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到用时方恨少

木木在《凭什么说人是生而自由的?》中对卢梭所提出的“人是生而自由的”说法有点疑问,并援引《独立宣言》中“人人生而平等”应该是源于基督教的,暗示性地猜测卢梭的说法也是类似的起源。

不过我想她虽然看过《社会契约论》但应该是没有看过卢梭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和基础》。卢梭在这篇论文中提出了一个重要的野蛮人假设,并以此为基础说明为什么他认为人是生而自由的,而这种自由又是如何逐渐失去的。

所谓的野蛮人,我的理解就是一个去掉所有社会属性的原始人——当然,原始人也有原始人的社会,所以这是一个假设。全体野蛮人在自然面前是完全平等而自由的,只是随着人类之间的交流,特别是语言的产生,导致了人类社会的产生,而随之而来的契约化私有制使人类最终失去了原始的平等和自由。

卢梭的根本观点在于,原来的契约是欺骗性质,所以最后产生了专制。所以他又写了《社会契约论》,谈论如何用一套新的契约来从体制机制上重新保障人类的平等自由。

这是不是语言版本翻译的问题,而是思想体系的问题。只看《社会契约论》里没有解释这一说法就觉得卢梭这种“不证自明”没有根据显然不是卢梭的问题,而是木木的问题。

只能说木木看的书还不够多。难得我有机会卖弄一下——以前都只能看她卖弄,她看过的书我基本都没看过。囧

《书到用时方恨少》有6个想法

  1. 楼上的老张同学,这里的raptorzhang本来是叫raperzhang的,可惜现在在犯低俗,哦,是烦低速,也不是,是反低俗,所以就换了个马甲了,{e_1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