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要支持汉人获得应有的自由

看到牛博这篇《我为什么要支持维吾尔人获得应有的自由》一文的标题我就知道要谈的是韶关事件,也大致猜到了要说些什么内容。

附韶关事件的简单情况:据说某工厂里有维族人强奸了汉人妇女而未受到任何处理,以致于同样的案件又发生了两起,于是引发两族人的武力冲突,致多人死伤。

当然不否认此文有道理,不过我的观点也是早就表明过了

其实就拿人权问题来说,在包括藏人在内的全体中国人的人权得到根本的改善之前,我不认为局部地区或人群会有可能置身事外得到优先的解决。

只要把这句里的藏人换成维族人就是了。

应该说原文里所说的事实很大程度上是真实的,但是坦白说,在十年前我绝对不会认同这一点,因为在“前互联网时代”所得到信息里绝对没有这样的事情。我意识到这个问题大约是在我上网几年以后,有一次在一个论坛里谈论到在徐家汇与两名小偷正面接触的事情,其中谈及那两小孩看似都是维族人,结果引起了一位网友的强烈不快。这位姐姐虽然是汉族人,但是从小在新疆长大,经过了在论坛连续几天的争论,我知道了很多以前从来不知道的事情——其中主要的部分在牛博那篇文章里基本上都有说到。

其实在汉族统治阶层看来,新疆是一个充满矛盾的地方:一方面对于汉族人来说不愿意去那样的地方,我就知道有人大学时期因为在六4期间上了街,毕业后被分配到新疆工作了十年——基本上就是古代所谓发配边疆的刑罚;另一方面汉族人在新疆却又是处于即得利益阶层——在那里开采油气资源,在沙漠里搞核试验,却没有当地人半毛钱好处。

从这个角度上说,新疆和西藏非常相似——都是一帮子所谓的维稳力量在拿着好处,而对当地的民族人民和整个中国来说,却在为此付出代价。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恶疾。

而这几十年来的事实证明,TG所采用的维稳手段换来的结果就是:越维稳就越不稳,越反独就越要独。

然而要TG放弃所谓的“民族政策”——包括对少数民族的所谓优惠或是妖魔化——是不可能的。比如说,只要无差别地按法律的程序去处理问题,相关的矛盾是不是可以少很多?但是在中国就是有诸如狗P的“民族政策”这样的东西可以超越于法律之上——地球人都知道的另一个事实就是:中国的狗P政策(包括但不限于民族政策)通常都是可以超越于法律之上,甚至更加狗P的长官意志都可以超越于法律之上。否则只要一个《宪法》能得到100%的贯彻,也许都会太平很多。

我还是那个观点:

只有在包括所有少数民族在内的全体中国人都获得人权和自由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解决这种民族矛盾。单方面追求某个民族或少数群体的优先解决不但是不可能的,而且是一种激化民族矛盾的做法。

顺便说一句,全世界大概只有TG政权有这种能力——把一两起不算大的刑事案件弄到举国不宁需要动用军队的程度。这种事情实在是连火星人也做不到。

===============

就在昨天写完本文草稿后,晚上就得到消息说乌鲁木齐出事了。

虽然是预料中的事情,还是不愿意看到这样的结果。从阴谋论的角度分析,难说不是当局需要这样的事情来转移其它矛盾。

比如倒楼。这只是一个导火索,包括周六的人民广场散步事件也只是个开始而已。

可能更为严重的是全面性的经济问题。虽然印500块的钞票未必属实,但通胀的迹象已经开始明显起来。

本来我预测今天的股市要暴跌的,结果不但没跌,还涨过3100。真没面子。

《我为什么要支持汉人获得应有的自由》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