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与秩序

木木说

在我看来,整治“群租”的性质和出发点,应该是和整治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环境污染”一样。我们不能因为贫穷,为了谋生和发展,而不顾一切,最后连生存的环境都不在乎了,乃至把秩序也给忘记了。

这个先不谈,先大致说一下彭案。

彭案问题的关键在于法官的一纸判决实在荒谬。单就这一点来说就已经足够了,这样的判决书让人如何信任法庭的公正性。

至于证据的问题,木木认为那份“笔录”就是证据,并且得到了法庭的采信就够了。那我就无语了,所谓笔录不过是对当事双方的陈述所作的记录,这样的“证据”跟没有证据双方直接在法庭上陈述有什么不同呢?难道在交警那边陈述就比在法庭上陈述更有法律效力?那还要法庭干什么?

对于中国现在这种基本不受监管的司法制度来说,有限的舆论监督已经很难得了。

再来说群租。

木木问的那几个问题与“何不食肉糜”无异,不值一提。如果一定要提的话,我也只能再说一遍——中国在宣传方面歌功颂德的事情做得太多,以致于让木木有此类疑问。

就拿木木所说的“(政府)在几年前就已经解决了
来说,我多年前来上海的时候,靠近市中心的古城公园对面就是一个本地住房困难户集中的地块,直到上周我再次去那附近时才看到那里刚刚拆成一片瓦砾,谈何
“几年前就已经解决”?稍远离市中心的类似地方,未解决的还有很多。这还只是在全国经济最发达上海,木木把这种情况推广到更加贫困的外地显然一种自以为
是。

木木在我的《就群租问题与木木商榷》中就我所引用的连岳的话回复说:

这句话,貌似逻辑,实则不逻辑。
1.租赁的房屋和普通居民住宅性质不一样,前者是带有经营性质的一个场所。上海整治群租的一个目的,就是为了防止出租房成为变相的旅馆。
2.
说这句话的人,连岳,对吧?他的评论是在一个错误的判断和对具体情况不了解的情况下作出的,而且,概念混乱,什么叫“如果我买了一套小房子,住一家十来口
人”。什么叫“住”?上海市政府很多年前就开始解决住房特困户了,如果一个人家人均居住面积少于政府的规定,就可以向政府申请。
3.拿现在与过去相比,本身也不科学。

虽然连岳拿自住与租住相比,使这个例子有一点瑕疵,但基本逻辑是没有大问题的。不论是自住还是租住,现在整治的理由不就是因为秩序吗?如果自住也有秩序问题呢?还能这样整治吗?

其中第2,3点我上面已经说过了,第1点就是我在前文中所要说的——会出现这种经营性质的东西,说明市场有这种需要,取缔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政府应该承担起应尽的监管责任,把这种经营行为合法化。

中国的问题的确很复杂,但显然不是这种简单粗暴的方法的可以解决的,“需要借助更多的智慧和力量”(IBM广告语)才行。

我还是那个观点,有问题的确需要整治,但是现在这种整治方法我非常反对。秩序固然需要,但没有理由高于他人的生存。

《生存与秩序》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