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群租问题与木木商榷

基本上从木木开始写BLOG我就开始看了。总的来说还是比较有可看性的,特别是早期的文字,后期的内容中闪光点就少了,也可能是因为审美疲劳吧。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不足之处的话,就是时不时流露出那种与生俱来的优越感吧。

比如这篇《群租屋是该整治》就是这样。

木木在文中说到了她朋友过的那种痛苦生活。的确很痛苦,特别是对于一个生活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里,住在中远两湾城这样的苏州河畔水岸高层住宅区里(当年我住的这乡下地方房价才3000多时,那里的二手房价已经达到8000多)的小姿白领丽人来说,那真是相当的痛苦。

但是她有没有想过,这种生活对于那些群租的人来说,却已经是无比幸福的了,如果没有这样的安身住处,他们可能只能住桥洞或是睡路边。当然我也能够理解中远两湾城里其他住户的感受,毕竟他们能够住进这样的地方大多也是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不愿意因此被别人将自己的美好生活打乱成一团糟。

群租屋是该整治,但不是现在这种整法。所以我在《群租问题》中说过,关键在于监管部门的失职,在疏堵两个方面都没有做到,而现在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更是令人难以接受。

连岳在《公权力不宜房事无度》里举例说:

按此逻辑,如果我买了一套小房子,住一家十来口人——上海原来、现在不是有挺多这样的家庭吗?——那么,邻居是不是也可以要求赶走我们?

其实正是如此。就如童大焕所说《仇穷正在成为中国现代化的巨大陷阱》,而造成这一结果的原因,我在《再谈穷人》及之前的几篇讨论穷人的POST里说过,在官方歌功颂德歌舞升平的媒体中,穷人是可以视而不见的,或者从来都是以一种被妖魔化的邪恶面目出现。然后所谓的执法部门就可以顺理成章地“处理”这些“邪恶的穷人”们。

回到群租的话题上。


些穷人为什么要住得这么“痛苦”,因为他们没有别的更不“痛苦”的选择。他们甚至于不能在荒地上自己搭个窝棚住——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执法机关放上
一把火。但是即便如此,他们也有追求更好的生活的权利,这个时候作为救世主的二房东出现了,为他们提供了廉价的“高尚住宅”,人多一点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么二房东真是慈善家?当然不是,他们是市场经济中最有活力的分子,善于发现一切财富商机,他们只是做了相关政府职能部门应该做的事——为低收入者提供廉价
住房,然后借此获取他们的收益。在这里,伟大的亚当·斯密他不是一个人,成千的二房东站在他的一边,实践着他的“看不见的手”理论。

就以木
木文章中的例子来说,木木也潜在地在妖魔化穷人——她有意选择性工作者和农民工这两个被妖魔化得最严重的群体来作为群租者的代表。事实上以上海现在的房价
来说,群租者——特别是低密度群租者——中相当一部分是大学毕业生,刚毕业的大学生薪资水平有多低,媒体上报道的也不少了吧,他们能够租得起一套1500
-2000的房子吗?他们中相当部分人的的月薪可能也没这么多,不合租怎么办?

好吧,合租不是群租……真不是吗?按那个龟腚的说法,出租没有房门的客厅就算是群租。但是在上海,我就有认识一些刚毕业不久的朋友就是与人合租一室一厅的房子,然后在客厅搭隔断住的。按龟腚,这就是群租。

群租是有问题,但是群租者也都是不得己,谁不愿意过更好的生活呢?现在这样把人一骨脑赶出去,让人住哪里?总要有个地方住吧?难道都去睡马路?还是到人民广场散步?

别跟我说相关职能部门有安排,我也看了电视,那些所谓的为群租者提供的中介的房子都是1000多的,那些人要是住得起又何必群租呢?

还有木木文章中说的二房东,他搞群租赚到钱了,出了问题就拍拍屁股走人,这生意也太好做了吧。还有房东也是。

关于这一点,令狐后来与我讨论了一下。他认为“二房东其实并没有原罪,它是根据当前市场变化诞生的一个产物。因此,不是说应该把它消灭”。
这一点我在上文中也说了,他们是廉租屋这个潜在市场的发现者,按经济学家熊彼特的创新理论来说,二房东是市场上的创新者,他们理应获得相应的收益。但我认
为,一个新兴的市场在诞生伊始,难免会有一些问题,这时候需要的是相关职能部门的及时跟进,把这个新市场监管起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一刀切地取缔掉。

令狐对此有一点不同意见:“市场的产物应该用市场手段去对付,而不是用行政的方式。行政手法去应对市场,一是不可能完全没有漏洞,很难真正起效果。二是会更加破坏市场的平衡性,很可能会导致其他的副作用”。
如果仅仅只是市场的问题,当然应该如此,但是任何市场都是不可以完全不监管的,比如一般商品市场,如果没有相应的监管,必然是假货盛行。而且按照之前的法
律来说,二房东应该也有相当部分是处于非法运作状态——因为如果房东与二房东是通过中介走规范的租赁流程,用的应该是标准的格式合同,据我所知,这种标准
的个人承租的格式合同中都会有一条约定:不允许将房屋转租。

其实对于现在这样的状况我能想到的一个解决办法就是将二房东合法化:由二房东组建廉租屋公司,以公司承租的名义从房东手里租下房子,然后分割转租并负责管理工作,类似于单位租房做员工宿舍的形式。

但遗憾的是,现在的群租管理规定实际上已经将这条路堵死了。


只能说,那帮官僚实在是太猪头了,难怪猪肉涨价,原来猪们都当官僚去了。考虑问题一点都不全面,听到居民意见就简单地把群租者一赶了之,从不考虑倾听一下
群租者的意见,更不想想这些人被赶出来怎么办?引发别的问题怎么办?这种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事情是个人都比这些猪头官僚干得好,如令狐所说:“就算把我们这两个外行叫过去一起讨论,也不至于出这样的白痴规定”。

我们交税养这些官僚还不如喂猪。

[一周八卦]2007-09-16

2007-9-15

2007-9-14

2007-9-12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BarCamp记录之一:Wikipedia

(07-09-11)

周六参加在土豆仓库的BarCamp上海2007。虽然熟人还是有一些,不过Zola和Aether他们太忙,色色也忙着泡妞,所以只剩下我和令狐一起行
动了,参加的几个Presentation跟令狐是一样的。

WebUsability那场虽然听了全程,但实在是没听懂。还好第二场的Wikipedia
的是个中文的,详见令狐的回顾《BarCamp 07 话题回顾[1] ── Wikipedia》。

我们到讨论地点时已经开始了一会,所以对于那位主持人讲的主要内容其实了解得并不多,关键在于之后的Q&A阶段(其实对于BarCamp这种活动,Q&A应该说是比Presentation本身更为重要)。


时那位对Wikipedia的权威性表示质疑的提问者就在我身边,所以我忍不住也参与了讨论(我的声音大了点,被Aether批评了-_-|||)。主持
人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有点避重就轻,他强调了Wikipedia相对于大英百科全书的优点在于更新迅速,可以得到更新的资讯,而大百科全书的修订则需要更
长的周期,缺乏时效性。

其实我对这个问题是很不以为然的。所以我当时就指出,大英百科全书和Encarta也未必就是完全正确的——权威并
不能代表正确,我就不喜欢它们而更愿意选择Wikipedia(当然,Encarta是MS出的也是我不喜欢的原因之一,纯属个人好恶)。虽然
Wikipedia是可自由编辑的,但并不是没有要求,如主持人所说,这种要求至少有两点:第一、必须是有可靠的来源,如在正式学术刊物上发表的论文及相
关领域的权威参考资料;第二、必须没有版权争议(这是另一个话题)。而且我认为,因为Wikipedia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如果发生了错误,它将会很快得
到修正,所以单就正确性而言,未必就低于大英或Encarta。至关重要的是,很多问题并没有绝对正确的答案,在Wikipedia,你就会有机会看到更
全面的内容,而不是只有权威给你的那些。

当然,对于那些愿意把思考的权力交给别人代劳的人来说,Wikipedia的确不太适合他们。

BTW:令狐问的那个版权问题的话我是这样认为的——一方面Wikipedia不允许发表受版权保护的内容(指原文照搬);另一方面只是片断引用或是链接引用并不存在侵犯版权的问题。

接小超的点名

(07-09-11)

纯属友情支持,走过路过欢迎飘过~~

from:小超

规则:

A. 被点到名字的要在自己的博客里写下答案,然后去掉一个最不喜欢的问题再加上一个问题,仍然组成27个问题,传给其他4个人,列出名字,还要TA们博客里留言通知对方——被点名了,被点名者不得拒绝回答问题。

B.N个人要在自己的博客里注明是从哪里接到的,并且再传给其他N个人,让游戏继续下去,不得回传。

1 说出点你名的人的N个优点(必答、不可删除题)  美女 相当BT

2 每天打开自已的BLOG,最关注的是甚么?   回复

3 今年的圣诞节想干什么?                 有MM干什么都行,没MM干什么都一样

4 最近和谁在一起最开心?                 BarCamp上那帮人

5 最近最郁闷的事?                      诸多小事不顺

6 最近最快乐的事情是什么?               在BarCamp上收获很大,跟骆大师学到很多东西

7 最近想去哪个地方?为什么?            杭州SHOPPING

8 最受不了自己的哪个缺点?              可爱——可怜没人爱 

9 现在最想拥有的是什么?                  某美女

10 觉得自己身上哪一个部位最性感?        

11 做过最傻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呢?         在MSN上向某美女无事献殷勤

12 怎么知道自己喜欢一个人?       自己知道    

13 最希望从朋友那里得到的是什么?    八卦 

14 什么样的异性会比较容易吸引你?    loli 适度BT 

15 遇到喜欢的人,是勇敢表白还是默默关注?  关注,找合适的机会表白

16 爱人和被人爱,哪一种更幸福?       单方面的话,都不幸福

17 有没有同时喜欢上两个人?          要看喜欢到哪种程度

18 A喜欢BB喜欢AB忘不了CC知道B喜欢A,A祝福C,你是C,你觉得应该做什么? 我觉得应该跳过这一题,因为完全搞不懂  

19 分手后的男女朋友还能做普通朋友吗?   不能

20 是否曾经为了失恋流过眼泪?        

21 几岁失身? (未失的者直接跳第24) (选答、不可删除题)   嘿嘿,你跳过偶也跳过

22 有在以下地点::野外,车上,电影院,公厕,KTV,DISCO,PUB,商场,学校,天台,朋友家,海边和异性或者同性发生关系么? (没试过都直接跳到24题)                        部分有考虑过,但是没人和偶尝试一下

23 如果上题答案是有,感觉如何?      等有人和偶尝试过后再说

24 小时候的理想是什么?       职业摄影师

25 现在的理想是什么?        干一番大事业,不能比拉登的事业小

26 信仰是什么?                     Money

27 到目前为止,有没有考虑过想要几个孩子?   一个就够受的

规则:

去掉第2题,加上:你不爽的时候会骂的话是什么?

欢迎报名,就不点名了。

群租问题

(07-08-28,这几天接受的信息量过大,处理不过来,先发旧文缓冲一下)

最近上海整治群租问题闹得比较大。最新的消息称《上海治理群租再出新招 朋友也不能合租一间房》。

这个话题无疑是会扯到地域歧视方面去的,但是那样就太SB了,比如网易评论里的某些人。不过他们跟那个把老流氓当人才的JR相比还是差远了。(前几周跟SUNWAY他们外拍时还在饭桌上聊起那位“人才”当年的风流韵事)

回到群租的问题上。

不可否认,群租固然会带来安全和治安方面的隐患,但是大部分承租人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我看来,这不过是监管无能的一个表现罢了。

从疏的方面说:相关职能部门不能为相应收入阶层的人提供合适的居住条件。从堵的方面说:房东和二房东的加床分租行为没有得到有效的监管。

新规定最严重的问题是:

把某些合租的情况也纳入到群租的打击范围内,以目前上海这样的高房租,这一点几乎可以肯定是没办法彻底执行的。

这就是中国的司法体系最可笑的一方面——只要愿意严格追究,几乎所有中国人都处于事实“违法”状态(总会有那么一部法律适合你),但是同时,几乎没有一部法律能够彻底得到贯彻执行。

只因为这些法律都是脱离群众闭门造车的产物。

BarCamp 上海 2007

特地跷了半天班去参加在土豆仓库举办的BarCamp Shanghai 2007活动。不过因为接下来两天也超忙,所以现在才有空记录一下。

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感觉很有收获,认识了很多人,听到了很多很好的想法,学到了很多东西。明年还要参加。


果要说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自己的英文实在太差了,有一些很好的英文的话题,都不能完全听明白,相对来说像CommandLine和摄影这两个话题还好
一些,毕竟还比较熟悉。当然在摄影话题中有两位MM作义务翻译的工作也是很重要的原因。特别要表扬Nan
Yang美女,还主持了CC的话题,并为我们翻译了Eric的Q&A。

片子已经发了一组在Yupoo上。在这里贴几张:

1、WebUsability的话题

2、下面的同学

3、土豆仓库的一角有人在开小会

4、晚上的酒会上开小会的老外

5、最后曝光一张色色的泡妞照^O^

[一周八卦]2007-09-10

2007-9-8

2007-9-7

2007-9-6

2007-9-4

2007-9-3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