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谁在创造价值

(07-07-15)

上一文里,我举的例子固然不够极端,但是应该说在我的BLOG上,这样的例子更具有普遍意义。

绝对的劳动创造价值论固然存在缺陷(参考黄佶《资本异论》),将资本纳入价值创造的因素之一是有道理的,这样才能够更好地配置社会资源,促进社会经济的发展。

问题的核心在于:

随着经济的发展,资本获得的回报与劳动获得的回报不成比例的大。难道是因为资本创造的价值更多?

我可以很肯定地说:不是!!!

资本在经济发展中的作用不可替代,就像是机器运转不可缺少润滑油。但是润滑油对机器运转所作的贡献绝不可能是最大的——甚至比其它如动力、控制等部分的贡献总和还要大数十数百甚至数千万倍。然而现在,资本就是这样一种奇异的润滑油。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种情况?

我想了很久,这两天忽然想到一点:

因为资本在经济发展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所以它不可或缺。但是因为资本是很容易控制的——一个人可以控制的资本可能非常巨大。而实际上创造更多价值的劳动虽然同样是不可替代的,但是它不容易控制——一个人可以控制的劳动只有自己。


果把资本和劳动看成市场上的商品,那么这个市场最奇异的地方就在于:对于劳动商品是完全自由竞争的,而对于资本商品是绝对垄断的。所以,少数控制了资本的
人垄断了资本的供应,取得了超额的垄断利润,榨取了本应属于劳动者的收益。就像在一般商品市场上,垄断厂商榨取超额的消费者剩余一样。

所以
马克思创造性地提出了共产主义的思想,就是想通过联合工人阶级,创造一个垄断的劳动商品市场去对抗垄断的资本商品市场。但是经过一百多年的实践下来,问题
显然还是存在的,其中一点我能想到的就是集权主义恶果(参考哈耶克《通往奴役之路》)。具体地说就是:一旦革命成功,垄断的劳动和垄断的资本到了同一批人
的手里,他们于是获得了绝对的权力,因此必然导致绝对的腐败。

要想彻底解决这样的问题,一个可以想到的思路就是改造资本商品市场,使之成为与劳动商品市场一样的完全自由竞争市场。

资本股份化+全民持股是一种方案。

但是在实践中同样存在着可行性问题。因为没有办法使全民都成为资本专家,于是很快会导致资本重新聚集到少数的资本专家手里。另一方面,由于博弈理论中所指出的,过于分散的资本结构留下了一个空子:少数人可以通过杠杆作用,以少数的股份取得几乎全部资本的控制权。

这是一个难题。

这一点毫无疑问,如果谁能解决这个问题,那么TA的伟大程度肯定要高于马克思的。

《再谈谁在创造价值》有一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