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佳 as a weapon

(11-20)

软件业里有一个说法叫做:SaaS——Software as a Service。拿来借用一下。

用阴谋论的观点来说就是:如果杨佳是激进的,那么这个“后杨佳事件”(在杨佳事件之后某些的掌握话语权者的所作所为)的背后推手也同样是激进的——如果不是更加激进的话。他们一定是有阴谋的。

不过阴谋论虽然为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但显然是精英们所不屑的。

回到我对“后杨佳事件”的看法上。

连岳说:程序正义应该像阳光,照义人,也照不义之人。法律若不公正审判暴徒,也不会公正审判圣徒。(原文《与暴徒无关》已经被删除)

说得很好,也没有错。但是我认为这话的最大的问题在于:在阳光连义人也照不到的时候,你们却在讨论应该让阳光去照不义之人,难道不是一种大跃进式的想法么?在那些没有被阳光所照到的义人看来,岂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么?那么遭到冷遇那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后面的一句的逻辑就更奇怪了,因为反过来也是对的:法律都不能公正审判圣徒,就更不要指望它会公正审判暴徒。

客观地说,从法律角度上讲,杨佳不论受到什么样的不公正待遇,他也没有权利伤害他人的生命,这一行为无论如何辩解都是一件违反法律的事情。至于杨佳母亲被“逼成精神病”,从法律上说则是另外一起案件——杨佳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审判他不需要通过监护人吧?

火炬反对那些和某人王某人的无聊粉丝,反对得有理。不过我认为粉丝都是无聊的,即使是连岳的安替的莫之许的杨恒均的——看看连岳BLOG的回复就知道了,也就是王三表那边大猩猩们的水准。


佳事件从法律上来说没有大太的问题,就杨佳事件来说,杨佳曾经在警察那里遭受不公正的待遇,这里的问题有两方面:警察违法或是警察在正常执法。对于前者来
说,在法律有效的国家是可以通过法律解决,并且这是作为个人的警察与杨佳之间的个人问题。对于后者来说,杨佳就更没有什么可说的了——除非这种执法来源于
有中国特色的高于法律的体制意志,但这在已经公布的杨佳案情中显然并非如此。那么杨佳事件更大可能只是他个人的一种报复行为,所谓的反抗体制的说法只不过
是在别人的需要下给他戴上的一顶高帽。

当然有关当局做了一些蠢事——头头们智商低那是地球人都知道的事情。但是“后杨佳事件”仍然
让我很不舒服,这显然是要把别人都当成智商低来看——或者是他们看到智商低的粉丝回复看得太多了。怀着点恶意来猜测这些精英们的话,也许他们只是需要一件
为他们的话语权撑腰的武器——杨佳来得正是时候。

相比杨佳,我更关注的是四川的灾民如何度过这个冬天,当然还有那些肾结石的孩子。

《杨佳 as a weapon》有一个想法

  1. 至于杨佳母亲被“逼成精神病”,从法律上说则是另外一起案件——杨佳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审判他不需要通过监护人吧?
    请博主搜一下,“杨佳辩护律师 授权”,具体说就是官方曾经宣布,杨佳的一审辩护律师是由他母亲授权的。现在暴露出的事实是在那个时间段,杨母以精神病人的身份(无民事行为能力)被强制治疗。
    对于辩护律师授权这样的严重法律问题,楼主都没搞清楚,我看还是先搞清楚很多事实,再来谈法律问题吧。当然在楼主的心目中,也许这样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一定要从重从快的严处,法院审判都是多余,哪还要还找什么辩护律师。把这样罪大恶极的犯罪分子和亲属隔离,让他的声音消失在公众视线中,也属于正常。
    至于什么“另外”一起案件,这个社会另外的还少嘛,杨的案件对某些人来说也只不过是另外而已!都另外了,哪里去找另内的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