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蠢的代价

(2-15)

貌似王老板不过是说了几句实话,结果被包括老罗在内的一干人等痛批。比如安琪拉果这篇《我为什么对王老板的帖子极度反感》和她转帖的那篇小花牛的文章。

小花牛说:

看到很多道德欠缺的网友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辱骂这几个无辜的孩子,我看到了极度的不公正。那些无辜美丽的女性正在承受着难以想象的压力和痛苦,我很替他们难过。

MD,
她有什么资格下结论说别的网友就道德欠缺就站在道德制高点了?我倒觉得她这句话把所有“站在道德制高点”的人们全踩在了脚下。MD,这个世界从来就没有什
么真正的公正。谁TMD不是无辜美丽的男性女性。巴士阿叔都知道,你有你压力,我有我压力,谁不是忍受着难以想像的压力和痛苦活在这个世界上?

老罗也不是什么好鸟,他自己也说过:人民群众有低级下流的权力。那就应该承认王老板有表达他意见的自由,你当然可以不同意王老板的意见,但是你可以不说出来嘛——谁TMD让你说啦(老罗本人对此句亦有贡献)。

的确,女性无罪,身体无罪,性无罪,但是——愚蠢有罪。大家都是成年人,犯了错误就要付出代价,女星们既然已经愚蠢到让人拍下这种把柄,那就应该承担由此造成的后果。如果连这都不懂,那就已经不是一般的愚蠢了。

小花牛说:

你自己没法设身处地,那就想象一下如果艳照的女主角是你的姐妹,你的女儿,我就不信你不会心软。

我会心软,我会难过,我会痛恨。但是只要她当时已经成年,我就没有理由去恨那些传播照片的人,我只会恨我自己没有把她教好,才会犯下这么愚蠢的错误;我会恨那个拍照的人,利用她的愚蠢去伤害她(即使当初不是故意要造成这样的伤害,但是结果却的确是造成了)。

至于她们是弱势群体,我实在不能苟同。她们要是弱势了,这世界上还有不弱势的人吗?安琪拉果说得没错,她们装清纯是工作需要。她们拿到了钱,就要付出代价,更何况装清纯能算是什么代价吗?只要不是傻的,换了谁也愿意。

但事实证明,装清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虽然说明星也是人,也要过私生活,但至少你要保证你的私生活万无一失,不会有一天突然变成“公生活”。现在,她们没有保护好自己的私生活,当然同样需要付出代价。

不论这篇柏芝声明是不是真的,我都很欣赏文中的态度,因为够坦诚。当然,她也的确可以理直气壮地说:

一边骂我下贱一边到处搜索新照片的你们也没高尚到哪里去。

正解。但是这关你小花牛什么事呢?人家王老板又没有讽刺你。

最后我要说,我并不是要支持对这些受害人踩上一万只脚,但我支持这种谴责的氛围。因为不论人类拥有怎样的性自由,它都不应该是一件可以拿出来公之于众的事情,这种谴责的氛围可以给所有人一个教训——对于自己的私生活,一定要好好保护,不能有任何被公开的潜在风险。

BTW:鼠年真是流年不利,诸事不顺,作本文时心情不佳,言语失当之处,纯属故意。

《愚蠢的代价》有12个想法

  1. 不管怎么样,如果保护隐私成了个人责任而得不到社会保障的话,会造成极大的社会浪费以及社会文化的退步,这都不是我希望看到的,我发现大叔也是这么想的,哎。。。。这年头在社会里生活越来越难了。人们互相敌视,互助越来越少,津津乐道的进行所谓的弱肉强食优胜劣汰真的好么,人的基因里的兽性看来还是大大的有啊。

  2. 本来就意见相左,我上面说的是大叔的想法是我不愿见到的,我希望经过这件事会刺激民众寻求发展健康的社会关系
    ,而不是各扫门前雪的局面.

  3. 多说几句吧,虽然没啥用,我觉得大叔的想法是经典的中国传统思路,出了问题都在个人身上找根源,
    虽然事情是个人闹的,但是众人形成的环境影响更大
    其实这事有什么好谈的,潜规则谁不知道,有那么复杂么,潜规则滋生的恶果多去了,
    只是这次体现在某些个体上的效果猛了一点而已,不解决某些潜规则和产生潜规则的环境,那么就是一场闹剧而已,
    再关注也是浪费时间,还不如让别人畅所欲言,尽情娱乐一把呢

  4. 众人所形成的环境不也是由一个个的个人所组成的吗?
    现在这种状况要想不发生,有两种解决方案:
    一是每个参与其中传播的人都道德高尚,不传播。
    一是这些照片根本就没有拍。
    两种方案哪种的可能性更大呢?

  5. >>众人所形成的环境不也是由一个个的个人所组成的吗?
    说的好呀,那么众人的过错为什么要个人买单呢,就像“一边骂我下贱一边到处搜索新照片的你们也没高尚到哪里去。”所说的。
    评论的人也不是个个都是好鸟啊。
    再说了,我说的并不是针对个人的判断,而是社会对隐私的态度,健全的社会关系是必要的,不然会形成人人自危的局面。
    如果有天你大叔成名了,有人拿着你和大嫂的私生活录像大加评论,你如何处之?长叹一声,保密措施不到位呀,然后笑咪咪的说客官请看请看?
    如果你保密措施做到了位了,你要付出多少代价呢,生活背上多少包袱呢,到时候你会对什么不满,还是对自己不够勤快么?

  6. 忘记回答你的问题了
    即使你没拍照片,也会有别的隐私问题,最简单的来说说不定会有别人拍,这里对技术和成本问题就不讨论了。
    如果个隐私问题受到社会抵制,那么这些照片公布出来被谴责的应该是侵犯隐私的人而不是本人吧,那么就不会有人热衷于此了,即使有怪叔叔级别的也是自娱自乐,而不是人人都是怪叔叔。
    关于道德问题,我觉得道德并不是全靠自觉,更多要看压力,观西方某些国家的法律的制定就可以看出一些端藐。

  7. 第一,这并不是众人的过错,最多只能说众人不道德。过错的始作俑者是拍摄者CGX和自愿被拍的众女星,其次是散发出来的KIRA。所以他们本来应该是错误的责任担当者,只不过现在这个KIRA还没有被抓到而已。
    第二,名人之所以能得到作为名人所取得的利益,必然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保护自己的隐私就是其中之一。公众对名人的隐私有特别的好奇心是正常的并且不应该被指责的。至于“人人自危”的说法,狐狸兄未免太跨张了,色情网站上普通人自拍或被偷拍的内容多得很,但是传播范围就很有限。
    至于你举的例子,首先,我不会拍这种东西;其次,我当然不会推荐别人看,但至少没法责怪别人;最后,我会接受是这是成名的代价。
    第三,被偷拍在法律上是犯罪行为,拍摄者和最初传播者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后面的传播大众只是道德问题而已。比如前两年的上大盗摄事件。
    最后,指望通过大众提高素质来保护隐私是Mission Impossible,就像当年认为只要人人有觉悟,大公无私,就能实现共产主义一样不可能实现。何况还有两个理由:一是法不责众的“自然法”决定了无法对公众施加法律压力;二是按“乌合之众”理论决定了,当大量的人构成群体以后,群体的道德水准必然比其中每个个体的最低水准还要低。
    所以我还是认为:只有每个人都注意保护自己的隐私,并对侵犯隐私的犯罪行为(盗摄及最初传播者)加以打击才是真正有效的办法。

  8. 首先你的说法就避开了一个问题,公布别人自己拍的东西就是合法了?就不算侵犯隐私了,这些照片什么的可不是苦主自己要求公布的吧。
    那么再来浪费口水吧,众人不道德就不是过错了?不道德的行为本来就是错的,只是有可能没有对应的法律罢了。道德本来就是为人准则的约束。
    再说始作俑者自拍算是错误吗,这只怕是自己想当然再加上中国文化的熏陶吧,香港和大陆可是有很大的文化差别,一些更开放国家这些根本不算什么。
    公众有好奇心和作出格的事是两码事,这个不要淡化他们的界限,再说了色情网站上不管是传播普通人还是明星的隐私资料都是不合法的。如果认为这个没什么那是从色友的角度理解,这个道德的水平线可是比普通人低了不少。
    法不责众的“自然法”决定了无法对公众施加法律压力实在难有说服力,法压众的事多去了,而且恰恰是你经常8的东西。
    再说我并没有要求做到人人有觉悟,大公无私,只是要求尊重他人隐私而已,是不是说让你不犯偷窥隐你来说要求太高了?
    最后,要有效的对侵犯隐私的犯罪行为进行打击,正是需要有一个健全的社会关系,不然别人都是等着看你隐私看你热闹,你怎么打击?难不成你能敌亿人?

  9. 我没有避开,所以我说KIRA是犯罪,但是别人不是,因为他们是从公开的渠道得到的,并不他们从自拍者手里非法获得。
    我没有说不道德不是错,但至少不构成犯罪。我一向反对将道德的作用扩大化。
    始作俑者自拍不算犯罪,至于是不是错误就要看你是如何理解“错误”这个概念了。我所说的错误在于:拍当然可以拍,但是拍了就要准备承担可能导致的一切后果。这跟国家是不是开放是不是中国传统文化没有关系,这也是我写本文的根本目的——很多事情不犯法,你有做的自由,但作为成年人,必须为此准备承担相应的可能的一切后果
    举色情网站的例子正是要说明:同样是艳照,名人的艳照和普通人的艳照传播效果是完全不同的,真正热衷于传播这种内容的道德低下的怪叔叔毕竟还是少数,导致艳照大规模传播的根本原因并不只是因为这是艳照,而是因为艳照的主角是名人
    那些我经常8的“法压众”的事情本质上与法无关,那些压众的行为本身都是违法的。
    至于说要求别人尊重他们的隐私这个“要求”本身就是不合理的,因为每个人都有权在合法的框架内作出自己的行为,所以我们只能要求自己如何如何,别人如何如何那是别人的自由。我认为在法律框架内,尊重个体的自由更重要
    我坚持不认为靠提高大众的道德水准来解决侵犯隐私犯罪是一条可行的途径,因为真能做到,的确可以解决,但问题在于,这是做不到的。中国有2亿网民,即使其中只有1%的人道德低于平均水平,也足以造成隐私流传到2百万人手里。
    正如清水天生是容易被污染的,源头才是最重要的,对于水污染,不堵住上游的排污,反而要求下游自觉处理,这种想法我是不能苟同的。

  10. “我没有说不道德不是错,但至少不构成犯罪。我一向反对将道德的作用扩大化。”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上面我早就说了,不道德的事不一定有对应的法律,再说我也没说不道德就是犯罪,犯错和犯罪还是有界限了,这里是你自己扩大化了。
    就算不是名人,以前的很黄很暴力事件不一样传播的很远。这次事件里面的猪脚当然是咎由自取了,但是我说的是你对侵犯隐私默许的看法,而不是对献丑名人的看法,再次声明不并不是针对本事件来说的,就不要再针对这里的事了,我只是说明要尊重个人隐私这个论点而已。
    “别人如何如何那是别人的自由。我认为在法律框架内,尊重个体的自由更重要。”
    那么你的意思是尊重自己的自由,别人的自由不重要吗。别人要挖你隐私要砍你要跟你死磕也是自由的,你也管不着,那别人“违法”的法压众又干你什么事了?那么你8那么多卦又是为什么,单纯的自娱自乐?
    我并非是要做人人都做到不挖隐私,只是大众对侵犯隐私应该警觉而非乐在其中,那么即使流传出来少数分子也会自觉没趣渐渐成为小小众。
    从你要求别人自己保护隐私而默许别人挖隐私的观点看,对于水污染,不堵住上游的排污,反而要求下游自觉处理恰恰就是你吧。
    鉴于辩论已进入扯皮阶段,话题开始扯远,就此打住算了,只要明白意思就好,偶是很尊重你8卦滴自由的。

  11. 错误有大有小有先有后有主有次。
    很黄很暴力不是隐私,是CCAV公布出来的。
    我说的就是尊重别人的自由。
    侵犯隐私的错误也有主次之分,把主要错误堵住,次要的错误自然不会出现。
    你把上下游搞错了吧。
    支持打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