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DN论坛及其它

CSDN偶已经比较少去了,去论坛回技术贴就更少了,除非有人在那发贴后用其它方式叫我过去看以外。

早上发现又被FS那个了色拉到他的灌水群里去了(不过今天看来倒没什么人在灌水,看来现在大家都没有什么闲情逸致了),结果一上来就看到有人在说偶“现在不怎么回答问题”了。

介个……

实在是比较忙哈,一边要上班写ABAP,一边还要在BLOG这里辛勤灌水不是^_^

其实还有一个很主要的原因是:实在没什么值得一答的问题。

在这个功利的时代,不管是在CSDN还是DFW,回答问题都是义务的,有人回答已经很难得了。所以很看不惯那些动辄乱骂“没有高手”或“版主如何如何”之类的(PS:还好偶从来都不喜欢干版主的)。

那么什么样的问题才有价值?

先说什么是没价值的问题。对具体技术问题而言,一般来说,像那些在MSDN,GOOGLE,猛料包一类的地方都能搜到答案的问题,都是属于没有价值的。最典型的就是那些“火星贴”“月经贴”(借MOP用语)之类的。回答这种问题,对于答的人来说,没有一点意义,不过是代劳做了个搜索的工作(除了那些混分升星的以外),对于问的人来说,也不过是培养了他们的惰性而已。

另外一种没有价值的问题是非常基础的问题。这个其实是很寒的一件事,因为照我看来,这些问题在大学的教科书里都会讲到的,即使不是学计算机专业的,我认为只要干了这行也都是必须要掌握的基础,然而偏偏就有一些人还会在问。这种情况我通常是叫他们去买书来自己看看。

至于有价值的问题,则大概跟各人的价值观有关系。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感觉的,偶反正一般最喜欢回答那种自己只会一点点的问题。因为回答这种问题有一点抛砖引玉的意思,可以引来水平相当的人参与讨论,共同提高。于问的人,答的人,都是大有陴益的。

另外一种有价值的问题是那种本来就带有讨论性质的问题,没有具体准确的答案,但在讨论中却是可以得到大的收获。当然对提这种问题的人要求也是很高的,如果自己一点都不懂,或所提问题太过宽泛,难免会误入歧途或流于空谈。

学问学问,先学再问,边学边问,边问边学。:)

口水啊

想到可以回厦门去吃水煮活鱼,偶的口水就涛涛不绝而来,有一年多没吃了^_^。

可是还要写这个该死的ABAP,上午抓了个会计来培训了一下财务知识,总算有一点头绪,希望明天之前能搞定,这样明天晚上能赶上飞机回去喽,空中客车A310机型还木有坐过呢。

已经有好几天没有写技术方面的东东了,现在看来只能等到节后再说了,回去还不知道上网方不方便。

刚查了一下天气,厦门五一头两天下雨,郁闷啊,本来还想去海里游泳的:(

25年前的预言(转贴一篇,事实胜于雄辩)

25年前的预言
  
  
  1979年6月,中国曾派一个访问团,去美国考察初级教育。回国后,写了一份三万字的报告,在见闻录部分有四段文字:
  
  l, 学生无论品德优劣、能力高低,无不趾高气扬、踌躇满志,大有“我因我之为我而不同凡响”的意味。
  
  2, 小学二年级的学生大字不识一斗,加减乘除还在掰手指头,就整天奢谈发明创造,在他们手里,让地球翻调个头,好像都易如反掌。
  
  3, 重间、体、美,而轻数、理、化,无论是公立还是私立学校,音、体、美活动无不如火如荼,而数、理、化则乏人问津。
  
  4, 课堂几乎处于失控状态,学生或挤眉弄眼,或谈天说地,或跷二郎腿,更有甚者,如逛街一般,在教室里摇来晃去。
  
  最后,在结论部分,是这么写的:美国的初级教育已经病入膏肓,可以这么预言,再过20年时间,中国的科技和文化必将赶上和超过这个所谓的超级大国。
  
  
  
  
  在同一年,作为互访,美国也派了一个考察团来到中国。他们在看了北京、上海、西安的几所学校后,也写了一份报告,在见闻录部分也有四段文字:
  
  l, 中国的小学生在上课时喜欢把手放在胸前,除非老师发问时,举起右边的一只,否则不轻易改变;幼儿园的学生则喜欢把手背在后面,室外活动时除外。
  
  2, 中国的学生喜欢早起,七点钟之前,在中国的大街上见到的最多的学生,并且他们喜欢边走路边用早点。
  
  3, 中国学生有一种作业叫“家庭作业”,据一位中国老师解释,它的意思是“学校作业在家庭的延续”。
  
  4, 中国把考试分数最高的学生称为学习最优秀的学生,他们在学期结束时,一般会得到一张证书,其他人则没有。
  
  在报告的结论部分他们是这样写的:中国的学生是世界上最勤奋的,在世界上也是起得最早、睡得最晚的;他的学习成绩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同年级的学生比较,都是最好的。可以预测,再用20年时间,中国在科技和文化方面,必将把美国远远甩在后面。
  
  
  
  
  25年过去了,美国“病入膏肓的教育制度”共培养了几十位诺贝尔奖得者和一百多位知识型的亿万富豪,而中国还没有哪一所学校培养出一名这样的人才。两家的预言都错了。

啊啊啊啊

辛苦写了一天的ABAP,刚才试了一下发现结果不对,5555555555555

财务的东东真是搞不懂啊。

Billing,清账,账龄,回款……

我快要疯掉了。

介个ABAP做完偶可以改行当会计了。

8过那有什么好,跟数字打交道。

要不做出纳,可以跟钱打交道,体会一下“数钱数到手抽筋”是什么感觉。

8过数的都是别人的钱,又不是自己的。

sigh

自行车后座与大奔

早上一来就看了一篇文章《我的女友,我的车》,最后一句是这样的:

有的女孩看车选男人,有的女孩认为男友自行车的后座是最浪漫的地方,感情的事情没有对错,等的车到了,就千万别错过。

然而这个世界诱惑太多,选择也太多。

女孩总会有一天,厌倦了自行车后座(这基本上是一定的,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感情是否就走到了尽头?

其实不只是自行车后座,就是大奔也是一样的。

或者反过来说:是因为与骑车人的感情走到了尽头。“因为没有感情坐在那里都会感到厌倦!!就是大奔也是一样的!”–引自原文后一个MM的跟贴

也许喜新厌旧是这个时代的标志。感情也一样。

坐腻了自行车后座的想尝尝大奔的舒适,坐腻了大奔的想试试自行车后座的浪漫。

在只有自行车的时代里,好像是没有这么多选择的,最多只能选择坐永久牌还是凤凰牌(或者选择坐前杠还是后座^_^)。

呵呵,又浪费不少时间,赶紧写ABAP去。

与令狐兄一席谈

昨天与令狐兄共同出席了由CSDN的珏儿MM及小宝兄联合主持的聚会活动。

果然是闻名不如见面,整个活动在热烈而友好的气氛中进行。

由于我们对有趣的“杀人”活动不是很熟悉,故没有参加,但列席旁观。在旁观期间,吾与令狐兄就开源运动、C++、重构、测试驱动等许多方面展开卓有成效的讨论,在许多看法上达成了广泛的共识。对目前不是很成功的DataQoo项目进行检讨,并提出新的解决方案。

在与会期间,我们还共同参与了别人的一些技术讨论。

总之,这次活动是成功的,是具有重大意义的,是一次里程碑式的会唔。^_^

软件的永恒之道

前面说了,每个人都在有意无意地使用自己的模式语言,这其中有好的模式语言,当然也有坏的。

GoF整理出来的那些模式当然都是好的模式。但事实上,好与坏都是相对的,如果用得不好GoF一样会成为坏模式。因为Alex说得明白:模式的运用必须与环境相结合,如果与环境结合不好,它在这里就是坏模式。所以我们可以通过感觉在运用模式之后,程序是否增加了Bad smell来判断这个模式是坏还是好。只要是好模式,不论它是不是GoF模式或其它推荐模式,都应该用。

如何判断自己的模式是不是好模式?很简单,首先在你曾经使用过它的程序中,如果没在因此增加Bad smell,而且你在别人的程序里也看到类似的用法,那它通常就是一个值得记录的好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