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过界

(2006-11-26)

因为“南瓜泡沫”与黄健翔的事,伍老师和方军争了起来:

方军《疯子黄健翔
伍岭《又见文科生谈科学

不就是写BLOG嘛,多大点事啊,我还以为抢鸡蛋呢。不过我不想谈“南黄”之争,因为我对他们都不感兴趣,要谈的是别的事。

对于《经观》请方舟子博士写专栏的事,我觉得那是《经观》的自由,如果法律允许并且有经济利益的话,它愿意请李红痔写专栏也可以。所以在这一点上,我并不
是很赞同方军的意见。但是对于方军评论方舟子的话,我倒觉得这对于那个时常以科学代言人自居的方舟子来说,恰如其分。至少大方向是偏不了太多的。

当然,方军是有一点踩过界,这种事情也难免。我在与伍老师争论雄黄的问题时,也犯过类似的错误——现在检讨起来,当时应该是误入歧途,犯了方向性的错误,结果搞得灰头土脸。

但跟方舟子比起来已经好得多了,看看方舟子是怎么踩过界的,比我和方军可要难看得多了:

方舟子《也说说《了不起的盖茨比》的中译
忍不住说一句《细批方舟子的翻译错误(转载)

坦白说,我很庆幸自己看的是巫宁坤的译版。

我英文不好,不敢评论方博士的英文如何,但是至少可以看得出来,他的中文很不怎么样——当然,这一点我一向都知道,只是没有想到他自己居然不知道。

我看过一个说法:翻译的结果必然会影响到原意,即使是原作者表达出来的内容,也与他/她自己的思想也一定是有差异的,这是语言的局限性所决定的。而在我看来,语言本身不仅仅只是语言而已,其中还包括了语言背后的全部文化背景。翻译的过程相当于在两种文化之间架设一座沟通的桥梁。在这样的情况下,机械地追求所谓的准确性本来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更何况方博士真的就比别人准确吗?

其实方博士的译法对我来说是很面熟的。

很久以前fangzhiyuan就曾经批评过我,说我的中文不伦不类。这一点我必须承认。因为在过去的若干年里,为了学习国外的先进编程技术,不得
不看一些不负责任的出版社出版的不负责任的国外技术书籍译作(在没有互联网的乡下,并且英文不行的情况下,这是唯一的办法)——这些书通常是那家出版社借助于一些翻译软件,再加上一些在校学生的人海战术译出来的,结果可想而知。这种书看多了,难免我的中文会受到一些影响。

方博士的翻译就好像那些技术译作,严格地按照字典和语法规则对应地map过来,多么地准确,多么地严谨,多么地科学。可惜在我看来,这样的方译版就像是把一份好菜给做成了一堆药丸,分别叫做:碳水化合、维生素和无机盐——没错,化学成份是一模一样,但这是人吃的东西吗?

补充:看来方博士要让伍老师失望了,他不是“一个接受过全面客观的科学教育的人”。

《踩过界》有5个想法

  1. 翻译的问题比较有感触,我的英文不好,中文也不怎样。英文的文学作品没怎么读过,大多也是读的技术资料。
    就算是技术资料的翻译,我觉得还是理解第一,中文表达第二,英文水平是最末的要求了。
    逐字准确翻译真是没有必要。翻译还是用来表达作者的想法和用意的。
    把那些比较级都准确翻出来,真的只是 CET-4 的水平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