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GDP是可以牺牲的

据我所知,厦门是国内最发达的互联网服务业务中心城市之一,有多家互联网服务商是全国闻名的,比如资格很老的中国频道等。

但是现在厦门要搞实名制,代誌就大条了。单从经济上说,对厦门的互联网服务商们都是一个重大打击。


为厦门本地网站包括三个层次:最狭义的一层是面向厦门市民服务的网站,其次是托管在厦门电信机房的网站,最广义的情况是租用厦门网络服务商的网站。这么说
来,那些属于后两种情况但不属于第一种情况的网络服务用户无疑将在此次事件中受到牵连,那么他们的选择只能是更换为外地的服务商。

对服务商来说,这种打击可能是致命的。但是对政府来说,这部分GDP是可以被牺牲的。

Collateral Damage~~

[上周八卦]2007-07-08

2007-7-6

2007-7-5

2007-7-3

2007-7-2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微软法西斯主义

(07-07-04)

在《Revolution OS》一片中,自由软件运动的领导人们都很忌讳被人拿来与共产主义相提并论。因为在西方的观念中,共产主义等同于极权主义。但是将自己的作品毫无保留(除了License中规定的少量限制以外)地贡献出来在表面上又的确有些类似于完全公有制的共产主义。

但是我想这其中的关键误解在于:自由软件并非是绝对公有的,至关重要的署名权仍然是私有的,只不过是自由软件的License相对于商业软件来说,给用户的授权更多。

而这种误解的来源我想与GATES当年那篇著名的公开信有关,以致于让人觉得软件不卖钱就是不对的。

事实上自己的东西要卖要送是个人的自由,商人不能因为别人的免费派送影响到自己的生意就恶意攻击别人。其实这才是最大的极权主义,他们试图剥夺别人派送自己东西的权力。

如果说自由软件貌似共产主义的话,那么商业软件的这种攻击行为则已经神似纳粹主义。

否则怎么会有这样的自我阉割行为发生?

该不该用双重标准

(2007-06-28)

昨天在群里因为《小I机器人究竟想干嘛?》这篇文章,引发了一场争论。说实话,我不喜欢作者说的:“一个商业企业如此行为,不知道背后隐藏的是什么”,感觉占据着道德至高点似的。并且小I的这种恶搞还是蛮好玩的,所以我说:“生活需要这种无聊”。

但是TR指出了一个问题:

企业道德和个人道德不能放在一个水平上讨论。

在这一点上,我赞同TR的观点。对企业的要求应该要更高一些。(更多TR的观点,参见《谁有RPWT?小I还是你?》)

所以当小I还是个人作品时,它可以这样恶搞,但现在它已经是商业产品了,就必须防止出现这类过度恶搞的情况。这个度就是法律框架。小I的这个事件可以说已经侵犯到了祖英的名誉权,即使排除她的特殊背景,在单纯的法律上说,如果祖英对此提起诉讼的话,胜诉的可能性很大。

但是对于个人的恶搞行为是不是也应该如此约束呢?法律面前应该人人平等的嘛,不应该使用双重标准。

理论上的确应该如此,但中国的国情特殊。

中国现在的情况已经是在双重标准——对企业的道德标准要求过低,低于法律的许可界限;而对个人的道德标准要求过高,发个短信都可能有牢狱之灾。

所谓矫枉必须过正,因此我认为现在应该采取反过来的双重标准。

[上周八卦]2007-07-01

2007-6-28

2007-6-27

2007-6-25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

[上周八卦]2007-07-01

2007-6-28

2007-6-27

2007-6-25

365Key-天天网摘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