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民是怎样练成的

(4-7)

那天在杭州,从梅家坞去绿茶的路上,我们谈起旅游点的宰客现象。我于是提起前不久在网上看到的一些人在张家界和凤凰的不愉快遭遇。费老则提出了一些
反例——比如当地交警对外地车辆的人性化执法。当然,费老也指出这种人性化执法本来就是应该的,但是在中国却常常被认为是一种优待,也算是一种中国特色。

其实我以前也说过。这种事情其实并不完全是因为地方上的民风剽悍等原因,更多的是在于地方政府与民争利。

旅游资源是地方性的,由此产生的收益本该为地方人民共有。但实际的情况却往往是地方政府划地为营,把主要的收益据为已有,更可耻的是在政府缺乏约束的中国,这些收益最终落入少数人手里。

那么当地人民怎么办?只能自力更生了。

这就是为什么游客在这些地方受到双重剥削的原因。而地方政府因为理亏在前,并且存在利害关系,也不太会因此制裁人民——游客嘛终归是路过的,言语安抚一下打发走就是了。

现在的问题是互联网影响力导致了即使是路过的游客也会造成后续的影响。只是我觉得比较遗憾的是舆论指向当地民众而不是地方政府。

《刁民是怎样练成的》有4个想法

  1. 有道理,官逼民刁啊。这个现象可以用在很多地方,比如我们觉得一个地方人的素质很高,那么这个地方的政府肯定很廉洁,很民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