的若干股份,在股市上涨的时候,A公司持有的B公司股份可以取得一定的帐面收益,增加A公司的收入,B
公司也同样,于是从帐面上看,两个公司的收入都增加了,这样的业绩又会进一步促进两公司股价的上升,产生一种正反馈,将市场不断推高。

但是这样的繁荣是虚假的。因为一旦股市出现持续下跌(比如流动性不足),则两个公司的收入就会下降,进而导致股价下跌,同样会由于正反馈作用导致市场快速崩溃。

所以,没有足够的主营业务收入作为支撑的话,这种上涨是很可疑的。

前些日子听说一件事,一个原来打算开个小店的人改变了计划,把钱投入到资本市场(基金)里去了(刚好是530之后),几个月下来,收益20%以上,比开店省事还来钱快。

只是我不知道,如果大家都通过资本市场赚钱,实体经济没人干的话,这样的增长能持续多久呢?

BTW:今天股市又大涨——1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