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穷人

(07-07-10)

上周四在群里聊变形金刚时跑题了,跑到农村穷人的问题上。为了让猎手增加一些对穷人的概念,令狐、高论和偶是长篇大论地忆苦思甜了一番——核心内容就是3分钱的糖精冰棍。

其实关于穷人的话题,我去年就谈过。当时我就指出主流媒体需要对此负责——整天只会歌舞升平,用这种虚伪的表面现象去掩盖繁荣背后的真实世界。偶尔出现一个黑砖窑事件,就让某人“震惊”——周六看《对话》里,宗庆后有一句话说得很有意思:“他们(指达能)震惊?我一说事实他们就震惊。”

不过话说回来,在中国也就这样了,就像是NHK那部片子《喉舌与职责》里所记录的那样,很多事实是不能报道的,因为那样不和谐。

然后我们就只能在电视上看到这样的市民:他们对着摄像机告诉你——那些外来无业人员多么可恶:不讲卫生,不讲文明,给城市带来治安隐患。而在旁边在摄像机拍不到的地方,他们的宠物舒服地拉了一大砣屎……

这就是我们的媒体上最常见到的平民和穷人的形象——大家都是过得很和谐的,那些外来无业人员是可恶的,穷人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

其实每一个和谐的中国人都应该去看一下NHK的《富人与农民工》,你们才会知道,即使是在当今大国崛起的中国,还有一些穷成这个样子,他们比你能想像的最穷的情况还要穷一些。

事实上NHK所拍到的仍然不是中国最穷的情况。

莫之许曾经撰文《自由促进民主》批驳薛兆丰“一人一票是‘绿林主义’”的观点。虽然薛兆丰一向以草根自居,也的确写过很多比较草根观点的文章,但这次还是一不小心露出了他的精英面目。现在中国的情况还根本谈不上穷人的选举权问题,而是连他们的声音都听不到,他们就是中国沉默的大多数。

让不交税的人参与投票表决税收政策固然有一些不合理,但是税收终归还是要用在民众身上的,即使是不交税的人,也有权享有这份福利,他们当然有权表决税收政策。否则这个社会岂不是要成为富人的天下,穷人除了默默无闻地死去,也没有什么别的路好走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自由促进民主是很正确的方向。这种自由应该从言论自由开始,必须让人们能够发出他们自己的声音,而不是喉舌代言的那种经过过滤和修改的声音。

《再谈穷人》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