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主之命

这几天那个一尸两命的案子很受关注,熊培云说《每个人都输得一败涂地》。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于这类的话题,我觉得需要慎重讨论,因为事情的初期所公布的信息通常是不完整的,容易导致我们对事情判断发生严重的偏差。

就已知的情况来说,我赞同那个在和菜头BLOG上回复的刘新宇的观点。


培云试图用电影《无主之地》来类比,我觉得是失败的,电影固然对维和部队与国际媒体是莫大的讽刺,但对于电影中那个趴在地雷上的人来说,他们的确是“力不
从心”的。但对于现在这个案子来说,熊培云认为死者丈夫和医院这两个方面都是在逃避责任,法律成了他们工具,让他们在两条生命面前放弃对风险的担当,这样
的法律违背了社会的公平正义。这一点我不是很赞同。

其实除了和菜头和熊培云在文章里提供的信息以外,我在电视上还看到医院方面的法律相关人士称:死者丈夫是为了生二胎而不愿意签字接受手术的。这实在让我很寒,这是什么样的医院,又是什么样的法律人士?死者丈夫应该起诉他们,他们有什么证据这样说?我不禁又要动用最坏的恶意来猜测这个医院。

从法律上说,这个医院的确是“做完了它应该做的所有事情”,
不需要再负什么责任。但实际上医院方面却是设下了一个完美的圈套,把死者的丈夫套住了。按刘新宇的分析,从技术上说,无论是否手术,死者生还的可能性都不
大。但对于死者丈夫来说,一旦签字,无论如何相关的费用就是担下了,并且还要将手术的风险全部担下。而对医院来说,不签字,死者丈夫同样要承担一尸两命的
后果,签字,医院不但有收入,还可以免责。

至于北京医疗卫生系统的领导会批示说:“如果家属不签字,不得进行手术”,我一点都不觉得奇怪,中国这帮官僚们一向善于争功夺利也同样善于逃避责任。

在我看来,出现这样的情况是不会有什么完美的解决方案的,这并不是熊培云所说的法律与正义的矛盾问题。无论如何,法律都应该遵守的,否则这个口子一开,后果不堪设想。事实上,中国的司法始终问题多多,很大程度上就在于网开一面的事情太多了。

当然,罗尔斯的《正义论》我没有看过,虽然收藏了《正义论》的续集,但也没有看过,不知道他有什么好办法——事实上我也不太相信他能有什么完美的解决方案。

就拿熊培云最后举的例子来说:固然闯红灯可能可以为挽救病人的生命带来一定的好处,但是交通法规之所以存在,就因为它需要保护更多的人的生命和利益——如果因为司机闯红灯导致过绿灯的行人死亡又如何计算呢?

法律固然不是一成不变,但也不应该为了个别的案例去造成更大的损害。

归根结底,还是刘新宇所说的:谁来保障这些没有医疗保险,没有强制孕检的产妇?

对于这些没有保障的孕产妇来说,从她们怀孕的那一刻起,她们和她们的孩子的生命就已经是无主之命了。

附:另一个视角的观点

附一个很切题的视频:

《无主之命》有4个想法

  1. 我一直认为,一个好的规则系统应该是自洽的和完备的:所有的规则都按照规则本身创建和存在,任何一种情况都可以由规则进行判定。
    因此,当规则遇到不完备的情况时,我们需要的并不是网开一面,而是用规则去产生新的规则,将异常情况纳入规则可以涵盖的范围。

  2. 我女儿出世时,刨腹产,我给我老婆签字,那上面写的很吓淫地,什么可能出现的情况
    什么情况不负责,Orz,我签了以后,感觉像是把我老婆卖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