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产不变的幻觉

gigix在《虚拟货币经济体的技术问题和非技术问题》指出我在《虚拟货币经济体》中说到“用户购买Q币后,用户的资产总额没有改变”隐含着一个前提:

那就是用户能够把Q币——不论直接还是间接地——兑换成人民币。

的确是这样。


以我说Q币的本质是一种借贷。这个差别就如同:花50块做了一个马杀鸡,这时钱和服务作了一个交换,是一次不可逆的服务消费活动;而50块买一张马杀鸡的
消费券,则只是一次资产结构的调整,50块现金变成了同样价值50块的服务债券,卖家欠你一次价值50块的按摩服务,即使你不能把这个消费券退给卖家,也
至少在理论上可以无损失地把这个债权转给别的消费者。这就是我所说的资产总额没有改变。

但是gigix因此认定我的这个“贷款论”:

实际上暗含着一个非常英明的措施:保证Q币一定能以某种官方的或者民间的汇率兑换成人民币,而这就意味着虚拟货币与真实货币锚定。而且即便如此,从腾讯的角度来说,资金的增量同时也就意味着应付账款的增量,整个经济体中的“钱”还是不会因为这一兑换而增加。

这一点我不同意。


不认为这笔资金增量应该算作应付账款。据我所知,腾迅并没有义务不设限地原价回收Q币,它发行Q币只是相当于一种预售行为,本质上这是一种相当于债券的债
务凭证,偿债物为等价值的未来的虚拟物品或相关增值服务。所以这笔资金的增量应该算在预收帐款的会计科目上。但不管是应付还是预收,本质上都是属于短期负
债,也就是说发生了借贷的行为。虽然借贷不会导致货币量的实际增加,但从这个时间点上来看,整个经济体的流动性增加了(未来的钱被调了一部分到现在)。

另外事实上,如果不存在自由交易的Q币一级市场的话,那么Q币与人民币的汇率将由二级市场决定,并且不设限地浮动,这种关系我不认为可以看作是锚定。


且我也不认为腾迅一定就因为发行Q币而成为一个金融机构——毕竟公司发行债券也是允许的。所以也不存在保证金率的问题。但gigix所说的非技术层面问题
依然存在:如果Q币是一种债务凭证的话,而且这种凭证是以电子形式记录在腾迅那里,谁来监管腾迅保护用户的这部分资产安全?

但是在前面马杀
鸡的例子中,我强调了一个“理论上”,因为在实际中这是不太可能发生的——如果同样的债券在二级市场上的价格与在一级市场上一样的话,为什么不直接从一级
市场中购入呢?这样至少可以避免碰到假货的风险。所以这种风险将在二级市场上以价格体现出来:当你要把一张马杀鸡消费券转让给别的消费者时,必然要损失一
部分价值,这是对购买者承担风险的补偿。比如50块钱的券就只能卖45块甚至40块。

除了风险损失以外,还有一种损失就是机会成本。比如这笔钱原来可以存在银行里吃利息的,买券以后这个利息收入就没有了,因为消费券虽然是债券,但都是无息的。


此说来,我之前所说的“资产不变”其实是一种幻觉——虽然它没有完全消费掉,但确实是有损失的。而Q币的潜在损失就更多了,比如腾迅可以通过对虚拟物品和
服务进行涨价或变相涨价来使Q币发生隐性贬值——虽然Q币对人民币的汇率不变,但是虚拟市场的物价上涨了。这一点也是我不同意Q币是与人民币锚定的理由之
一。因为Q币不能进入人民币消费市场,所以虚拟市场的通胀并不会传到人民币市场中。另外虚拟市场是控制在腾迅手里的,如果说Q币是与人民币锚定的话,岂不
是说腾迅可以间接控制人民币的购买力,它还没这么强吧。

顺便再说支付宝。

支付宝就是个钱庄,而且还是地上的。它与Q币还是有
本质的不同。第一,支付宝中流通的是数字化的实际的货币,即人民币;第二,支付宝不是债务人,因为买家付钱到支付宝后,这笔钱仍然是属于买家的,并不属于
支付宝,支付宝也不需要以自己未来的商品和服务来偿还,买家可以随时提取。在买家确认收货前,在交易中承担债务的是卖家,他负有将商品或服务提供给买家的
义务。支付宝在其中只是起到资金周转的中介作用,并不拥有资金的所有权,它的收益只是在于这个周转过程中发生的资金时间价值。

只要支付宝不拿用户的钱去作一些有风险的投资,比如放贷之类,它就不存在存款保证金的问题——因为全部资金都是保证金。

所以支付宝更容易取得政府的认可,而Q币面临的问题要多得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