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证

昨天临下班前,几个无聊人士在群里从周星星同学昨天公映的《功夫》谈到他的代表作《大话西游》,然后就发展到孙悟空同学的出生年份问题。

按照唐僧出发去取经的时间是唐贞观元年,即公元627年。因为孙猴子是他第一个徒弟,所以应该就在同年收得。然后依次前推:

在五行山下压了500年。之前是大闹天宫,大多时间在地上打,时间忽略不计。往前是在太上老君的炼丹炉里呆了七七四十九天,天上一天,地上一年,则为49年。再之前是种蟠桃,据他在蟠桃园做齐天大圣,最后偷酒给小猴,小猴说他上天“百十年光景”一句可知,大约种了一百多年,以天上半年计,约182年。再往前便金星下凡招安当弼马温,小猴说是“十年光景” ,也就是天上半个月左右,以15年计。再往前就不用细算了,老孙从东海龙王那“借”到定海神针铁后,惊动上天,顺风耳打听的结论是:这猴乃三百年前天产石猴。即再往前算300年即是他出生年份。

共计:500+49+182+15+300=1047年

从627年往前推1047年,就是公元前421年(因为没有公元0年)。^O^

那时大约是中国的战国初年,距离姜子牙封诸神的西周初年,已经有五百多年了。:P

BTW:

大家圣诞快乐!!!

打电话

CSDN BCB版的几位老大准备齐聚上海,偶作为接待喽罗之一负责联系KTV。结果昨天打了一下午的电话,好乐迪那个订座电话就是打不通,足有一两个小时时,我就光在那按重拨了。-_-|||

不得已另外找了一家,却被告知不接受预定,只能到时去看(意味着很可能要在那排队)。

还好老大们宽宏大量,取消K歌计划,改泡茶了。

还真就没见过这么难打的电话的说。sigh~~~~~

BTW:据说“艾滋病及性病防护维权中心热线”的那个恬美的声音是本帮驸马录的~~~~~~~^O^

消化不良

reallike列了一下他最近要看的书。我却发现我最近看的书太多了,消化不过来。

上周收到在当当订的《帝国政界往事》和《从一到无穷大》,第二天又收到dearbook的《软件工艺》。于是桌上未看完的书又堆高了。这里还没算上电子书。

最近刚刚吭哧吭哧看完几本书(包括电子版),还没完全消化,现在又忍不住买了一堆。《帝国政界往事》虽然看过电子版,不过看书的感觉毕竟不同,又翻了一遍。

然后用一周时间把《从一到无穷大》看完了,毕竟这是早年的科普经典,其中的内容大多数已经了解了–特别是数学的部分,刚好不久前看了马丁·加德纳的《数学悖论奇景》–不然也不可能看得这么快。不过G·伽莫夫也真是强人,就这么一本薄薄的书,把从数学物理化学到生物学天文学的方方面面都讲到了,还能深入浅出,不服不行。

之所以最近会读这么多书,检讨一下才发现,原来偶有“读书组合爆炸”的趋势。

所谓“组合爆炸”源于用程序实现棋类游戏的人工智能理论。即每走一步棋后,下一步有很多种选择,而每种选择的走法的下一步又会有更多的选择,所以只要有限的几步之后,这些选择的可能性就将大到现有计算机无法处理的程度,这就是所谓的“组合爆炸”。

我看书就是这样:看到一本好书,如果它在其中引用了别的一些好书或是别人的好的言论,我就会想要把它引用过的那些好书或是那些别人的作品也都找来看,于是如此这般,我想看的书很快就超过了我能看得过来的程度。

消化不良于是在所难免。

比如我看了GOF,就想看《建筑的永恒之道》;看了《CNPv1/v2》,就想看《MCD》;看了《确定性的终结》就想要找一本混沌方面的书来看看;看了《西方哲学史》就想把那些提到过的哲学家的作品都找来看看……这个难度实在太大了,只能作罢。-_-|||

每天一日,冬至

今天冬至。在一年中,北半球最漫长的一夜。

按照江南的习俗,今天是要吃汤圆的,你们吃了么?

按我们老家的习俗,今天还要吃一种叫“鬼糕”(方言音译)的食品。

做法:

以糯米及一种野草(也可能是野菜)为原料,粉碎后制成绿色的(有点像青团,不过没那么绿)类似饺子皮的。然后以冬笋、香菇、肉等为馅。包成大饺子形或三角形。上笼蒸熟即可。

一个字:好吃。^O^

BTW:热烈拥护人大常委会决定制定《反分裂国家法》。^O^

BTW2:这就是所谓的太子党,无语了。

每天一日,窃书不为偷乎,猥琐男

今天是澳门回归五周年的日子。

早上一则新闻说重庆市图书馆捉了一个偷书的家伙,居然在身上藏了十三本书。PFPF。

这还不算,他供出这不是头一回了,结果就在他家里查出了约三千本来自各图书馆的书,都是他近三年八年来偷的,价值约四万元,图书馆派了两辆车去拉。汗。

天下还是有贼的。

周末本帮在新天地发疯,见一猥琐男,巨汗。

BTW:还困ing。

滞后了

刚才从MSN机器人“!21世纪经济报道”里看到,原来13日Oracle已经完成了对PeopleSoft的收购,历时18个月,最终花费103亿$,比最初Oracle的出价高了近一倍。

真是消息8灵通啊。

CSDN的首页居然打8开了,sigh

BTW:关于本帮的新闻是—–帮主正式任命Cyndi为驸马。恭喜恭喜。^O^

我看牛玉儒

  最近电视台反复在宣传着这位优秀党员干部,上周五一个关于他的报告团到上海来作报告,害我上班又碰上交通管制,还好没迟到。

  不可否认他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榜样,但是我却对这样的宣传方式有一点不同的看法。

  如我从前所说过的,这是一种典型的人治化做法,这种对道德高标的宣传在本质上其实是反道德的。再次引用我曾看过的别人曾就此撰文举的例子:

  鲁国有规定,凡在外国碰到本国人为奴的,可以将其赎回,国家将按原价补偿他。孔子的一个有钱的弟子有一回在外国买回一个鲁国人,没有向国家要钱。孔子指责了他。
  表面上看,他用自己的钱赎人,道德标准不可谓不高,但是他的这一行为却会导致反面的效果。因为这样的标准太高,不是人人都能达到,于是别的比较穷的人就宁可不去赎人了。所以孔子要指责他。

  同样,对那些普通官员来说,牛玉儒是一个他们永远无法达到的道德高标,为了装样子,他们只好做秀,片面追求所谓的政绩,甚至沦为贪官污吏。

  这样的宣传还不如多宣传一下那些在李金华的审计风暴后被法办的贪官,表明中央对反腐败的决心。其实还是有不少人在审计风暴后安然无恙的,还有那些在接连不断的煤矿事故后还未被追究责任的,这些反面的榜样不用宣传,都比天天宣传的牛玉儒要作用更大一些。

  而在法治下,法律制定了一个最低的标准,保证了大多数人都能做到,从而能够比道德更加有效地维护最大多数人的利益。这就是法治优于人治的方面。

  另一方面,我注意到牛玉儒为什么会成为一个这样的道德高标,源于他的父亲对他的教导。在中国这是一种普遍现象,即家庭才是个人品德教育的最主要力量。一方面这跟中国传统的伦理道德文化有关,另一方面也说明了中国教育的失败。学生在学校只是接受了知识的机械化填充,更多的非机械化的知识是来自于学校以外,最主要的是家庭和社会(主要是以电视为代表的媒体,和校园及其周边的小社会)。

  所以在中国要看一个人是怎么样的人,不是看他来自一个怎么样的学校,而应该看他来自一个怎么样的家庭。

刚看了大众汽车的一个广告:中国路,大众心。

其中对大众每一款车都用一个带“心”的汉字来说明。

从“忠”“态”……一直到“”。

想起前几天那个台湾技术帖里,在讨论到“中文”的问题时,有人对简体字表示了不满。

不可否认简体字对于书面交流的确提高了很多的效率,但是难免会有一些不尽如人意的地方。

比如这个“”字,简成“爱”后,连“心”都没有了。

没有“心”的“爱”还叫“愛”吗?

心情

感觉最近大家心情都不怎么好啊。每天刷SharpReader出来的新POST越来越少。

前两天先是yili受伤unhappy,然后小z就没有sunshine了,昨天帮主说“没心情写什么”,然后是cyndi出现阴影~~~~~sigh

好像就偶比较BT,连续几天在BLOG上诡辩。

今天要好好干活了,明天今天老板就出差回来撩。

不过今天看上去帮主心情不错,大概是昨天有驸马陪她看《天下乌贼》的缘故吧。

8过偶还是要得意洋洋一下,一8小心又上撩CSDN的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