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浮的数字化时代

(11-16)

续《拿什么拯救你,我的胶卷

对于即将逝去的胶片时代,我恋恋不舍。但这不是一个开始,也必然不会是一个结束。

几乎在从有数字技术开始,我的内心就一直存在着一种抗拒与恐惧——即使我从来不拒绝数字技术给我带来的方便——甚至可以说是在第一时间就接受了。


刚开始接触电子技术时,和所有入门者一样是从模拟电路开始的。这让人很踏实,因为在电路中流动的电流就是对真实信号的模拟——比如音响电路,不论是密纹唱
片还是磁带机,其中记录的波动信号就是对真实声音的模拟,是实在的,通过一个电磁线圈就可以取出来。而取出来的电信号还是模拟的,只要放大后通过音箱单元
或耳机中的电磁线圈,我们可以听到这个被原样还原的声音——当然不可避免地会一点点失真,但这也是对真实信号的失真。

即便是同样的模拟电
路,电子管与晶体管的表现也不同。从特性曲线上说,电子管更加弯曲——意味着失真更大,但是电子管的音响电路出来的声音就是不一样。我至今怀念从前的电子
管收音机里出来的声音,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这种温暖是真实的,打开机器的后盖就可以看到一排的电子管在燃烧自己的生命为你放送音乐……(貌似煸情过头
-_-|||)

胶片也一样,底片上深浅不同的银颗粒(黑白片)或染料(彩色片)分布对应着快门释放当时的每一缕光线,只要对着光看底片,我们就能看到当时的瞬间。这样的记录是可靠的。


是后来我也接触了数字电路,那真是方便之极。再后来数字技术成了主流,声音被数字化后记录在光盘上成了CD,影像被数字化后记录成JPG等格式的文件——
我们当然知道数字是清晰的明确的,以数字方式记录的东西是“不变”的,所以它们有更好的记录的效果,并且更易于使用。这实在是太方便了,不是吗?

就像是一个人被关进监狱以后,得到一个9527的编号,对于监狱来说,管理起来不是很方便吗?

但是一个人毕竟不同于一个编号。数字永远不是实际的东西,而只是一个代号,必须通过一定的规则(比如一个对照表),才能从一个人对应到一个编号,或是从一个编号对应到一个人。数字只是一个间接的东西,间接到让人感觉到不实际,不踏实。

这个数字化的世界也一样。

如果有一天,现在人们所制定出来的这一大堆的数字转换规则突然丢失,那么用这些数据记录的所有东西都将丢失——没有规则,这些数字都是无意义的幻觉,仿佛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一般。


然,现在还不到担心的时候,现在所有的数据都有程序在帮助我们处理,而程序在本质上也是数据——是对于数据处理规则的数字化。机器和数据正在接管我们的生
活,即使我们不知道规则,还有机器——至少现在它们还是能忠实地执行着我们制定的规则。至于说某个邪恶的人甚至是邪恶的机器控制世界的想法那都只是科幻小
说而已。

只是越来越多的数字化以后,人们离真实的大地越来越远,如同一只漂浮在天空中的风筝。这让我觉得这有点悬,所以抓住胶片成了我的选择之一。

嘿嘿,当然这些都是杞人忧天的想法。

在《迦陵频伽》中,琪琪说:

你应该知道,热带雨林和珍稀动物的灭绝,最让人难过的一点就在于,每个人都觉得应该有办法阻止它们的消亡,但实际上谁也无能为力。

《漂浮的数字化时代》有5个想法

  1. 看小时候自己的照片到现在慢慢的变的模糊,泛黄,才发现这种照片不但能照到当时的光线,却能把时间也照进去,现在的数字照片,无论多少年后还是冷冷的一点不变。。。。。

  2. 是啊,数字照片的双向的,一个存储和一个解码器,除了保存数据,还要人类一直保留那个解码器。没解码器的地方数字就是废物,只有传统照片才是人类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