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钱游戏

似乎自从《货币战争》出版以来,对它的争议就一直没有停过,最近甚至有升级的趋势。从开始的抄袭说和阴谋论,最近还出现一些言论对此书的支持者进行人身攻击。这就很没有意思了,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论据就人身攻击,那是在十多年前的互联网原始时代就为人们所唾弃的拙劣手法。

其实《货币战争》中的观点并不复杂,可以举一个很简单的模拟案例:

假设有一个完全封闭的经济体,其中有1吨黄金(假设黄金是唯一的等价值实物,具体的扩展后面再说),这个经济体以黄金每克100元的定价发行流通货币1亿元。


这种情况下,我们再作一个假设,把这个经济体中的一个人单独分离出来。假如这个人通过信用贷款取得100万元,这时经济体中就出现了100万元的货币增
量,但这时不会有什么反应,因为大家都知道并不是实际的货币出现增加。然后那个人用这些钱在市场上购入了10公斤的黄金。在这一步操作以后,这个经济体中
就会少掉10公斤的流通黄金,而且贷款的那100万元货币实际地进入经济体流通。当人们不能确定那10公斤黄金是否还会回来时,黄金的价格就不可避免将出
现上涨(因为货币增加黄金减少)。比如说保持1亿零100万元兑全部990公斤黄金,则金价将上升到:102元/克

这时那个人把黄金抛出,将得到:102万元,偿还贷款后还能获利2万元。在这个过程结束后,经济体中的流通货币和黄金储量都恢复原样,但是这个人就凭空赚到了2万元。只要贷款利息支出低于这个交易收益,这个过程就是有利可图的。

事实上我们可以把上面例子中的黄金换成一切可以想到的一般等价值实物,如白银、其它有色金属、钢铁、石油、煤炭、粮食……它还可以扩展到非实物上,比如说对于货币、债券(特别是国债)、股票……也可以玩这种游戏,这就是所谓的金融衍生品。

而且这种事情也并非完全出自我的想像,而是7X24地发生在世界各地,当然实际的交易过程要复杂得多,需要借助多种金融工具来规避和/或转嫁风险。

比如金融业中的一种叫做“套利”的交易就类似于此,抓住
场中的短暂波动机会,利用大额的资金去快速买进卖出获利。金融上对套利交易是持赞扬态度的,因为它可以“轧平市场的波动”。而要玩这种游戏的前提就是要能
够调动大笔的资金——大到什么程度呢?大到超过世界上相当部分小国家GDP的程度——真正是富可敌国。所以能玩这种游戏的人或机构不会很多。另外,能调动
这么资金的人,想要制造出这种微小的波动应该也不会太困难吧。


有风险与收益的问题。也许会有人认为,他们的收益来自于他们所承担的风险。但事实上复杂的金融衍生工具正是他们转嫁风险的手段,实际上在承担风险的反而是
在他们那个圈子之外的大众。比如最近的次贷危机就是这样,像索罗斯那种大规模的对冲基金去冲击东南亚小国的经济,其实际风险远比我们想像的要小。所谓对冲
表面上是让两种不同的风险相互抵消,但实际上还是转嫁出去了——所有金融教科书都只教育你如何规避风险,却没有告诉你是什么人在最后承担这些被规避掉的风
险。

其实只要想一想就明白——金融交易本身并不创造价值,他们的收益来自何方?不外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别人的亏损,另一个就是对未来收益的透支。

因此我认为,《货币战争》的关键作用不在于Rothchild家族,也不在于The Money Master,更不在于金本位,而在于其中揭露了金融资本家们玩的这类金钱游戏。在这些游戏中,一小部分人有计划地洗劫了另外一大部分人。

巴尔扎克说:巴黎是个战场。你想要不被人骗,就要骗人,你想要不被人杀,就要杀人

所以,你想不在这样的金融战争中被洗劫,唯一的办法就是加入洗劫者的行列,一起去透支未来。

这才是此书的重点所在。

《金钱游戏》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