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性阴谋

(07-10-09)

长假期间把《货币战争》看完了,看法有了一些改变。

在《关于阴谋论的阴谋
(以下称前文)中,我提到豆瓣上有人指出此书大部分内容源于抄袭,结果现在豆瓣上关于抄袭的问题成了讨论的重点。我当然不是说版权不重要,但相比之下,书
中的观点应该更值得讨论——不论这是来自于宋鸿兵还是来自于The Money Master。如果有意借此转移讨论重点,这反而更像是一种阴谋。


所说的看法转变主要来自书的最后一小部分,其中提到了次级抵押贷款问题,这肯定不是TMM在95年可能预见到的事情——类似的事情还有诸如97年的亚洲金
融危机。从这些补充材料上看,至少可以认为宋在TMM的基础上再作了发挥,同时反过来又说明TMM的“阴谋论”观点在接下来的十几年里被新的事实所证明。

刘未鹏在饭否里说:人们下意识里把“我看不出问题”等同于“它是对的”。阴谋论因而得逞

但在这里,情况有所不同。首先,不断有新的事实出现来证明这个“阴谋论”是对的;其次,除了“我”以外,别人也没有能够看出什么致命性的问题;最后,作为观点的反方,目前也未能提出什么有力的证据来证伪这个“阴谋论”——除了给它扣上一顶“阴谋论”的大帽子以外。

所以那天在苏州等火车的时候,我就跟令狐说:在没有其它更有说服力的说法出现并推翻现在这个“阴谋论”,暂时接受这个“阴谋论”的观点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关于这个“阴谋论”的问题,有人在宋的BLOG上提出过一个:书中提议的中国元存在“劣币驱逐良币”的问题。这在书的最后有解释。因为格雷欣法则是有前提的:只有当两种货币被人为地规定为等值的情况下,内在价值较高
的货币才会被内在价值较低的货币所驱逐。只要中国元与黄金绑定,而人民币相对于中国元汇率浮动,保持二者的价格始终体现其各自内在的价值就不会出现这种驱
逐现象。


在前文中曾经指出另一个,书中对金本位的鼓吹有一定的问题,但书的最后有一些对此疑问的解释:宋认为以黄金为担保的增长虽然慢,但是健康的,而通过信贷扩
张带来的高速增长则是一种用激素的催长,是不健康的。对此我仍然持保留意见,且不说当今中国根本不可能接受经济发展的迅速降温,何况信贷扩张也不总是激
素。

还有一个对于这个“阴谋论”很不利的说法就是:这个“阴谋论”本身就是金融资本家提出的,目的就是为了推高黄金价格,以便于他们出货。
事实也为这个说法提供了证据——最近几个月来,金价持续走高,就在几天前刚刚突破了28年来的最高点,达到$747.6/oz。但是我还是有疑问:


果事实果然如此的话,那么他们把手里的黄金卖掉,换成持续贬值的货币意欲何为?投入资本市场?现在资本市场的泡沫还不够吗?次贷的泡沫刚刚破裂,新兴市场
的泡沫正在起来。或者他们有内幕消息,知道很快就要发生流动性紧缩?但是这个可能性不太大啊,据称,次贷危机的影响需要24个月才能消退,似乎现在才过了
不到10个月,也就意味着,为了解决次贷危机,未来十几个月内不太可能紧缩流动性。

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卖掉黄金似乎是一件愚蠢的事情。除非他们有更大的阴谋。那么这一说法就变成:

在这个时候发布《货币战争》这个阴谋论,这事是一个阴谋,而这个阴谋本身又是那个阴谋论的一部分。

很好,很强大。


实最关键的是《货币战争》这个书名有一点不妥,可能是因为受TMM的影响。早年金融资本家的手段主要是通过货币发行来控制市场,但是现在基本上不再这么直
接了。我曾经也一度以为只有基础货币的发行量过大会导致通胀,但是在现代经济体中,这只是导致通胀的因素之一,并且已经是越来越次要的因素了——因为经验
已经告诉我们,这种手段很容易导致经济失控的恶性通胀。所以,对于现代金融资本家来说,他们更喜欢使用金融衍生品等“创新”手段。这一类的手段并不直接地
创造货币,但同样会导致市场上的流动性泛滥,以达到他们剪羊毛的目的。

问题的本质在于:所有的贷款都是需要偿还的,因此信贷扩张所提供的经济高速发展,其代价是对未来收益的一种透支。而这种透支是不可能无限制地进行下去的,于是周期性的繁荣和衰退变得不可避免。这就是金融资本家们发财的机会所在。

现在,要证明《货币战争》或TMM是一个阴谋论,还是有一个很简单的办法:

金融资本家们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没有搞阴谋就是了。就像美国的证监会调查内幕交易那样。

《流动性阴谋》有7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