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音乐并顺大便谈点版权

三表说

在我看来,多数人不是热爱音乐,是消费声音而已,某种程度上跟听噪音没什么区别。

所以他上篇挨骂显然是自找。

作为工业品的现代音乐本质上就是一种文化消费品,那么大多数人消费声音并没有错。谷歌音乐本质上与电台点歌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更加方便和个性化而已。同样是免费听歌,三表为什么不去批判电台呢?

挑剔的发烧友照样会掏大价钱去买精工细作的音源,忠实的粉丝照样会花钱去买门票听现场。即使是未来自由音乐真的发展起来,唱片工业也不会灭亡,只不过从大众工业变成了小众工业——或者仍然在其它方面以大众工业的方式运作。市场始终是存在的,灭亡的只会是无能的公司。

我也不喜欢杨臣刚,不喜欢李宇春,但是有人喜欢,这就是他们存在的理由。你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去喜欢斯特拉文斯基或是勋伯格。而且就算你喜欢他们,愿意花钱,他们也赚不到,因为他们已经死了。而事实上,恰恰是那些三表要保卫的唱片公司们制造出了杨臣刚和李宇春。

是的,制造!唱片工业并不创造音乐,它们只是制造音乐,或者说只是制造声音而已。但是它们拥有音乐的版权,分到最多的钱,而实际的创造者——词曲作者的收益只占极少的一部分。即使是表演者,他们也并不能从唱片公司分得利润的多大部分。

当 然,三表可以说它们为音乐的制作和传播做了很多的工作——但是现在这些用互联网都可以做到,加上技术的进步使得作曲家只要有一台合成器(甚至只是一块好一 点的声卡)就可以拥有一个虚拟的乐队以制作电子音乐。对于表演的乐队来说,他们也可以通过互联网更好地进行自我宣传,而不需要在窝在北京肮脏的地下室—— 现在问题只在于,那些创造音乐的人告别对唱片公司的依附,投奔互联网,让互联网自己服务,而不是在拒绝中与无能的唱片公司一起完蛋。

那么, 既然唱片公司的作用在减小,唱片工业现在的衰退岂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它们制造声音,人们消费声音。只不过技术进步了,制造成本降低了,在消费者的压力下 降价(表面的免费其实是访问者给谷歌间接带来收益,然后谷歌付费给唱片公司,所以只是降价而已)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这非常符合经济的发展规律。

三表反复说别人傻B,结果却把他自己的傻B之处给照亮了。

其实三表的核心意思不过是盗版——但是他的这一套说百度MP3可以,说谷歌恐怕说不过去。我不是什么谷粉,但显然谷歌与唱片公司达成的协议意味着这里的版权风险已经被规避。大概这也是为什么三表不直接拿版权说事——因为版权没什么问题,只是钱的问题。

但版权并不等于钱。

拿CC协议来说,CC协议下的作品都是免费的,但却是有版权的,只是版权所有者不拿作品换钱罢了。而且就算是传统的商业版权也有可能会变化,就如费老所译的这篇《版权的终结》所说:“原作者认为,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认为版权的存在没有其内在理由,因此版权概念和基于版权概念的盈利模式将会走向消亡。”——当然,原作者说的不一定对,但未必不是一种可能性。

唱 片公司作为音乐版权的所有者,与谷歌达成协议,那么谷歌音乐就是正版,当然这种模式下,唱片公司的收入比以前要少。但这并不是说明现在这种模式是谷歌挟听 众在压迫唱片公司,恰恰说明以前唱片公司从听众身上赚取暴利的做法是不合理的。其实那些音乐专辑里往往只有少数的一两首歌是听众的喜欢的,但是他们不得不 为整张唱片付费——因为当时的技术条件所限,唱片只能一张张地发,不能一首首卖。

再来说商业规则,从来没有哪个商业规则是一成不变的,现在的问题是环境变了,时代变了,商业规则也变了,唱片公司的暴利时代已经结束。

说到盗版,音乐工业与软件工业相比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软件自诞生开始,它的复制成本就是极低并且无损的,天生就是一个被“盗版”的料——实际上,在盖茨那封著名的《致爱好者的公开信》(顺 大便说一句,三表再写几篇BLOG也不如当年盖茨的这封信管用,还是省省吧)发表以前,根本没有像样的商业软件——然而三十多年过去,虽然商业软件始终在 与盗版软件斗争,但却并没有因为容易被盗版而完蛋。另一方面,某些领域的商业软件却显然不思进取,它们才是恶滴神。互联网的出现对于盗版软件本应是更大的 帮助,但是实际上崛起的却是自由软件,倒下的只会是那些恶滴神。

音乐产业也一样,它们在过去恶的商业规则下享受得太久了,有一些恶滴神终归是要死掉的,经过互联网考验而存活下来的唱片公司,相信在后互联网时代照样能够活得很好。

软件工业诞生在一个恶的世界里,成长在一个恶的环境中,但仍然欣欣向荣。而唱片业诞生在一个被圈养的世界里,忽然有一天围栏倒掉,于是那些人无所适从了。

至于说中国的音乐产业搞不好,固然有盗版的一部分原因,但是盗版只不过是经济方面的影响,而中国的很多唱片公司并不差钱。根本原因还在于上面的狗屁奸管,这也不行,那也不能,结果就只剩下那些低俗的产品了。

顺大便再说一下MP3,从音质上说,MP3的盗版是有损的,APE之类才是无损的盗版。就算没有MP3,随着网络速度的提高,存储设备的技术发展,照样可以对整张CD的数据进行复制和传播。

互联网破坏一切,我们只能接受并且顺应改变。三表不愿接受,那么也可以选择作为前浪而死在沙滩上。

这是他的自由。

《消费音乐并顺大便谈点版权》有一个想法

  1. 你写得非常好,我很同意,我也一直想写关于版权方面的文章,可惜没什么时间,而你基本上都说到了。
    我现在基本上认为你就是网络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比那傻的带三个表的有头脑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